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五一章 兴师问罪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8-30    作者:三戒大师

一夜的喧嚣在天蒙蒙亮时归于安静,太阳照常升起,晨光驱散了 bó雾,生活仍要继续。

当早起的百姓战战兢兢推开家门,只见 bó雾散去,眼前依然是一如往常的熟悉街面,小鸟在啾啾叫着,老牛在吱呦吱呦拉着收粪车,挑着早餐担子的小贩扯着惯常的语调叫卖着:

“五香鸡蛋……爆炒牛肚……回卤干……二陈汤……卖喽……”

一切都是这样的平静如常,仿佛昨夜的隆隆炮声、喊杀惨叫,不过一场噩梦而已……然而在大明朝上层,昨夜掀起的这场风波,才刚刚开始呢!

太冇子东宫。

虽然皇帝北巡,太冇子监国期间,百官是不用上朝的,但这天早晨,留守京冇城的文武官员、勋贵公卿,还是齐聚东宫正殿,他们或是面色jī动、或是满脸忧虑。不管立场如何,所有人都迫切想弄清楚,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候,正主还都没来,但已经有不少消息源源不断的汇总而来……

“听说昨晚上,北镇抚司和府军前卫倾巢出动,把锦衣卫在京冇城内外的势力连根拔起,铲除的干干净净……”武将勋贵圈子里,建平伯高福一脸难以置信道:“这怎么可能?我怎么觉着自己像在做梦呢?”

“这是真的。”安平侯李安叹道:“早晨起来我特意骑马溜了一圈,什么城南的黑虎堂、城西的丐帮、兄弟会、城北的铁手盟……现在都是应天府的人在站桩了。”说着一脸啧啧道:“这些帮派这些年攒下的家底,全都便宜应天府了,啧啧,一箱一箱的往外搬,加起来还不得上百车!”

“哇,这么有钱?”众武将登时瞪大眼道:“听说这些帮派的后台老板都是纪纲,这下这小子还不得尿血?”

“谁说不是呢,昨天夜里可把咱们纪大人急坏了,可北镇抚司的人贼滑贼滑的,特意选了个他出不去皇城的时间下手,纪纲拉着汉王一起,都没叫开洪武门呢!”

“啊?不会吧,洪武门守将王铁,可是汉王的老部下,还敢忤逆汉王殿下?”

“王铁当然不敢,可当时洪武门城楼上,还站着个太孙殿下呢……”

“哗,这就算对上了……”武将们纷纷惊叹道:“王爷没发飙么?”

“按说该发飙来着,但不知为啥,昨天王爷只骂了太孙几句便转回了……”李安压低声音道:“也不知王爷是怎么想的。”

众武将闻言都是一脸不知所谓。毕竟是一起扛过枪的交情,他们向来都是旗帜鲜明的支持汉王殿下来着,虽说跟他一起造反不大可能,但真要是汉王和太冇子对上了,他们一定是毫不犹豫站在王爷这边的,自然不愿意看到朱高煦连朱瞻基都不敢惹……

另一边文官们,不像武将们这么粗线条,对昨晚发生的事情,他们都要担忧坏了……

“胡闹冇、瞎胡闹!”礼部尚书蹇义气得的老脸发白道:“竟然敢调动军队,还、还在京冇城开炮,简直是无法无天,无法无天!”

“是啊。”众文官附和道:“昨晚事变、京师震动,百官心惊不说,消息一旦传到北京,让皇上怎么想?会不会把罪责都算到太冇子殿下头上?!”

“这个王贤,本来是用他勇于任事,却不是让他胡作非为、给太冇子惹祸端的!”又一名老臣痛心疾首道:“这下好了,大错铸成、悔之晚矣,悔之晚矣!”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有jī进分子提议道:“我们待会儿要力请太冇子逮捕王贤,然后立即向皇上写奏章解释清楚,如此,方能避免见疑于君上,全太冇子于险境!”

“有道理……”这种建议竟然得到了众文官纷纷附和,可见王贤昨夜的举动,在文官眼里是何等的危险而不可原谅。这倒也不难理解,对脆弱的文官来说,稳定的秩序是他们安全感的由来,王贤调动军队还放炮,严重挑逗了他们敏感的神经,让他们产生了强烈的不安。

正说着,殿外突然一声通禀:“汉王殿下驾到!”

众文武忙停下议论,都到殿外恭迎汉王殿下的大驾。说起来,这还是汉王殿下遇刺以来,头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文武百官自然要隆重迎接、问候钧安了:

“看王爷龙行虎步,必然是痊愈了,真是谢天谢地!”

“看到王爷康复,咱悬着的心一下就落回肚子了,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

“呵呵,诸位别来无恙……”朱高煦面上罩着一层阴云,此刻也不过是稍稍露出一丝笑容:“托父皇的洪福,孤又是一条好汉了,却让某些人失望了,哈哈哈……”说话间,他冷冷瞥一眼蹇义等众文官,众文官只觉一阵冷飕飕,全都低下了头。

“废话少说,本王今日所来,为的昨晚京冇城惊变之事!”朱高煦说着昂然进殿,扫视一圈道:“我二哥怎么还没出来?莫非还没起床不成?!”

“回王爷,太冇子殿下正在召见应天府尹薛居正。”东宫的太监忙恭声道。

“他们在干什么?串供么?”朱高煦火气十足道,凌厉的气势压得殿中众人喘气都难。

“二叔这大清早的,是吃了炸冇药不成?”一把浑hòu的声音,打破了朱高煦的气场,酷肖皇帝的太孙殿下,器宇轩昂的出现在殿中。

“你这是跟叔父说话的语气么?”朱高煦阴下脸,拿出辈分来压朱瞻基。

“叔父教训的是,不过您对兄长的态度,难道就合适么?”朱瞻基皮笑肉不笑的走到朱高煦面前,他已经完全发育成熟,身材比魁伟超人的二叔也只矮了两指,已是完全可以分庭抗礼了。

“你……”朱高煦一张脸涨得酱紫,他看着雄姿英发的侄子,突然意识到昨晚自己的退让其实是个大错误……昨晚事出突然,他还没做好动手的准备,自然犯不着为了纪纲拼命。但显然,自己昨晚的退让,助涨了朱瞻基这小子的气焰,竟敢当中也敢跟自己针锋相对了!

“基儿放肆,你怎么跟你叔父说话呢!”太冇子殿下终于姗姗来迟,颤巍巍的在两个太监的搀扶下进了大殿,身后还跟着个薛居正。

“是,父亲。”父亲一出现,朱瞻基立马低眉顺目,朝朱高煦笑嘻嘻道:“二叔别当真,小侄跟你看玩笑呢……”

“哼……”朱高煦一下发作不得,只得闷哼一声,转向太冇子道:“大哥……”

“二弟,你怎么亲自过来了?”没等朱高煦正经开口,朱高炽便一脸关切的抢先道:“才刚见好就到处乱跑,万一伤口复发了怎么办?有什么事叫为兄过去不就成了?”

“大哥放心,我这身子骨跟你不一样。”朱高煦却不领情道:“之前我在养伤,让大哥操心劳神了。如今我已经痊愈了,自然要替大哥分担一下了!”说着深深看着朱高炽道:“毕竟大哥的身体才是真的弱!”

“那太好了。”朱高炽高兴笑道:“你以后每天都来议事,有什么事咱们兄弟合计着来,也可以每日相见。”

朱瞻基听了心下着急,张张嘴终究没出声。

“哈哈,大哥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别嫌我烦。”朱高煦一阵大笑,突然敛住冇笑容道:“那咱们今天就先议一议,昨晚的惊变如何处理吧!”

“哦,昨晚的事儿啊,当时还以为二弟仍要养病呢,所以没有提前跟你说明,这是大哥的不是。”朱高炽胖嘟嘟的脸上,没有任何情绪波动,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这么说,大哥事先知情?”朱高煦紧紧盯着太冇子,抓住他的话柄道。

大殿里,一直在静静看戏的文武官员,表情终于出现了分化,武将们暗暗兴冇奋,文官们则担心极了,因为昨晚的事情若跟太冇子扯上关系,就更犯皇帝的忌讳了,皇帝雷霆震怒之下,废了太冇子都不无可能。

“当然知情了。”大殿里,只有朱高炽那温和亲切的声音在回响:“为兄再没用,也忝为监国,这么大的事情,应天府和镇抚司岂能不先请示为兄?”

大殿里气氛有些怪异,众文武瞪大眼睛望着太冇子殿下。习惯他整日畏畏缩缩的做派,还真不适应这个不卑不亢、不避不闪的态度……

“呵呵,大哥真让人刮目相看。”朱高煦也是暗暗心惊,却更要压住太冇子的势头了。“不过你这个监国,重点似乎是在个监字上。一概军国大事,应该先请示父皇吧?”

“军国大事自然要先请示父皇,为兄岂敢擅专?”朱高炽一本正经道:“可昨晚不过是扫除了一些京冇城角落里的地痞恶霸而已,我想应天府知会我便足够了吧,还用得着惊动父皇么?”

“说得轻巧,昨晚可调动军队,连大炮也用上了!”朱高煦冷声道:“大哥,你这太冇子当了不是一天两天了,岂能不知这京师重地、乃天子王公居处,中冇央朝廷所在,没有旨意便在城中用兵,视同谋反!”

“二弟能说明白点么?”朱高炽那张胖脸上,还是看不出一点神情变化。

“说明白点,就是那个王贤犯了死罪,大哥不要犯糊涂庇护他!”朱高煦死死盯着太冇子,一字一顿道。(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