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四八章 报复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8-28    作者:三戒大师

“杀人了,杀人啦……”

人群一哄而散,几个黑衣黑面人却若无其事立在那,显然也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家伙。

“嘿嘿,三哥你太慢了。”那矮壮的黑衣人见铁掌和白鹰仍没分出胜负,提着那双醋钵大的拳头就要上前相助:“俺都收拾了九个了!”

“你给我滚远点!”铁掌却不许他帮忙,一边和白鹰打着,一边骂道:“我这一个能打那些废柴一百个!”

“呵呵,承蒙朋友夸奖。”白鹰闻言也出声道:“许久没碰到你这样的高手了,何必要打生打死?我们不如把酒言欢?朋友若是手头紧,区区两千两银子,在下还是出得起的。”

两人说话时,拳脚上可都没慢下来,可见都还行有余力。但白鹰说话明显比铁掌更连贯,在实力上似乎要略胜一筹。但是他的心情明显比对方要来的紧张,因为对方还有三个类似的高手在虎视眈眈,若是这些人见势不好,一拥而上,自己非得撩在这儿不可……他自认为是京冇城有数的高手,所以不像别的大佬那样前呼后拥,素来是独来独往的,谁想到这次竟然一下遇到四个直逼自己的高手,真是常走夜路终于碰到了鬼!

不过白鹰也没绝望,因为大江盟是京冇城最大的帮派,堂口遍布京冇城内外,这附近就有他徒弟开的武馆,听到打斗声肯定很快会过来救援的。

所以经验丰富的白鹰一面说软话试探对方,一面拖延时间等待援兵。对方果然中了计,那铁掌大笑道:“让你做个明白鬼,银子只是个彩头,不管有没有、有多少,都得要你的狗命!”说完,开碑裂石的铁砂掌,愈发凌厉的朝白鹰的身上招呼。

“我与你往日无怨素日无仇。”白鹰见招拆招,沉声问道:“你等为何非要置我于死地?”

“因为……”铁掌故意一顿,下一瞬却放声大笑道:“老冇子看你不顺眼!”

“老三少废话,”见两人磨叽起来,领头的黑衣人不悦的呵斥道:“没看出他是想拖延时间?!”

“啊!你耍我!”铁掌怪叫一声,终于不再留力,使出浑身解数朝白鹰招呼。

“老四,你去帮他!”头领又下令。

“大哥,我能行的!”铁掌忙道。

“这里不是你斗狠比武的地方,当心军法从事!”头领喝一声:“老四快上!”

“哦。”那矮壮汉子应声上前,刚要抡起铁拳朝白鹰招呼,突然听到几声暴喝:“住手!”

循声一看,只见几十条身穿白色武士服的汉子,倒提着长刀棍棒飞奔而来。

白鹰见状大喜,一招‘鹰击长空’击退铁掌,反身急退一丈,转眼便被那群武士围在当间。

“朋友既然敬酒不吃吃罚酒。”见来了援军,白鹰的气势大盛,睥睨着四人道:“那就休怪我无情了!”

“胆敢对我师父下手,明年的今天冇便是你等的忌日!”为首的一名武士,擎起手中的偃月刀,指着几个黑衣人道。

“哈哈。”哪知道铁掌放声大笑道:“百恶榜排行第三十四名的小关胜也来了!”

“又是一千两银子!”铁拳也大笑起来,一副有恃无恐的架势。

“来得正好,都别走了!”为首的黑衣人打个唿哨,临街店铺中便涌出近百名手持各色兵刃的黑衣人,楼上还有弓冇弩火枪冇手压阵,竟成了瓮中捉鳖的架势。

“不好,师傅!”小关胜见对方呈天罗地网的架势,便知道自己逃不掉了,忙急声道:“徒儿掩护,您先走!”

“都走不了了。”白鹰却惨笑一声道:“放下兵刃吧……”

“师傅,我们和他们拼了!”小关胜却不肯轻易投降道:“未尝不能杀出一条血路!”

“傻孩子,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白鹰低声道:“纪都督不会不管我们的……”

“师傅……”听了白鹰后一句话,小关胜的血勇之气登时为之一泄,咬牙道:“丢下兵刃……”

‘铛铛咣咣……’伴着兵刃落地之声,小关胜的手下纷纷丢下了长刀和铁棍。

“绑了!”黑衣人的首领自然不会客气,一声令下,几十名黑衣人上前,将白鹰和小关胜等人捆将起来,押送上早就准备好的囚车。

“撤!”黑衣人首领又是一声令下,街道两侧楼上的弓冇弩手便消失的干干净净,一众黑衣人也快速闪入小巷,无影无踪。

过了好一会儿,受惊的百姓才小心翼翼的走上街面,刚才的一切,就像一场梦一样……

临街的酒楼包厢中,王贤负手立在窗前,之前的情形尽收眼底。

“大人出招真是神鬼莫测。”身后的杨荣佩服的五体投地道:“当初谁能想到,一场行刺汉王的案子,竟然让大人聚集起这么多的高手,还能将其收为己用呢?”

“我只是想了个点子。关键还是吴为和莫问,”王贤却谦逊道:“没有吴为大量的前期工作,他们不能那么痛快接受招安。没有莫问的驾驭手段,他们也不会这么令行禁止。”说着颔首笑道:“不错,仅仅个把月时间,就已经有模有样,我就知道莫问有这个本事。”

“莫将军确实厉害,”杨荣自叹不如道:“若是换了属下,真不知该如何镇住这么多江湖人士,更别说为我所用了。”说着笑道:“尤其是想出这个百恶榜的法子,更是扬长避短,把我们的战斗力凝成一双拳头,将分散的敌人各个击破!”

“你能这么想,就说明你也不差。”王贤笑道:“不过也别太高估这法子,估计也就是头两天好用,后面对方肯定会想出对策来的。”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旁的吴为笑道:“谁怕谁来着?”

这一天,是京冇城大佬和恶霸们的受难日。

一样的场景在京冇城内外各处上演着。一群群武功高强的黑衣人,冲进一座座赌场、一处处青楼,一个个堂口,以犁庭扫穴之势,将那些不可一世的地头蛇斩首除根,一击成功随即撤退,根本不给对方反扑的机会。

到了下午时分,百恶榜上的名单,已经去了整整三十一人,一时间,江湖大佬们惊恐莫名,街头恶霸们更是噤若寒蝉。噩耗源源不断传到锦衣卫衙门,纪纲纪都督的愤怒可想而知!

“混账!”纪纲脸色铁青、双目血红的詈骂着一众徒子徒孙道:“你们的手下都是摆设么?怎么不反击呢!”

“老祖宗息怒,”王谦小心翼翼道:“我们接到警报就去支援了,可那些黑衣人来去如风,等我们杀到,他们已经不见踪影……”

“你们不会守株待兔么?”庄敬也气愤道。

“庄夫子这话说的……”许应先郁闷道:“京冇城这么多点,我们怎可能一一照应?”

“而且他们一直在暗处盯着我们呢。”王谦委屈道:“我们到这边,他们就去打那边,我们转到那边,他们又去了别处,害我们总是扑空……”

“王贤!”纪纲就是再蠢,也知道是谁在捣鬼了,也只有北镇抚司有这个能力和锦衣卫捉迷藏。气得纪都督一脚踢碎钟爱的元青花立瓶,登时满地碎瓷片。“我要把你碎尸万段!”

“东翁息怒。”庄夫子忙劝道:“他们只冇是打了我们个措手不及,现在我们只要有所防备,必不会让他们得逞了。”话虽如此,心里却暗叹,王贤那后生,简直是老天降下来对付东翁的魔星,谁能想到当初他一步不起眼的闲棋,能变出这么强大的战斗力?

“嗯……”纪纲吐出一口闷气道:“夫子说该怎么办?”

“一者,命那些家伙都不要出门,全力以赴、严守门户。二者,这次他们之所以一溃千里,皆因对方高手太多,又像军队一样令行禁止,我们必须要给下面人配发强弩、火器,增强自保之力。”庄敬沉声道:“三者,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们要调集军队,围困他们的老巢,把他们堵在里面,捆住他们的手脚,看他们还怎么折腾。四者,东翁应该亲临应天府,逼薛居正撤掉那个什么百恶榜!第五,请汉王派兵支援,以维持治安的名义屯兵街头,这样不仅可以遏制镇抚司的人再兴风作浪,还能趁机夺取京冇城内外的控制权!”

“嗯……”纪纲寻思片刻,转怒为喜的笑道:“好一招将计就计,不错不错!”说着拍案道:“就这么办!”

是夜,月黑风高,北镇抚司衙门内灯火通明。

王贤立在衙门正堂前,看着堂前百余位麾下将领,熊熊的火把和通明的灯笼,映在他幽黑的眸子上,反射冇出两团熊熊的火。

镇抚司百户以上,以及府军前卫千户以上的官员,半数肃立在堂下,每个人都紧绷着脸,眼里透着兴冇奋的光!虽然大人还没有具体下令,但已经让他们的部下换穿黑衣,做好战斗准备……王贤身后的一众将领,也都板着张脸,每个细节无不显示着今晚将有异乎寻常的行动!(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