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零二章 集体放鸽子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7-15    作者:三戒大师

“……”听了张鲵的炎炎之言,王贤心里这个汗,不禁暗叹一声,这才是真正的天之骄子,有英国公这棵遮风挡雨的大树,别人怕纪纲,张鲵却是一点都不怕。但王贤还得嘱咐一声:“你考虑考虑再答应不迟。”

这时候又一海碗热腾腾、香喷喷的卤煮端上来,王贤便不管他,埋头大吃起来。这阵子天天殚精竭虑,少食缺觉,这还是头次吃这么痛快。

见王贤吃的津津有味,张鲵还真好奇了,难道这玩意儿还别有风味不成?想到刚才都说了‘刀山火海也陪他下,的大话,连一碗卤煮都敢吃,也实在说不过去……张二爷终于鼓起勇气、圆瞪着眼,终于一筷子送到口中……一动不动片刻,张鲵开始战战兢兢的咀嚼起来,然而预想的反胃没有出现,反而感觉唇齿留香,美味得紧。

张鲵那张扭曲的脸渐渐绽开,眼睛也眯起来,末了使劲咂咂嘴道:“还真挺好吃呢……”

结果那天晚上,高贵冷艳的张二爷,吃了整整三海碗卤煮,撑得他抱着肚子哼哼道:“真没想到,这玩意儿竟这么好吃。”

“哈哈,所以说,英雄不问出处,好吃不管卖相。”王贤大笑起来道:“只要这回二爷给我把人找好,我再请你吃更好吃的。”

“成”张鲵扶着桌子站起来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就是想找在皇上面前说的上话的人呗,这事儿你找别人还真不好办,找我可算找对人了。”说着拍拍胸脯道:“包在我身上了”

“注意保密。”王贤嘱咐一声。

“放心,我有分寸。”张鲵笑道:“吃饱喝足,你真不跟我去乐呵乐呵去了?”

“二爷这就不厚道了。”王贤郁闷道:“故意馋我还是怎着?”

“我没那意思,”张鲵神秘兮兮的笑道:“其实不是非得去青楼,才能快乐的玩耍的,这京城暗藏的温柔乡多了去了,我带你去见识见识?”

“倒真想见识一下,”王贤苦笑道:“不过纪纲的耳目众多,暗中不知多少双眼睛盯着咱们,对我来说哪里也不隐蔽。”

“这倒也是。”张鲵同情的看看他道:“那只能等你于掉纪纲,大权独揽后,兄弟我一定给你包下最红的青楼,请秦淮十艳一起捧场”

“秦淮十艳?”王贤一愣道:“不是秦淮八艳么?”

“不过是个噱头而已,你说八艳就八艳吧。”张鲵笑嘻嘻道:“老弟,既然如此,兄弟我只能独闯桃花帐了”说着朝他挤挤眼道:“兄弟我也是为了正事儿,得靠那几个玩得好的兄弟,才好说动他们家长辈不是。”

“嗯。”王贤点点头,一抬手,边上的周勇忙递上一个信封,“不能让二爷出力又花钱,这点经费你先用着,不够只管跟我说。”

“收起来,把我当什么人了”张鲵却变了脸色道:“老子是缺钱,但绝对不拿兄弟的钱”说着怪罪的看一眼王贤道:“你是不是没把我当兄弟?”

“此言差矣,朋友有通财之谊,你跟我客气才叫见外。”王贤却摇头笑道:“正是把二爷当兄弟,才想让你发点小财。”

“嘿……”张鲵笑骂道:“让你这么一说,我不要还不对了。”

“那当然。”王贤认真的点点头道。

“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一世人、两兄弟,咱们不说废话了。”张鲵这才有些忸怩的把信封收起来,挥挥手笑道:“我去给你找人了”

“拜托了。”王贤笑着与他作别。待张鲵走远了,一旁的周勇才无语道:“这些世家子弟真能装,明明见钱眼开还得假撇清。”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王贤却不在意的笑道:“何况张鲵还是有分寸的,他要是打着他哥的旗号胡作非为,早就发大财了,哪还会稀罕这点小钱?”

“大人,您说他这次约您出来,经没经过英国公的同意?”周勇小声问道

“应该是经过了,不过人家不承认谁也没招。”王贤道:“其实像英国公这样的社稷重臣,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选边站的。但他拦不住他兄弟,张家老三已经被汉王拉去做指挥使了,我们要是再不拉住张家老二,英国公就彻底偏向汉王了。像他这样的重臣,不用为汉王摇旗呐喊,只消稍稍流露一点倾向,就足以⊥天平倾斜了。”

“好在张二爷主动联系大人,看来是想跟咱们这边结好。”周勇庆幸道。

“大家族才有两边下注的资格,这样不管谁赢了,他们都不会输。”王贤哂笑一声道:“张鲵想通过我跟太孙联系上,太孙也想通过我,跟他联系上。你情我愿、于柴烈火,也就不足为奇了。”

不得不佩服严清的能耐,根本不用王贤操心,他带人一番紧锣密鼓的准备,一天之后便跟王贤汇报说,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王贤让他们预演了一下,感觉效果还真是绝佳,不禁对严清大加赞赏。

严清倒谦虚的表示,主要还是吴为这些人素质很高,自个有什么想法他们都能在最短的时间办到,自己不过只动动嘴罢了。经过王贤开导,吴为也转变了态度,忙说主要还是严先生筹谋得当、居中指挥的功劳……见他们相处的比预想的融洽很多,王贤也是高兴极了,当即表示待今晚过后,便给所有人放假三天,以资鼓励

众手下也是好久没有假期,闻言全都兴高采烈,一个个于劲十足,再次演练起来,唯恐到时候出了岔子,坏了大人的大事。

“大人,现在就看您能请来什么人了。”严清对营造的效果满意极了,所以分外渴望有够分量的观众,能把看到的一幕传给皇上。

“唔,放心吧……”王贤笑道:“保准超乎你的想象。”但其实他心里,对不靠谱的张鲵,一点谱都没有。待从严清那边出来,王贤便问负责和张鲵联系的帅辉道:“张老二那边怎么说的?”

“张二爷说,大人放心吧,观众阵容保准超乎大人的想象。”帅辉笑道:“这些天,属下在张二爷那边,看他尽心尽力、软磨硬泡,还真是把大人的事儿当自己的事儿。”说着笑笑道:“他说就是自己的事儿,也没这么上心过,一定不会出岔子的。”

“但愿吧。”王贤嘟囔一声,便进了签押房处理公务,可怎么也集中不起精神来,隔一会儿就看看墙角的沙漏,只觉着时间怎么过得这么慢……

好容易捱到夕阳西下,王贤于脆推下手头的公务,翘首以待起来。按说他是见过大世面的,不该这样,可今天玩得实在是太大太荒诞,要是一旦搞砸了,自己就彻底弄巧成拙不说,恐怕连仕途都要走到头了。

说实在的,王贤那天头脑一热,同意了严清的方案,但睡一觉隔天起来便又觉着吴为说的有道理了,自己于嘛要冒这个险?万一偷鸡不成蚀把米怎么办?不过王贤有个好处,定下的事情就不会改变了,他更不能让严清看轻了自己,所以其实是在硬撑着……

等啊等,等到天色擦黑,却没等到一个大人物,连张鲵都不见踪影。王贤感觉有些不对劲了,妈的,这不靠谱的家伙不会是牛皮吹破了吧?那只好取消计划,让大家一番辛苦泡汤了……

就在他准备下达命令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王贤一看,是满头大汗的帅辉,和同样满头大汗的张鲵府上管家,两人气喘吁吁跑过来,给王贤行礼后,便上气不接下气道:“大……大人……出……出状况了……”

“先把气喘匀了再说。”王贤心里咯噔一声,只能表面镇定的下令。

张鲵的管家乃武将出身,调匀气息的速度比帅辉快多了,那边帅辉还在呼哧呼哧大喘气,他已经可以正常禀报道:“大人,我家二爷原本已经约好了成国公并几位侯爷来给大人捧场。二爷为防变故,今天中午还差小人挨家去确认了,都说没问题,一定按时到场。”

“结果出了什么变故?”王贤沉声问道。

“结果二爷都要出发了,却接二连三接到那些人的传信,说家里有事,去不了了。”张鲵的管家脸色也很不好看,这种赤裸裸的打脸,连他这个当管家的都受不了了,愤恨道:“有的说突然闹肚子,有的说突然脚扭了,有的说家里儿媳突然要生了编瞎话也不用心点,就是存心在羞辱我家二爷”

“也许事出有因。”王贤倒觉着无所谓,来不了就来不了吧,可能是那些公爷侯爷不像张鲵这么二百五,还是很忌惮纪纲的。

“管他什么原因要是不想来早说啊中午答应的好好的,事到临头再变卦,这不是把人当猴耍么”张管家不忿道:“这下我家二爷找别人也来不及了,他让小人给大人带话说,他这就去成国公家,要是成国公还不肯来,他就一头撞死在他家门口”

“……”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