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零四章 阎王殿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7-16    作者:三戒大师

更鼓沉沉、万籁俱寂。

今夜星月无光,阴云密布,黑暗笼罩着北镇抚司诏狱,使这座京城百姓闻之变色的恐怖监狱,愈发显得阴森可怖。在这座两丈高、顶部布满荆棘的青砖深墙内外,流传着许多恐怖的传说,都说一天黑,墙角下便有许多冤鬼在游荡,若是走近了,还时常听到鬼哭声,还说那条通往诏狱入口的幽深甬道,是鬼门关的一条入口。因此天一黑,除了必须要巡逻的锦衣卫,就是北镇抚司内部的官兵,也不愿靠近诏狱一步……

不管那条甬道是不是通往地狱的黄泉路,诏狱内部确实是暗无天日的活地狱,潮湿幽暗的牢房中,不分昼夜都是一片黑暗,只有石墙上每隔一段距离,嵌着的风灯,放射出一点昏黄的光,弱弱的照射着那一间间粗铁栅栏围起来的牢房。

虽然外面已是阳春三月,但这诏狱地牢中仍是阴风飕飕、彻骨深寒,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腐臭气息,寻常人在里面待一会儿就要生病,牢中的犯人整天待在这种环境中,许多人支撑不住瘐死了,剩下的就算不死,也已经苟延残喘,人不人鬼不鬼了……他们已经彻底麻木了,恐惧、疼痛、羞耻……那些人类与生俱来的感觉,一样样的迟钝丧失,就连老鼠啃噬他们腐烂的肢体,都会无动于衷。

原北镇抚司副镇抚李春,就被关在这里头。王贤那日开堂审案,虽然李狗儿咬牙揽下了所有责任,但李春一个徇私庇护、诬害良民的罪名是跑不掉的,因此退堂之后,他便被投入了诏狱。至今已经一个多月了,这一个月来,李春整日蒙受狱卒的欺凌唾骂还在其次,更让他痛苦不堪的是饥饿和绝望。

按照规定,诏狱里每天开两次饭,卯时第一餐是清水样的稀饭和一个鸡蛋……大的黑面窝头,酉时第二餐则是沙子比米多的糙米饭,配上清水煮的白菜。这样的伙食,真是能活活饿死人的,为了减少消耗,囚犯们只能每天躺着一动不动,当然他们也没力气动弹……

狱卒们没有因为李春曾是他们的头头,而给他特别照顾。这三天来,更是像忘了他一样,不是不给他早餐,就是不给他晚餐,甚至今天一餐都不给,李春饿得两眼昏花,一动不动的躺在稻草上,连喘气的力气都要没有了。

比饥饿更难捱的是绝望,那日过堂后,李春彻底失去了和外界的联系,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为何过了这么久,大都督还不来搭救自己?莫非是大都督已经放弃自己了?还是说大都督自己也遇到了什么麻烦?

不管哪一种可能,李春都知道随着被关押的时间越来越长,自己获救的希望就越渺茫,一想到为了不牵累纪纲,却赔上了自己叔侄的性命,纪纲却不肯拯救自己,李春就满腹怨气,他恨不能把知道的都说出来,让纪纲也来陪自己一起坐牢。不过这也只是想象,他要是敢把纪纲供出来,全家老小几十口都得死光

李春被饥饿和绝望彻底打倒了,他全身无力的躺在稻草上,任由牢房中瘦骨嶙峋的老鼠在身上蹿来蹿去,却一点也不想、也没法驱赶它们。他已经动不了了,脑海中不断浮现的各种幻觉,让他明白自己这是在等死,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彻底解脱了……

就这样昏昏沉沉的捱到二鼓之后,李春忽然听到一声恐怖的鬼叫,接着一阵阴风飒飒的吹到牢里面,一盏盏风灯接连熄灭,牢房中狱卒的赌钱声、囚犯的呻吟声转眼也听不到了,就连刚才在他身上爬来爬去的老鼠,也倏然不见了

整个牢房突然死寂一片,李春能清晰听到自己的呼吸声,这诡异的安静让李春害怕极了,忙用尽力气挣扎着坐起来,却看到了恐怖的一幕,只见两盏放着惨绿色光的灯笼,从牢房通道尽头缓缓飘了过来那灯笼左右根本没有人,就这么孤零零的飘过来,悬停在他的牢房门口

李春被这一幕骇得浑身体毛直竖,但更恐怖的还在后头,只见不知何时,又有两个人立在牢房门外,一个穿着黑色的长袍,带着黑色长帽,另一个穿着白色长袍,带着白色长帽,这两人都是面色惨白,双目血红,嘴里生着长长的舌头,悬空立在牢房外,面无表情的盯着他。

是的,这两位是悬空的,离地足足一尺

“黑白无常”李春失声叫起来,一颗心彻底冰凉,我果真大限已到了

“你可是李春?”黑白无常同时鬼气森森的问道,也不见他们嘴巴动,便发出令人牙齿打颤的声音。

“是……”李春失神道。

“你的阳寿尽了,跟我们见阎王去吧”黑白无常沉声说道,便见黑无常手中的哭丧棒一甩,那上锁的牢门自己就开了。哭丧棒又一点,牢房中火光一闪,倏然蹦出一个青面獠牙、通体黝黑的恶鬼,他两步来到李春面前,提起李春的头发,便将他抗在肩上

李春早已经吓得屎尿横流,哪有一丝力气反抗,待被恶鬼抗在肩上,他只觉着那丈二恶鬼全身极冰极冷,喷出的鼻息恶臭无比,已然吓得魂魄出窍了,再一看自己刚才躺的地方,竟赫然还躺着个人,定睛一看,不是自己又是哪个?登时吓昏了过去

昏昏沉沉中,也不知经过多少黑暗之处,过了多少道尸山血海、看到多少游荡的孤魂野鬼,他终于来到一处宏伟的殿阁外,只见许多青面獠牙的鬼卒站在阶下,这时那黑白无常已经不见,唯有那背着他的鬼卒,将李春一下丢在殿前,朝迎上来的鬼卒唱个喏,便转身消失了。

浑浑噩噩间,李春便被两个鬼卒用冰冷的铁链锁了,牵着他进了重重殿阁,李春早就魂不附体,身不由己的随着那鬼卒穿过一间间殿堂,但见那殿中毫无例外阴气森森,只有黯淡的绿色的光,照射在那些鬼卒身上分外可怖。更可怖的是那些在鬼卒手下受刑的人,有的被下在沸腾的油锅中挣扎,半边身子都只剩骨头,却仍然惨叫不已;有的被大锯锯成两段,上半身还茫然的爬着,寻找自己的下半身。还有那女犯,被鬼卒掰开嘴,用铁钳拔出舌头,那连根而出的舌头,带着血甩在李春眼前,纵然他曾以酷刑为乐,也再次被吓昏过去

到了这会儿,李春已经对自己来到阴间深信不疑了,当他看到那些受刑的犯人,陡然想起了自己在阳间的罪行,真要是追究起来,可谓是罄竹难书啊这要是判起刑来,还不得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待到李春再次转醒,便见自己跪在大堂上,堂上设了一张大大的公案,中间也无高照等物,唯有一对烛台上,点着绿豆大的绿蜡烛,光芒幽幽,隐隐能看清,公案后端坐个身穿龙袍,头戴帝王冕的黑面虬髯的帝王,显然是阎王爷无疑

在阎王下首左侧,则立着个身穿大红蟒袍,头戴乌纱的官员,只见他左手持着一本案卷,右手执定一枝铁笔,只见他面色靛青,神目如电的朝自己望来,李春直感觉自己的肺腑都被看透了,所有的秘密都尽收对方眼底

显然,这是判官

那阎王和判官之下,又侍立着许多丈二高的牛头马面,各持鬼头刀、白骨棍,威风凛凛立在堂下。

被这群巨大的鬼神包围着,李春感觉自己像是婴孩一样,忙双膝跪地,磕头如捣蒜,他知道自己于的那些事儿,能在阳间瞒得过人,却瞒不过阴间的阎王,一笔笔都在生死簿上记着呢,抵赖不得,只能抢先坦白,争取宽大处理了

这时候,那黑无常不知从何处出来,又是悬空着飘到燕王驾前,唱个喏道:“奉燕王差遣,将大明应天府人氏李春带到,请判官验明正身”

“所拘不错,正是此人。”那判官点点头,朝阎王爷拱手道。

“唔,你退下吧。”那阎王爷一开口,声音如洪钟一般,震得整个阎王殿都嗡嗡作响。

黑无常又行了礼,便飘然离去了。便听那阎王洪声问道:“崔判官,此人在人间有无罪行?”

那崔判官便翻开手中的生死簿,念念有词一番,抬头厌恶的瞥了李春一眼,然后对阎王禀报道:“启禀大王,此人作恶多端,其罪行真可谓罄竹难书,怙恶不悛呐”

阎王闻言震怒,重重一拍惊堂木,便听殿外雷声滚滚,只听阎王暴喝道:“既然如此,将他打入十八层地狱,受那蒸笼炮烙、刀山油锅、磔刑刀锯之刑,永世不得超生”

“喏”阎王一声令下,那牛头马面便舞动刀枪,朝李春刺来,李春一句‘大王饶命,还没出口,肩背上早已中了一枪,顷刻之间,血流不止,李春却感觉不到多少疼痛,心说我果然是死了……

两旁正要一齐动手,将李春叉入地狱,那崔判官却喊一声道:“且住”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