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七章 谈判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8-11    作者:三戒大师

听了莫问的解释,那些蒙古将领忙似懂非懂的点头,莫问也不指望他们能都明白,垂下眼睑道:“来而不往非礼也,回去赶紧睡觉,天亮出兵。”今晚的狂欢不是假的,但普通蒙古百姓只许一人一碗,战斗部队则滴酒不沾。蒙古人虽然粗枝大叶,大敌当前却也知道饮酒误事的道理。

莫问深知王贤的激励只能让博尔济吉特人和瓦剌人热血沸腾,真想让他们从心里不惧怕鞑靼人,只有通过战而胜之,才能彻底消除他们的失败情绪,便借着狂欢设下圈套,不费吹灰之力,歼灭了数百明显是试探的鞑靼骑兵,取得了一场于脆利索的胜利。但他并不满足,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就带着两个部族的骑兵,浩浩荡荡往二十里外的鞑靼军营杀去。

折腾了一宿的鞑靼人刚睡下,就被敌袭的号角声吵醒,听了手下的禀报,阿布只安火冒三丈的从床上蹦起来,抓起床边的弯刀咆哮道:“真以为我们鞑靼人是泥捏的了,我要杀光这帮卑贱的斡亦剌惕人”

然而当鞑靼大军结集出营,看着对面铺天盖地,人数丝毫不少于他们的博尔济吉特、瓦剌联军,还有在突前位置的大明骑兵时,阿布只安的起床气彻底平复。看着那面绣着斗大‘明,字的火红色旗帜,阿布只安只觉刺目无比,不禁眯起了眼。

“台吉,不能被愤怒这个魔鬼控制啊”脸上还带着鞭痕的达鲁凑过来:“这些汉人虽然不够塞牙缝的,但他们毕竟是大明的军队啊……”其实达鲁被博尔济吉特人和瓦剌人的气势吓住了,本以为已经斗志丧尽、吓一吓就能令其四散溃逃的敌人,此刻竟抖擞精神,高举着马刀在对面嗷嗷直叫,这让一心捏软柿子的鞑靼人,不禁心里头直打鼓。

阿布只安哼一声道:“如今两军对阵,已是箭在弦上,只能先打过再说了

“那时候说什么都晚了”达鲁苦笑道。

阿布只安何尝不知达鲁说的是实话,但他已经是骑虎难下,为了自己的面子,也只能先硬着头皮于一场再说了。

“少废话。”阿布只安啐一口道:“被吓破胆子的东西滚后面去”

达鲁正要怏怏退后,突然见对面三骑驰骋而来,忙道:“台吉,有情况

“老子不瞎。”阿布只安阴下脸,心里却期盼着剧情能有所改变。

“呔,对面的鞑靼人听着,这里是我大明的指挥使莫大人”一个洪钟似的嗓子扯起来,“叫阿布只安出来说话”

“我们台吉岂是你们想见就见?”鞑靼人骂起来:“就是,才一个指挥使,就算大同将军前来,也得对我们台吉客气着点”

“我们指挥使大人,乃是太孙殿下亲军指挥使”那洪钟似的声音傲慢道:“阿布只安不敢见就算了,咱们刀兵相见就是”

鞑靼人又要聒噪,被阿布只安喝住,只听他长笑两声,状做豪迈道:“你们不用激将法,本台吉不吃那一套”说着他拨马上前道:“不过本台吉倒想听听,莫将军要跟我说什么”

阿布只安便也只带了两名护卫,来到了战场中央,与对面的三人相对,只见为首的一个身材瘦小,面色阴沉,一看就是心机深沉之辈。

莫问也同样在打量阿布只安,通过对方之前的表现,王贤和他便猜测,此人应该狡猾谨慎,是个很不好对付的角色。这会儿一见,果然所料不假。

两人对视片刻,莫问依然板着那张死人脸道:“你就是阿布只安?”

“朋友,说话客气点。”阿布只安冷冷道:“我见你不代表什么,只是蒙古男儿对勇士的尊敬。”

“我不认为自己是勇士。”莫问却不领情道:“站在你面前并不需要勇气

“莫非你以为我不敢杀你?”阿布只安眯眼道。

“杀了我对你没有任何好处,台吉这种英明过人的人物,自然能掂量清楚其中的分量。”莫问淡淡道。

“我们蒙古人向来做了在想。”阿布只安冷笑道。

“台吉的表现却是处处谋而后动。”莫问道。

“哈哈哈,想不到竟遇到位知音”阿布只安长笑一声,突然拉下脸道:“我可以理解为,你是在服软么?”

“看来我看错人,台吉还是和其他人一样愚蠢。”莫问依然板着脸,语调却变寒道:“你知道你们现在在做什么吗?你父亲可是大明朝册封的和宁王,却公然杀害同样由大明册封的顺宁王现在你又公然率军来攻打大明册封的和顺公主一次次冒犯我大明朝,莫非以我大明皇帝陛下真的鞭长莫及吗”顿一下,不待阿布只安说话,莫问便提高声道:“不,你错了,我大明皇帝陛下已经率五十万大军移驾北京,我皇帝陛下离开温暖舒适的江南,来这北方苦寒之地为的是什么,你们父子就没动过猪脑子想一想吗?”

这时候通信不发达,中原和草原的消息几乎闭塞,永乐皇帝才离开南京不到一个月,阿鲁台父子当然还不知道。阿布只安闻言不禁面色大变,顾不上计较莫问的言语不敬,失声问道:“你,你说的是真的?”

“你觉着我敢欺君么?”莫问还是没有丝毫表情,但气势上已经完全压倒对方。当然这其实是假虎威,,是朱棣那头猛虎太凶猛,才让他这只小狐狸能如此硬气。

“这,怎么会这样……”阿布只安慌了神,低头寻思半天,突然抬头笑道:“就算大明皇帝要打我们,最少也是半年以后的事情了,远水解不了近渴,你休想吓唬我。”

“呵呵。”莫问笑笑道:“那台吉最好现在就把我杀掉,否则这番话我一定原原本本禀告皇上。”其实他根本没资格跟皇帝说话,不过这时候随便吹,反正阿布只安也没出查证去。

“…”阿布只安眯起眼来,发现对这个油盐不进的家伙,最好的办法还真是一刀杀了。

“台吉抬头看看我身后。”莫问一直身后,一眼望不到边的博尔济吉特和瓦剌联军,沉声道:“你们已经把他们从忽兰乎失温赶到了昆都仑,他们再往南,就只能跳黄河了。台吉对汉话如此精通,当知道背水一战的典故,现在他们便是退无可退,为了保护自己的妻子儿女,只能调转马头,跟台吉的军队决一死战了”

莫问一抬手,身后的联军便爆发出山呼海啸的吼声:“死战死战死战

“台吉手下一万八千兵马,我们也是一万八千兵马,要是在这一马平川的草原上决一死战,所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莫问挪揄道:“你的那些兄弟肯定都举双手赞成的。”

这话重重戳到阿布只安的软肋上,草原上弱肉强食,什么兄弟亲情都要放一边,甚至因为他和他的兄弟都是阿鲁台的儿子,彼此的关系要比敌人还无情。一旦他拼个实力大损,那些兄弟一定会很乐意摘桃子,甚至连他的领地也吞掉的。

见事态发展已经明显偏离了脚本,阿布只安狞笑一声道:“你说的都不错,但拔出来的弯刀,只有饮血才会收鞘,除非你把瓦剌人都交给我,否则我不计后果,也要决一死战”

“既然台吉这样油盐不进,那我也没必要再废话了。”莫问失望的摇摇头道:“可笑我本以为利害分明摆在眼前,定可以将一场刀兵消弭眼前呢。”说着眉头一扬,表情终于有了变化道:“那就战吧,我一千大明将士与他们生死与共”

“那倒不必,”阿布只安道:“看在大明皇帝的面子上,我可以放你们走

“不可能的。”莫问摇摇头道:“土默川是皇上封给博尔济吉特部的牧场,宝音别吉是皇上敕封的大明公主,我们大明的军人,以捍卫皇上的尊严为天职,土默川和宝音别吉,我们必须要保护”

“那好,我退一步……”刚才还一副要决一死战的阿布只安,竟然说‘退一步,,“放过博尔济吉特,只要把瓦剌人交给我……”

“瓦剌人也是皇上敕封的顺宁王的部下,如今向大明要求庇护,我们没理由拒绝。”莫问断然道。

“你觉着我就这样空手而归,就不会被部下埋怨,不会被我兄弟嘲笑,被我父王瞧不起么?”阿布只安两眼通红道:“凭你三言两语就想退兵,也太狂妄了吧”

“谁说我只有三言两语了。”莫问淡淡道:“我家殿下是有好处给台吉的

“大明太孙殿下?”

“当然。”

“那你怎么不早说呢?”阿布只安登时没了杀气,换上一副笑脸道:“让人白费这么多口舌。”

莫问心里暗暗一叹,谁想到你如此油盐不进,非得我拿于货才行呢?扫一眼对峙的两军,口中淡淡道:“台吉觉着这种场合,适合谈友好通商之类的事情么?”

“友好通商?”阿布只安登时瞪大眼了眼:“你是说要开互市么?”

莫问点了点头。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