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九章 三刀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8-22    作者:三戒大师

至于其他十位大佬,成色上虽然比这三位差一些,但也要么是些横行一府的人物,要么是在大帮派身居要职,要么是特别能打却不会做人的那种,放到外面都是些响当当的人物。此刻却只能排成一排,在南墙根下捉着虱子晒太阳

捉虱子是用手的,嘴上也不能闲着,自然要大吹牛皮、猛侃光荣历史了。这可是胡三刀的长处,他的响马呼啸四方,整日里刀头舔血,就是不吹牛,也能讲上个三天三夜。不像龙五爷,其实是半黑半白的营生,日子过得总体四平八稳,平生最刺激的一回,就是他被捕的那次,自然也不能拿出来讲。所以每到此时,龙五爷只能微闭着眼假寐,听胡三刀在耳边聒噪:

“那一年,老子带兄弟们到鲁南打食,才进地头就听微山湖上的湖匪头子陈大眼放话说,要让老子有来无回”

“哇,陈大眼,那可是响当当的人物,连朝廷的漕运都敢劫,官府还拿他没办法”这种关公战秦琼的段子,自然是众人的最爱,呼啦一下都凑过来。

“不错。”见听众如此热情,胡三刀得意的瞥一眼龙五爷,瓮声瓮气道:“他手下人是不少,光船就有上千条……”

“这也太吹了吧……”假寐中的龙五爷,实在忍不住讥讽一句:“我排帮纵横长江,都没有一千条船,他一个微山湖的水匪,能有一百条船就撑破天了

见吹牛吹过了,胡三刀老脸一红,挺着脖子道:“老哥这就抬杠了,你说微山湖上有没有一千条船?整个微山湖哪个敢不听他的?”

“你这么论……”龙五爷闭上眼:“我就没什么好说了。”

“后来呢?”邓小贤马上和稀泥道:“你们二位一个水上的龙王,一个陆地的霸主,这要是对上可有意思了。”

“是啊是啊。”众人纷纷点头。

“谁说不是呢?”胡三刀得意洋洋道:“我一到地界,他果然给我下了帖子,说请我到微山岛上吃螃蟹。”

“哇,这是让三爷下水啊”

“是啊,我能那么傻么?我立即回了一贴,请他到济宁府来吃甏肉于饭……”胡三刀得意道。

“哈哈哈,三爷这手妙啊,针尖对麦芒他要是不敢来,就不能怪三爷不敢去。”众人大笑起来,又急切问道:“那后来呢,到底吃的是螃蟹,还是于饭?”

“都没吃成。”胡三刀得意道:“后来我在济宁打转了两个月,这孙子就没敢上过岸。等我都离开鲁南了才又蹦出来说,也就是胡三刀跑的早,不然非要他死无葬身之地”

“哈哈哈哈……”众人大笑道:“光剩嘴上功夫了,三爷就该杀个回马枪,看他还怎么说。”

“那倒没有……”胡三刀挠着肚皮道:“老子哪有那么多闲工夫跟他拉锯?不过这次我就知道了,但凡水上混饭吃的,都他妈是一张嘴,遇到真事儿就驾船开溜,等风头过了再出来放嘴炮。比不得咱们在路上混饭吃的,那都是真刀真枪拼出来的”

这下没人敢笑了,因为傻子都听得出,胡三刀这是拐着圈的骂人家龙五爷呢。见龙五爷一张脸酱紫酱紫的,众人都很紧张,不知道待会儿老大老二吵起来,他们该站在哪一边。

“好了都别围在这儿了,大热的天,一身臭汗,都散了吧。”还是邓小贤说话,众人如蒙大赦,呼啦一声散了个于于净净。

众人一散,还立在那里的三位就显出来了。

“哎呦,这不是吴大人么?”邓小贤马上蹦起来,又看见吴为垂手立在一旁,为首的是个面生的年轻人,他忙小心翼翼问道:“这位可就是……王大人

“不错,本官王贤。”王贤没穿官服,背着手笑眯眯看着这邓小贤。

这下龙五也坐不住了,忙给王贤磕头,被他一把扶住,朗声大笑道:“您这一把年纪,本官可消受不起,就免了吧。”

这话说得龙五心花怒放,顿时对这位大人生出许多好感。

胡三刀板着个脸,本来不想起来,但见龙五和邓小贤都那样了,只好也起来,作势要跪。

“哈哈哈,也免了吧。陈大眼那样响当当的人物,都不敢和三爷罩面。”王贤大笑着摆手道:“下官哪敢在三爷面前托大?”

见自己吹牛都被听到了,胡三刀老脸一红,讪讪道:“当不得真。”

“三爷不必自谦,你是什么样的人物,本官还是如雷贯耳的”王贤笑道:“胡三刀,原名胡三,青州府胡家村人氏,当年靖难之役时,你带着一帮兄弟投了南军,你还当上了百户。结果转眼南军一败,便被遣散。你和兄弟不想回家种地,就落草成了响马。十几年来在山东一地做了不少案子,官府都拿你没辙。”

王贤在那里如数家珍,胡三刀却感觉自己像光着腚站在大庭广众之下,一点隐私都没了……可对方是堂堂北镇抚司镇抚使,不管人家怎么说,他都得老实听着。

“不过,你还算盗亦有道,从不对穷苦老百姓下手,也不许手下奸淫妇女。而是专门勒索豪门富户,打劫来往商队,劫来的钱粮吃不了,还分给老百姓。所以在百姓中的名声倒也不差,这也是山东响马那么多,最后你发展壮大起来,名声也最响的原因。”

这番话说得胡三刀热血沸腾,骄傲的挺起胸膛:“俺们山东的老百姓都精穷精穷的,就是把他们搜刮个底掉,也没有几个铜板。老百姓的钱财都去了土豪富户那里,俺当然知道该拿谁开刀了”

“呵呵……”王贤淡淡一笑,话锋一转道:“你是家中独子。如今,令尊已经过世。家里尚有老母在堂。你有一妻两妾三个儿子,不过孩子还小,你那一大摊子家业,现在全靠你浑家在支撑。不过你那拜把子弟兄刘麻子,最近好像在打坏主意,让人担忧……”

“啊?”王贤要是一上来这么说,胡三刀是断然不信的,但有了前两段做铺垫,他就深信不疑了。登时焦急起来:“刘麻子这个王八羔子,老子要扒了他的皮王大人,咱们打个商量,你放了我,等我把家里的事情处理完再回来

这番话让众人暗暗咋舌,心说三爷还真敢想,把诏狱当成什么地方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没问题。”但是万万没想到,那位王镇抚的回答更惊人:“情况紧急,你现在就可以走”

“大人不是开玩笑吧?”这下轮到胡三刀不敢相信了,其实他说这种话,自己都没指望王贤能回应。

“你很想我在开玩笑么?”王贤淡淡笑道。

“当然不想。”胡三刀打个激灵道:“那我这就走”

“那本官岂不成了私放囚犯?”王贤笑道。

“那大人什么意思?”胡三刀有些糊涂了。

“本官虽然是镇抚司镇抚使,却也没有权利私放囚犯,”王贤正色道:“只能给自己的部下准假。”

“……”胡三刀明白了,只犹豫了一瞬间,便单膝跪地道:“我愿接受大人招安”

“哈哈哈”王贤十分欣慰,暗道这些江湖大佬虽然平时看着挺浑,但果然心里都跟明镜似的。他双手扶起胡三刀道:“三爷,如今是太平盛世,当响马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就算你能这样一辈子,总得为手下的弟兄,和自己的儿孙考虑一下吧。”

“是。”胡三刀点点头,心头有点苦涩,又有点释然。对一个大名鼎鼎的响马头子来说,这结局似乎不如被朝廷凌迟处死来的符合身份。但想想自己的老娘妻儿,又难免英雄气短,只能低下他桀骜不驯的!头。

“三爷现在可能心里还有些疙瘩,”王贤笑着拍拍他的肩膀道:“但时间会证明,这是你一生最明智的选择”

“恩。”胡三刀这种精明过人的人物,自然不会于那种当了孙子还摆脸色的蠢事儿。缓缓点头道:“俺老胡往后就跟大人于了。”

“好,你先去跟他们办下相关的手续,然后就赶紧回山东吧。”王贤正色道:“不知道你需要多少人护送?三百够不够?”

“一个也用不着。”胡三刀虽然拒绝了王贤的好意,心里却热乎乎的,咧嘴道:“俺老胡不是吹的,只要我走出大牢,外头肯定有兄弟接应。只要俺出来的消息一传回山东,保准没人敢再打坏心思。”

“呵呵……”吴为笑道:“这么说三爷可以不用亲自回山东了?”

“还是要回的……”胡三刀讪讪道:“别的不说,俺得让俺老娘看看俺才行”

“应该的。”王贤点头道:“三爷快走吧。”

“谢大人。”胡三刀朝王贤行一礼,迈了一步又面色古怪的问道:“大人不担心我一去不返了?”

“三爷这种一诺千金的汉子,我信得过。”王贤正色道。

“承蒙大人看得起。”胡三刀咬牙点点头道:“那咱们一个月后见”

“好。”王贤点点头。

“回见了,诸位”胡三刀朝众人团团抱拳,众人也纷纷道珍重。

这时候大门打开,胡三刀便在众人的注目下,大步走了出去。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