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八八章 射箭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7-07    作者:三戒大师

整日的忙忙碌碌,让王贤无暇体会环境的变化,直到出了京城来到郊外,他才猛然发现,原来已经是盛春时节了。

蔚蓝的天空一碧如洗,温暖的阳光暂时驱散了江南的烟雨,道边鲜花怒放、青青杨柳轻抚着碧绿的水面,河上有水鸟在嬉戏,有渔夫在撒网,远山如黛、春色如酒,让人如此如醉。

灵霄像一只逃脱樊笼的小雀,策着枣红色的骏马,在山野上来回奔驰,不时传来一阵阵清脆的笑声,欢快的笑声十分有感染力,竟让面色死板的锦衣卫们,也露出一丝丝笑容来。

“那是孙真人的孙女吧?”张辅收回目光道。

“是。”王贤点点头道:“也是下官的妹妹。”

“听说孙真人的孙子也在你身边?”张辅道。

“是。”王贤点头道。

“这样地位超然的兄妹,竟然也甘心跟着你,看来你确实非同凡响。”张辅道。

“公爷就别给下官戴高帽子了,”王贤苦笑道:“有话您就直说吧?”

“呵呵,好吧,”张辅笑笑,不再和他废话,沉声道:“我问你,这案子你怎么看?”

“公爷前日好像问过这问题。”王贤摸摸鼻子道。

“上次问你是打算怎么办,这次是问你…”张辅顿一顿道:“对疑凶有什么看法?”说着一摆手,堵住王贤敷衍的话头道:“本公不妨抛砖引玉,先谈谈我的看法。”

“下官洗耳恭听。”王贤道。

“本公回去细思此案,”张辅便道:“窃以为行刺者,或者幕后的主使者,必然是对汉王的一切十分熟悉的人,知道汉王要去孝陵勘察,知道汉王素来不坐车而是骑马,知道汉王卫士的搜检策略和习惯,这三条,缺一都没机会威胁到汉王。”

“不错。”王贤点点头,表示认同。

“其实还有一条,就是射术。”张辅又补充道:“根据他们的描述,我感觉天下能射中这一箭的实在不多。”

“确实,虽然是居高临下,但二百丈的距离,实在是太远了,”王贤道:“下官年幼无知,反正没见过这种神射。”

“不止要射术好,膂力还得超凡。”张辅说着陷入了沉思,好像在寻思,自己认识或听说过的人里,有几个能做到这点的。

出玄武门往东十里,就是紫金山,不知不觉,张辅和王贤等人就来到了汉王遇刺的对方,但见周围山势跌宕起伏,景色秀丽无边,又离着京城这么近,真让人想不到刺客竟会选择在这里下手。

“你确定汉王是在这里遇刺的?”王贤问同来的天策右卫指挥使张龙道。

“是。”张龙正是那天负责汉王安保的将领,虽然刺客的本事匪夷所思,但也不是他免责的理由。事实上,一回到王府,他便吃了八十军棍,要不是汉王素来体恤下属,他连命都保不住。这次英国公要来勘察现场,他虽然还在榻上养伤,却依然咬牙跟了来。至于那八十军棍,只要不是存心想把他们打死,对这些铜浇铁铸的汉子来说,便不过是些皮肉之苦罢了,唯一不雅的是,他此刻是趴在马背上的……屁股被打烂了,坐不得马鞍。仔细辨认过之后,张龙很肯定的点头道:“就是这个地方,地上还能看到王爷的血迹呢。”

王贤翻身下马,果然在被践踏成泥的草皮上,看到了零星的血迹。

“刺客射箭的地点呢?”

张龙一指北面一个山头道:“在那个山头上,刺客躲在岩石下,避过了我们之前的搜查。我们有规矩,要在王爷到达前片刻,对沿途所经的区域进行搜查,对能威胁到王爷的方位,还要派人布守。当时我手下一个经验丰富的百人队,已经搜查过这座山了,并未发现刺客的痕迹。而且这座山的位置有些远,考虑到在弓弩射程之外,搜查之后便没有再派人驻守。”说着他一脸懊恼道:“谁承想那该是的刺客,竟真能从那里射中。”

“我上去看看。”一直不说话的英国公突然开口,王贤刚要说,‘我陪公爷一同去,,却见英国公那名随从的马背上,挂着一张大弓一壶箭,便改口道:“扎个靶子立在这里。”

从王贤所立的地点到刺客射箭的地点,直线距离大概是二百丈,已经远在弓箭的射程之外,一些军中重弩倒有这个射程,但那种笨重的玩意儿,根本就藏不住痕迹。而且从汉王所中箭支看,也是弓箭而不是弩箭。

盏茶功夫后,英国公立在了山头那块刺客所立的大石上,王贤等人也在汉王遇刺的地方,立好了靶子,然后便慌忙找掩体躲藏起来开玩笑呢,这么远的距离,哪有准头可言,谁知道这一箭会射到什么地方?

躲在一块岩石后,王贤看着英国公接过那张大弓,试探拉了几下,待调整好状态,方接过一支长箭,把箭搭在弓上,箭尾扣在弓弦箭上。霎时一片安静,人们远远看着山上的英国公扣弦开弓,将一张大弓稳稳得拉得如满月一般,最终瞄准脱弦,扣弦的右手三指迅速张开,射出了那霸道凌厉的一箭,只见那长箭如一道黑色闪电,眨眼之间便从山头呼啸而至,在众目睽睽之下正中木靶

“好”叫好声轰然而起,众人不禁佩服的五体投地,英国公的射术真是神乎其技看那手持弓箭立在山上的英国公,就像天神下凡一样。

当众人纷纷从掩蔽处起身,山顶上的英国公又射出第二箭,与酝酿良久的第一箭不同,这第二箭从张弓搭箭,到拉弦射箭一气呵成,动作要快了许多。再看那箭如流星、飞射而下,从木靶顶上一尺处越过,钉在道旁的山石上,距离一名刚站起来的锦衣卫,不过半尺,那锦衣卫登时吓白了脸……

叫好声戛然而止,众人没想到他们心目中的军神,这箭竟然脱靶了……不过在场都是练家子,知道若换成他们,在这个距离想要命中是绝无可能。事实上,哪怕是最精锐的锦衣卫,也不过要求开一石弓,百步之内命中,像这样百丈的射程,已经不是普通人可以想象的了。

“公爷好箭法”见张辅从山上下来,王贤忙迎上去,赞道:“之前真想不到,竟能在百丈命中”

“这有什么想不到的,”张辅淡淡瞥他一眼道:“那刺客不就做到了?”

“眼见为实、耳闻为虚么。”王贤装着听不懂张辅的言外之意,笑道:“不知道公爷射了那两箭之后,又有什么心得?”

“第一,我不如那刺客多矣,”张辅坦率道:“我虽然勉强也能射中,但需要准备太长时间,如果那次也要准备这么长时间,肯定在射出那一箭之前,就被无数双眼睛看到了。”

王贤点点头,对张辅的话表示赞同,又听他接着道:“第一箭射中后,我整个人的精气神都达到巅峰状态,这才第二箭尝试速射,结果没有创造奇迹,果然还是射偏了。那刺客却可以速射命中,说明我们的差距是全方位的,从射术到力量,我都不如他。”

“公爷过谦了。”王贤笑道。

“不,我没跟你谦虚。”张辅淡淡道:“天下比本公射术强的,不会超过五个人……”

“也就是说刺客的范围,可以缩小到五个人之中了?”王贤惊喜道。

“准确说是三个人。”张辅看看王贤,他既然是北镇抚司的镇抚,对他来说天下几无秘密可言,所以最后还是爆料道:“因为五个人里,有一位是汉王,还有一个是寸步不离皇上左右的影子。”

“……”王贤点点头,果然没有追问,汉王的箭术高于张辅,他一点不意外。正如张辅所想,当上北镇抚司镇抚后,王贤了解到了很多很多的机密,知道了很多已经被扭曲的真相,比如汉王当年靖难之役中,表现是何等的彪悍,简直如浑身是胆的赵子龙这种猛将兄射得一手好箭,实在不稀奇。

至于后者,王贤也有所了解,永乐身为皇帝,又是个杀人太多的主,自然把自己的安全看得重如泰山,身边除了有明面上的带刀侍卫,还有秘不示人的影子护卫,那些人连来历都很神秘,但各个武功高强,会毫不犹豫为保护朱棣,献上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惜,。

说白了,这些所谓的影子护卫,就是永乐从军中民间暗中目找到的高手,在得到他们的绝对忠心后,便让他们成为自己的影子。绝大多数时候,影子都是隐藏在黑暗中的,只有皇帝的安全受到威胁时,他们才会义无反顾挺身而出,以自己的牺牲换取皇帝脱险。

事实上,影子们可能一生都遇不到一次需要他们表现的机会,但一旦遇到了,就是行刺皇帝的惊天大案,这就要求他们非但要有勇气和决心,还得有超凡的武艺所以听英国公说,王贤也不吃惊,反而笑问道:

“这么说,嫌疑人只剩三个人?”

“可以这么说。”张辅点点头。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