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二零章 镇娄烦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7-31    作者:三戒大师

当王贤和顾小怜来到娄烦镇上时,发现局面远比想象中还要混乱。

只见许许多多的白莲教徒张皇逃离镇上,宋钟随手拎住一个教徒,丢到了顾小怜面前。那教徒刚要咒骂,却发现自己面对的是圣女,忙恭声行礼。

“镇上发生了什么?”顾小怜问道。

“回禀圣女,孙将军要带军队离开娄烦,张将军闻讯率军阻拦,结果两边二话不说就开打了,把镇上打成了一锅粥,不知道死了多少人……”

“那通天将军呢?”顾小怜问。

“通天将军的人倒没动。”

那教徒能知道这么多已经不错,再问也什么都不晓得,顾小怜便放他走了。转而对王贤道:“官人,前面太危险,不如你先等等,待奴家去探明情况再说。”

“哈哈哈,躲在女人后面不是我的风格”王贤哈哈大笑,对顾小怜道:“刘子进的军营在哪里?你带冇路,我们过去”

“在镇中心,太危险了。”顾小怜担心道。

“不过是些混混互殴罢了,又不是两军对战,有何危险可言?”王贤自信的一笑,轻舒猿臂就将顾小怜抱到自己的马上,在她耳边呵口气道:“快指路吧。”

顾小怜登时就痴了,这时候王贤就是叫她跳火坑,她也毫不犹豫的跳下去

一百余骑便在顾小怜的指引下,向镇口疾驰而去,马蹄纷飞,到了镇口时,速度也提到了最高,竟然在镇子的街道上冲刺起来。这娄烦镇在元朝以前是县,所以镇子是坐落在原先的县城里的,街道比一般镇子要宽直,但也只是跟镇子相比。仅仅一百余骑,便营造出千军万马冲刺的威势

街上本来拿着刀枪,打得你死我活的两帮人,看到这些铁骑呼啸而来,忙纷纷闪到路边,他们虽然不怕死,但也不能这样被稀里糊涂的撞死吧?

待那些骑士冲过去,双方再继续厮杀……

王贤和他的护卫们,便如一支离弦的箭,轻易破开街上混乱的人群,一口气便冲到了被刘子进当成军营的老县衙前。王贤他们经过冲刺后,一个个血脉贲张、情绪高涨到了极点……侍卫们看到大门紧闭,一时兴起,竟停也不停,纵马直直朝大门撞去。

只听砰得一声巨响,战马吃痛咴咴声中,刘子进军营的大门轰然倒下,紧接着一骑骑鱼贯冲了进去。

不过当王贤等人拉住马缰,控制战马在院中人立停下时,手持刀枪的刘子进手下,便从四面八方包围上来,只是一个个脸上难掩惊骇,不知道这些天神下凡般的骄兵悍将,到底是什么来头。

王贤本来还有些忐忑,但看到这些兵士的表情,王贤便彻底放下心了。他怀里抱着顾小怜,冷冷睥睨着四面八方的士兵道:“刘子进在哪里,让他出来见我”

“王大人好威风”一个带着怒气的闷哼声响起:“是彻底不把老冇子和冇老冇子的儿郎放在眼里了”话音未落,人群分开,便见一个身形魁梧、面如重枣的中年汉子立在堂前阶上,冷眼看着王贤。正是那当初发动广灵县起义的通天将军刘子进

“若是如刘指挥所言,我又何必辛辛苦苦从京冇城赶来,再冒险到娄烦镇上呢?”王贤却拥着美人淡淡一笑道。

“……”那中年汉子正是刘子进,他和王贤耍嘴皮子的差距,正如两人武功的差距。语塞片刻方道:“我说不过你,你来于什么?”

“当然是救你们了”王贤傲然道。

“你会那么好心?”刘子进哼一声道:“我们到了今天这一步,还不都是你害的?若是当初没听信你的鬼话,弟兄们还在广灵县吃香的喝辣的呢”

“刘大哥莫非昏了头了?”王贤冷笑一声道:“若是没有我,你的弟兄们早就被那余贵和韩天成斩尽杀绝了他们都在平型关上吃人肉了,还能吃得香,真是佩服佩服”

被人戳破牛皮,刘子进老脸一热,好在他的脸色本来就红,旁人也看不出。他闷哼一声道:“你也不过是为了平叛罢了哄骗我们归降后,就甩手对弟兄们不管不问你那个太孙搞出来的分散安置,不过是分而化之罢了就是想将弟兄们分散开来,一点点吃掉罢了”

“你这都是从哪听到的歪理邪说?是不是那个朱美圭告诉你们的?”王贤哼一声。

“你怎知……”刘子进一愣,没想到王贤连这都知道。

“你堂堂七尺男儿,也算好汉一条,怎么耳朵根子就这么软?”王贤当着刘子进手下的面,便毫不留情的训丨斥起来:“你也说了,分散安置是大明太孙搞出来的,太孙者皇太孙也,将来是要当皇帝的他能于那种诱降屠冇杀、失信于民的事么?你说你们宁肯信一个潜逃的落魄宗室,也不肯相信大明天下的继承人你们是蠢呢还是傻呢?”

刘子进明明被王贤气得七窍生烟,却又觉着他说得很有道理,忍不住追问道:“好,我们非蠢即笨那请问那个分散安置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这是我当初的主意,太孙不过是依计而行罢了。”王贤淡淡道:“我承认,当时考虑不周,我确实一厢情愿了,我向大家道歉之前我觉着,把教徒分散安置,可以⊥各州县的压力都不大,也利于教徒融入到地方上。只是一来,我没料到山西地方的官绅如此排外,竟容不下区区几十万百姓。二来,我也没料到白莲教的某些人如此自私自利,竟为了一己私利,煽动教徒和官府对抗,继而达到继续抱团,保住他们的权位的目的”

王贤一番话说的极诚恳,尤其这年代的大人物,还都是那种打死不认错的,就更凸显出他真诚来了。果然一番话让刘子进和他的手下敌意大减,刘子进哼一声道:“嘴上道歉有什么用,谁知道你安的是什么心”

“我要是没安好心,大可在交城坐山观虎斗。娄烦四处都是重兵把守的险要之地,你们冲又冲不出去,粮食吃光了就得自己吃自己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把你们耗死”王贤冷声道:“我又何苦来这一趟呢?”

“……”刘子进又无言以对了,其实他见王贤赶来,心里对官府的怨气,就已经消了一半。现在让王贤这一番分说,更是消了七分怒意。

“这世上绝对不会害你们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太孙殿下,一个就是我”王贤继续添把火道:“因为你们是我们招安的,你们能否顺利安置,关乎大明的信义,关乎太孙和我的名声我们必须要把你们安置好,明白了么?

“明白了……”刘子进的手下中,竟有人应声了。

“哈哈好。”王贤笑起来道:“刘指挥明白了么?”

“别老是整些虚头巴脑的,”刘子进闷声道:“来点实际的。”

“当然有实际的了”王贤大声道:“你们还不知道吧,太孙殿下的幼军,即将被整编为府军前卫了,届时将设指挥使五人、指挥同知十人、指挥佥事二十人、卫镇抚十人、辖二十五个千户所,统兵近三万人”顿一下,见众人没反应,王贤接着又道:“而幼军才统共不到一万五千人,剩下一万五千人的空额……太孙的意思是,从官到兵,优先来安置你们”

“哗……”众官冇兵登时炸了锅,他们虽然不知道府军前卫是个什么东西,但都知道幼军是太孙的亲军,异日太孙登极,幼军就是他最信任的近卫军。府军前卫既然是由幼军组成,那将来应该也不差。

当兵的谁不想成为天子禁军?那除了意味着风光之外,还有粮饷丰hòu,绝无拖欠,还能让子孙沾光,实在是太诱huò了

“此话当真?”刘子进也果然心动了,他对自己的出路倒无所谓,却不能不给跟着自己的兄弟一个出路。

“绝对属实”王贤一抬手,帅辉递上一摞加盖了太孙印章的空白委任状。王贤将那委任状呈扇形一摊,笑道:“委任状我都带来了,只是一时还对不上号,不过统共五个指挥使中有一个是刘兄,这个倒是确定的”

“我就不占什么名额了。”刘子进闻言道:“你给我兄弟们多留几个就是了。”

“这个,我肯定得先照顾五哥的人,”王贤道:“现在他的弟兄在外面为太孙拼死拼活,刘兄没有意见吧?”

“莫非我们的弟兄不能为太孙拼命?”刘子进卧蚕眉一挑,沉声道:“弟兄们,操家伙上,帮老五的人把刘兴的人留下”

“喏”刘子进的手下轰然领命,便操着家伙,蜂拥出了大门。他们谁都不傻,就是文盲也会算这笔账……一共一万五的名额,他们却有三万人,有一半人将无缘府军前卫。

这时候还有什么好说的?当然要拼命杀敌立功了而且还有个阴暗心理,就是趁机除掉刘兴的手下,这样可以减少竞争者。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