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八七章 出城踏青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7-05    作者:三戒大师

“言过其实了吧?”听了王贤的话,杨彦皱眉道:“皇上又不是无道昏君,岂能胡乱杀人?”说完这话,他自己都有些心虚,说起胡乱杀人的皇帝,今上肯定不甘人后的。

“不,一点不夸张!”王贤却一脸郑重道:“汉王遇刺后,皇上最关心的不是刺客是谁,而是如何杜绝有人敢行刺龙子龙孙!只有让天下人感受到血流漂杵的天子之怒,才能让那些心怀不轨者有所忌惮!”说着压低声音,一字一顿道:“为此,换了哪个皇帝,都不会心慈手软的!”

“这……”杨彦竟被王贤这套歪理邪说说得哑口无言,但总觉着哪里不对劲?却直到走出北镇抚司衙门,也没想出该如何反驳。

送走了杨彦,往回走的路上,一直沉默不语的吴为开口道:“大人,您这话听起来很有道理,但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哈哈哈。”王贤大笑起来道:“小胖,你执念了,要像我一样单纯,就会轻松很多。”

“……”吴为登时无语道:“大人若是单纯,这天下还有不单纯的么?”

“这话说的……”王贤白他一眼道:“我是单纯的在其位、谋其政,其它就不放在心上了。”

“在其位、谋其政?”吴为道。

“是呀,”王贤淡淡道:“我现在是北镇抚司镇抚,就要本分的行使朝廷鹰犬的责任,至于折腾过后会不会怨声载道,那不是我该考虑的事情。”

“大人,”吴为听了很不好受道:“我总觉着,您应该更有理想一点。”

“理想,几文钱一斤,不贵的话你称我两斤下酒成不?”王贤白他一眼道:“日子已经够艰难了,就别给我添乱了,赶紧去备马!

“是。”吴为暗叹一声,他也知道以大人现在的处境,真没资格奢谈什么道冇德,能在京冇城这龙潭虎穴中独善其身,就已经是个奇迹了。

“去哪去哪?”一听说让备马,在屋檐下百无聊赖看燕子砌窝的灵霄,登时来了精神。这些日子她一直在衙门里担当王贤的护卫,整日看他在文山会海中忙忙碌碌,灵霄妹子感觉好无聊。这下有出门的机会,她当然要跟着了。

“这个么,”王贤也有些心疼这小丫头,笑呵呵道:“出城踏青去。”

“真的么?”灵霄登时jī动了:“我也可以骑马喽?我还要射箭!”

“……”王贤登时无语,难道女孩子一提到踏青,不都马上想到花红柳绿、草长莺飞么?怎么这小女汉子偏生想到骑马射箭,将来还怎么找婆家。不过他素来不是扫兴之人,见灵霄妹子兴致这么高,便笑道:“当然可以了,还可以撵兔子呢!”

“那还等什么呢?”灵霄彻底按捺不住了,却有不失女汉子仗义本色道:“我们去叫着银铃吧?”

“你当我真是踏青啊……”王贤白眼一翻道:“不行!冇”

“不行就不行!”灵霄吐吐小舌头,转头便欢天喜地的去准备了。

如今这个关头,出行自然要严加护卫,何况不光王贤自己,还有英国公也要去。两人约好了今天去紫金山勘察现场。若是英国公有什么闪失,王贤把命赔给人家都不够。

所以跟着王贤去迎接英国公的护卫,足足有两百人,这让只带了一名仆从、轻裘缓带的英国公微微皱眉,“排场略大了点吧。”

“非常时期么。”王贤笑道:“何况公爷身冇份何等尊贵,这点人算什么?另外还有八百人的卫队,下官怕太招摇,让他们在玄武门外等着呢。”

“……”听说还有八百人,英国公的眉头反而展开了,若有所思的看看王贤道:“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嘿嘿。”王贤也不否认道:“有备无患、有备无患么。”

英国公便不再说什么,被北镇抚司的兵马簇拥着出了京冇城,这天城门已经打开了,毕竟京冇城里头人口百万,要是城门紧闭不让人进出,最多两天就得乱套。还是那句话,姿态要做足,但不能真出了乱子。

玄武门前,出城的百姓排队等候检查,北镇抚司二百骑轰轰烈烈掠过人群,向城门司的官兵通报一声,便被放行出城,自然惹得百姓一片骂声。不过这就对了,不挨骂能叫锦衣卫?

城外,果然有八百锦衣卫先出城一步,等在官道旁的山坡上。见到镇抚大人和英国公出来,领队的朱六打个呼哨,漫山遍野的锦衣卫便齐刷刷上马,列队跟在镇抚大人后面。

“那是朱六么?”张辅和十三太保自然熟悉,不过距离稍远也不敢确定,而且也不大相信以十三太保骄傲的性格,能甘居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属下。

“是朱六爷。”王贤点点头,大声招呼道:“六爷,英国公问起你呢。”

朱六闻令策马归来,先朝王贤一抱拳道:“大人。”这才翻身下马,给英国公磕头。

“快起来快起来。”张辅忙下马扶住他,使劲捶他一拳道:“你我之间还要来这套!”

“礼不可废。”朱六也笑道:“您如今是尊贵国公爷了,不是昔日跟卑职一起偷鸡的大头兵了。”

“哈哈哈,我还是我,”这一句,勾起张辅多少回忆,哈哈大笑道:“至少在昔日袍泽面前,我永远是那个张辅。”说着亲热的拉着朱六道:“你别过去了,咱们路上好好聊聊。”

“等卑职下了值再说吧,”朱六却毫不犹豫道:“这会儿我不能脱离队伍太久。”

“不要紧。”王贤笑道:“国公爷开口了,我还能不卖他个面子?”

“规矩虽然是大人定的,却是卑职这个掌刑千户在监督。”朱六却不领情道:“我若是今日破例,回头还有什么脸面去罚别人?”

“得。”张辅苦笑道:“我不让你为难,等你下了值再找你吃酒,这下总可以了吧?”

“谢公爷体谅。”朱六朝张辅一抱拳,又向王贤肃然道:“大人,卑职归队了。”

“去吧。”王贤点点头,笑容里很有些灿烂的意味……六爷真给老冇子张脸啊!

“你本事不小啊。”待朱六转回,张辅不禁赞道:“能让十三太保甘愿任你驱策。”

“这里头一言难尽,”王贤却不自傲道:“不过六爷能屈就北镇抚司,还是出于对皇上的赤忠。”

“嗯。”张辅却笑道:“那你手腕也不简单,这朱老六我是知道的,本事大,对皇上也忠心不二,就是脾气太臭,哪个上官也受不了他。你能让他安安生生跟你混,就是大本事。”

“随着岁数增长的,人的火气是越来越小的。”王贤笑笑道,他发觉这些天英国公对自己一直是淡淡的,就连皇上的夸奖他都没放在心上,可看到朱六在自己手下,却反应这么大,真不知是个什么心理。

其实在英国公这样戎马半生的大帅眼中,没上过战场武官,都是不值一提的,根本提不起他的兴趣,只有战场上一同拼杀过的袍泽,才会引起他的重视……很不幸,王贤身上穿的是武将官服,自然被英国公划入没上过战场的武将行列,跟那些勋贵子弟一样了。

但张辅对朱六又是另一番心情了,那是跟他一起拼杀过的同袍,张辅十分关心他的状况,冇看到王贤能容得下朱六,朱六也乐意为王贤效劳,英国公这才对王贤刮目相看……(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