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九章 惜别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8-12    作者:三戒大师

当莫问谢绝大半了阿布只安回赠的礼物时,阿布只安彻底感动坏了,把他一直送到昆都仑,望着他进了营,才依依不舍的转回,还不停对身边人说:“谁说汉人没好人的?我莫兄弟就是大大的好人,不仅处处为我着想,连我送的礼物都不肯多拿。”

边上众将也纷纷点头,表示要重新认识汉人。只有达鲁壮着胆子问道:“台吉,他们都给了咱们什么好处,把你高兴成这样?”

“好处可多了!”阿布只安志得意满道:“比如说……那个什么最惠待遇。”

“最惠待遇?那是个什么待遇?”达鲁追问道。

“就是说,我们卖东西可以享受……那个什么税率……”阿布只安使劲挠头,他发现自己也说不清楚,“还有优先购买权,同等条件下,我们可以优先买到货物……”见众人都瞪大眼望着自己,包括达鲁在内,都一脸茫然,他恼火道:“总之就是各种好处,说了你们也不懂,反正将来等着享福就好了!”

“哦……”众将领高兴的点头,只有达鲁觉着心里不踏实,小声道:“这些好像都太虚,没有点实际的。”

“谁说没有实际的!”阿布只安瞪他一眼道:“莫兄弟还给我们一块城中最好的地段,让咱们将来开商行呢!”

“可台吉回赠他的礼物,已经远超过一块地的价钱了吧。”达鲁嘟囔一声:“而且在这种地方建城,地能贵到哪去?”

“东西是我送给安达的,跟地皮没关系!”阿布只安被问得恼火,举起马鞭便抽道:“你少在这不懂装懂,我们的情谊是无价的!”

达鲁被抽了一鞭子,也不知道该怎么挑刺,只好怏怏闪到一边,暗暗腹诽:‘汉人最是狡诈了,台吉这次八成是吃亏了……’

“那台吉,我们就不打了?”众将领没有达鲁这么多心眼儿,也不纠缠契约的事儿了。

“不打了,杀敌一千、自损八百。”阿布只安道:“既然对方的士气振作起来了,我们也没必要啃硬骨头,等契约一拿到手,我们就赶紧回漠北去抢地盘是正办!”其实这才是阿布只安的真正想法,当得知明军抵达,他就知道昆都仑已经成为鸡肋,就算拼老命抢下来,也是在明军威胁下的一块飞地,根本保不住。他只是需要得到一些好处,体面收场,其实至于好处到底是什么,他并不太在意……

莫问回到军营,便见王贤笑眯眯的在那里等自己。

看过他带回来的礼物,王贤撇撇嘴道:“这阿布什么也太抠门了……”

“大人……”莫问小声道:“他给了好几倍的东西,是我不好意思要。”

“你脑袋被门夹了?”王贤奇怪的看着他道:“跟这种人客气什么?”

“蒙古人实在是太实在了,”莫问汗颜道:“让我觉着自己太罪过了。”

“你还真冇是……”王贤郁闷的翻翻白眼道:“没法说你了。无所谓了,反正都是你的东西,我去带孩子了。”说着便急匆匆回了和宝音的大帐,这边事情搞定,他回京的日子也就一天天近了,王贤不想在别的事上浪费一点时间,只想多陪陪宝音和……蘅儿。

虽然极不情愿,但在宝音的坚持,灵霄的起哄下,王贤只好接受了这个略显屈辱的名字,不过叫顺了嘴,却又觉着还真挺好听呢……

“蘅儿宝贝,为父回来了!”王贤急匆匆冲入帐中,小婴儿醒的时候可不多,他得抓紧时间多让她看看自己……虽然明知道看了也记不住。

“别风风火火的,吓着蘅儿。”宝音慵懒的歪在一旁,娇冇媚的横他一眼。

“吓,宝音竟然嫌别人风风火火!”王贤结舌道:“还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你当然人家愿意整天风风火火?还不是没个男人撑着,什么事都得自己做主,只能把自己当成男人使。”宝音有些幽怨又有些享受的笑道:“这几天是我这几年来最舒服的日子,整天可以什么都不想,管他外面打破天,也有自己男人顶着,我只用当个小女人就好……”说着目光迷离的看着王贤,半真半假道:“我都想跟你回京去了。”

“呵呵,好啊……”王贤笑容略有些勉强道。

“哼哼,一试便知你心里怎么想的!”宝音冷笑道:“原先是担心我去京冇城给你添乱,现在又得让我给你筑巢,当然不愿意我去京冇城了!”

“你真说错了,我是多想一家团聚啊!”王贤小心翼翼的赔笑道:“我现在都不敢想,要是一天看不见你,看不见蘅儿该怎么办,怕是要吃不下、睡不着的。”

“那就不分开。”宝音淡淡道:“赶明收拾一下,我带着孩子跟你一道南下。”

“哎,你听我把话说完。”王贤叹气道:“之前怕你担心,我没跟你讲,现在京冇城龙蛇混杂,太冇子和汉王的夺嫡,已经到了白刃相见的地步,我又是******的先锋,这一场生死相搏下来,就算能侥幸笑到最后,只怕也要埋祸将来了。”

“赢了不就通吃么,怎么还埋祸么?”宝音听得神情一紧,不解问道。

“当今皇上春秋鼎盛,起码还有十几年的日子。”王贤黯然道:“你说我这种深深搅合进夺嫡的家伙?能不惹皇上记恨?”

“那就赶紧抽身而出啊!”宝音紧紧抓着他的手,着急道:“带上公公婆婆清儿姐姐,我们全家在土默川一起平静的生活不就好了?”

“土默川平静么?”王贤苦笑道:“那个什么阿布还没退兵,瓦剌人还在身边,昆都仑城也没建起来,这些都需要我在朝廷的努力来交换。在昆都仑和土默川的两座城池没建起来,你没巩固住地位之前,我是不能离开朝廷的。”

“我明白了……”宝音眼中现出坚毅的神色,紧紧攥着他的手道:“你放心,等你走了我会全力以赴建造我们的城的!让你尽早可以脱身……”

“这些事就交给手下人吧。你的身体要紧,还得照顾蘅儿……”王贤柔声道。

“嗯。”宝音乖巧的倚靠在王贤胸口,一时间无声胜有声。

“哎呦!”只是温馨片刻后,王贤突然感觉胸口一痛,却是被回过神来的宝音狠狠拧了一吧。

“又让你小子给骗的团团转,”宝音气哼哼的把他推倒,咬牙切齿道:“就算你想甩下我们娘俩,也得把你榨成人干才行!”

“蘅儿,蘅儿还在一旁呢……”王贤忙提醒道。

“她睡着了,一时半会醒不来!”宝音说着便毛手毛脚解开王贤的腰带……

“有你这样当娘的么……”王贤‘无奈’的放弃了抵抗,认命似的任其蹂躏。

一时间满室皆春。

接下来几天,王贤除了照顾女儿,就是和宝音抵死缠绵,双方都小心翼翼不提归期,但谁都知道,归期越来越近了。

终于到了离别的那天,宝音那因他到来,而变得越来越温柔的性格,又有些暴躁起来。王贤只有耐心的安抚自己的爱人,还许下许多不切实际的诺言。“等过去这一段特别时期,我会再来草原常住的,到时候好好陪陪你们娘俩。”

“我不管,你要是不来看我,我就去京冇冇城找你。”宝音眼圈红肿,已经哭了不知道多少次:“我可以不见自己的男人,蘅儿不能不见自己的爹吧?”

“当然可以了,你们要是去京冇城,我就开心死了。”王贤鼻子也微微发酸,看着熟睡中的女儿,眼泪终于掉下来,他从没像现在这样渴望有几百年后的科技,要是有电话、有网络、有相机,自己就可以每天听到她们娘俩的声音,看到她们娘俩的样子了。可惜一切都只是空想,辞去一别,便是经年,再见遥遥无期……

王贤抱着娘俩亲了大的亲小的,亲了又亲,亲了又亲……

他走的时候,宝音没有送王贤,她怕自己忍不住会跟他一起南下,只抱着女儿躲在帐篷里偷偷的哭。

王贤也是黯然**,骑在马上一直回头,直到看不见昆都仑草原上的朵朵蒙古包,才回过头来,长叹一口气道:“回京!”

部下齐齐吆喝一声,催动马匹疾驰起来。随行的队伍里,除了原先的以前明军,还有宝音挑选出来给王贤当护卫的五百蒙古勇士,为首的便是那把都海……他是王贤点名要过来的,在程铮的的大力忽悠之下,心思简单的把都海毅然放弃了一切,决心跟着王贤去京冇城闯出一片天来。

而在王贤他们启程前几天,鞑靼人也已经一夜之间撤得干干净净,急着回漠北抢他们的地盘去了。

三天后,王贤抵达了大同,将兵马还给大同将军,又送上一份丰hòu的礼物后,便谢绝了挽留奔赴太原。在太原,王贤与太孙彻夜长谈之后,第二天就日夜兼程、往京冇城赶去。

因为朱瞻基告诉他,在他离京的这一个月里,京冇城的局势,已经严重恶化了……虽然这跟他离京与否没有任何关系,但他必须赶回去应对!

一场前所未有的严峻考验,就在前方等着他!(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