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五零章 洪武门内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8-30    作者:三戒大师

黑虎堂院外,王贤坐在一把交椅上,微闭着双目听手下汇报战况。

“大人,此战杀敌三百余人,俘虏千余人,将士们的损失微乎其微。”程铮有些沮丧道:“但黑虎堂里有地道,那些头领人物都潜逃了……”

“别太苛求了……”王贤却不在意道:“那都是些老奸巨猾的家伙,若说没有密道,乖乖束手就擒,才真叫人奇怪呢。”

程铮微微提高声调道:“弟兄们正在展开追击,一定要把他们缉拿归案!”

“无所谓了。”王贤摇头笑笑道:“我们的目的是捣毁他们的势力,剩下一些漏网之鱼,已经无关大局了。”

“是。”听大人这样说,程铮心里才好过点,方露出一丝笑容道:“大人这手真是绝了,本来这些家伙分散的很,我们没法将其一网打尽,但咱们白日里的行动,让纪纲误以为我们要用那些武林人士对付他的徒子徒孙,结果下令让他们聚成一团……孰料咱们早就等着他们凑在一起,给他个雷霆一击了!”

“虚虚实实,实实虚虚。”杨荣也笑道:“大人的兵法造诣已臻化境了。”

“好了,别拍马屁了。再说我就骄傲了……”王贤从交椅上站起身道:“去别处看看!”

同样的围剿在京冇城内外展开,不用手下禀报,炮声爆炸声就把纪纲从睡梦中吵醒。

“什么情况?”纪纲赤着脚走到屋外,只见庄敬也急忙忙披衣出来,两人相视都有些错愕,错愕之后又面现惊恐。

“好像是外面在****……”庄敬说完一jī灵,使劲拍着大冇腿道:“坏了,我们被耍了!”

“……”纪纲也一下明白过来,自己被王贤算计透顶了。原先姓王的白天那番凌厉攻势其实只是虚招,真正的目的其实是让他下令,把那些徒子徒孙聚集起来,然后王贤才动用军队和北镇抚司——将其一网打尽!

之所以要选在夜间,是因为每日天黑,皇城九门便会落锁,非皇帝金牌不得开门!而汉王府在皇城之内、他的锦衣卫衙门也在皇城之内,然而后来分出去的北镇抚司衙门,因为有个偌大的诏狱,却是设在了皇城外。至于那些帮派分子的老巢,自然没有一个设在戒备森严的皇城中,全都在外城和城外……

王贤就是利用他和汉王今晚无法到场,才会如此肆无忌惮的放手杀戮……因为过了今夜,汉王和锦衣卫的兵,将对他的人严防死守,再想放开手脚大干一场是不可能了。

“老祖宗不好了!”纪纲正面色铁青、手脚冰凉,王谦急忙忙进来禀报说:“方才孩儿登上城楼,只见外城四面皆有火光,看位置,正是孩儿们聚集之处哇!”

“王贤……”猜到这个结果是一回事儿,确认这个结果又是另一回事儿,纪纲的雄躯晃了一晃,火光中,一张脸煞白冇煞白,嘴角竟有血丝隐现:“你欺人太甚了!”

庄敬张张嘴,竟说不出话了。那些主意都是他出的,哪知道竟正中人家的下怀。这就好比打麻将给人家点炮,对信心的摧残实在太大了……

“老祖宗,我们虽然出不去皇城,可袁大人、庞大人他们在外面!”见两人都不言语,王谦只好硬着头皮道:“他们俩兴许能挡住王贤……”

“指望那俩货,没戏……”纪纲恨恨说一声,“更衣!”

自打元至正二十七年,当时尚自称‘吴王’的朱元璋开始为自己营建吴王新宫时起,经过二十五年时间的营建,形成了大明皇宫宫城、与内外皇城并存庞大的格局。宫城是皇帝的后宫,主要建筑是乾清宫和坤宁宫。内皇城是皇帝上朝的地方,主要建筑是三大殿。内阁和六科也设在其中。外皇城最醒目的便是承天门前广冇场,修建有左右千步廊。广冇场东侧为吏、户、礼、兵、工五部……刑部在皇城之北的太平门外,西侧则为五军都督府和锦衣卫衙门。太冇子东宫和汉王府等王宫府邸也在内皇城,由一道森严的城墙,将其与平民的世界分隔开来,而外皇城的正门便叫洪武门!

数十骑武士簇拥着纪纲纵马出了锦衣卫衙门,直奔洪武门下!

“停!”洪武门下火把通明,照的亮如白昼。禁军戒备森严,见有人纵马御街,忙将拒马拦在道中。守门的指挥使王铁沉声喝道:“什么人敢深夜在皇城门前纵马!”

为首的王谦亮出锦衣卫腰牌,厉声道:“快开城门!城外有人叛乱,我家都督要出城平乱!”

“原来是王千户。”平日里低头不见抬头见,王铁自然是认识王谦的,倒也不敢托大:“敢问纪都督也在?”

“本座在此,王将军请速开城门!莫要耽误了锦衣卫的大事!”纪纲拍众而出,一身麒麟服在火光中分外耀眼。

“末将拜见都督大人。”王铁忙单膝行礼,却不肯让手下移开拒马:“都督有名,末将本当遵从,只是大明祖制,洪武门深夜紧闭,除非有圣旨,否则不得开门!”

“这是急变!”纪纲自然深谙大明律法,急声道:“有急变时可以开门!”

“但那需要监国的谕旨……”王铁一脸为难道:“都督莫怪,末将要是敢擅开城门,可形同造反,那可是要诛九族的啊……”

“混账!”纪纲没时间跟他啰嗦,看一眼把手长安们的士兵,知道再啰嗦也是废话,便策马转向东安门。

谁知道东安门前,同样的一幕再次上演,守门的指挥使无奈道:“没有皇上金牌和监国谕旨,我们也不敢开门……”

碰了一鼻子灰的纪都督,吐一口浓痰,又策马折回。

“老祖宗,我们去西安门看看?”王谦小声问道。

“去个屁,再碰一鼻子灰?”纪纲骂一声,下令道:“去汉王府!”

汉王府中也早被惊动,朱高煦父子还以为纪纲要抢先造反呢。正忙活着召集亲兵家将,武装起来准备直扑东宫,先把朱高炽那头肥猪剁了再说!谁知点齐人马、刚要出发,就见纪纲满头大汗的进来。

朱瞻坦忙迎上去道:“不是说好了,要一起动手么?你怎么提前发动了!”

“我发动什么了?”纪纲一头雾水,旋即才明白过来,骂道:“不是我动的手,是王贤那个疯子,趁着皇城关闭,在外头大开杀戒呢!”

“啊!”朱瞻坦吃惊道:“他好大的胆子,不怕我们告他造反?!”

“那都是后话,先顾眼前吧!”纪纲说着话,来到王府正殿,见到了已经伤愈的朱高煦。话说汉王殿下不愧拥有大明朝最强横的肉冇身,受了那么重的伤,才几个月时间,就已经复原如初了。

“怎么回事儿,老纪?”朱高煦一身明黄冇色甲胄,手持陪他征战多年的黄金枪,虎目圆睁的瞪着纪纲:“你唱的是哪出?!”

“哪出都不是……”纪纲只好把对朱瞻坦说的话,再跟汉王复述一遍。

朱高煦一听就炸了毛,“啐,这小子好大胆子,把本王当成摆设了么!”

“可不就是么。”纪纲怒道:“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

“不过你也是个废物,竟能被挡住出不了洪武门!”朱高煦一挥手,家将牵过他的大黑冇马,翻身上马道:“看我去开门!”说着打个唿哨,千余名亲兵家将,便紧跟着他浩浩荡荡出了汉王府,转眼间来到洪武门前。

“王铁!”看见拒马横街,朱高煦一挥手中金枪,戟指着那城门卫指挥使喝道:“快过来见孤!”

“王爷……”王铁一见是自己的老上司,手脚就发软了,却不敢上前。因为他头顶上,还站着一名身穿明黄冇色铠甲,面容酷似永乐皇帝的英武青年。

“呵呵,二叔好威风。”那人自然非朱瞻基莫属。太孙殿下站在洪武门城楼上,睥睨着自己的叔叔道:“您深夜带人出宫,是要去打猎么!”

“呵,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大侄子啊。”朱高煦一见是朱瞻基,两眼就憎恨的眯起来,声音却带着笑意道:“怎么,你要拦下二叔不成?!”

“岂敢岂敢,只是祖制难违。”朱瞻基笑道:“二叔若没什么急事儿,还是待天亮再出去的好。”

“我怎么没急事?外头在造反你听不到么?”朱高煦黑下脸道。

“正因为情况不明,所以更不能开城门。”朱瞻基还是不咸不淡的笑道:“按照规制,这时候应该加强城防,待天亮后再作计较了!”

“你少在这揣着明白装糊涂!”朱瞻坦啐道:“外头是什么人在作乱,你难道不知道?”

“我不知道。”朱瞻基矢口否认道:“我是奉父命巡视皇城来着!”说着提高声调,一字一句道:“监国太冇子谕旨——今夜有敢擅开城门者,以谋反论处!”

“这么说,你是打死也不开了?”朱高煦气炸了肺。

“监国之命难违……”朱瞻基还是不咸不淡道。

“拿着鸡毛当令箭……”朱高煦咬牙切齿道:“我看你明天如何收场!”

“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朱瞻基却无所谓笑道:“哦对了,不是明天,是今天。”

“你给我等着!”朱高煦咆哮起来:“这事儿才刚开始呢!”

“说得对,才刚开始!”朱瞻基也阴下脸道:“二叔尽管放马过来吧!”

“好!好!好!”朱高煦目光怨毒的紧紧盯着城楼上的侄儿,最后还是拨转码头,恨声叫道:“先回去!”

“父王……”朱瞻坦有些傻眼了,素来强硬的老爹,怎么在他最讨厌的侄子面前服软了?

“住口!”朱高煦狠狠瞪他一眼,头也不回的骑马走了。亲兵家将们面面相觑,只好也跟着汉王殿下回去。

转眼间,洪武门前又恢复了平静,只有脸上写满惊慌的王铁等人,忐忑不安的望着城门楼上的太孙殿下。

只见朱瞻基面色如铁,双目杀机迸现!(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