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二四章 分娩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8-04    作者:三戒大师

两碗热腾腾的奶茶下肚,再吃上几块香喷喷的手抓肉,王贤的脸色终于好看许多,他让通译问那牧民道:“不是说宝音别吉在丰州滩么,我们怎么扑了个空?”

牧民回答道:“宝音别吉已经离开丰州滩了,据说现在去了昆都仑。”

“宝音别吉眼看要临盆了,怎么会突然离开丰州滩么?”王贤焦急的道出疑问。

“这就不是咱们小民能知道的了,不过听说好像鞑靼人要来了,不知道跟这有没有关系。”牧民回答道。

那牧民不确定,王贤却知道,八成是这么回事儿。因为就在数日前,漠北传来消息说,鞑靼大败瓦剌于忽兰忽失温以北,马哈木和答里巴双双身亡,马哈木的儿子脱欢也成了阿鲁台的俘虏。曾经不可一世的马哈木就这样陨落,虽然主要是拜永乐皇帝去岁所赐,但毕竟马哈木是死在鞑靼人手里的,这给阿鲁台这个老对手带来了莫大的荣耀和名声。

虽然没有后续情报,王贤也知道裹挟着这股淫威,鞑靼人所到之处,各蒙古部落必将望风披靡,阿鲁台一统草原的野心也必将重燃。只是没想到,鞑靼人竟来得这样快,马不停蹄便要吞并河套

一念至此,王贤就更坐不住了,草草填饱肚子便要告辞。那牧民知道他要去找宝音别吉,十分热情的充当向导。在他的带领下,王贤等人这次少了找路的麻烦,但风雨交加、天气愈加恶劣,前进的道路依然艰难无比。

敕勒川、阴山下,天似苍穹,笼盖四野。

‘昆都仑,在蒙语中的意思是↑横,因昆都仑河自西向东间隔开大青山和乌拉山而得名。在这一方有山有水、易守难攻的宝地,密布着成千上万的蒙古包,在雨夜中若隐若现。包外的牛羊马匹在风雨中瑟瑟发抖,静悄悄一片无

绝大多数蒙古包一片漆黑,只有营地中央部位的几个包还亮着灯,突然,一阵阵女人吃痛的尖叫声,打破了雨夜的静谧,那声音也是从亮灯的包内传出的。

那是最大的一顶蒙古包,包内的铺设称得上是华贵了,墙上挂着精美的挂毯,楠木的矮桌下是厚厚的提花地毯。此刻有十余双纤细的脚踩在地毯上,那是一些面带焦急之色的女子,她们紧张的围着内室的那张宽大的矮床旁,床上躺着个面色苍白,满头满身都是汗水的女子,她高高隆起的小腹,痛不欲生的表情,都显示着她正在进行一场无比痛苦的分娩。

这女子正是怀胎九月的宝音,本来她的预产期应该是下月,但因为陡闻兄长丧生的噩耗,紧接着溃逃千里的瓦剌人仓皇而至,后面还有穷追不舍的鞑靼人,让原本一片祥和的土默川草原,变得杀机一片。形势危急之下,宝音只好不顾中原来的女大夫的苦劝,拖着沉重的身子,带着族人和前来投靠的瓦剌人东迁,暂避鞑靼人的锋芒,行到昆都仑时,她就见了红,在大夫一尸两命的恐吓下,才不得不驻扎下来待产。

也幸亏那产婆的经验丰富,才刚驻扎下来的第三天,宝音就开始了强烈的腹痛,萨娜急忙把大夫叫来一看,竟是要生产了。这个时候生产,孩子勉强算是足月,但实在还不到瓜熟蒂落的时候,大夫和产婆们如临大敌,开始用各种方法帮助宝音生产,然而天亮到天黑,孩子竟一直没有生下来……

“啊……”向来要强的宝音,也在这延绵无尽的剧痛面前,失去了往日的刚强,满头大汗痛苦地翘起了上身,两只手死死的抓着的夏娜和另一个贴身侍女扎娜的手臂,两个女子的手臂早就被抓得青紫一片,却都咬牙忍着任别吉抓着,好像能借此分担她的痛苦一样。

“佛祖保佑、平安无事”在她下身接生的产婆也是满头大汗,“公主,往下使劲,往下使劲啊”

宝音汗如雨下,依命往下使劲,却又尖叫了一声,竟接着晕厥过去。

“这下可如何是好,可如何是好?”萨娜和扎娜登时就慌了,一旁京城千金堂的女大夫忙上前施针,同时吩咐道:“不要慌,准备参汤”

“快,喂参汤”萨娜忙吩咐扎娜,扎娜赶紧手忙脚乱端起案几上的老参汤,却不知该怎么给昏厥中的别吉喂下去。还是女大夫下了针,又亲手给宝音喂下去,宝音才幽幽转醒。

不过她的脸色更加苍白,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像是躺在云里,嘴里胡言乱语起来道:“王贤你个管杀不管填的王八蛋,等我做了鬼去找你算账……

萨娜几人听了无不魂飞魄散,忙连声劝道:“别吉千万别放弃,额驸在来的路上了,指不定下一刻就出现了呢”

“不可能的,这么大的风雨,那个人才不肯为我吃一点点苦呢……”宝音幽怨道:“谁让我非要犯贱缠着他?现在落得这下场也是活该呢……”

“别吉别钻牛角尖啊,额驸可是很关心别吉的,孙大夫、容嬷嬷她们不都是他派来的么?他还几次要接别吉进京养胎呢……”

“可惜我向来自以为是不听他的话,”宝音泪珠滚滚道:“这下自己死了不要紧,连他的骨肉也保不住了,我做鬼也没脸去见他了……”

见宝音情绪如此消极,下身自然不再拼命用力,若是这样下去,就太危险了。那金大夫也是急得满头大汗,叫道:“公主再坚持一小会儿,孩子就生下来了,这时候千万不能放弃啊”

“不,我不行了,我太累了……”宝音泣不成声道:“我真不成了,替我跟他说声抱歉吧,我不恨他……”说着眼皮便再次低垂下去。

“别吉”萨娜等人失声大叫起来。

这时候大帐外头一阵骚动,就听到守在门口的侍女大喊道:“别吉正在生产,男人不能进……”话没说完就戛然而止,然后便见个全身湿透的男子闯了进来,那双满是泥水的靴子踩在华贵的提花地毯上,便是一个个大黑脚印。

“你是什么人,快出去”金大夫等人忙厉声呵斥起来,挡在宝音的床前。萨娜却激动的嘴唇直哆嗦,使劲摇着宝音的手臂,大声道:“别吉你快睁睁眼,看看谁来了是额驸啊”

金大夫等人闻言,才知道这位爷竟然就是那救命的仙丹,忙闪身让开去路,那人三步并作两步奔到床边,看到宝音双目紧闭、面如白纸、嘴唇发紫,登时就控制不住淌下泪来,死死抓住宝音的手,大声唤着她的名字。

“宝音,宝音,你醒醒啊我来了”

宝音本来都有些失去意识了,但听到萨娜的大叫声,又感觉自己的手被一直有力的男人的手攥着,又听到那只在梦里出现过的呼唤声,还是不由自主的睁开眼来,便见一个朝思暮想的身影浮现在自己面前。她竟笑了:“看来我真是不行了,竟出现幻觉了。”

“宝音,这不是幻觉,是我啊”王贤大声叫着,他摘下帽子,把脸贴近了宝音,让她看得清楚。

“真不是幻觉?”感受到他火热的鼻息,宝音那张僵硬的脸上,终于有了点变化。

“当然不是,你摸摸看,是活的王贤我来晚了……”王贤激动的大叫道

“吓,真是你……”宝音终于回过神来,那失去神采的眸子终于渐渐有了光泽,莫大的惊喜之后,便是无边的怒气、怨气蓬勃爆发,她竟一把揪住王贤的耳朵,“你个没良心的东西,还以你放任我们娘俩自生自灭呢”

“怎么会呢?”王贤被揪得呲牙裂嘴,却一动不动任她揪着,陪着笑道:“我这不千里迢迢赶过来了吗”

“我不管,我不给你生孩子了,疼死我了你快把我肚里的拿走啊”宝音使劲拧着王贤的耳朵,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道:“你个王八蛋于嘛那么准,统共就那么一次,就把人家的肚子搞大了”

“嘿嘿,这说明咱运气好……”王贤忍着痛笑道。

萨娜等人听得面红耳赤,不知道该退下好,还是继续坚守岗位了。一直注意宝音状况的金大夫,却能清楚发现,自打王贤出现,宝音的身上就像突然被注入了一股强大的活力,苍白的脸色也满满红了。知道这是她心情激荡之下,终于又激发出身体的潜能来了

“公主,再用力啊”金大夫也顾不上生孩子男人不能在场的规矩了,急忙催促宝音道。

“是啊宝音加油”王贤也赶忙给宝音鼓劲儿道:“我们的孩子就在门口了”

本来宝音完全沉浸在王贤突然出现的惊喜中,一时间完全感觉不到下身的疼痛。这下让金大夫一提醒,才又恢复了知觉,呜呜哭起来道:“呜呜,疼死我了你个坏蛋于嘛不自己生?”又骂起肚里的孩子道:“你个小坏蛋,你爹都没弄我这么疼,生下来先狠狠揍你一顿”

众人听得这个汗啊,心说公主还真是什么都敢说,不过见宝音又斗志满满,还是都兴奋坏了

差不多只过了一炷香的时间,突然一声响亮的婴儿啼哭,让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