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一六章 重逢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7-26    作者:三戒大师

“怎么,这法子竟如此不堪?”王贤忍不住老脸一红,因为想出这法子的不是别人,正是他这个狗头军师。当时实在是太急功近利了……
“这分散安置的法子,想要分而治之的初衷是好的。”周知县没察觉出王贤的异样,自顾自道:“但是这样做两面都不讨好,对白莲教徒来说,他们会怀疑官府是不是要分化瓦解他们,然后把他们一口一口吃掉?所以他们抱有戒心,一旦遇到挫折,就会立刻恢复到抱团状态。而对地方官绅来说,接受这样一群组织严密的家伙落户,哪怕人数不满千,也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加上白莲教特有的蛊惑性,他们更担心治下百姓会被勾引入教,那样官府的权威会被动摇,乡绅地位更受影响,所以阳奉阴违也是情理之中的。”
“……”王贤听得频频点头,在白莲教徒的安置问题上,自己确实是太一厢情愿了,这给太孙殿下带来多大的麻烦?想到这,他不禁叹口气,坦诚道:“不瞒盈之说,其实这主意是我出的……”
“那真是……”周知县本来说得一脸慷慨,刚想顺着王贤的话讽刺几句,陡然听到他这一句,登时就傻了眼,老脸煞白道:“大、大人,下官说的,说的是……梦话,您可千万别当真……”
“哈哈,盈之这是哪里话,圣人云,闻过则喜嘛。”王贤却坦然笑道:“我虽比不了圣人,却也愿意听真话的,这样才能改正错误么。”
周知县瞧着他一脸坦诚,的心这才放回到肚子里,小心翼翼道:“下、下官也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哪有什么主意?”
“盈之不要藏拙,我岂是嫉贤妒能之人?”王贤知道他怕被自己记恨,便循循善诱道:“你若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有多大能耐?”
“大人还真是高风亮节,我辈楷模”周知县被王贤的高姿态感动坏了,更被王贤的招揽之意弄得全身燥热,端起茶盏一饮而尽,这才打开话匣道:“那下官便说一点不成熟的浅见,其实分化的策略是对的,但不是这样从外部分化,而应当改为从内部分化”
“愿闻其详?”王贤本没抱多大希望,这下却有些意外之喜了。
“大人自然知道,”周知县也来了劲儿,颇为激动道:“绝大部分白莲教徒都是走投无路的农民,真正的野心家还是极少数的,但绝大多数人都是盲从极少数人的。而那极少数人因为曾是带头造反的,总担心离开了教徒和军队,梁山泊的悲剧会在自己身上重演,所以才如此抗拒朝廷的分散安置。所以要分化的是那极少数头领之间的关系,和头领与教民之间的关系。”
王贤点点头,愈发惊喜的看着周知县,想不到这貌不惊人的委琐中年人,竟还胸有锦绣呢
周知县是越说越来劲道:“分化那些头领人物,无非就是二桃杀三士,只要有他们真正渴望的东西,稍作手段便可达成。至于那些普通信众,就得拿出点真正的东西,争取他们的心了。我想大明对普通民众,还是要以信为本的,这些教众其实就是活不下去的普通百姓,一旦欺骗他们,将使朝廷的信用破产,将来再想招降类似的叛乱军,就难上加难了。所以无论从哪方面说,都应该给他们一个妥善的安置”
说完这长长一串话,他才感觉喉咙有些发痒,去端茶盏时才发现已经空了。准备搁下茶盏继续时,便见王贤端着茶壶要给他续水。周知县登时受宠若惊欲起,却被王贤摆手示意他坐下,只好战战兢兢欠身双手端着茶杯,小心接着亮黄色的茶汤。
待一杯茶接完,周知县竟不舍得喝了,轻轻搁下茶杯,又恢复那副委琐模样,轻声道:“下官胡言乱语,大人姑且听之……”
“哈哈哈,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王贤却重重一拍他的肩膀,大笑道:“实在是没想到,盈之兄竟有如此大才,在这区区高平县实在是屈就了。”说着微笑看他一眼道:“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换个地方?”
“固所愿也,不敢请尔”周知县费尽口舌,不就等他这句么,登时起身表起忠心道:“下官全凭大人调遣”
“太好了”王贤笑着点头道:“等本官回京时,盈之便跟我一起上路吧
“啊?这个继任的问题……”周知县先是下意识一愣,旋即想到对方的身份,忙讪讪笑道:“忘了对大人来说,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儿。”
“其实也是比较麻烦的,不过眼下正是用人之际,只能从权了。”王贤淡淡道:“这阵子处理下手头的事情,把该擦的屁股擦于净,我可不想你到时候有把柄落在人家手里”
“是。”周知县激动的使劲点头,要给王贤磕头。却被王贤一把扶住道:“不用动不动就跪,我只相信路遥知马力。”
“大人放心,下官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周知县使劲拍着胸脯道。
“那也大可不必,大家都是混口饭吃,你要觉着跟着我不好,随时可以离开。”王贤目光一寒道:“不过记住一点,千万不要想着卖我,不然……休怪我无情”
“大人哪里话,卑、卑职……属下是死也不会出卖大人的。”周知县没想到他翻脸如翻书,不禁打个寒战道。
“你还有差不多一个月时间做决定。”王贤又恢复了爽朗的笑容,起身一拍周知县道:“喝酒去,他们要等急了”
“是,大人请”周知县被王贤一揉一搓,弄得有些头晕,闻言忙抖擞精神,头前带路。
翌日一行人便离开了高平,队伍扩大到一千多骑,浩浩荡荡疾驰在三晋大地上,颇有苏子瞻千骑卷平冈的架势。
路上,唯一跟他来的帅辉奇怪问道:“大人,您为何对那严清那样小心翼翼,对这姓周的却如此简单粗暴?”
“这很简单,我给不了严清什么,只能给他尊重。”王贤笑道:“但我能给这周福满的却很多很多,像他这样的官迷,最好就是恩威并施了。”
“这种人不可靠。”帅辉嘟囔一声。
“我当然知道不可靠了,不过用上一年半载的还是没问题的。”王贤苦笑道:“和纪纲的决战在即了,哪还顾得上挑肥拣瘦”
“怎么,军师要和纪纲开战了?”一旁的薛桓等人听到王贤的话,登时瞪起眼道:“那可少不得我们,在山西都快闷出鸟来了”
“何止是纪纲,还有汉王呢”帅辉添油加醋道。
“那就更不能少了我们了”薛桓更是咬牙切齿道:“我要朱高煦血债血偿”
“如果山西这边顺利,少不了你们的。”王贤微笑道:“按计划,你们现在就该回京城接受整编了,可惜这边事情不顺利,把你们给拖住了。”
“那不是军师没来么,军师来了就有办法了”众人忙笑着拍马屁道。薛桓则依旧咬牙切齿道:“大不了学白起,把那四十万人坑杀了”他这话杀气腾腾,一点不是开玩笑,听得众人齐齐打个冷战,许怀庆骂道:“你不要名声,太孙殿下还要哩要是能杀人,还他妈费这牛劲?”
薛桓虽然急火攻心,却也没法反驳,只好愤愤的转向王贤道:“军师,你一定有办法吧”
“我要说没有办法……”王贤苦笑道:“你是不是得拆了我?”
“……”薛桓不好意思笑笑,旋即才明白王贤的意思,登时狂喜道:“军师果然不愧是军师,您放心,属下一定全力贯彻您的计策,谁要是敢怠慢,我杀了他”
“那我先提个要求,不要张嘴闭嘴杀杀杀。”王贤微微摇头道。
“成”薛桓毫不犹豫的点头道:“再不这么说了。”憋了半天,才吭吭哧哧道:“那我把他们打个半死……”
“这个么……”王贤差点没噎死,但也不能要求太高,只得无奈苦笑道:“我看行。”这才把已经魔怔了的薛二郎打发了。
兄弟们一路上快马疾驰,不几日便与一队人马迎头撞上,一问乃是自己人,再一问,竟是太孙殿下出城迎接军师来了。
王贤闻言有些无语道:“离太原还有一百五十多里吧?”
“是军师来得太快,太孙本打算出城二百里迎接。”打前站的程铮禀道。
“那还等什么?”王贤忙打马疾驰而去,“快带我迎接殿下去”
行出也就是五里路,就见远处烟尘滚滚,很快数百骑飞驰而至,打头的白马黄袍、面色黝黑的,正是大明皇太孙殿下朱瞻基
双方相距数里时,两骑脱离各自队伍,风驰电掣相向疾驰,转眼两人便来到近前,使劲拽住马缰,两匹骏马恢恢叫着人立而起,两人在马背上激动的相对相望。
“仲德”朱瞻基眼眶通红,目光凝视着王贤道。
“殿下”王贤的声音也有些哽咽。说起来,两个相交莫逆的朋友已经半年没见了,还真是十分想念。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