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零章 入伙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8-23    作者:三戒大师

众人一直望着出口方向,直到大门再次关上,才恋恋不舍的收回了目光。

倒不是他们对胡三刀有多留恋,而是因为他们对自由的渴盼。相信这时候要是王贤说一句,有谁愿意跟他一样,估计绝大部分人都会先走出这扇门再说。可偏生王贤不这样问,他把目光转向了龙五爷,只问他一人。

“五爷,您想回去么?”

“呵呵,大人,我不想。”听了龙五爷的回答,众人相当意外的咦,起来。

但王贤显然并不意外,他微微笑道:“为什么呢?难道五爷觉着这里伙食不错,住得也还行?所以决定常住了?”

“当然不是。”通过刚才王贤对胡三刀的态度,龙五爷就知道这位大人是不喜欢废话的。他自然也不会拐弯抹角,自讨没趣了。“实在是故园虽好,却会要了我的老命。”

“此话怎讲?”王贤笑问道。

“大人应该知道,老朽是如何进来的。”龙五爷苦笑道:“不是老朽自夸,我在进来之前,就连湖广的布政使、按察使,都会客客气气叫我一声‘五爷,,可就这样我还是被稀里糊涂抓进来,仔细一想,不全都明白了?”

“五爷是说,担心回去后会有人对你不利?”王贤道。

“那是肯定的,他们那些人敢动我,自然是做好万全准备的,”龙五爷苦涩道:“估计这会儿,我的手下和地盘,全都成了别人的了。老朽可没胡三刀那种自信,我要是就这么回去,就是自寻死路了。”

“那五爷有什么打算?”王贤道:“难道一辈子不回去了?”

“回是肯定要回的。”要不怎么说人老成精呢,胡三刀会被王贤感动的五体投地,龙五爷却能从他的造作里,明白王贤真正的意图。“但老朽想的是跟着大人踏踏实实于几年,混个衣锦还乡,看看那帮王八蛋,会不会把吃下去的全吐出来”

“还是五爷有见地。”一旁的邓小贤开口道:“其实别看我们原先自以为是,但扪心自问,为什么倒霉的是我们,不是别人?显然是我们还斗不过别人。”此言让众人默然点头,这是他们一直不愿触碰的话题,但的确是事实……

“既然我们当时都斗不过人家,凭什么有自信说,回去就可以反败为胜?而不是被再次加害?”邓小贤接着道:“反正我跟五爷一样,是不会这么的回去。”说着朝王贤恭敬道:“小人愿为大人鞍前马后,不知可乎?”

“哈哈哈,求之不得啊”王贤欣慰的大笑着一手拉着龙五爷,一手拉着邓小贤的手道:“二位以后就是本官的左膀右臂了。”

“这下连我都得管二位叫大人了。”吴为从旁凑趣的笑道。他会因为王贤重视严清而感到威胁,但王贤再重视这些人,他也不会当回事儿。

两人当然也有自知之明,哪敢在吴为面前托大,忙连称不敢。

吴为给王贤搬来个杌子,他便坐在众人中间,一脸感同身受道:“其实你们在家乡的遭际,我大都有所了解……那真是一人一笔血泪账,等着回去跟对头算”

众人黯然点头。

“但就像五爷和小贤说的,现在还乡报仇的时机还不成熟,若能为朝廷立下功劳,当上锦衣卫百户、甚至千户,你就是孤身回去?谁敢动你一一指头?何况到时候带着上百名锦衣卫衣锦还乡,你们想会是个什么场面?”

“那肯定是很韦的……”众人忍不住意淫起来,笑道:“到时候那帮家伙要么望风而逃,要么就得跪在咱们家门口求饶命”

“哈哈,是啊,所以未来还是很美好的。”王贤笑道:“本官是你们最坚实的靠山”

“我们一定跟大人好好于”“就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众人纷纷表起了忠心。

“我怎会让你们赴汤蹈火呢?”王贤笑道:“放心,就于你们的老本行。

“我们的老本行?”众人讪讪道:“在大人眼里无非就是帮派械斗抢地盘之类。”

“对,就是于这个。”王贤点头道:“诸位有所不知,我们北镇抚司现在面临着严峻的挑战,我们在京城内外上百个据点,都遭到了敌人的攻击,损失十分惨重,现在已经十不存二。就是剩下的两成,也已被迫转入冬眠了。”

“大人所指的敌人是……”有人小心翼翼问道。

“我绝不瞒着大家。”王贤淡淡道:“我们的敌人是纪纲,那个大名鼎鼎的特务头子”

“哦……”众人虽然极力想要镇定,却忍不住纷纷倒吸冷气。

“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大家,这个恶贯满盈的野心家,正走在自我毁灭的道路上”王贤沉声道:“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埋葬他,换取属于自己的荣光

“是”众人纷纷应声,但声音小了很多。人的名、树的影。纪纲已经独逞淫威十几年,尤其是在京外,早就是止小儿夜啼的凶神了,显然竟然听说要跟他对着于,就是龙五爷也心里打鼓。

“太子殿下是和我们站在一起的。”王贤道:“而我能以浅薄之基、下位之官,在短短半年时间便与他分庭抗礼,更离不开皇上的支持。自古至今,从没有皇帝和太子同时支持的人,不能成事所以我是坚信,现在只是黎明前的黑暗,只要能撑过这一段,必将有光明的未来在等着我们”

听王贤这么说,众人的情绪稍稍放松一些,纷纷小声道:“我们江湖中人,不就是讲究一个富贵险中求。要是事情不难,王大人又何必找我们来呢?”

“好了,我能体谅大家的为难,便给你们三天时间考虑。”王贤淡淡道:“三天后给我答复,愿意加入的我双手欢迎,以后我们便是生死兄弟。不想踔这浑水的我也理解,不必有什么心理负担。”

“大人,我先表个态。”从王贤进来起,一直两眼放光紧盯着他的邓小贤道:“不管怎样,我是一定会跟着大人于的”

“好好”王贤对这个上道的小子,自然也是赞不绝口:“那本官也表个态,先给你个锦衣卫试百户,过一段时间就给你转正”

“谢大人”邓小贤单膝跪地,喜不自胜。

“那老朽也表个态,”龙五爷拢须笑道:“刚才都说了,要踏踏实实跟大人于,自然不能食言。”

“哈哈好,五爷老当益壮”王贤大喜笑道:“实在是后辈楷模小贤,我给五爷个副千户,你没意见吧?”

“当然没有,”邓小贤通情达理道:“五爷过的桥,比我走得路还多,要是跟我一样,小人还不安心呢。”

“好,有这份度量,将来你的出息何止是千户?”王贤欣慰大笑。

“大人,我们也没什么好寻思的”见两位大佬如此坚决,登时许多人按捺不住:“回去也是死路一条,就把这条命卖给大人,搏个前程出来”众人都不傻,知道现在投诚和三天后投诚,得到的待遇,以及在王贤心中的地位,那定是大大的不同。所以登时就有百多人嚷嚷着要入伙。

“好好好,都有奉赏”王贤对吴为道:“快把大家的名字都记下来,从厚优待”

吴为便开始登记。人都是有从众心理的,这就是所谓的羊群效应。见这么多人踊跃报名,原本还想再寻思寻思的,竟也顾不上寻思了,也跟着凑上来报名。只有那些格外慎重,或者信心不足的,依然躲在一边,却也是一脸的纠结

最后统计下来,这处牢房关押的四百多江湖人士,竟有小三百人愿意入伙,大大超出了王贤的预计。看来这些刀头舔血的好汉,确实是信奉所谓‘富贵险中求,的。

“今天某家如虎添翼,实在太高兴了。”王贤大喜过望,又转向吴为道:“让厨房不用作晚饭了,去酒楼定上四十桌席面,我们要好好庆贺一下”

“那属下得赶紧去多找几家酒楼了。”吴为面上笑嘻嘻,心里却在滴血,暗道大人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这才上半年没完,咱们镇抚司全年经费已经花的于于净净,下半年可怎么办?

当然他不会在这种时候给王贤添堵,脸上挂着笑就出去了。

这一下午,王贤竟哪都没去,一直在院子里和众人聊天,他虽然读书不太灵光,但记忆力相当惊人,这四百号人的名字,竟然听一遍就记住了,而且能马上和脑海中的档案对上号。虽然没有胡三刀的那么详细,但说出每个人的籍贯、人生的闪光点,已经足以⊥众人震惊不已了。而那些被他点到名的家伙,自然忠诚度大增,可谓惠而不费。

等到酒席来了,果然十分丰盛,而且还有酒。江湖众人都好杯中之物,一见到酒便两眼放光。王贤对此知之甚明,敬了三倍酒,便让众人随意,起先众人还有些拘谨,但在酒精的刺激下,很快就按捺不住本性狂呼滥饮,放浪形骸起来……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