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章 定计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7-13    作者:三戒大师

“回到此案,”明确了王贤的心意,与自己不谋而合,严清便一心一意谋划道:“要想把纪纲拉下水并不容易,因为就算证明此案是冤案,纪纲也可以推说自己是被蒙蔽了,只有让皇上相信,纪纲确实早就知情,却一直在编造谎言误导皇上才行”

“那么要如何做到呢?”

“关口是要证明纪纲早就知情。”严清道:“这个案子是在刑部重审之后,北镇抚司状告我诬陷锦衣卫军官,才引起皇上注意的,之后皇上召见了纪纲,向他询问案情,纪纲是那时向皇上陈述的。在皇上召见纪纲之前,纪纲必然已经向李春了解过案情了,所以纪纲最晚那时候已经知情了。如果能证明这一点,就足矣了。”顿一下,严清接着道:“据说当时,李春将一枚碧玉西瓜献给了纪纲,然后纪纲才同意帮他说话的。所以突破口还是在李春身上,如果他能招供,则一切问题迎刃而解。”

“是。”王贤点点头,不禁苦笑道:“但问题在于,李狗子改口只会将李春拉下水,但李春更知道纪纲的可怕,所以势必会死保纪纲,除非刑讯逼供…

“那样口供就没有说服力了。”严清沉声道:“李春怕纪纲,那就找个比纪纲还可怕的出来镇住他”

“比纪纲还可怕的,就只有阎王爷了”吴为失声笑道。

“那就劳烦阎王爷来断此案”严清却语出惊人道:“这世上有不怕死的恶人,没有不怕鬼的恶人,请出阎王爷来,李春定然什么都全招了”

“可上哪请阎王爷去?”吴为一脸好笑道:“先生是孔孟门徒,还信怪力乱神么?”

“正是不信,才敢请阎王出山的。”严清却淡淡笑道:“要是信的话,我还怕阎王爷怪罪呢。”

王贤已然明白了严清的意思,不禁大笑道:“有趣有趣,子廉兄如此一本正经,却能想出这种有趣的法子,实在有趣。”

“大人以为如何?”严清微微皱眉道。

“妙哉妙哉”王贤笑道:“我看可行”

“唯一的问题是,大人能不能请动够分量的观众?”严清见王贤懂且同意了,露出伯牙见子期的神情道:“耳闻不如目见,若能请到皇上最信任的人来旁观,效果自然最佳。”

“皇上最信任的人…”王贤想一想,这天下能让朱棣信任的人,一只手也数的过来,而且其中三个还是自己的对头。至于另外两个,一个已经南下,一个不问世事,完全指望不上。不禁叹气道:“要是你早来两天,我可以请英国公帮这个忙,现在却难找了。”

“要是找不到合适的见证人,那效果就大打折扣,”严清眉头微皱道:“而且恐怕李春转天就会反应过来……”

“这件事交给我,你专心安排阎王殿就好。”王贤却断然拍板道:“我手下的人力物力任你调遣,花多少都可以,我只有一个要求,这场戏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千万不能演砸了”

“定不辱使命”严清眉头一展,信心十足的接下任务道。

用过饭,严清便下去休息了,王贤对吴为笑道:“你觉着这个人怎么样?

“挺大胆的,只是千万别搞砸了,”吴为自然知道王贤对严清有招募之心,见大人如此看中这个瘸子,心里难免有些酸酸道:“万一搞砸了,可要害大人落笑话了。”

“哈哈哈……”王贤听出吴为的小情绪,不禁莞尔道:“小胖,你这话怎么怪怪的?要想打败纪纲,我们就得多找帮手哇,要虚怀若谷啊。”

“以大人现在的身份,大可不必如此。”吴为小声嘟囔道。

“话不能这么说。”王贤知道,严清一旦入伙,对别人倒没什么,但吴为就会感到威胁了。可这是没办法的,自己现在管的不是一个县了,而是大明朝的镇抚司,必须要用更厉害人物来辅佐。不过老部下的情绪也要安抚好,因为那才是自己的根本。想到这,他正色道:

“你我兄弟出自市井,也不用那么多繁文缛节,但人家严子廉是两榜进士,曾当过刑部郎中的高官。吃的就是这一套,我想要拉人家入伙,当然要看碟下菜了。”说着苦笑一声道:“就算这样,人家还不一定入伙呢。”

“大人救他于水火,他凭什么不入伙?”吴为撇撇嘴道。

“就凭你们横竖看人家不顺眼。”王贤哈哈一笑道:“小胖,咱们是只要里子不要面子了,人家却是面子重于里子,再说你也忒小瞧了严子廉,只要这个案子翻过来,他虽然不能官复原职,但必然在士林名声大噪,走到哪里都会有一群拥趸,说出的话来分量比朝中官员还重,是封疆大吏也要尊他三分”

“真的?”吴为难以置信道。

“我还骗你不成?”王贤嘿然道:“你没混过士林不知道,想在这个圈子里出头,除了有大才学之外,只有三条路,一个是有大群人帮你吹,一个是标新立异,但这两个都不是王道,都不如严子廉这样,被皇帝廷杖流放来的硬气

“大人,”吴为听得目瞪口呆:“了解的还真清楚呢。”

“哈哈,我当初也是打算混士林的人,当然要打听清楚了,”王贤笑道:“可惜阴差阳错成了武官,白下了一番功夫……”

“大人放心……”吴为老脸一红,其实他并没有功名之心,甚至也不是争强好胜之人,不过是因为王贤重视严清,感觉自己不受重视了而已。现在听王贤耐心解释一阵,心里的小情绪也就烟消云散了,忙郑重表态道:“属下一定全力帮大人留下他,以后处处听他的就是”

“一世人、两兄弟,没什么能比得上咱们的感情”王贤重重一捶他道:“至于他的话,当然是对的听,错的否,难道他要把我卖了,你还帮着数钱?

“当然不会……”吴为挠头笑道,王贤也哈哈大笑起来,一点嫌隙登时烟消云散。

因为已经是三月初,会试放榜就在眼前,这也意味着纪纲马上要重见天日了,所以王贤他们必须要争分夺秒……

当天天擦黑,王贤便换了便服,乘坐一顶不起眼的小轿,去往春光旖旎的秦淮河边。待轿子停下,外头周勇挑起轿帘道:“大人,到了。”王贤往外一看,只见眼前是一座雕栏画槛、丝幛绮窗,挂着绚烂宫灯,看上去宛如仙家居处的临河小楼,登时一脸黑线,骂道:“这个张老二,怎么约在这么个地方?

张老二自然是张鲵,英国公同意张鲵与王贤往来后,张二爷便迫不及待给王贤下了帖子,王贤本来还挺犹豫,不想跟这不着调的纨绔牵扯太多,但这会儿想到要让人帮着找观众的话,再没有比这家伙更合适的人选了,所以便欣然赴约,却万万没想到,这家伙竟然约在这种地方见面……

不过转念一想,其实以张二爷的做派,选在别处才叫奇怪呢……

这小楼虽然看上去如梦似幻,不像是烟花场所,但确实是最顶尖的秦淮名妓的居处。可以说,这里是天下男人都梦寐以求的地方。但这种地方,有三种人是进不得的,一是穷人、二是女人、三是官员前两者好理解看,至于第三个,大明律载有明文,官员嫖妓立即免官,永不得录用。

当然,如今永乐皇帝不是个苛责之主,早就对此事睁一眼闭一眼了,当初王贤在山西就没少逛了那江南,。可今时非比往日,现在多少双眼睛盯着他呢?只要他敢迈进去这青楼一步,明天就会被人全方位密集攻击,绝对没有侥幸

“大人,我去请张二爷?”周勇明白自家大人的顾虑,听大人的语气也很不客气,他记着王贤在山西时,对那张鲵奉承的紧,所以有些不确定道。

“嗯。”王贤点点头,看看秦淮河边有个卖卤煮的小摊子,便走过去道:“告诉他,今晚不吃花酒,改吃卤煮了……”

“这差的可真不小……”周勇小声嘟囔道。

王贤便在河边卤煮摊子找了个地方坐下,这种小摊子甚至连店面都没有,都是摊主推着大车到河边摆摊,设下几张小桌子小杌子,照顾生意的都是贪恋秦淮风光的寻常百姓,连那些陪主人来喝花酒的家丁之流,都不肯光顾,唯恐失了自己的身份。

所以像王贤这样,带着一群护卫随从来吃饭的,摊主和食客们都是头一回见,见那些彪形大汉一个个满脸横肉,一看就不似善类,食客们吓得饭也不吃,纷纷丢下几个铜板便落荒而逃。摊主却是逃不了的,站在那里两股发抖,都快吓哭了。

“兀那老汉不要害怕,”好在护卫们都知道大人行事低调,对老百姓更是客气,所以赶忙安慰摊主道:“我们公子只是要借贵地会客,你且先行回避。”说着丢过去一吊铜钱。

那摊主抱着那一吊钱,忙连声道谢着走开了,这些钱顶他摆摊半个月了。何况对方就算不给钱,让他滚蛋他敢不滚?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