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七三章 伪钞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9-22    作者:三戒大师

应天府衙门,戒备明显比以往更森严。

不过王贤一到,马上被请进去,直接来到戒备重重的内签押房。

“薛大人,你这是搞什么名堂。”王贤笑着对迎出来的薛居正道:“怎么如临大敌?”

“进来再说。”薛居正面色严肃的拉他进屋,朝周满点点头道:“周大人也跟进来吧。”周满现在就是第二个吴为,和王贤几乎形影不离,薛居正自然认识他。

待两人进了内签押房,薛居正关上门,才打开抽屉,拿出两个牛皮纸袋道

:“二位请看。”

王贤和周满一人拿起个袋子打开一看,见里面装的是宝钞,再看对方那个,也是宝钞。

“这是于嘛?”王贤笑道:“莫非有人向你行贿?”说着又自我否定道:“不太可能,这年头谁用宝钞行贿?这不是找不痛快么?”

“你仔细看。”薛居正道:“这两个袋子里的宝钞一不一样?”

王贤便和周满仔细端详起手里的宝钞来。王贤手里,是一张面值一贯的宝钞,这种青色的长方形纸钞足足长一尺,宽六寸,比一本书的封面还要大。四周是龙纹花栏,上头横书‘大明通行宝钞,六个楷体字。钞名下仍为龙纹花栏,花栏内上部正中印有‘壹贯,二字,面额下的为十串贯钱图,仿金元钞面的实物示意。贯钱两旁有篆书,右为‘大明宝钞,,左为‘天下通行,;下部有三行紧凑的文字为‘户部奏准印造大明宝钞,与铜钱通行使用,伪造者斩,告捕者赏银贰伯伍拾两,仍给犯人财产,等字,还加盖有户部的印章……

说来可笑,这还是王贤来到这里五年来,第一次仔细端详大明宝钞的样子呢。不过这也不足为奇,因为五年前,宝钞就已经贬值到不值几钱的地步,甚至比这几年还不值钱……这几年,在才于卓越的夏尚书的努力下,通过种种手段,如扩大宝钞的使用面,提高昏烂钞的回收速度,宝钞的价值已经恢复了几倍……从一贯值十一钱,变成一贯值三四十钱。虽然增速喜人,无奈底子太差,还是很不值钱……

就像后世人不会仔细打量一毛钱长什么样子,王贤也不去关注不值钱的宝钞长什么样……

王贤打量手里的宝钞时,周满也在仔细端详,王贤抬起头时,周满也抬起头,两人一脸的疑惑。“薛大人,给我们看这个于什么?”

“这里面有一份是伪钞……”薛居正叹气道。

“真的?”王贤赶忙从周满手中拿过一张纸钞,和自己手里的相对比,看来看去也看不出区别。“哪张是伪钞?

“这个。”薛居正也需要仔细分辨一下,才指着王贤左手的一张道:“这个,你看这张宝钞的颜色,要稍黄一些,而且两张钞的手感也有些不同。”

王贤迎着光仔细一看,颜色还真不一样,两张都是崭新的钞票,右手的纸质要更洁白一些,而且摸上去韧劲更好一些,有一点后世钞票的质感。左手那个要黄一些,摸起来也更软些。

“我秘密向户部咨询过,大明宝钞都是由户部宝钞提举司印制,其中负责钞纸的乃钞纸局。”薛居正道:“该局采用的钞纸,乃是用皖南某地所产的白桑,经特殊工艺加工而成的桑皮纸。向来被认为难以伪造。但这次缴获的伪钞,竟也是用皖南白桑制成的桑皮纸,只是因为制造工艺上有些微的差别,还是达不到真钞的水平。但已经足以乱真了,尤其是旧钞的话,根本区分不出真假。”

“嗯。”王贤点点头道:“太子殿下为了重整钞法,准备命钞局无偿为百姓以旧换新。这样不法分子只消将伪钞做旧,就可以换到真钞了……”

“是。”薛居正重重点头道:“所以我才赶紧把老弟请来,请太子殿下紧急叫停倒钞之法。”

“不可,这会让太子殿下失信于民的……王贤皱眉道:“这些伪钞是怎么发现的?”

“是本府的捕快在追捕一个贼人时,没想到打马骡子惊,把另一个男子吓得掉头就跑,捕快便分头追捕,结果从那男子身上搜出了这一包钞。一审问,才知道他叫王四,从个货郎那里买了假钞,正准备用的时候,看到捕快一害怕,就逃跑了……”薛居正道。

“那货郎抓到了么?”王贤问道。

“没有,王四也不知道他是从哪来的,我派人四处搜查,逮捕了不下三十个货郎,虽然没找到那个卖货给王四的。却从其中好几个货郎身上,都搜出了这种假钞……唉,也不知怎么,就像一夜冒出来的”薛居正道:“本来老百姓就不肯接受宝钞,这次太子重手整顿,好歹有了点起色,却又出了这种事……”

“这真是雪上加霜,”周满也一脸忧色道:“如果消息传开,百姓会更加排斥宝钞……让钞法彻底废掉的。”

“恐怕是瞒不住的”王贤叹气道:“连寻常的货郎都能拿到货了,这说明这批假钞已经充分扩散了。”

“是,所以得赶紧请太子停止倒钞。”薛居正望着王贤道:“然后求老弟务必帮忙,尽快找出源头,将其消灭掉

“薛大人放心,你帮了我那么多次,这个忙我一定帮。”王贤义气的点点头道:“只是这案子,我们也只能私下里查,以免闹得沸沸扬扬。”

“那是自然。”薛居正点头。

但世上事不如意十有八九。这厢间,王贤火速禀报太子,一刻都没耽搁。那厢间,京城出现假钞的消息却一夜之间传遍全城。第二天,不光官员富商们知道了,就连街边卖菜的小贩、家里洗衣的老妈子也都知道了。

一下子,宝钞被彻底判了死刑。老百姓拿着宝钞去买东西,几乎无一例外遭到拒售,理由也是千篇一律,难验真伪,不敢收啊有些大胆的店铺,甚至于脆挂出牌子,讵收伪钞,真假自证,买家自然说手里的宝钞是真的,可谁又能拿出证据证明自己的宝钞是真的?

手里的宝钞花不出去,老百姓更着急了,总不能看着辛辛苦苦挣的血汗钱,彻底变成废纸吧?几乎是不约而同的,百姓拿出全部的宝钞,涌到户部仓库要求买粮在老百姓看来,这宝钞可是你户部发行的,总不能也说验不出真伪拒收吧?

但户部仓库还真就拒收了……仓大使对百姓振振有词道:“钞票是户部发的不错,但我们是库司的,只负责仓储,可不懂验钞。你们得找宝钞提举司去。”

“不行”百姓愤怒道:“你们发的钞,你们就得认不然我们今天就不走了”

“就是”其余人纷纷附和道:“别想拿我们当球踢,今天你们必须给个说法”

“就是就是,以为我们老百姓是好欺负的么?”老百姓本就积郁了一肚子不满,此刻让这个傲慢的小官一激,竟有爆发之势。

眼看群情激动,仓大使也吓得脸发白,赶紧命人将大门关上。殊不知,他又走错一步,老百姓本来就快绝望了,这时候看他关门,怎能不生出彻底绝望的愤怒?前面的人不约而同的使劲推门,不让他们关门。后面人更是拼命往里挤,里头统共就几个小吏在,哪抵得上外头人多力量大?一下就被彻底推开,老百姓蜂拥而入……

那仓大使好险没被百姓踩死,连滚带爬躲到一边看傻了。老百姓冲进来也傻了,因为他们根本没有目的,只是一时气不过才冲进来的……但很快,不知谁喊了一声,咱们把钱留下,自己把粮食扛走大伙儿一听对啊,纷纷把宝钞塞到仓大使和那些小吏怀里,然后一窝蜂的开始抗粮食。

眼看着一袋袋存粮被老百姓扛走,那仓大使才回过神,赶忙上前阻拦,大喊道:“快放下,你们这是在抢劫国库

但老百姓缺粮已经多日,此刻见了粮食都红了眼,又都抱着个法不责众之心,哪还有听他废话的?大部分人依然我行我素,那被仓大使拉住的汉子,怒道:“你不管别人,怎么专拉我,放手”使劲一转身,肩上沉重的粮袋就把仓大使扫倒在地。

仓大使猝不及防,仰面朝天摔了个实在,说来也寸,后脑正撞在一块砖头上,登时就两腿一蹬,断了气……小吏们赶忙上前,见仓大使都翻白眼了,一探他的鼻息,登时尖叫起来:“死人了大人被乱民打死了”

这一吆喝不要紧,场面登时乱成了一锅粥,百姓纷纷夺路而逃,彻底拦不住了……况且看到仓大使的下场,那些小吏也不敢拦。大家不过混碗饭吃,谁犯得着为朝廷拼命?

所以等应天府官差闻讯赶到时,老百姓已经逃了个于净,只看到被洗劫一空的仓库,还有已经死透了的仓大使…

乱民洗劫户部仓库,打死朝廷官员的消息,登时传遍了京城。官员们再也忍耐不住,又一次齐聚东宫,向太子请命……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