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二五章 为人父为人夫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8-04    作者:三戒大师

“生了?”听到这一声,宝音全身的血液都像凝固住一样。

王贤重重点头,虎目含泪道:“嗯,生了”

“恭喜公主,恭喜额驸弄瓦之喜”产婆忙给血淋淋的婴儿清洗,激动的大叫起来。

宝音闻言彻底放心,登时贼去楼空,晕倒在王贤怀里。金太医忙给看过,见只是虚脱众人才放了心。

“弄瓦是什么意思?”扎娜小声问萨娜道。

“就是生了女儿了”萨娜小声道,脸上的喜悦却有些收敛,她是多希望别吉能生个儿子啊。如今风雨飘摇的博尔济吉特部,实在太需要一个男孩诞生了

不过看额驸高兴的手舞足蹈,完全没有一点遗憾的样子,萨娜也很快释然,是啊,别吉母女平安就是最大的好事儿了,至于草原的小王子,日后还可以再生么……

待宝音再次转醒过来,帐中已经不复嘈杂,金大夫和产婆,甚至连萨娜扎娜都不在了,只有王贤坐在那里端详着初生的小婴儿,乐得合不拢嘴。

小女娃吃了乳母的奶,正躺在宝音身侧沉沉睡着,宝音看不见她,只能看见王贤那张乐开了花的脸,便见他目不转睛的望着女儿,连自己醒了都没发现。宝音登时撅起小嘴,哼了一声。

“嘘……”哪知发现她醒了,王贤第一反应却是竖起手指在唇边,示意她别吵到了女儿。

宝音本来生孩子就生得痛不欲生、一肚子火,见他有了孩子就把自己抛一边,登时委屈的泪珠滚滚道:“带着你女儿滚吧”

“啊?”王贤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忽视了产妇那脆弱的小心肝,忙满脸堆笑道:“宝音你醒了,感觉舒服点了没?要不要喝水?我让人炖了上好的燕窝,你用一点补补身子吧?”

“不吃不吃,气都气饱了”草原女子没有中原女子的含蓄,宝音满肚子怒气,就别指望她能忍了。

“宝音你误会了。”王贤忙找理由辩解道:“我方才看着女儿好容易睡了,怕你把他吵起来,让咱们没法好好说话。”

“……”这还差不多,宝音这才没那么愤怒了,“小坏蛋长什么样,我生了一顿还没看看呢”

“这就给当娘的瞧瞧”王贤忙小心翼翼捧起小小的婴儿,就像捧着易碎的珍宝一样,缓缓凑到宝音眼前。

宝音仔细看了那红乎乎,还带着皱纹的婴儿,登时掉下泪来:“怎么这么丑?”

“怎么会丑呢?”王贤忙瞪大眼道:“你再看看,这小脸,跟我长得多像,那眼睛多想你,这将来一定要迷死人的”

宝音只好再看看,小声道:“还是很丑……”

“有你这样当娘的么。”王贤郁闷道:“金大夫说了,刚出生的小孩就这样,满月了就好看了。”

“哦”宝音这才不再吭声,转而又有些惴惴道:“听说你们汉人最是重男轻女,你不会嫌弃我们娘俩吧。”

“开什么玩笑。”王贤目不转睛的盯着女儿道:“你没听说么?每个女儿都是父亲上辈子的小情人,可比生个儿子让我高兴多了。”

“你的小情人还少么……”宝音自然能感觉到王贤这话是真心实意的,竟呷起女儿的醋来。王贤这才把目光转到宝音身上,轻舒手臂,将她产后娇弱的身子紧紧搂住道:“这小女娃是我们的结晶啊。想起咱俩这一路走来,真的很不容易呢……”

“……”让他这一说,宝音也不禁回想起过往的一幕幕,眼神登时迷离起来。她想起自己穿成乞丐服色,却在宣府被他识破抓住,擒到军营里羞辱逼供,让自己恨不得把他撕成碎片;又想起九龙口上,自己看到他孤胆替下明朝太孙,那在夜色中的一抹决然,就那么狠狠印在自己心口,让自己对他的恨中竟多了一丝莫名的情愫。

还有那场阴差阳错的赐婚,自己是那样的自暴自弃,他却能以礼相待,不碰自己一指头,让自己事后百味杂陈,既感激他没有乱来,又恨他竟对自己提不起兴趣。

之后也不知出于什么心理,自己变得没羞没臊,开始变着法子勾引他,这个可恨的人却对自己避之不及,都让人怀疑他是不是不喜欢女人了……

然后便是那场千里大逃亡,她见识到了他的指挥若定,将马哈木和答里巴两大枭雄玩弄于鼓掌之间,率她的族人跳出天罗地网,逃入了从没人走出过的瀚海戈壁。

在那场绝望的行军中,所有人都撕去伪装,露出自己最真实的一面,而王贤在平日里浮华惫懒的表面底下,竟有着金刚石一般的意志和品质。那在炼狱中的行军啊,全是靠他的克己牺牲、以身垂范,他们才能一直支撑下去,奇迹的走出了戈壁。

那是一场几乎所有人都不愿回忆的地狱之行,却是宝音最甜蜜的回忆,她相信若非在那样的环境中,最能展示出每个人最真实的一面,她和他不会有机会重新认识对方,原来是那样的一个人。若非他实在撑不住病倒了,自己赤身裸体相救,是不会有那中秋湖边的情定三生…那样的话。两人在走出戈壁后,必然要分道扬镳,从此相忘于天涯,自然不会有今天这样相拥在一起,还有了彼此的女儿……

这一生,宝音最骄傲的就是把这个男人上了,虽然他已经有妻室,但在宝音看来,这样的男人不会有第二个,能和他羁绊在一起,要比给世上其他男人当正妻要强之百倍……

依偎在男人可靠的怀里,幸福的新妈妈沉沉的睡去了。王贤一手搂着自己的女人,一手呵护着自己的小女儿,心里的幸福和满足都要荡漾出来,此刻什么功名利禄、什么国家民族,统统被挤出心房,一丁点儿别的心思都容不下。

第二天早晨,宝音醒来时,便见自己还睡在王贤的臂弯里,女儿却已经不见了。

“女儿被奶妈抱去喂奶了。”看她惊慌难禁的样子,王贤也不忍逗她。

“也不知怎么了,明明昨天还不想多看她一眼。”宝音道:“可一时不在身边又心慌得很。”

王贤不禁暗笑,这女人昨晚母性还没觉醒,到了今天就一发不可收拾了。“好了别心慌了,待会儿就给你抱回来。你饿不饿?”

让他这一说,宝音腹中便一阵轰鸣,从昨天到现在,她就喝了几口参汤,自然是饿极了。

不待分说,王贤便出去端了个罐子进来。他温柔的扶起宝音,在她背后垫上靠枕,调整到舒服的姿势,才掀开罐子,舀一碗粥出来道:“这是从昨晚就炖上的燕窝粥,先喝一点滋养下肠胃。”

“燕子窝有什么好喝的?”宝音毕竟没赶上蒙古人的好时候,又不是嫡系,从小哪吃过什么燕窝?也不觉着这东西有什么好的。“你之前让人送来那些,我都分给旁人了。”

王贤舀一勺,轻轻吹着热气,苦笑道:“你可真是暴殄天物,我那都是郑公公从南洋带回来的血燕,京中王公贵族求之不得的滋补圣品。还是太子妃赏赐了一些,我巴巴给你送过来。你倒好,全送人了”

“谁让你不说清楚了?”宝音嘟着小嘴,不吃王贤送到嘴边的粥,道:“我就是什么都不懂的鞑妹子,怎么了?”

“我不也从小没吃过,”王贤心说,原来这孕妇的脾气怪,产妇的脾气更怪。忙陪着笑道:“不过听人说,这是调理虚损劳疾之圣药。产后的女子服用,能缓解生产的疲劳,能恢复产前窈窕的身姿……”

宝音一听眼就亮了,尤其是后一点,那是哪个女子都无法抗拒的诱惑啊她终于张开小嘴,一口一口吃着男人喂的燕窝粥,一颗芳心都要融化了。

伺候宝音喝了两小碗粥,王贤便不许她再吃了,宝音瘪嘴表示抗议,但听到王贤柔声解释说,这是为了她的身体好,要少吃多餐,才能既摄入足够的营养,又不会加重身体负担。宝音才乖巧的点点头,幸福的倚在他肩头。

饭后,奶娘把孩子抱回来,两口子继续欣赏宝贝似的端详着熟睡的女儿,宝音仔细看过后,惊喜道:“她好像真好看了点呢”

王贤心说,没那么快吧,嘴上却道:“那当然,会一天天漂亮起来的,毕竟她的母亲是宝音啊。”

“哪有,人家长得怪怪的……”宝音被说得心花怒放,尤其是你们中原人,看我的眼神好奇怪啊。

“哈哈,他们那是孤陋寡闻,不知道名满世界的贵霜美女。”王贤笑道:“你这长相,要是去了京城,那肯定要引起轰动的,立马把京城第一美女的名头夺了去。”说完却又觉着不太可能,因为他想到那仙姿绰约的徐妙锦,至少是这个年纪的宝音比不了的。

宝音自然没察觉出他的想法,兴高采烈道:“我还是不去京城给你添乱了吧。”说话时她的目光一直就没离开过女儿,“她为什么一直睡觉,也不睁眼看看我们?”

“这个,据说月子里孩子除了吃就是睡。”

“好懒……”

“你生着累,她出来也累啊。”

“也对。”宝音这才想起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哦,对了,她叫什么啊”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