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二三章 敕勒川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8-03    作者:三戒大师

云收雨歇,顾怜满面红润、乌发散乱,动也不动的躺在王贤的怀里。

“怜,”王贤轻声道:“我自然是话算话的,你还是跟我一起离开吧。”

“还是不要了,”顾怜幽幽道:“奴家是恨不得变成个人,被官人永远带在身边,可奴家更知道官人需要奴家陪着教徒们去河套。”

“那边也不是非得你在才行,张五哥是有本事的人,他一个人就能成。”王贤道。

“可那样,这几十万人就姓张不姓王了……”顾怜仰起头,目光炽热的望着自家的相公。

王贤一愣,想不到怜能猜到自己内心深处最隐秘的想法。沉默了片刻,他才轻声道:“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是官人有这种想法……”顾怜笑道:“奴家一开始可没觉出来,只以为官人是对太孙负责,但听到官人的三个保证后,奴家就明白了,官人所图匪浅……那是要做大事的架势呵。”

“呵呵……”王贤不好意思的笑了,看来对人好的过分,也会惹人怀疑。事已至此,他自然不能再装大尾巴狼,“好吧,实话跟你,我不只是要在土默川建一座城镇,而且这次去见宝音,我会跟她好好商量一下,用这三十万人,在河套建起一座城池。这对各方面都是一件大好事,有了这座三十万人的城市,一盘散沙的草原上就有了中心,有了向心力,它将源源不断的凝聚着蒙古人,它将把蒙汉紧密的联系起来,让蒙古人不用再去抢劫,只要用自己牛羊、药材、矿石,就可以换取到江南的丝绸、山东的盐、胡广的大米广东的锅!当蒙古人习惯这种生活方式后?他们谁还会提着脑袋和大明军队厮杀?这样的宝音的实力会越来越强大,到时候什么马哈木什么阿鲁台统统靠边站,宝音将成为草原上的女王!”着嘿嘿一笑道:“这样将来要是中原混不下去了,我们也有个去向……”

顾怜被王贤的一番慷慨之言得热血沸腾,她强撑着坐起来,浑然不顾嫣红的蓓蕾骄傲的挺立在空气中,激动道:“官人,看来怜的选择没有错,我要留下来,和宝音姐姐一起为官人营造一条安全的退路!”

王贤却看得鼻血都要淌下来了,一把搂住怜的娇躯,将她压在身下道:“可是我怎么舍得离开你这迷人的妖精!”

“官人……”顾怜娇媚的横他一眼道:“你要是再使坏,奴家可就起不来床了。 ”

“横竖快黑了,还起床干什么?”王贤邪邪一笑道:“娘子接招,夫君又来了……”

一时间,他妈的呻yin声又响起,满室荡漾着浓浓的春意……

第二,王贤就离开了娄烦镇,顾怜送了一程又一程,一直送到古交城下,两眼早哭成了桃子。“官人,奴已经后悔又留下了。”

“那就跟我走吧。”王贤微笑道。

“……”顾怜果然一脸挣扎,狠狠白他一眼道:“讨厌,明明知道人家会留下来,”着幽幽一叹道:“奴家已经和教众们形成羁绊了,恐怕得等他们真正安顿下来,奴家才能心无牵挂的回到官人身边。”

“这是没办法的,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王贤叹口气道:“你是这样,宝音也是如此。”

“好在我和宝音姐姐还能做个伴。”顾怜破涕为笑,如梨花带雨般惹人怜爱道:“到时候草原上有两朵盛开的鲜花,看看官人能不能狠心瞧着我们枯萎。”

“这个,我是想让你们回京的,是你们非要野在外头好吧?”王贤无语道:“好吧,我承认,你们已经把我的心,拿去一半了,若是不能和你们团聚,我的一颗心就永远少一半。”

“官人的情话越来越迷人了,”顾怜幽幽道:“八成是身边女孩子多了熟能生巧。”

“我是发乎内心的。”王贤老脸一红道:“怜,我们都要加倍努力了,争取早日团聚!”

“是官人。”顾怜的美眸中,流露出坚定的神色。

依依惜别到最后,总要是真的离别,眼看着王贤在众人簇拥下进城,城门缓缓闭上,顾怜哭倒在马背上……

王贤心里也是万分不舍,可又能怎么办?越来越多的人将身家性命托付在他身上,他不想重蹈那些权臣的覆辙,只能现在就开始尽力的准备……

当他在交城的指挥使衙门坐定,杨荣便屏退左右,行了跪拜大礼,然后惶惶然道:“属下罪该万死,那朱美圭也不知怎么得到消息,竟先一步潜逃了,请大人降罪。”

“算了。”王贤摆摆手道:“你若真杀了他,本官反而不太敢用你。你这段时间配合白莲教徒迁徙,为他们尽可能提供条件。最多一两个月,朝廷就有调令把你调去府军前卫,到时候你全家永离山西,太原左护卫的家底是留给晋王,还是怎么着,你自己看着办。”

“属下懂了。”杨荣当然明白王贤的意思,这分明是让自己讲太原左护卫的物资,交给北上的白莲教徒,不给那朱济熿留下。

“好了,就不打扰你了。”王贤屁股还没坐热便起身道:“我走了。”

“这么急,大人起码吃了饭再走吧。”杨荣脸色一变,心王贤还是不满了。

“你别多心,不是你想的那样。”王贤低声道:“我的婆娘要生了,老子急着去当爹的心情,你肯定能体会吧。”

“啊,是这样……”杨荣这才释然,笑道:“可不嘛,属下第一次当爹的心情,到现在还记忆犹新,那真是归心似箭,恨不得一下家去。”

“哈哈,正是如此。”王贤重重一拍杨荣的肩膀道:“不用多心,我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既然让你跟我混,就把你当自家兄弟。”

“是,大人,”杨荣感激涕零道。

“好了,我走了。”王贤走出大厅,翻身上马道:“咱们京城见!”

“恭送大人!”。

离开古交后,王贤便一路北上,三日后到了大同。大同卫是英国公的势力范围,有了张輗的交代,大同将军对王贤那是十分尊敬,不仅一口同意他出关,还派了一队骑兵护送。

王贤本不想麻烦人家,但转念一想,草原的上风云变幻,万一遇到不长眼的部落,自己可没处讲理去,还是多带些人心里安生。同样他也对大同将军十分亲切,虽然行色匆忙,但还是带了份厚礼相赠。为了将来的宏伟计划,那是一定要跟大同卫搞好关系的。

在大同卫盘桓一日,王贤谢过了大同将军的款待,在一千精骑的护送向西北方向行了一日,便能清楚感到景色的变换,一望无边的黄土地,渐渐为绿色的草原所取代,空气清鲜如洗,空也变得愈加明媚。人在马背上四下眺望,真叫个一碧千里,让人何等心旷神怡?

然而好心情没持续多久,就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淋了个干干净净。四月底的草原,本就是进了多雨的季节,那连绵的春雨让道路变得泥泞不堪,行军速度陡降不,所有人都冻得瑟瑟发抖。王贤虽然心里着急,但总不能为了看一条生命出生,而不顾别人的性命,只好命人在高处安营,待雨停后再上路。

谁知这雨竟连下几日都不停,队伍也一连困了数日。王贤原本预留的时间十分宽裕,但在古交得到了一个噩耗,让他十分担心宝音的情况,直恨不得插翅飞到土默川去。现在却被一场淫雨一连困住数日,怎叫他不紧急如焚?

最后王贤实在忍不住,竟不顾阻拦留下大部队,只带了灵霄、程铮几个,一人数马强行上路。

在连绵阴雨中艰难穿行了数日,王贤几个终于来到了位于阴山山脉中南部的土默川。所谓土默川,即是古之敕勒川也,大黑河蜿蜒贯注、河流海子众多,是以河道纵横、野沃土肥,迥异于干旱贫瘠的黄土原,同样干旱的大草原。

所谓‘黄河百害唯富一套’,这一片极度适宜农耕的沃土,都拜黄河所赐,汹涌浑浊的黄河水在河套一带的千里‘几’字弯变得安静清澈,滋养着两岸的土地,又不会带来洪患,这才造就了所谓的塞上江南——河套平原。而土默川正是河套平原的最东面,又叫前套,除了距离大明的军镇太近,真乃一片风水宝地。

所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这样的沃土也只有被大明皇帝敕封为公主的博尔济吉特领袖宝音琪琪格才能消受。博尔济吉特部占据时地利人和,这一年来发展的极为迅速,已经成了一个五六万人的大部落。王贤他们进入土默川不久,便遇到了一丛蒙古包,上前一问,正是博尔济吉特部的族人。

蒙古人十分的热情好客,虽然两族有百年的恩怨,但听闻他们是来找宝音别吉的,牧民们还是热情的将他们迎进了蒙古包,点上火堆让他们烘干衣裳,倒上热腾腾的奶茶让他们暖暖身子。还杀了羊炖了香喷喷的手抓肉端上来,那份好客让本来还有些戒备的汉人们十分羞愧。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