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七一章 倒行逆施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9-20    作者:三戒大师

周勇像苦盼丈夫回家的妻子,在码头上翘首以待,直到王贤摇摇晃晃下了船,这才松了口气。上前低声问道:“大人,要不要……”

王贤如今出行的安保,肯定没法跟永乐皇帝相比,但比起太子和太孙来,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在秦淮河面上,今晚有大大小小十几条船,若即若离的跟在林三那条船周围,河岸上更是有数队明暗护卫,警惕的注视着两岸的风吹草动。这会儿王贤虽然上岸,林三的船还仍在包围中,只要一声令下,周勇相信任林三多高的武功,自己都能将他一举成擒。

王贤却摇了摇头,示意侍卫们收队回家……

既然接了圣旨,太子自然要赶紧执行,马上命户部颁行重整钞法之令,严申金银之禁,命百姓限期将金银交到顺天府兑换宝钞。规定非但使用金银交易者,一律以违禁论处,就连持有者也要处置,不仅金银全部没收,还要抓人下狱,十分严酷。京城百姓本以为这次仍像以前那样,还是做做样子,便依然我行我素,孰料应天府真的派官兵突袭了几处市场,当场从商人身上搜出了金银若于。下一刻,这些商人被套上了枷锁,装上囚车押往衙门……

路上,百姓朝那些被抓的商人暗暗摇头,对翻脸无情的太子爷更是非议纷纷。有人说,太子变了,为了自己的地位,不顾百姓了。有人说人本来就是这样,都是先顾自己的,还指望太子能舍己为民?更有人说,看来太子和汉王都是一丘之貉,一样的残暴害民,亏我们从前还盼着他能登极当上皇帝,解黎民倒悬,现在看来,北山虎吃人,南山虎也是一样吃人的……

百姓的议论迅速被锦衣密探汇总到纪纲和汉王那里,两人闻言捧腹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汉王笑得都扯动到刚愈合的伤口,他却浑无所觉的大笑起来:“想不到老大也有今天,被逼着当恶人的滋味肯定很爽吧,看这下谁还说他是弥勒佛转世”

“想必那群文官也对太子失望透顶了吧。”纪纲也大笑道:“他们的太子爷虽然有慈悲心肠,却架不住有一颗老鼠胆,想不到皇上一道圣旨,他就乖乖遵照执行。”

“他当然要遵命了。”朱高煦擦擦笑出来的眼泪道:“老三从北京捎信过来,说皇上要把快造好的紫禁城全拆了,要重建一个更大更好的,这没个上千万两银子,根本没指望我父皇现在想钱都想疯了,老大要是敢阳奉阴违,老头子非废了他不可”

“要是那样就好了,换上殿下,别说一千万两,就是三千万两、五千万两,也能给皇上弄到手”纪纲笑道。“只是没想到,太子摘下假惺惺的面具,还是挺狠的,直接抄家给皇上弄银子。”

“让他狠去吧。”朱高煦一脸幸灾乐祸道:“夺民之财有如杀人放火,这可是要把天下官民得罪坏了,就是弄到银子,他这个太子之位也坐不住了。”他冷冷一笑道:“等他把人都得罪敬了,孤再拨乱反正,天下人心便尽入我手”又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老三真是妙计安天下,一招定乾坤啊哈哈哈”

“也不能太过大意。”纪纲给朱高煦提醒道:“我总觉着,太子的举动有些反常。听说那天他还召王贤去府上,八成就是商议此事,难道那厮就给他出的这馊主意?”

“哈哈,圣旨大如天,那小子有什么办法?”朱高煦却浑不在意道:“姓王的不过是跳梁小丑,他现在蹦跶的厉害,只是仗着老大庇护而已,等老大倒了,捏死他还不跟捏死只蚂蚁一样?”

“我总觉着他不能这么简单自取灭亡……”纪纲皱眉道。

“哈哈哈,老纪,原来你被那小子吓破胆了啊”朱高煦轻蔑的瞥纪纲一眼道:“知道什么是大势所趋么?现在就是大势所趋,他再蹦跶也不过是螳臂挡车,根本没戏的”

“但愿吧……”纪纲却始终不如朱高煦乐观,心里暗暗拿定主意,一定把姓王的盯好了,以免他再出什么幺蛾子

几家欢喜几家愁,那厢间,汉王和纪纲举杯庆祝,这厢间,太子却要面对群臣的质疑。

东宫正殿上,京中大臣齐聚一堂……就连在家养病,形同退休的内阁首辅胡广都来了。第一次,百官不分文武,意见一致,跪请太子不要倒行逆施,以免丧尽民心。

看到跪了一地的大臣,朱高炽嘴角一抽一抽,他的心都在滴血……自己惨淡经营十几年,才积累了那么点好名声,竟在几天之内就要丧失殆尽。他还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站在群臣的对立面呢……

“诸位卿家请起,有话好好说……”朱高炽心里暗叫道,仲德啊仲德,这次咱们要是输了,可就是倾家荡产了

“这么说,殿下同意收回成命了?”臣子们希夷的望着太子。

“这,怕是不行,皇上圣旨以下,我这个作儿臣的,只有严格执行一途……”朱高炽硬着头皮道:“再说,孤也不是要掠夺民财,只是拿几个冥顽不灵之辈立威而已……”

“殿下,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您不能拿自己的名声开玩笑啊……”蹇义苦口婆心的劝道。

“孤也没有办法,自己的名声和父皇的大业相比,算不得什么,没了就没了吧……”朱高炽一脸痛苦道:“诸位先请回吧,相信过不了几天,京城就会恢复平静的。”

众文武心说,卩是,大家看风声太紧,大不了先把金银藏起来,朝廷总不至于无故抄家吧……,见苦劝无果,蹇义只好率众文武先行退下。

沮丧的人群中,杨士奇却若有所思,方才群臣苦劝太子的时候,他却始终一言不发。出了大殿,免不了被蹇义和胡广几个老臣埋怨,杨士奇是有口莫辩,还是杨荣替他解围道:“士奇的任务是太子的参赞,要是他也反对太子,殿下就太尴尬了……”

“本该如此”胡广已经对仕途不指望了,说话自然没有顾忌:“就要让太子知道,自己是在倒行逆施真是万万没想到,素来温良爱民的殿下,竟变得这么快……”

“太子也有不得已的苦衷。”杨士奇淡淡道。

“你们这两个大学士,就一味顺着太子吧”几个老臣见二杨如此,都气得顿足,自然不欢而散。

出来东宫时,杨荣发现杨士奇还跟在身边,笑道:“士奇兄要去我家喝茶?”

“正有此意。”杨士奇点点头,径直坐在他的轿子上。

杨荣无奈,只好坐上杨士奇的小轿,吩咐去自己家。

内阁大学士虽然品级不高,但都是皇帝的亲近之臣,朱棣对他们向来优厚,给二杨全都赐了宅,这是六部尚书中几个元老才能享受到的待遇,像刘观、方宾之类资历浅的尚书,还享受不到呢。

杨荣的赐宅就在皇城根下,虽然不大,但胜在整洁清幽,尤其是后院还有个小小的荷花池,池畔有个凉亭,甚得杨荣中意。只是他常伴帝侧,像现在这样和好友在厅中对坐、品茗赏荷的悠闲,一年到头也没得几次。

就这难得的一次偷闲,还只是表面上的安逸,两人内心里头都是波涛汹涌,哪还有心情欣赏亭外的荷花?

读书人是要养气的,修炼到两位大学士这地步,已经基本上炉火纯青了,哪怕是泰山崩于前,也休想从两人脸上看出丝毫端倪。所以王贤不愿意和这些读书人打交道,憋,实在太憋得慌

二位大学士就这样憋了小半个时辰,一壶毛尖都冲得没了颜色,杨士奇才开口问道:“勉仁,你和太子有把握么

杨荣淡淡一笑道:“子荣,你在说什么?”

“勉仁,就没必要瞒着我了吧?”杨士奇也淡淡一笑道:“太子爷是什么人,我们都清楚,他是宁肯不当这个太子,也不会破坏自己的名声的。现在甘于自污,我想定是有恃无恐吧?”

“你这样说,倒也有可能。”杨荣笑道:“但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嗯。”杨士奇自然不需要杨荣把话讲太白,笑笑道:“这次能分胜负么?”

“难。”杨荣端起形同白水的茶杯,送到嘴边又搁下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也不是一日就能化冻的。”

“唉,这倒也是。”杨士奇叹气道:“你们千万不要弄巧成拙,太子,是天下的希望,不容有失。”

“我知道。”杨荣点点头道:“但有的时候,一味的保护不是办法,太子殿下适当的自黑一下,是有好处的……

“你有分寸就好。”杨士奇洒然一笑道:“好了,茶淡了,我也该走了……”

“我其实挺担心一个人的。”杨荣突然没头没脑说出一句。

“我也是。”杨士奇竟知道他在说谁,又叹口气道:“我总觉着,比起汉王和纪纲,他才是真正危险的家伙……

“但现在,我们别无选择。”杨荣道。

“是啊,希望不要养虎贻患。”杨士奇看看天道:“我要好好看着他……”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