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二一章 二桃三士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8-01    作者:三戒大师

镇子上,原先两边人马杀得难分上下,当刘子进的部下加入进来,立即成了一边倒的局面。在刘子进和张五两部的夹击下,刘兴的部下很快支撑不住,转眼便被杀得落花流水,死伤枕藉。

刘兴知道事不可为,只能下令部下分散突围。伴着一声呜咽的号角,原先还聚在一起、乌泱泱一大片的刘兴部,便如落花流水一般,四散逃命去了。

旧县衙中搭起的瞭望塔上,见手下杀得兴起,刘子进面露不忍,下令道:“鸣金”

“不许鸣金”一旁的王贤却冷然说道。

“大人,他们已经败了……”刘子进闷声道。

“但任他们潜逃流窜,聚则为匪、散则为盗,是要为害百姓的”王贤沉声道。

“大人,恕难从命,他们是我的兄弟……”刘子进艰难道:“而且方才我只答应大人把他们留下,并没说要消灭他们。”

“现在这里我说了算。”王贤只是淡淡瞥他一眼道:“刘指挥使,重新认识一下,本官乃府军前卫都指挥使。”

“你……”刘子进一双丹凤眼瞪得溜圆,没想到王贤翻脸像翻书一样快。

“知不知道什么叫军令如山么?”王贤身后的程铮向前一步,冷冷睥着刘子进:“搞清楚自己的身份,你现在是府军前卫的指挥使,而大人是府军前卫的都指挥使,你竟敢违背上司的军令?怎么让殿下放心?”

“我”被程铮一顿毫不留情的呵斥,刘子进一张红脸涨得发紫,双拳紧紧攥起,额头也隐现青筋。

“刘指挥,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得想想手下的兄弟吧。”这时,莫问冷冷插了一句,便让刘子进一下泄了气。“你已经没有退路了……”

刘子进看看周围的手下,只见他们一个个低下头,不敢与他对视。刘子进他终于明白覆水难收的道理……他方才下达的那道命令,便已经解除了与手下兄弟的羁绊,将他们推到朝廷那边。

想清楚这一点,他也就明白了王贤几个为何翻脸如翻书一般,他们根本不怕自己会反复,甚至很可能巴不得趁机会杀掉自己。但刘子进毕竟是刘子进,他骨子里还是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通天将军,只为自己的话,是断不会忍受这番屈辱的。

“不,我永远有退路”刘子进把头上明军将领制式的头盔往地上一丢,昂然道:“老子不当这劳什子指挥使了,我要回家种地去”

“你”程铮和莫问欲阻拦,却被王贤叫住道:“由他去吧,要跟他走的也不阻拦”

“多谢”刘子进朝王贤一抱拳,便大步下了瞭望楼。

“大哥,”众手下围上来,面色复杂道:“我们跟你走……”

“行了,别为难了。你们都是刀口舔血的汉子,不当兵能于啥?千载难逢的机会就在眼前,可要抓住了……”刘子进拍拍兄弟们的肩膀,微笑道:“何况没有我在,对你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大哥,”众兄弟本来还有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这下就只剩下满心的愧疚和不舍了,一个个铁打的汉子泪流满面道:“我们舍不得你呀……”

“好了别哭了,别整得跟些娘们似的。”刘子进飒然一笑,与兄弟们一一拥抱,低声吩咐道:“我就不跟其他人告别了,你们带个话,让他们以后在军中好好于,但不许于欺负老百姓的事儿”

“是,大哥……”一时间瞭望塔下泪雨滂沱,让塔上王贤几人觉着自己还真不是好人。

当刘子进牵着马走出娄烦镇,就见到张五立在镇口。此时喊杀声已经消失,但地上倒伏的尸身,和被鲜血染成紫黑色的黄土路,醒目无比的提醒着人们,这里刚经历过一场惨烈的厮杀。

兄弟俩却浑没在意,只是神情复杂的对视着。风吹着镇口的大杨树,哗啦啦作响,却更显得四下一片静谧。

“老五,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还是刘子进先开了口。

“是大人告诉我的……”张五低声道:“其实我一直跟他私下有联系,他这次来我知道,也知道他们要用府军前卫的名额来逼我们自相残杀,甚至连他们要逼走大哥我也知道。”

“你早都知道了?”刘子进满嘴苦涩道:“可笑,我又被那家伙玩弄于鼓掌之间了。”

“这不怪大哥,也是我一直在跟他们通风报信。”张五轻声道。

“是么……”事已至此,刘子进也没什么好愤怒的,只是自嘲的笑道:“看来我这个大哥,当得还真失败。”

“不,大哥,在我心里,你永远是那个为了救我,豁出命去不要的大龙头那个衣不解带照顾我的亲大哥”张五这条铮铮铁骨的汉子流下泪来:“我是绝对不会背叛你的”顿一下,他方低声道:“只是大哥也知道,我一直坚持说,既然接受招安了,就要尽量配合朝廷安置,降而复叛是会招来灭顶之灾的。为了弟兄们,为了几十万教民,我们哪怕受点委屈也是应当的。”

说着他坦然的看着刘子进道:“但是刘兴他们私心太重,又受人蛊惑,竟还存着造反的念头,大哥也是左右不定,让朝廷的疑心一日重似一日,我若不向王大人通风报信,让他了解到咱们内部的真实情况,万一朝廷下决心断粮封锁,把咱们几十万人活活困死在这娄烦镇怎么办?

“是这样啊……”刘子进终于释然道:“老五你比我看得明白,也比刘兴看得明白。”顿一下,他又问道:“老九呢?是逃了还是……”

“死了。在乱军之中被杀了。”张五低声道。老九就是刘兴,作为王贤必杀名单上的人物,自然难逃此劫。

“唉”刘子进颓然道:“我们当初兄弟们义结金兰,何曾想过会有自相残杀的一天?”

张五黯然道:“大哥,都怨我,不然你手上也不用沾上兄弟的血……”

“好了,老五你别安慰我了。”刘子进却转而洒脱道:“我自己几斤几两还不知道么?打架姓王的五个绑一起也不是我的对手,但比起动心眼子,十个我绑一起,也不是他的对手……他就是想让我们自相残杀,我是躲也躲不开的。”说完他重重拍下张五的肩膀,眼里含着泪道:“兄弟,好好于,咱们弟兄几个里,你最有出息”

“大哥……”张五登时泪流满面。

“好了别哭了,男子汉大丈夫,流血流汗不不流泪。”刘子进洒脱的挥挥手,翻身上马道:“我走了。”

“大哥我送你一程。”张五也上了马,跟刘子进并骑。

“也好。”刘子进大笑道:“就让咱们兄弟再一起跑一回马吧驾”

“驾”

两人两骑在夕阳下越跑越快,越跑越远,影子拉得老长老长……

娄烦镇上。原先白莲教军队的三大首领同时不在,竟然对镇上秩序的没什么影响……

这不难理解,因为甭管这些白莲教军队有多桀骜不驯丨都无法掩盖他们是被招安的这个事实。已经投降过一次的军队,还有何斗志可言?他们之前的愤怒,不过是因为对未来命运的恐惧罢了。这时候如果有人能给他们一个光明的未来,他们自然会毫不犹豫站在他身后……

所以当王贤亮出府军前卫这张王牌之后,人心就都在他这一边了。只经过莫问和程铮稍加整束,王贤的命令竟然能下达到军中,并得到还算不错的执行了。

另一方面,没了三位将军在那里坐镇,顾小怜这个白莲圣女,终于彻底成了白莲教徒们的主心骨,这几十万人到底何去何从,竟然全凭她一句话……

“我们要去河套”面对着数万人翘首以待,顾小怜大声说出了她的决断:“那里有黄河水灌溉无数未开垦的肥沃土地,而且没有官府的骚扰没有苛捐杂税我们所有人都能凭自己的双手养活全家,并过上富裕的日子”

许多人被圣女描绘的美妙前景迷住了,但也有清醒的质问道:“河套确实有无数土地,也没有官府的骚扰,但之所以一直空闲着,是因为那里有内附的蒙古人出没就算他们不明着对付我们,隔三差五的来骚扰一番,我们也受不了”

“这你不用担心,那些蒙古贵族是那些土地的主人,同样热烈欢迎我们我们只消向他们缴纳少量的租金,他们便会允许我们耕种那些土地,并保护我们不受侵扰”顾小怜道。

“有这好事儿?”有些信徒不相信道。

“不信你们可以去试试,”一直在旁边默默看着的王贤,终于出声道:“蒙古人只会骑马打仗放牛羊,不会刀耕火种,也不会打铁织布所以你们过去,他们会无比欢迎的”说着傲娇十足的笑道:“而且告诉大家一个秘密,这次咱们去的土默川,是博尔济吉特族的地盘而博尔济吉特族的现任族长,其实是我的一个妻子”

“哦”众人一片恍然,怪不得王大人信心十足,原来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呐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