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六七章 难得清闲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9-16    作者:三戒大师

和两个特务头子分开,杨荣径直来到了刑部衙门。

刑部尚书李观,和杨荣是老朋友了,听说他回京了,忙亲自迎出来,把他请进内签押房,上茶叙旧之后,才问道:“你还没去拜见太子吧?”

杨荣笑着点点头。

“那直接跑我这儿来,保准没好事儿。”李观苦笑道:“不会让我给王贤和纪纲擦屁股吧。”

杨荣又笑着点点头。

“还真是……”李观郁闷的叹气道:“这真是神仙打架、小鬼遭殃。”

“你堂堂刑部尚书,却自称小鬼?是不是太妄自菲薄了?”杨荣笑道。

“鬼大鬼小、不是看品级高低,是要看能耐大小,比起那一老一少,我打心眼里自认小鬼。”李观笑道:“说起来,我真是佩服王贤,这才半年多的功夫,就能把北镇抚司彻底从锦衣卫内部分出来,和纪纲那老鬼分庭抗礼,这本事,天下绝无仅有”

“他有本事是一方面。”杨荣淡淡道:“但更重要的是,纪纲闹得实在太不像话,皇上需要有人制衡他一下。”

“那也不是一般人能顶起来的,反正我是服气的很。”李观赞一声,正色道:“我知道你想让我于什么,但说实在的,我不想踔这浑水。”

“只是请你暂时接收一下那些牛鬼蛇神,”杨荣笑道:“又不是让你去审理。”

“这还成。”这点面子,李观还是要给杨荣的,笑道:“成,那就冲你的面子勉为其难了。”说定了此事,李观轻声问道:“皇上这次派你来,怕不只是要查那个案子吧。”

“为什么这么说?”杨荣道。

“那案子有什么好查的,都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李观道:“若只是为了此事,皇上舍得让你这得力助手南下?”

“呵呵……”杨荣笑笑道:“其实也不是秘密,告诉你也无妨,我此来确实还有个任务,监督太子殿下在京城整顿钞法。”

“这可是个大坑。”李观道:“怎么个整法?”

“禁用金银。”杨荣一字一顿道。

“啊”李观吃惊道:“你不是开玩笑吧?”

“我会开玩笑么?”杨荣苦笑道:“这一路上愁得我茶饭不思,要每没个对策就把旨意抛给太子殿下,殿下就是嘴上不说,心里也会埋怨我太无情的。”

“那你想到办法了?”李观道。

“没。”杨荣摇头道:“宝钞已经被百姓弃之如敝屣,金银才是百姓实打实的财富,现在太子要做的,是夺人钱财。不管原先百姓多爱戴他,这件事一出,肯定都会以仇敌视之了,弄不好还会出大乱子的。”

“不错,这事儿凡人可办不了,只有神仙能解决。”李观道。

“我上哪找神仙去?”杨荣埋怨的看李观一眼,都这时候了,还跟我说俏皮话。

“神仙还是有的,今天你不就见过一位?”李观笑道。

“你是说……王贤?”杨荣道。

“不是他还能有谁?”李观道:“大明朝有两个神仙,一个叫姚广孝的老神仙,一个叫王仲德的小神仙,你要是能搬得动老神仙更好,不然就只能指望小神仙。他要是说没办法,估计就真没办法了。”

“虽然我也很高看他,但这件事,真非人力所为。”杨荣苦笑道。

“你别急着下结论,先问问小神仙再说。”李观笑道:“说不定他就有办法呢。”

“哎,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杨荣无奈的叹了口气。

待刑部来人将一于江湖大佬带走,锦衣卫的人便撤走了,王贤也带着手下返回了镇抚司,宣布放假三天。一张一弛文武之道,手下已经在营中憋得太久,时间长了会出问题的。现在杨荣这个钦差到了,想必各方都会消停一下,正好趁机给手下放个假。

交代一下手头的事情,王贤也回家去住了,林清儿下个月就要生了,他自然要尽量多陪陪妻子。果然,见他回家林清儿十分开心,那折磨人的孕期反应,也好像消失了一样,夫妻俩吃过晚饭,王贤扶着她在院子里散了会儿步,便早早哄她睡下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林清儿醒来,发现丈夫正微笑看着自己,不禁一阵心花怒放:“还以为一醒来,又见不到官人了呢。”

“哎……”王贤听得这个羞愧啊,自己确实太对不起妻子了,明明都在京城,却仍然聚少离多,连早晨醒来能看到自己,都让妻子这么高兴他拿起清儿的小手亲了亲道:“今天我哪都不去,在家好好陪陪你。”

“太好了”林清儿登时就兴奋的睡不着,要坐起来梳洗。

“小心小心。”王贤忙扶住她道:“千万慢点。”

“官人放心,妾身有数。”林清儿笑道:“官人猛然在家一天,还真不知该于什么了呢。”

“你想于什么我都陪你。”王贤宠溺笑道。

“让我好好想想。”林清儿支颐想了片刻,笑道:“什么也不想于,就想和你这么安安静静呆着。”

“这还不好说。”王贤笑道:“咱们先吃早饭,吃过饭去花园里透透气,池子里的荷花应该开了吧?”

“都开了好久了。”林清儿有些小幽怨道。

“哦,是么?”王贤不好意思的笑道:“看来我回来确实太少了。”

“知道就好。”林清儿美目轻瞥,给了他个美好的白眼。

夫妻俩温存了好一会儿,才梳洗停当,王贤扶着妻子出来吃饭。外头玉麝已经摆好了饭菜,伺候两人用饭时,她趁林清儿不注意,狠狠剜了王贤一眼。王贤不禁一阵心虚,知道自己让这丫头等得实在太久了。不过他真没那个性致,在老婆快临盆时跟她的贴身侍女搞在一起,便装作没看见的,闷头吃他的饭。

两口子正在用早餐,那边管家进来,轻声禀报道:“二老爷,有人送了封请柬来。”说起来,林清儿的整顿终于有了成效,至少从面上看,王家的下人总算有了规规矩矩的样子,虽然没法跟几十上百年的世家大族比,但再也不是从前暴发户的样子。

“呵,还有人请我吃饭?”看到那请柬,王贤很是吃惊,虽然他现在也是跺跺脚京城就要晃一晃的大人物了,但因为工作性质的原因,却很少有人敢主动招呼他。就是他关系要好的同乡,也知道尽量不和他明面上来往。这倒也没什么稀奇的,历来特务头子都是这样人人敬而远之的。

所以对有人给自己下帖子,王贤很是稀奇,接过那市面上一文钱一个劣质请帖,打开一看,只见里头歪歪扭扭写着十六个字:、夜月明,秦淮河上,故人相邀,赏不赏光?,

王贤看完,把请帖往桌上一放,继续吃他的饭。心里却嘀咕起来,我哪来这么个故人?想了一会,又拿起请柬来端详,虽然字写得丑,但力道直透纸背,似乎是个有功夫的人写的。他脑海中浮现出两个魁梧的影子,再看看请柬的内容,他又排除一个,若自己没猜错,倒是必须一见。

“官人想去就去吧。”林清儿柔声道:“难得有人请你呢。”

“说得我人缘很差的样子。”王贤揉揉鼻子道:“好吧,现在确实谁见我都要躲着走”说着笑骂一声道:“不过这人好二,秦淮河那么长,我知道去哪找他?”

“倒也是。”林清儿也笑了。

“先不管他了。”王贤笑道:“难得有个假期,我们还是好好享受二人世界吧。”

“嗯。”林清儿甜甜应一声。

小两口用罢早餐,便在后院散步,轻风拂过,送来荷塘的清香,伴着蝉声窃窃私语,倒真有些神仙眷侣的意思。

可老天爷偏不让这小两口如愿,才不多会儿,管家又来了:“二老爷……”

“什么人都不见,什么事都不办,统统挡驾”王贤有些恼火的瞪一眼这不解风情的家伙。

“可……是太子爷派人来,请二老爷过府议事呢。”管家硬着头皮道。

“呃……”王贤郁闷挠挠头:“非得今天”

“快去吧,太子找你肯定有急事。”林清儿倒是通情达理,柔声宽慰他道:“官人能陪我半天,妾身已经很知足了。”

“哎,清儿……”王贤使劲挠挠头道:“我去去就回。”

“嗯。”林清儿点头微笑。

把妻子送回房间,王贤便让玉麝伺候自己更衣。给他穿官服时,玉麝十分用力,好像要用腰带把他勒死一般。

“这么生气?”王贤有些好笑道。

“奴婢不敢。”玉麝板着小脸,眼圈泛红道。

“傻丫头,你看连夫人都和我聚少离多,”王贤叹口气道:“你要是跟了我,岂不是要守活寡?”

“守活寡我也愿意。”玉麝倔强道:“从当年老爷把我带回家,婢子就把自己看成是老爷的人了,嗯,生是老爷的人,死是老爷的鬼”

“哎……”王贤叹口气,探手将小美人揽入怀中道:“你这又何苦呢?”

“老爷是世上最好的男人,跟老爷一点不苦,不跟老爷才苦。”被他搂在怀里,玉麝的娇躯一下就软了,声音变得凄苦道:“婢子又不是要老爷对婢子怎样怎样,只是整天被老爷视若无物,要难受死个人了。”

“好吧好吧,还是那句话,等夫人生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