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七五章 退堂鼓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9-25    作者:三戒大师

三天后,朱棣的旨意便到了太子府,朱高炽看后长舒一口气。心有余悸的对杨荣道:“真让杨师傅说着了。”

“呵呵,殿下,这本是意料之中的。”杨荣其实也暗暗松了口气,但面上却很淡定道:“皇上要的,其实还是殿下的态度。只要殿下能让皇上放心,皇上自然不会真看着京城乱成一团不管的……毕竟,这是大明帝京啊”

“杨师傅神机妙算,常人所不能及啊。”朱高炽心服口服,吃力的起身施礼道:“这次能化险为夷,全赖杨师傅的庇护。”

“殿下谬赞了。”杨荣却面色严肃道:“现在只能说是化险,还远远谈不上为夷,能不能挽回损失,甚至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下面还要看王仲德的”

“这……”朱高炽又有些吃不准了:“能像目前这样收场,孤已经知足了,至于一点非议,时间会抹平一切,就没必要冒险了吧?”

“殿下”杨荣对朱高炽的反应并不意外,他知道太子殿下在这一个月里,承受了太多的压力,现在看到他父皇措辞温和的圣旨,便已是心满意足,再不想冒那么大的风险了。而杨荣出于不知何等心理,竟有些期待最后会是这个结果。当然,劝还是要劝一下的:“方略已经定下,王仲德那边更是已经准备充分,可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啊”

“孤知道,孤当然不想让杨师傅和仲德的辛苦白费。”朱高炽一脸歉疚道:“但孤这阵子一直反复在想,这个时候对付纪纲,会不会太过冒失?俗话说打狗还得看主人,在皇上没有明确表态前,对付纪纲真的合适么?”

“殿下所虑甚是。”杨荣道:“不过王贤也不是直接对付纪纲,只是要突袭他的山庄,我们只要拿到确凿的证据呈上去。然后如何处置,都看皇上的圣意了。”

“话虽如此,父皇还是会认为孤野心太大,敢先斩后奏。”朱高炽叹气道:“毕竟,纪纲的山庄尽人皆知,单单为了查假钞就悍然攻打他的山庄,实在说不过去。”

“这倒也是。”杨荣像是被说服了,低问声道:“那依殿下的意思?”

“假钞的案子,还是交给北镇抚司来查吧,”朱高炽道:“但不要去招惹纪纲了。哎,这件事杨师傅不用管了,孤亲自跟仲德说。”

“是。”杨荣轻声应下。

太子很快召见了王贤,将自己的顾忌和盘托出。王贤也知道,凡事再一再二不再三,经过了那场夜战和伪钞事件,太子那脆弱的小心肝,已经承受不起更多的惊吓了。是以对错过歼敌的黄金时机大失所望,他还是平静的接受了太子的决定。

“什么?任务取消了?”但当王贤从东宫回到北镇抚司衙门,把太子的决定转达下去,手下兄弟可不跟他客气,当时就炸了锅。

“大人,兄弟们忙活了整整一个月啊”二黑是二处的处长,负责派出逮捕事宜,为了这次的突袭纪纲山庄计划,他和手下的弟兄,不知道付出了多少心血,突然听说计划取消,心理自然难以接受。

“是啊,大人,弟兄们已经调整到最佳状态,就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帅辉也不满道:“要是取消了,不光功夫白费,还伤士气啊。”

其余人不像这两位这样,可以口无遮拦,但也纷纷表达出不同程度的意见。对此王贤只有苦笑:“我是你们的老大不假,可我也得听我老大的,现在我老大说,不准于了,我还能抗命不成?”

众手下吐槽完了,心情通畅不少,也就不再为难自家大人。“我们当然是听老大的了……”得亏严夫子不在场,要是让严清听见了,肯定要拍着轮椅骂,堂堂朝廷衙门,竟变成江湖会堂,成何体统,成何体统

“不过大人,弟兄们辛苦这么久,又被放了鸽子,心灵很是受伤。”在众人撺掇下,帅辉只好恬着脸道:“您看是不是放几天假,让兄弟们调整调整的好?”

“想出去快活就直说,还心灵受伤害。”王贤笑骂道:“放假也不是不行,但你们可听好了,这阵子纪纲和汉王那边十分消停,虽说是有杨学士这个钦差大臣的原因在,但我是不相信,他们俩会接连吃了大亏不找回场子的主。”

“他们不是找回了么,这次禁用金银、重整钞法,还没把太子整的够惨啊?”众人唯恐难得的假期又泡汤了,因此如是说道。

“钞法的事虽然把太子逼的够呛,但不是他俩的风格。”王贤却不为所动,摇头道:“他们俩若要报仇,肯定是冲我来的,而且也不会用这种拐弯抹角的法子。”顿一下道:“这像是赵王的风格,而他俩人之所以按兵不动,不过是怕打搅了一场好戏而已。现在太子已然过关,后面虽然还要安抚百姓、恢复市场之类,但终究再伤不到太子什么了。”说着面色一沉道:“恐怕这会儿,他们看完了热闹,就要撸袖子自个上了”

“是。”见大人一连郑重,众人才严肃起来,“我等定多加小心。”

“嗯。”王贤点点头道:“不要给他们可乘之机。”

王贤又吩咐几句,众部下便散了。他紧赶慢赶,把手头的活计处理完,也准备给自己放个三四天的长假……不是要离京,而是因为林清儿已经到了日子,随时都会生了

王贤回到家,先跟老爹老娘请安,对林清儿即将的生产,王兴业夫妇看上去比他更着紧。不过这也好理解,两口子三个儿子……当然最小的那个可以忽略不计。老大生了俩,都是闺女,老二生了一个,还是闺女……有道是事不过三,这都第四个孩子而且还是王贤和林清儿的种,老两口自然期待万分,希望直接来个大孙子,把家里那些尊卑上下彻底理顺,又怕还是个女娃,那种患得患失的心情,别提多复杂了。

王贤在正屋里坐了一会儿,不知听老娘唠叨多少遍,菩萨保佑,千万要生个胖小子。听得他实在无语,便说去看看清儿,一溜烟逃离了老娘的魔音贯耳。要是放在平时,老娘少不了要骂他几句,娶了媳妇忘了娘之类,但这会儿,自然不会跟他计较。

王贤回到自己的跨院,只见几间客房里,有几十个丫鬟婆子太医,都已经全部就位,随时准备上阵。虽然以他今时今日之地位,张罗这样并不困难,但这些还真都不是他操心的。有太子妃张娘娘那个热心肠在,当初远在草原的宝音琪琪格,尚且能得到京城派去的太医照顾,何况身为王贤正妻,又深得太子妃喜爱的林清儿呢?

其实从林清儿怀孕开始,就根本用不着王家人操心,张娘娘把所有事都想在前头,安排的无比妥贴,让人插都插不上手。

不过王贤也不敢怠慢那些稳婆太医,进去团团作揖,陪着笑道:“内子就全靠各位护持了,一定要平安。”

众太医和婆子,本来见到这位凶名赫赫的特务头子,都吓得大气不敢喘,此刻却见他如此低声下气的相求,登时对这位王镇抚好感大增……人就是这样,要是比你地位低的人求你,你会觉着理所当然,甚至摆谱。但若是地位远高于你,明明一句话就能让你乖乖从命之人,却和颜悦色的相求于你,就会让人生出受宠若惊之感,觉着对方实在是平易近人。

王贤点点头,管家又端上一盘银元宝,王贤笑道:“小小心意,给诸位喝茶。回头还有重谢。”

虽说谁都喜欢钱,但有些人的钱,众人是万万不敢要的,忙坚决推辞。

“不收就是嫌少。”王贤笑道,众人忙摇头表示不少,王贤又笑道:“那就是瞧不起我?”

众太医和婆子,这才不得不战战兢兢的收下他的钱。

“好了,诸位回见,我先去拜见张娘娘。”王贤朝众人拱手笑笑,吩咐管家道:“一定要招呼好众位,伙食住宿,都要最好的。”

“是。”管家应下,众人感激不尽,目送着王贤离去。

王贤是在老爹老娘那听说太子妃来了,之前自然都是林清儿去给太子妃请安的,但她到了大月份,行走不便时,太子妃便不让她去了,倒是隔三差五会来看看她。起先王家人还隆重迎接,唯恐失了礼数,但太子妃嫌这样太不自在,而且太子府和王贤家本就是紧挨着的。张娘娘过来时都不摆仪仗、不坐凤辇,都是低调的来,也不让王贤爹娘在面前站规矩,而是该于啥于啥,她只管和林清儿清净说话。

对此王贤也是知道的,因此一点不吃惊为何太子妃驾到,家里一点紧张气氛都没有。实在是张娘娘特意要求这样的……不过当他进去拜见时,却惊喜的发现,那神仙妃子般的徐妙锦,和郑绣儿也来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