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九九章 人才难寻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7-13    作者:三戒大师

待严清洗刷于净,换上崭新的儒生布襟、白衫长袖,坐着诸葛车出来相见时,王贤感觉他就差一把羽毛扇,便活脱脱的孔明在世了。

“哈哈,果然是剑眉星目、人中龙凤”王贤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严清道:“怪不得有天之娇女非你不嫁呢”

“大人说笑了……”严清不禁脸色微红,当年他中进士时,着实被一些王公贵族相中,要招他做婿,不过他不是攀龙附凤之人,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逃回老家和未婚妻成婚,才免了被豪门绑去成亲的遭遇……时隔多年,想不到王贤连这种花边新闻都知道。

“好了,快请坐。”王贤请严清上座,严清自然坚决不肯,双方推让一番,最后东西昭穆而坐。

这时候,士兵端上席面来,王贤笑道:“听嫂夫人说,子廉兄是居士,因此备了这桌素席,子廉兄尝尝可合口味?”

“在下是孔孟门徒,不过家祖崇佛,在下便自幼吃素礼佛,敬佛更是在敬祖宗。”虽然对王贤的细心体贴已经深有体会,但严清闻言还是颇为感动,看着桌上一道道造型精致、色泽鲜艳的菜肴,他笑道:“光看这色形,就知道绝非凡品。”

“究竟好不好,尝过才知道。”王贤举箸相让道:“尝尝这几道菜,看看是不是样子货?”

王贤的盛情之下,严清只好夹了一筷子金针川荪卷,送入口中一尝,顿觉清淡可口,香气四溢。再尝尝香菇面筋、翡翠素鸡片等几样菜肴,全都是色香味俱佳,别说这一年多,就是之前三十年,也没吃过这样的美味。不禁好奇道:“是哪里的素斋师傅,竟有这么好的手艺?”

“是我从庆寿寺请的。”王贤微笑道:“再尝尝这素酒,口感十分清冽绵软,是老和尚亲手酿的。”所谓素酒,就是寺庙里供神敬佛的酒,也是和尚尼姑居士可以喝的酒。这种酒不同于米酒、高粱酒等烈性‘荤酒,,做法是没有经过‘蒸馏,工艺,只是简单的将酒糟滤除,余下的酒水,放到锅里煮开,以使酒不会变质。这样的酒不容易醉人,但口感很成问题,必须要筛过再喝。但姚广孝所酿的素酒,竟清澈如烧酒,口感甚至更胜烧酒一筹,让人不得不服气,老和尚这种天生赢家,做什么都会出类拔萃。

听说是姚广孝的厨子,严清登时了然,再尝尝姚少师亲手所酿的素酒,更让人三生有幸。不过虽然菜肴很可口,自己也饥肠辘辘,但严清还保持着君子之风,浅尝辄止,便旋即对王贤举起酒杯道:“所谓大恩不敢言谢,大人的恩德在下铭感五内,借素酒一杯敬大人”

“于。”王贤与他吃酒一杯,又让人满上道:“我也敬子廉兄一杯,给你接风洗尘,祝你否极泰来”

“多谢大人”严清也是一饮而尽,双方推杯换盏喝了几盅酒,严清便忍不住道:“大人,齐大柱的案子,重审又遇到了难题?”

“哈哈,今天只喝酒,有正事明天再说。”王贤笑笑道。

“大人,咱们酒也喝了,还是说正事吧。”严清却迫不及待道:“这个案子一天不翻回来,在下就一天如鲠在喉,吃不下也喝不下。”

“那就说道说道吧,”王贤笑着对在下首作陪的吴为道:“你把案情的发展简单介绍一下。”

“是。”吴为也早就放下筷子,擦手漱口了,闻言便对严清道:“在大人上任不久,贵夫人在辕门外为先生鸣冤,后来我们调查过,消息是纪纲的手下故意散布给夫人的。”

“惭愧,内子为奸人诱导,给大人添乱子了。”严清忙道。

“不打紧。”王贤摇头笑道:“我和纪纲老贼水火不容,他就是不用这个案子整我,也会挖别的坑让我跳的。”说着真诚的笑笑道:“况且,没有这个案子,我又如何把子廉兄拉出苦海?”

“大人原先听说过在下?”严清终于道出心中的疑问。他知道自己如今一文不名、满身麻烦,王贤根本不可能图自己什么,却对自己超乎寻常的看重和礼遇,实在让他满心忐忑。

“子廉兄,你应该知道,浙江周臬台是我的亲近师长吧?”王贤微微一笑道。

“原来如此。”严清恍然,他是周新悉心栽培起来的,说周新是他的授业恩师也不为过。而王贤则是周新亲题的‘江南第一吏,,可以说是周新一手提拔起来的,两人也算是同门。想必周新曾拜托过他拉自己一把,严清对老上司生出无限的感激,对王贤也彻底放下戒备,把他当成亲近同门看待了……

吴为又将上月审案的经过,简单准确的讲述了一遍,末了王贤感叹道:

“贵夫人实在是令人钦佩的奇女子,她一直默默收集证据,联系证人,成功让那张铁匠的妻子上堂作证。”说着他一脸惭愧道:“可惜那是本官头一次开堂过审,结果因为经验不足,让那李狗子和李春有了见面串供的机会,结果李狗子一人扛下了所有的罪责,本来必胜的局面,一下子陷入了僵局。”

严清默默的听完,便沉思起来。他思考的样子着实有魅力,眉头微蹙、目光凌峻,仿佛一切鬼蜮伎俩都逃不过他的眼睛。寻思片刻,他方展颜笑道:“大人,距离上次开堂已经一个月了吧,想必这段时间案情又有进展?”

“呵呵……”王贤闻言笑道:“子廉兄是如何知道的?”

“在下听说纪都督被困棘城将近一个月,之前纪都督担心此案有变数,便想将大人一并也关进去,结果还是被大人借机脱身了。”严清略显苍白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容道:“如此珍贵的一段时间,我想大人不可能无所作为吧?

“也可能本官想方设法,却仍一筹莫展啊。”王贤笑道。

“可大人见了在下虽然喜悦亲热,却没有一点急切,”顿一下,严清笑道:“而且大人安慰内子的话,显然是成竹在胸的,只是要把表现的机会让给在下罢了。”

“哈哈哈,不愧是洞若观火严子廉,”王贤闻言哈哈大笑道:“不过这话也不全对”说着正色道:“不错,本官确实找到了能让李狗子改口的法子,但我要对付的不是李春”

“不错,李春已经是冢中枯骨,不必在他身上多费心力了。”严清点点头,清冷的眼中流露出刻骨的恨意道:“大人想对付的应该是纪纲了。”

“哈哈,果然不枉我苦等一场。”王贤畅快大笑道:“子廉说得对,从一开始,我就只想对付纪纲,不然根本不必如此大费周章”

“是。”严清点点头道:“为臣者不说致君尧舜,也不能陷君父于不义然而纪纲老贼猖狂妄为、无法无天,竟然操弄圣意、愚弄君父,误导皇上铸成冤案,大损皇上圣明,实乃大奸大恶”说着双目寒光湛然道:“只有让圣上认识到此獠的险恶用心,方能除此国之大害”

“哈哈哈,有道是知音难觅,我却能遇到子廉兄,何其幸哉?”王贤拊掌大笑道:“你所言正是我所想,我就是想让皇上看清纪纲扌操陛下喜怒以逞淫威,的险恶用心”说着哈哈大笑道:“有子廉相助,何愁不能为国除害?

“大人”严清对纪纲自然恨之入骨,更是无时无刻不想着报仇,但他没有被仇恨冲昏头脑,反而愈加冷静权衡起来道:“纪纲老贼根深叶茂,不是须臾可以除掉的,要想除掉他,还得多管齐下。”

“愿闻其详”王贤笑道。

“天下人皆知纪纲奸邪,为何独皇上不知?其因有二,一是君父左右皆为其收买,故而其恶行无法上达天听。二者皇上以为纪纲虽有不法,却仍忠心耿耿,故而其人仍旧可用。”严清沉声道:“是以一者大人当设法铲除其宫中的耳目口舌,使君上圣听无碍。二者大人当设法揭露其欺君罔上之恶行,使君上圣心明鉴”

“不过纪纲过去十余年,为皇上杀人无数,他知道的事情太多太多,所以皇上也难免投鼠忌器,恐怕很难下定决心除掉他。”严清又道。

“不错。”王贤点点头道:“他手下的爪牙密探何止巨万?恐怕隐藏在暗中的实力还要更大,所以必须谨防他狗急跳墙,要做好完全的准备,才能对他动手”

“所以只有一个罪名,能让皇上下定决心……”严清目光清幽道。

“你是说?”王贤手指蘸了点茶水,在桌上写下一个字。

严清也同样手指蘸水,写了一个字,两人一看,是同一个字

“好”王贤不禁哈哈大笑,一直以来,他都苦于身边没有智囊样的人物,二黑帅辉等人固然忠心耿耿,但只能听命行事,让他们想办法出主意,比杀了他们还痛苦。就连吴为这样最出挑的人物,也因为年龄阅历格局的原因,在商议大事时力有不逮。所以大多数时候,都是王贤一个人在拿主意,没有人帮着想办法,也没人拾遗补缺,实在是费心劳神还容易出错。

这也是他对严清如此重视的原因,像严子廉这样进士出身、在地方朝廷都长期任职,而且政绩出类拔萃,断案如神的大才,若非极特殊的原因,是一辈子也不能为他所用的。所以王贤必须要抓住这次机会,让严清为自己所用,绝对不能错过。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