第六七六章 产假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9-25    作者:三戒大师

大明朝立国不算久,蒙元遗风犹在,男女之防远不及后世那般变态。太子妃张氏和徐妙锦说起来还是长辈,王贤当然要拜见请安才合适。

待王贤了正屋,他只见一屋子莺莺燕燕,差点以为自己误入女儿国了,坐在正位上的,却不是大明太子妃张氏,而是那位风华绝代的徐妙锦。不过这也不奇怪,毕竟徐妙锦虽然比太子要年轻一大截,却是朱高炽的正牌姨妈,不掺一点水分,张氏这个太子妃自然只能坐在小姨妈的右手边了。

王贤的目光迅速扫过一屋子娘子军,然后完全是不由自主的,在徐妙锦身上停顿了一下……实在没办法,这个女子对天下男人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哪怕她人老珠黄,青春不再也一样,何况她依然青春貌美、倾国倾城……不过王贤心里那根弦赶紧绷紧起来,把目光转到徐妙锦身旁的郑绣儿身上。也不知是不是近朱者赤还是怎着,郑绣儿出落的愈发水灵,身形气质都变得和徐妙锦有些类似,让王贤一看就拔不下眼。

看到王贤进来后,那双贼眼就落在郑绣儿身上,张氏就有些来气,遂冷笑道:“真是稀罕啊,终于见到清儿的男人了……不是我说你,仲德,你忙归忙,还至于整天夜不归宿?我可告诉你,不许对不起清儿”

“娘娘这话说的,”王贤苦笑解释道:“好像臣是负心汉一样,实在是冤枉死臣了。实在是手下的将士们捞不着放假,臣这个主官也不好三天两头往家跑。”

一旁的徐妙锦笑着瞥一眼王贤,对太子妃笑道:“你说这话还真是不妥呢,人家仲德是为哪个在卖命?”

“得,孩儿说错了还不成。”张氏笑嘻嘻道,她明明比徐妙锦年长不少,看相貌更是像母女俩,却一口一个孩儿自称,自己也感到滑稽。张氏又转向王贤道:“既然真人都替你鸣不平,那之前的事情不跟你算账了。不过这会儿清儿快生了,你可不能再不着家了吧?”太子妃半开玩笑半认真道。

王贤忙笑道:“回禀娘娘,臣已经告了假,这几天都在家里陪产了。”

“这还差不多。”张氏这才放过王贤,起身笑道:“成,那咱就不打扰他们小两口了,打道回府吧。”

林清儿忙吃力的起身,挽留道:“一碗茶还没吃透,怎么能走呢?”

“别动,婶娘我是过来人,知道到了这时候是啥滋味,哪能让你在这儿强撑着作陪?”张氏笑着把林清儿按住道:“把心放宽,甭怕,生的时候婶娘再来给你鼓劲儿。”

“嗯。”林清儿点点头,被张氏按回椅子上。王贤忙道:“你坐着吧,我去送娘娘和真人。”

“有劳相公了。”林清儿轻声道:“把绣儿留下。”

“跟他客气什么?”林清儿后一句比前一句的声音还小,张氏没听到,自顾自取笑道:“你给他怀胎十月,吃了多少苦,就是让他给你端洗脚水,那也是应当应分的”

听着张氏左一句右一句的挪揄,王贤除了呵呵傻笑,还能怎么着?心里却暗暗嘀咕,我这是怎么惹到朱瞻基他妈了?分明是看我不顺眼的架势……

王贤把二位贵客送到院子里,张氏狠狠瞪他一眼道:“别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王贤这才恍然,原来自己进来时,朝绣儿丢的那个眼神,被太子妃看了个正着。

“娘娘冤枉啊,清儿有娘娘做主,我哪敢再沾花惹草?”不守着林清儿,又知道徐妙锦其实是个活泼的女子,王贤说话便随便多了。

此言一出,郑绣儿俏脸一下煞白煞白,连徐妙锦那张美绝人寰的脸上,也浮现出怒气来,却听王贤话锋一转道:“不过娘娘也知道,绣儿本来就是我碗里的,臣不敢始乱终弃啊”

郑绣儿本来就像离开水的鱼,简直要窒息了,听到王贤后一句,登时如鱼儿重新回到水中一般,幸福的不可言表。但转瞬就意识到自己在太子妃和师傅的面前,忙低下螓首,小声道:“你别乱说,谁是你碗里的肉……”

“呃……”王贤无语道:“不是都说好了么,你咋又转向了呢?”

“当然是因为你太让绣儿失望了。”徐妙锦半真半假的冷笑道:“上次都跟你说了,随时欢迎去天香庵把她接走。结果她日等夜等,都等成望夫石了,也没见着某人。”

“没太孙领着我哪敢去天香庵啊……”王贤苦笑道。

“那没办法了,你没胆子去接,我也不能就这么把她给你留下,不然我们绣儿成什么人了。”徐妙锦白他一眼,那会说话的秋眸里,竟有些失望之色道:“绣儿我们走。”

徐妙锦上了小轿,郑绣儿偷偷瞥王贤一眼,目光里既有歉意又有思念,还有几分为难,一眼就能传递这么多信息,也真是难为她了。

“这……”王贤想要挽留,却被太子妃狠狠瞪一眼,骂道:“这什么这?既然都是你碗里的,还怕跑了不成?还不赶紧进去陪你媳妇去”

“哎,遵命。”舌战向来无敌的王贤,在太子妃面前却只能拙计。又想起什么似的嘱咐两位贵人道:“对了,京城最近不太平,二位娘娘最好尽量不要出门……”

太子妃还没说什么,徐妙锦把轿帘一挑,露出那张祸国殃民的脸蛋,笑道:“说你胆小鬼还真没错,谁胆子再大,敢招惹我大明太子妃,和我这个太子妃的小姨妈……”话没说完,她先笑得春花烂漫了。

王贤知道徐妙锦为啥反应这么大,因为朱棣不在京里,她便等于被假释,整天出游访友,甚至去踏青游湖,玩得不亦乐乎。让她在朱棣回京前就足不出户,还不如一刀杀了她来得痛快。

“行了,你别担心了,我们注意就是了。”太子妃却不再跟王贤唱反调,点点头应下。

二位贵人起驾。王贤恋恋不舍的望着徐妙锦和郑绣儿香车远去,这才怅然若失的转回……

进了屋,王贤见林清儿已经在玉麝的服侍下侧卧。还没开口,林清儿先问道:“绣儿妹妹呢?”

“跟徐真人走了。”王贤无奈道:“我也没留住。”

“真是的,还以为她终于肯回来了呢,”林清儿看样子,比王贤还受打击,眼圈有些发红道:“她到底要怎样才肯回家嘛。”当初郑绣儿离家,一直是林清儿的一个心结,虽然王贤从没那么想过,但林清儿却总担心他会怪自己把绣儿撵走。久而久之竟成了块心病,只要郑绣儿一天不肯回家,她就一天解不开。

“好了好了,别胡思乱想了,,”这时候天大地大老婆最大,王贤赶忙搂住林清儿,温声劝道:“其实我已经跟绣儿谈开了,她也愿意回来,只是她现在毕竟是徐真人的徒弟,就是这么留下不回去了,真人觉着对不起她。所以要我上门去接才肯放人。”

“那你就赶紧去接啊”林清儿急忙催道。

“不急在这一时,”王贤苦笑道:“一来,你马上要生了,那头我却去接绣儿,岂不让人笑话?二来,那天香庵岂是随便可以去的?我总得请好了旁证和长辈,才好去这一趟。”

“你是说得让娘娘带着?”林清儿恍然道。

“对啊,你说现在我能开这个口么?”王贤松口气道。

“不能。”林清儿娇憨的笑道:“娘娘对我可好了,非要我让我管她叫婶娘呢。”

“呵呵,好。”王贤腹诽一句道,怪不得管这么多闲事儿呢。他不想再讨论这个话题,忙打住道:“对了,清儿,你感觉怎么样?”

“下身沉得要命,感觉像要生了,又感觉还要很久。”这招果然奏效,林清儿一下就把注意力转回到自己身上,有些郁闷道:“人家可是头一次生孩子,哪知道的那么清楚?”

“清儿你误会了。”王贤揽着妻子的后背,温声道:“我想知道的是你自己的感受,不是你会什么时候生。”

“我自己的感受?”林清儿竟有些茫然,这些日子来,公公婆婆大哥大嫂小姑子对她虽然绝对关心,但关注的重点,却在她肚里的孩子上。就连太子妃也只是一再强调生孩子时会如何如何,至于她自己的感受如何,只是象征性的问一下,便过渡到她肚里的孩子上。

林清儿也没觉着有什么不妥,毕竟这在这个年代是天经地义的,但王贤告诉她,自己关注的是她的感受,对林清儿的震撼却不小。好半天,她才想起自己也是个人来,有许许多多的痛苦和担忧,甚至心里对即将出生的小生命,还有点小排斥,毕竟它太折磨人了……她心里其实有太多太多的情绪需要释放,但没有人关心,连她自己也认为不需要管它,便一层层压在心底,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却浑不自知是什么原因……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