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七二章 大危机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9-21    作者:三戒大师

太子说得没错,几天的严打之后,京城的商人百姓,果然再没人敢拿金银出来交易,这下宝钞似乎又有了用武之地,一摞摞的钞票重新在市面上出现,好似一切都如所愿。

但这只是表面现象,百姓心中的不满在聚集,尤其是官员和商人,怎么可能让家里金银变成废物?他们有自己的反抗之道……又过了短短数日,京城的市面开始萧条,商人们在售出手头无法久存的货物后,便不再进货,直接关门歇业。一时间,素来百货云集的京城金陵,竟成了什么都买不到的紧缺之城,物价腾贵不说,关键是拿钱都买不到东西

当然,这个钱指的是宝钞……如今百贯钞都买不到一斗米京城百姓又不种地,粮食全靠购买,这下家里的存粮转眼就要告罄,一旦有人挨饿,京城必然要生大乱

太子对此也很着急,命人调粮入京,平抑物价,然而四方的商人都不肯来京城做生意,就连官府也不愿支援京城,太子只好开仓售粮,用朝廷的储备粮来换取那些人见人厌的宝钞……但这样的买卖做不了多久,京城多少勋贵官员?多少军队?吃皇粮的人数不下百万,户部的仓库光供应这些人都很吃力,再负担起老百姓的口粮,库存随时都有告罄的可能。

汉王和纪纲每天都在算,户部仓库的存粮何时告罄,因为到那时,一场大乱必然降临,连太子也会埋葬掉……而且两人也没闲着,想方设法要往即将燃起的火堆上添柴禾。可惜的是纪纲那些爪牙都被王贤收拾于净了,要不然,什么黑虎堂、大江盟之类一起兴风作浪,保准精彩之极。

不过没有那些帮派分子也无所谓,正如汉王所言,大势所趋,不可阻挡死水微澜的京城,正在酝酿着一场惊天大危机,人们怀着各种各样的心情,在等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不过北镇抚司和府军前卫目前丝毫不受影响,依然按部就班的进行着训科目……短暂的休整之后,北镇抚司又投入到严酷的夏训丨中去,除了单独训练的科目,还时常会跟府军前卫合练,基本上十天就能脱层皮,三十天便可以脱胎换骨的架势……

不过那些曾经的武林中人,现在却很少有怨言,一者是他们经过这俩月的折腾,已经基本习惯,或者说麻木了。二者,看到那些在京城呼风唤雨的大帮派顷刻间灰飞烟灭,更让他们直观的感受到,混黑道是没有前途的,只有上岸洗白才有将来,自然会加倍珍惜这难得的机会。还有就是王贤除了训练严格,对他们着实不错,每日的训练场上,都摆满了西瓜、绿豆汤、酸梅汁之类消暑解渴的吃喝之物。一日三餐也是十分丰盛,顿顿大鱼大肉不说,而且变着花样供应。至于每月的饷银分文不少之外,对在训练和任务中立功的丰厚奖励,也总是如数兑现。

当然,对这群滚刀肉,光靠自觉和奖励是远远不够的,王贤还为他们准备了一把明晃晃的虎头铡——被任命为两军总军法官的严清,坐在轮椅上的严先生,只用了短短半个月时间,就让那群眼高于顶的骄兵悍将,变得服服帖帖,甚至在背后都不敢说他的坏话。据说就算是最大胆的胡三刀,一听到那木头轮椅碾过地面的扎扎声,都会吓得赶紧检查军容,然后立定站好……连杀人如麻的胡三刀都如此,更不用说别人了。

多管齐下之下,军容自然严整养精蓄锐之下,士气自然高昂

王贤只要有时间,也会到校场全程陪同他们训练,看到清一色黑布短打扮的别动队员,在戒备森严的复杂院落环境中配合默契、兔起鹘落,悄无声息的层层推进当敌人反应过来时,他们已经控制了所有要点,成功反客为主,于脆利索的取得了胜利这让立在高高瞭望塔上的王贤深感欣慰。

“不错,大有长进。”王贤笑着对自己身边的那位山西杨荣道。“比起莫将军在时,又提高了一大截。”

“都是莫将军底子打得好,末将不敢居功。”杨荣正色道。

“好了,你就别谦虚了,谁有多大功劳,我都清清楚楚。”王贤笑道。

“是啊,谁能想到这些配合的纹丝合缝的精锐部队,两个多月前还是一群乌合之众呢?”站在王贤身后的周满……也就是那位周知县,他现在是北镇抚司正六品经历,虽然是在个武衙门,但这个职位却依然是文官。其实就是王贤让他转武职,周满也一定会接受,但他好歹是两榜进士出身,让他舍弃文官的身份当武官,心里肯定不是滋味。现在王贤让他还保留文官身份,而且还为他提了两级,周满自然感激涕零,恨不能肝脑涂地报效大人。

“确实,可见玉不磨不成器。”王贤有些得意的笑道:“当然,也得有莫将军和杨将军这样的练兵高手才行。”

“大人过奖了。”杨荣发自内心的一笑,下一刻脸上却现出迟疑之色。

“怎么了?”王贤眼多尖啊,一眼就看出他有话要说,遂笑道:“畅所欲言即可”

“那属下就直说了。”杨荣正色道:“大人和周经历看他们的配合如此严丝合缝,除了训练刻苦之外,还有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对这片训练场实在太熟悉了,几乎是闭着眼也能摸进摸出,行动起来自然顺畅无碍。要是换一片场地,肯定就没这么顺利了。”

“唔,杨将军考虑的有道理。”王贤点点头,欣慰笑道:“可见杨将军是个认真负责的好将领,不是那些应付公事的官油子。”

“蒙大人搭救水火之中,又不计前嫌肯重用属下,属下自然要肝脑以报了。”

“好好好。”王贤称赞连连,却没有下文。

“大人,那接下来,是不是换个场地训练?”杨荣只好再问道。

“要换的,不过建个新场地也不是一朝一夕的。”王贤笑笑道:“用这个场地再训把月吧。你宣布下去,半年考核就考这个科目,让大家抓紧时间,再接再厉,一定要把这个地形摸熟摸透,这对他们未来,大有裨益。”说着走下瞭望塔道:“走,咱们去那边看看。”

杨荣听得一愣一愣,小声对周满道:“大人这什么意思?莫非在这场上训练,还能延年益寿不成?”

“哈哈,你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周满笑着丢下一句:“在这场上训练,虽然不能延年益寿,却能让将士们到时候多一份保命的机会……”

“你是说?”杨荣眼前一亮,追了下去:“难道这是下次行动的地形?”

“我可什么都没说。”周满摇头笑道:“你也什么都没听过。”

“当然当然,我晓得了。”杨荣兴奋的两眼冒光,养兵千日、不就是为了用兵一时吗?下到训练场旁,他扯着嗓子对部下下令道:“再练十遍”

王贤闻言不禁莞尔,朝周满笑道:“这个老西,精明的时候比谁都精,糊涂的时候比谁都糊涂,还得你提醒他。

“人家是该精的时候精,该糊涂的时候糊涂,”周满笑笑道。

“啊哈,也有可能。”王贤想想,笑道:“走,咱们去府军前卫看看,杨荣还是太温柔了,莫问他们四个疯子才得了我的真传……”

“听说把将士们都操练傻了,就是让他们往火坑里跳,都不会皱一下眉头。”周满咋舌道:“属下虽然是文官,却也观摩过不少军队的训练,窃以为像杨将军那种训强度,已经是极高的了,像府军前卫那种堪称魔鬼的训练,实在前所未见……”

“宝剑锋从磨砺出,训练虽然痛苦,却可以带给将士们很多很多。”王贤淡淡道:“完成残酷的训练,会让将士们得到宝贵的自豪自信,这是不上战场得到这些军魂的唯一办法……”

“大人说得好深奥。”周满赞叹道:“听说一切训练都是开始于您,属下原本是不信有人生而知之的,现在才知道,原来真的天外有天。”

“哈哈哈……”王贤大笑起来道:“你拍马屁也没用,我是不会给你涨俸禄的。”两人说笑着上马出营,却见一名五品文官在营外跟守卫说话。

“这不是胡大人么?”王贤认得,那人是应天府的通判,好像叫胡正还是什么的。

“下官运气真好,竟正碰上王大人出来。”胡正一边擦汗一边赔笑道:“我家府尹大人请您务必过去一趟,说要要事相商。”

“唔。”王贤道:“还用的着胡大人亲自跑一趟?”

“应该的,应该的。”毒辣辣的太阳下,胡正已是汗湿衣襟,一是热得,二是被眼前的局势吓得。“大人您看,要不咱们现在就过去?”

“好吧。”王贤点点头,对周满道:“先不去军营了,和我去应天府。”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