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四章 愤怒的韦公子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8-17    作者:三戒大师

“都落下帆,不许开船”码头上,有军官骑着马来回高声下令:“有逃犯,都放下船板接受检查”

这么多船要是一一检查,就是到天黑也检查不完船老大们暗叫晦气,但都乖乖落下船板,哪个也不敢废话。船上的旅客自然郁闷,但看着码头上越聚越多的官兵,同样没人敢放声。

那父子三人心中一紧,情不自禁的相互望了望。

在岸上官兵虎视眈眈的注视下,每条船上的人都不敢动弹。韦无缺便带人开始上船搜查,从船老大到水手到旅客,甚至连女眷都不放过,搜完人还不算完,还要搜船上的货物。

如此细致的搜查,不光百姓不满,官兵们也有怨言,纷纷道:“这样子三天也搜不完?”

韦无缺却置若罔闻,命人如是细致的搜检了两艘船,然后便直扑一艘运醋的渡船

“船上的人都在甲板?”一名百户问那船老大。

“是是,六名水手,十二个旅客,都在甲板上。”船老大使劲点头。

两人对话时,韦无缺已经漫步上了前甲板,他手按宝剑,长身玉立,更显得俊俏无双、器宇轩昂。害的船上的大姑娘小媳妇一个个两眼放光,恨不得被他狠狠全身搜查一遍。

韦无缺的目光却看都不看那些女人,而是落在船头三个低着头的男子身上,他抬了抬手,人群便自动分开两边。也不带护卫,韦无缺便漫步到三人面前,眼中放出热烈的光,声音中满是挪揄道:“仲德兄,我们又见面了?”

“啊,这位大人怎么知道老朽叫钟德雄?”老者茫然抬起头来。

韦无缺眉头一簇,目光却没离开那个身材略高的后生道:“王贤,都到这会儿了你还不抬头,算什么英雄好汉”

“这位大人,”那后生这才畏畏缩缩的抬起头来,小声道:“俺叫钟百发,不叫什么王咸王淡的……”

看到那张与王贤只是有些神似的脸,韦无缺目光一凛,脑袋嗡的一声,他竟然上前一把揪住后生,就使劲撕他的面皮。疼得那后生哇哇大叫:“爹啊,救命啊,他要把俺的脸揭下来”

那老者便使劲给的韦无缺磕头,抱着他的腿哀求道:“大人放过小儿吧,他就这张脸长得还算好看,您给他撕下来,他将来可怎么娶媳妇?”

其实韦无缺的手一碰上后生的脸,就知道这是原装的真货,那么很显然,这个真的不是王贤了……

再去看另一个后生,也是个陌生男子,更不可能是王贤了。韦无缺登时懵了,暗道:‘怎么会这样?难道那些蠢材跟错人了?,

“把他们抓起来”韦无缺恨恨的松开手,官兵们忙一拥而上,将三人押下船去。

“这不该俺的事儿啊”船老大见自己船上竟搜出了逃犯,吓得爪儿都麻了,忙磕头如捣蒜道:“老爷饶命,老爷饶命”

“行了,别废话了。”陪同韦无缺的百户叹口气道:“你也跟着走一趟吧

说话间,那船老大的脖颈上便被套上一道锁链,然后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被抓走了……

码头上,领兵的千户见韦无缺过来,陪笑道:“上差,逃犯已经抓到了,这些船是不是可以放行了?毕竟这么多船被扣在码头,我们都司大人也不好交代。”

“不行。”韦无缺却断然道:“我回来之前,一艘也不许放走”说完便压着三个囚犯扬长而去。

“这个疯子”千户望着他的背影,狠狠啐一口。

哪知道韦无缺好像脑后长眼,猛然回头,冷冷扫他一眼。

那千户感觉就像被毒蛇盯住一样,竟不禁打了个寒噤。

码头上税大使的公署,被韦无缺临时征用为审讯房。

“说,王贤躲在哪条船上?”韦无缺那毒蛇般的目光,在三人身上缓缓巡视。

“这位大人饶命,您一定是搞错什么了,小老儿父子三人,是去京城投亲的,并不认识什么王贤……”那老者一脸惊恐的解释道。

“呵呵……”韦无缺突然一伸手,将那老者脸上的胡子一把揪下来,登时现出一张年轻许多的面庞:“去投亲还用得着粘假胡子?”

“这是小老儿的自由。”那老者却光棍道:“就像大人喜欢穿白衣服,我就是喜欢挂白胡子。”

“我看你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韦无缺冷声道:“你们三个虎口和拇指食指上都有厚厚的老茧,分明不是农民而是老行伍。你们就是掩护王贤过江的弃子,对不对?”

“果然瞒不过大人……”老者叹口气道:“实话实说,我们是北镇抚司的人,奉命回京城报信的。”

“报什么信?”韦无缺目光阴冷道。

“求援。”老者道:“大人自然知道,我们在板桥镇遇到伏击,我家大人自然要我们向太子求援了。”

“既然如此,你们为何要作老百姓打扮?”韦无缺沉声问道。

“我们要是穿着官服,大人能让我们过江么?”老者反问一句。

“你们撒谎,你们的目地是掩护王贤过江”韦无缺突然怒气勃发。

“我说的是实话,你不信也没办法。”老者淡然道。

“果然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韦无缺目光一寒:“给我狠狠的打”

三名赤着强壮上身的手下,便挥舞着蘸了水的皮鞭,狠狠抽在三人身上,每一下都皮开肉绽,三人却好似不觉疼痛,只应付似的叫了几声。

“看来都是些铁打的汉子,用鞭子只能给你们搔痒。”韦无缺从炭炉上拿起烧红的烙铁,微笑道:“那这个感觉如何?”说完一伸手,便将烙铁印在后生的胸口上,那后生终于发出一声惨叫,双目喷火的怒视着韦无缺。

“让你再瞪,一会儿把你眼睛也挖出来。”韦无缺狞笑一声,又是一烙铁

正在这时,外头那名百户进来,闻到屋里的焦糊味,不禁隐隐作呕。暗骂小白脸一声变态,低声禀报道:“大人,外头来了一群当兵的,说他们的人被抓了,要我们立即放人,不然就要进来抢人了”

“我倒要看看他们怎么抢人……”韦无缺两眼发红,不知从何而来的怒气,已经让他变了个人一样。“给我狠狠的用刑”

话音未落,便听外头传来呼喊厮打声,那百户忙出去一看,只见自己的手下根本抵挡不住那些如狼似虎的兵士,忙大声叫道:“住手”

对面领头的正是程铮,他已经听到公署里传来的惨叫声了,此刻五内俱焚,哪还听他啰嗦,大声道:“打进去救人,谁敢阻拦,统统放倒”

“喏”手下将士们纷纷挥舞着棍棒,将那些手持兵刃的官兵放倒在地。

“你们要造反么?”那百户色厉内荏的大喊起来。

“你有皇上的旨意么?敢抓我们北镇抚司的人”程铮人已经来到了百户面前,狞笑一声道:“我看要死的人是你”说着一棒子敲在那百户头上,登时将他击晕过去。

“救人”程铮把手一挥,将士们就要冲进公署,却看到墙头上现出一排黑衣人,各个手持弩弓瞄向他们。

程铮这边也立即亮出弩弓,同样瞄准对方。

“呵呵,看来是要你死我活了”程铮毫不畏惧的大笑道:“来吧,看看谁怕谁”

公署里头,闻讯赶来的千户已经快要吓晕了,对韦无缺连连作揖道:“上差,既然不是要抓的那位,求求你就放人吧。这里可是滁州城,真要成了战场谁也盖不住,大家都玩完”

韦无缺黑着脸,显然也是在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失态发展已经有些失控,要是真闹大了,虽然他不怕,但可能会影响到后面的好戏。

沉吟半晌,他终于点了点头,冷声道:“放人可以,但船必须要一艘艘检宵”

“没问题,没问题”那千户现在是只要双方不把滁州城当战场,什么都能答应。

当公署打开,程铮等人便看到三个伤痕累累的部下被架出来,将士们双目喷火,忙搀住重伤的袍泽。

“今日所赐,来日必将十倍奉还”

程铮掷地有声的丢下一句,恨恨扫视一下对方,便带着伤号撤走了……

待其撤走之后,韦无缺阴沉着脸从公署出来,往码头去继续搜查。

其实这时候,他已经对找到王贤不抱希望了,只是心头那股邪火无从发泄,让他像一头受伤的狼一样,明知道徒劳无功,依然一艘艘船搜查下去。

不知不觉,到了过午时分,正在搜查第三十八条船的韦无缺,接到了手下的急报:

‘王贤已经过江,与北镇抚司人回合了,

韦无缺闻言竟然诡异的笑了,只是众人都被他的吓住了,身边的人情不自禁往后退,却快不过韦无缺的宝剑

只见他猛然拔出宝剑,一剑便将报信的人劈成两半,便提着沾血的宝剑扬长而去……上千官军目睹他无故行凶,竟没人敢阻拦。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