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三章 火并太平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8-06    作者:三戒大师

听那千夫长提起王贤,太平眼中闪过一抹阴狠之色,立时喝骂道:“你们的心眼被马粪堵了么要不是那个祸害,我们瓦剌人能落到今天这地步”

在太平看来,当初王贤冒充明朝太孙,把他们兄弟……尤其是自诩睿智过人的自己,骗得团团乱转,最后又拐走了他们垂涎三尺的宝音,带着博尔济吉特人南归,实乃平生之奇耻大辱。而且王贤把阿鲁台的大军引到瓦剌人撤退的路线上,才导致了那次损失惨重的败仗,使连遭惨败的瓦剌人再也恢复不了元气,最终在今年被阿鲁台彻底击败。他不去反省自己兄弟有多愚蠢,却把账都记在王贤头上。若非还指望着明朝的庇护,王贤一到昆都仑,他早就痛下杀手了

“本王不杀他已经是莫大的仁慈了”太平狠狠的拍案道:“你们再敢提此人,休怪本王翻脸不认人”

“哈哈哈,贤义王好大的威风”话音未落,一阵大笑在帐外传来,紧接着一阵嘈杂喝骂,却也没拦住那人大步流星进来。

“姓王的你还敢来我这儿”太平看那进来的瘦削汉人,不是王贤又是哪个?他瞪圆了两眼,霍然站起身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贤义王有什么不敢的”王贤轻蔑一笑道:“像你这样恩将仇报、狼心狗肺的东西,怎么可能不敢杀我”

“你敢羞辱本王”太平勃然大怒道:“来人呐,给我推下去,斩了”

谁知却没有瓦剌勇士进帐,只有他的副手急匆匆跟进来,俯在他耳边禀报几句。

“……”太平听得既喜且惊,却又不敢相信道:“真的?”

“他是这么说的,不然小的们岂会放他进来?”副手小声道。

“你先下去。”太平面色一阵阴晴变幻,好一会儿才看向王贤道:“朝廷真派了大军前来增援?”

“爱信不信。”王贤冷冷一笑道:“你不是要把我推下去斩了么?怎么使唤不动手下了?”

“你……”太平老脸一红道:“你不要欺人太甚”

“哈哈哈哈”王贤放声大笑道:“我从来不欺人太甚,而是人敬我一尺,我还人一丈”说着戟指着太平,毫不留情痛骂道:“你被阿鲁台追亡逐北,像丧家之犬一样来投奔博尔济吉特部。我家宝音不计前嫌、好心收留,你却连屁股都没坐热,就想着如何鸠占鹊巢而且是在鞑靼人大军压境的情况下你这样愚蠢透顶、贪婪透顶的家伙,我真是平生未见”

太平被王贤骂得要气炸了肺,但他偏生憋到内伤也没法再耍横。他知道经过短短一年时间内的三场惨败,输掉了一切的瓦剌残部,已经早就对自己失望透顶了。否则不会王贤一说朝廷大军随后就到,手下就任他为所欲为……

其实太平这么着急夺宝音的权,也正是因为他迫切需要用性利,……哪怕是可耻的胜利,来巩固自己岌岌可危的地位。但王贤现在以如此强横的态度闯入他的王帐,让他的如意算盘落空不说,还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把他的最后一丝权威也毁掉了。

那五个宝音部的千夫长,还有马哈木麾下的一众军官,全都被王贤浑身四溢的王霸之气镇住了,这才是能保护他们的强者而不是马哈木那种色厉内荏、只知道窝里斗的废柴。

王贤身后的程铮也看的目瞪口呆,他没想到军师的王霸之气已经修炼到如有实质、无坚不摧的地步。当初在娄烦镇,对刘子进是这样,现在到了昆都仑,竟然又是这样,完全用强横无匹的气势碾压,实在是太霸道了

只是这样,是不是也忒冒险了点?万一对方一时脑热,来个鱼死网破可怎么收场?

莫问就不会像程铮那样大惊小怪,他知道王贤虽然胆大包天,但实际上心细如发,虽然屡屡王霸之气四射,却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好比对刘子进,那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却又有些死脑筋,跟这种人讲道理还不如直接来硬的。因为军师和他有过密切接触,深知此人重情重义、总是把兄弟放在第一位。所以就算对他不敬,但只要是对他兄弟好,他就会忍耐。

至于这太平,又是另一种情形。王贤可是在马哈木营中常住过的,深知此人不是马哈木那样的枭雄,而是个自私自利,只知道耍阴谋坑人,却没有蒙古汉子血性的家伙。而且来的路上,王贤也和他探讨过,太平如今在瓦剌人心中的地位,两人一直认为,一定是人心大失、岌岌可危的,有鉴于此,王贤才大胆决定,不仅要保住博尔济吉特的军队,还要反过来把瓦剌人吃下。

那么彻底摧毁太平的威望,就是必要且可行的关键一步了

若是换了马哈木那个疯子在此,就算再落魄一百倍,王贤也得客客气气陪着小心了……

“你这个骗子已经骗了我们瓦剌人多少次了,当我们这次还会相信么?”太平虽然胆小,却精明的很,他看帐中千夫长们的眼神,就知道若对王贤的詈骂不敢反击,自己就要彻底完蛋了。是以只能强撑着组织反击道:“诸位,汉人最是狡诈不过尤其这个骗子的话更不能相信,我敢说他身后根本没有所谓的朝廷大军一切都是他编出来骗我们的”

“哈哈哈哈,你们看这个自私鬼,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已经丝毫不顾族人的死活了”王贤却哈哈大笑起来道:“本人就是会坑你们,难道会坑宝音、坑自己、还有我刚出生的孩子不成?”

“是啊。”众千户只消一想就明白了,鞑靼人大军压境,王贤和老婆孩子都在昆都仑,这时候谎报军情根本没有意义,那样就算他能逃过鞑靼人的追杀,也会被愤怒的博尔济吉特人剁成肉泥。

在众千户想来,除非王贤疯了,否则绝没道理谎报军情。他们望向太平的目光,已经变得很不善了。尤其是博尔济吉特部的五个千户,更是义愤填膺道:“太平,你个狗东西,险些把我们这几万人都祸害死你还有什么脸坐在上头还不快下来”

“下来”

“快下来”

见自己夺权不成,竟要反被夺权。太平额头青筋突突直跳,刷得抽出腰间弯刀道:“敢在本王的地盘撒野”

侣侣,五个千夫长也抽出刀来“你已经不配当这个王了”

“瓦剌族的勇士们,你们岂能坐视自己的族长受辱”太平一看五打一,马上呼叫支援。

这话让瓦剌族的几个将领神情一阵纠结,一个平素与太平很热乎的千夫长忙出来打圆场道:“无名的邪火不会烧毁草原,却可以烧毁草原上的人们。大家都冷静一下,千万别冲动。”

“巴图老哥,你别犯糊涂了”宝音这边一个叫把都海的千夫长大声道:“狼群只尊最强者为头狼,不会怜悯老糊涂的狼王否则就会集体走向灭亡

这话在王贤几个听来,怎么那么赤裸裸?但这就是草原民族的思维方式。一下就让瓦剌部的将领们,再次想到那个在他们心中萦绕许久的问题……太平还适合来领导他们么?

见一番话说得瓦剌部的人神情挣扎,把都海递个眼色,那离着太平最近的千夫长,突然上前一步,猛地一刀劈下,太平虽然早有提防,但他整日沉迷酒色,年纪又大了,动作已经根本不上念头。而且悲哀的是,他身边明明有自己人,却也不知是没反应过来,还是不想动手,竟然也没有救他……

只见一片雪白匹练划过,惨叫声中,一颗头颅冲天而起,太平颈间的鲜血喷射而出,把宝座后的白虎皮染成了红色

说时迟那时快,这一切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太平已经身首异处了……

王贤三个的嘴巴都能塞下鸭蛋了,他们万万没想到,蒙古人做起事来,竟是这么生猛原本按照王贤的想法,只要架空了太平就足矣了,日后再慢慢收拾就是了。至于这种火并的戏码,哪怕胆大如王贤,聪明如莫问,也是想都不敢想的。

好家伙,这下可咋整?杀了他们的头领,瓦剌人还不炸了窝?

王贤几个感觉脖子都是凉飕飕的,忙万分焦急的想着对策,然而下一刻,他们全都傻了眼……

只见瓦剌人并没有拔刀,而是默默收拾了马哈木的尸首。而对刚杀害了太平的把都海等人,瓦拉将领也没有喊着要报仇,反而乖乖听从他们的指挥,重新布置。然后摘下沾了血的虎皮,又给宝座换上一张全新的白虎皮。

王贤等人的嘴巴终于合拢,他们终于彻底明白,草原民族和中原民族,确实是不一样的。

然后在把都海等人的带领下,单膝向王贤跪下,齐声道:

“请额驸上座,替别吉领导我等抗敌”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