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八章 不忍忽悠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8-12    作者:三戒大师

当撤军的号角声响起,两边人马都松了口气,联军这边自不消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勇气一旦失去了,想要再鼓舞起来可没那么简单。别看现在嗷嗷直叫,好像斗志高昂一样,其实那都是虚火,只要战事稍一不顺,就会原形毕露。

而鞑靼人那边,是抱着来捡便宜、捞好处的心思出战的,看到对方像是硬骨头,自然没有硬碰硬的兴趣……有这功夫还不如赶紧去漠北抢地盘呢。

一场一触即发的战斗,便这样消弭无形了,双方各自回营,吃饭的吃饭、补觉的补觉,自不消提。莫问也应邀造访了鞑靼人的军营,阿布只安命人杀牛宰羊,盛情招待贵宾,拉着莫问的胳膊,非让他跟自己一起上座,还一口一个好安达,浑看不出方才还是剑拔弩张、针锋相对的架势。

一顿饱餐之后,阿布只安支开左右,和莫问单独相处,才问起了互市的事情。

“不知大明要在哪里开边?宣府还是大同?”没了旁人,阿布只安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要是能在辽东开边互市就最好了……”

莫问这个汗啊,心说你都想什么呢?

“那到底是在哪里开边嘛?”见他不应声,阿布只安登时心下忐忑,开边的位置直接决定了部落的兴衰,若是能距离较近、或者占据必经之路,必然会极大促进部落的繁荣昌盛,若是相反,则部落将不可避免的被别人超过。

“呵呵,是在昆都仑。”莫问淡淡笑道。

“……”阿布只安笑容渐隐,闷声道:“安达是消遣咱呢?昆都仑除了草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有个从无到有的过程。”莫问微笑道:“任何一个城镇都是一砖一瓦建造起来的。”

“你是说,昆都仑要筑城?”阿布只安瞪大眼。

“不错。”莫问点点头。

“呵呵……”阿布只安眼里写满了轻蔑道:“若是博尔济吉特人能造出一座城市,我鞑靼人也能让草原变得如中原一样繁华。”

“光博尔济吉特人自然是不够的。”莫问淡淡道。

“加上瓦剌人也一样。”阿布只安已经有些恼火了:“我们蒙古人天生就不擅长这个,当年从中原带来的汉人也都死光了……”

“要是有新的汉人加入进来呢?”莫问缓缓道。

“呵呵,安达莫要诳我。”阿布只安闷声道:“你大明皇帝严禁百姓离境,就算偶有外逃,数目也不过八百十人,连个村子也建不起来。”

“要是皇上恩准迁入土默川三十万汉人呢?”莫问又道。

“怎么可能?”阿布只安终于动容道:“真的么?”

“不错,皇上已经将此事全权授权给太孙殿下,太孙殿下这次派我们前来,就是商讨此事的。”莫问真真假假道:“我家军师已经与和顺公主达成意向,未来在土默川开荒筑城,汉蒙混居。而且这座未来的新城,将会不受朝廷的边禁限制,可以与大同自由贸易。”

“竟然有这种好事儿……”阿布只安不禁嫉妒起宝音那丫头的好运来了,先是获得了水草最丰美的土默川,现在又要得到一座可与内地自由通商的城市,怎么天上的馅饼噼里啪啦往她头上砸?

“呵呵,台吉别忘了,我家军师和宝音别吉什么关系。”莫问淡淡道。

“也是……”阿布只安才想起来,不禁郁闷自己是个男的,不能靠出卖色相获取这天大的好处。

“而且在太孙的全力呼吁下,大明的晋商将为建城提供所需的一切物料,大同镇则负责前期的保卫工作,保证筑城不受于扰,相信有这三十万汉人倾尽全力,这座城池转眼就会建造起来的。”

“是啊”阿布只安不禁嫉妒的发狂,红着眼道:“不过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如果台吉乐意,”莫问哂笑一声道:“我们也可以在你的领地建城。”

“呵呵哈……”阿布只安暗暗翻白眼,他嫉妒宝音的好运气是一回事儿,但想到三十万汉人涌入自己的领地,就感觉头皮发麻,到时候到底是谁的领地?忙敬谢不敏道:“这个我倒是想,但我在的领地在察哈尔,距离大同实在太远。”

“不要紧的,可以建一座面向宣府的城嘛。”莫问洞悉他的心思,便故意大包大揽道。“既然蒙台吉高看,叫我一声安达,在下定然尽力为你争取”

“多谢安达,这件事确实是大好事儿,可不是我能做主的。”阿布只安忙推脱道:“还是等我回去禀明了父王再说吧。”

“这种事可是手快有,手慢无的。”莫问似笑非笑道:“一旦错过了,将来可能再没这种机会了。”

“是啊,太可惜了,可这种事,真不是我能说了算的。”阿布只安无奈的看着莫问道:“安达还是说说我能得到,别的什么好处吧?”

“别的好处吗。”莫问沉吟道:“我能做主的,是可以⊥你在未来的昆都仑城,得到最惠待遇。”

“什么叫最惠待遇?”阿布只安不懂了。

“就是你们部落的一切买卖,都可以比照城内居民的税率,这样你的成本要远低于其他商人,不管是买卖都会比别人快,获利自然丰厚。”其实莫问也不懂,这些鬼名堂都是王贤想出来的,他不过是复述罢了。

而且王贤告诉莫问,这东西其实一钱不值,因为到时候城内为了吸引人口,肯定是鼓励落户的,商人们只要随便让手下落个户,就可以获得最惠待遇。王贤平生最不愿受人胁迫,自然只会拿这种不值钱的玩意儿糊弄阿布只安。

“听起来倒是不错,还有么?”阿布只安揪着胡子,绞尽脑汁理解这番话到底啥意思。

“当然还有,还可以给你们优先购货权。”莫问继续掉书袋道:“什么叫优先购货权呢?就是当双方都看好一样货物,同等出价条件下,卖方要优先出售给你们。”

“不错啊。”阿布只安的思维,还停留在极度短缺时代,有晋商冒着风险走私到草原的货物,必然遭到各部落疯狂抢购,你要是关系不到,根本就是有钱也买不到的。要是有这样一个条款,就不会存在这种问题了。

“嗯嗯,不错不错。”阿布只安听得两眼放光,他却没想到,一旦土默川建城,可以和内地自由贸易了,百货肯定十分丰富,哪有用钱买不到的东西?所以这一条和上一条一样,都是欺负他完全不懂经济,整出来糊弄他的。“还有呢,还有呢?”

“还有还有……”莫问又微笑着说出七八条,都是这种诘屈聱牙、云山雾罩的东西,把个阿布只安听得晕头转向,却又不好意思说自己不懂,只好频频点头。

“最后一条,算是我的私人奉送。我家军师答应我们,可以在城内挑选最好的地皮,将来建成商铺收租。这块地皮我便转送给台吉了,这样台吉可以建造一座专属于你们部族的商号,负责你们部族的一切买卖。”莫问笑道:“可以大大提高你们的效率,减轻你们的负担。”

“这万万使不得”阿布只安登时不好意思道:“我不能占安达的便宜。

“不要紧,蒙台吉叫我一声安达,我也没什么见面礼好送,就借花献佛,了表情谊吧。”莫问死着脸道。

一番话把阿布只安说得热泪盈眶,谁说汉人薄情寡义,我这安达就是如此重情重义。咱们蒙古人还能不如他?不行,我得给他十倍的回礼。暗暗拿定主意,他才心下大定道:“那我就不推辞了,好安达,给我争取了这么多好处,一定要在我这里多住两天,咱们兄弟好好亲近亲近”

“不胜荣幸”莫问也有些动容道:“不过咱们还是先把契约签了吧,我送回去给军师用印,省的夜长梦多。”

“不错,安达真是替兄弟着想。”阿布只安感动的拉着莫问的手道:“就全权交给安达了,我信得过你”

见阿布只安与刚见面时的油盐不进判若两人,莫问竟生出一些歉意,蒙古人再狡诈,那也只是对敌人,一旦认定了你是兄弟,就会对你掏心掏肺。自己却把人家当傻子耍,实在是说不过去。

不过这个念头也就是稍稍即逝,他是军人,当然以完成命令为天职了,是绝对不能掺杂个人情绪的。

这时候阿布只安让人端上笔墨,莫问便当场将所说条款写下来,“蒙文,我只会说不会写,台吉找个通译翻译一下吧。”

阿布只安使劲挠挠头道:“我这也没有这种能人。”

“日后要和汉人做生意,还是要培养一些这方面人才的。”莫问道。

“是是,兄弟说得对,”阿布只安使劲点头道:“我回头就培养。”顿一下,有些不好意思道:“要不,蒙文的契约就算了吧,有一份汉文的不就够了

“…”莫问这个无奈啊,阿布兄,你怎么能这么实在呢?让我心里全是负罪感啊……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