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八六章 全城搜捕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7-04    作者:三戒大师

商谈罢了,英国公见天色已暗,谢绝了王贤留饭,一句轻飘飘的‘事情都交给你了,有什么责任我来担。’便把具体的差事让王贤处理,自个则优哉游哉回家吃饭去了。在见惯大风大浪的英国公眼中,虽然是汉王遇刺不是小事,但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当然有王贤这个众人夸赞的牛人当副手,让国公爷可以完全放心的当甩手掌柜。张辅也相信王贤这样少年得志的家伙,肯定不喜欢有外行上司指手划脚。索性卖他个好,让他自己看着折腾去吧。

英国公的决定十分英明,虽然和王贤才是初次接触,但从其过往经历看,就知道他是个权力欲和掌控欲十分强的人,这样处理两人的关系,无疑比说一万句好话,都更能赢得王贤的好感。

对英国公当甩手掌柜这件事,王贤也也无可奈何,而且也感觉这样做起事来还爽利。便让人准备海捕文书,命应天府所辖各州县封冇锁水陆交通,并照会各地官府押解弓箭高手入京等等,又行文应天府,命他们协助镇抚司大搜京畿!

虽然知道这样没什么效果,但声势一定要做足,不然如何体现皇上对汉王的关心,如何体现朝廷对此案的高度重视?至于耗费这么大人力物力,是不是对国家财政不负责任,这素来不是特务机关该考虑的问题。

此时天完全漆黑下来,镇抚司院内大坪上,熊熊的火把和通明的灯笼,把院中照得亮如白地。

北镇抚司百户以上的官员,全都在院中肃然列队、目视前方,空气中只有火把燃冇烧时偶尔发出的‘噼啪’声,其余便一点动静也没了。虽然才上任月余,但如今的北镇抚司,早就不是从先的那个了,一切异己的军官统统被清洗出去,一切权利牢牢掌握在内外签押房手中,新提拔上的军官都是昔日饱受排挤、不得晋升的一群人,这些人对王贤充满感jī,甚至比他在签押房的亲信,表现的还要狂热。

王贤一身绯红色的团领窄袖武官服,头带短翅乌纱帽,肩上是宽大的黑绒披风,腰间挎着锦衣卫标志性的绣春刀。火光招摇,衬得他一张脸愈加棱廓分明、五官如刀削一般。王贤整个人身形笔挺、肃立不动,只有搭在刀柄上的右手食指,在无声的轻磕着刀柄。

镇抚使大人显然在等待着什么,好一会儿,才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众军官却没有一个回头的。那来人就像穿过一排木桩,在阶下向王贤沉声道:“有旨意!汉王遇刺,应天府、江宁县一干庸员责无旁贷,命北镇抚司捉拿罪员下狱,查问有无勾结匪类,阴害亲王之事!”

“臣谨遵圣谕。”王贤忙双手接过上谕,在灯光下验看无误,对那传旨太监道:“敢问公公是回去复旨,还是留下作监军?”

“监军不敢当,”冇那太监倒也还算客气道:“不过这会儿宫门落锁了,咱家横竖回不去,就跟大人走一遭吧。”

“好,您请这边来。”王贤往边上挪一步,让那太监和自己并肩而立,才冷声对部下道:“三处的任务变了,先把应天府和江宁府的一干官员抓起来再说。”

“是!”周勇和三处的人一起吼应,朝王贤行礼后转身出去,带着手下的锦衣卫一阵风刮出了院门。

待抓捕的人出发,王贤才问那太监道:“本来是要大嗦全城的,这下应天府的官员都下了诏狱,不知皇上让谁暂时负责?”

“呵呵,是薛府尹。”那太监笑道:“薛府尹之前因为上元节失火,在家闭门思过,倒是躲过这一劫,现在皇上雷霆震怒,把应天府地面的官员一撸到底,也只能让他老人家再回来了。”

“那感情好。”王贤也放心不少:“有薛府尹出山,破案的希望大增啊。”

一夜之间,京冇城百姓便感受到了皇帝的雷霆震怒,一队队脚踏皮靴的锦衣卫官兵,还有身穿大红号衣的应天府官差,粗鲁的敲开一户户家门,稍有迟缓着,大门便被踹开,然后如狼似虎的兵丁便冲进,控制住所有人,命其伸手检查。同时应天府官差和保甲一一点名,只要户籍册上没名的,保甲不认识的,手指有老茧的,都被统统抓走。

这一宿,镇抚司和应天府不知道抓了多少人,把应天府的大牢都塞爆了,最后不得不找了个空仓库充作临时牢房,才解决了监狱里人满为患的难题。

这一夜,京冇城人心惶惶,百姓无人入眠。待到天亮时,他们又发现城门紧闭,一切水陆通道都被封冇锁。京冇城外也好不到哪去,各州县的官差和卫所的兵丁都被调动起来,封冇锁水陆交通,所有人不带冇路引不许通行,就算带冇路引的,也要经过严密检查才能放行,任何拇指有老茧的人都被收押送到北镇抚司去。

再远一些的周边府县,气氛虽然没有这么紧张,但官府开始清剿江湖亡命,那些大小帮派都倒了霉,所有会射箭的高手、中手、低手,更是统统被抓起来解送京冇城!

总之一句话,京冇城内外都因为汉王遇刺,进入高度紧张的戒严状态,官府只有一个行事准则,那就是高压扫荡、宁枉勿纵!

京冇城内外登时风声鹤唳,街上的行人都少了一半,连市肆买卖都大受影响,重任府尹的薛居正虽然感觉心疼……南京冇城的繁华,浸着他多少心血啊!可他本就是因为汉王遇刺的案子才得以复职,哪能得了便宜还卖乖?何况通过这次大扫荡,不知抓到多少穷凶极恶的罪犯,连带着一些毒瘤般的帮派都被连根拔起,也算是意外收获。所以他一直不作声,镇抚司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

不过薛居正看的下去,御史们可实在看不下去了,若非和王贤有心照不宣的盟友关系,他们早就上本弹劾他滥用职权、戕害百姓了。不过他们也不能装聋作哑,一番商量,便派了刑科都给事中杨彦,跟王贤说和一下。

说起来,刑科监管刑部、大理寺和北镇抚司,也算是北镇抚司的监管部门了。不过之前北镇抚司从来都以皇命自居,向来不鸟刑科,是王贤上台后,才开始买刑科面子,至少所有驾帖都请刑科佥签在先,所以杨科长对王贤还是很有几分好感的。

这天王贤在衙门正准备出门,便听外面说杨科长来了,他快步亲自迎出去,亲热拉着杨彦的手笑道:“稀客稀客,欢迎领导莅临指导。”

虽然听着王贤这话怪怪的,但杨彦还能听出,他是在拍自己马屁,便笑道:“哪里哪里,实在是贵司送去的驾帖太多,刑科人手又少,实在忙不过来,我只好跑一趟。”

“科长知会一声,让下面人去取就是。”王贤说着瞪一眼身边的吴为道:“不是让人在刑科全天候着么。”

“也是驾帖太多,”吴为忙小声解释道:“难免有前后脚接不上的时候。”

“那就多派点人,还让杨科长亲自跑一趟,不像话!”王贤训斥道。

“唉,王镇抚言重了。”吴为知道王贤是在做戏,忙配合着‘诚惶诚恐’的点头。杨科长见状忙摆摆手道:“下官跑跑腿也算不得什冇么。”说着笑笑道:“况且我还真有点事,要跟大人说和一下。”

“里面请。”王贤请杨科长在客厅就坐,又上了茶,才正色问道:“不知科长有何赐教?”

“赐教谈不上,”给事中都是十足十的臭石头,杨科长因为要和各衙门的长官打交道,说话还算是中听点,不过也就中听一点,“只是想问问大人,这两天驾帖发的是不是多了点?”

“非常时期么,在所难免啊。”王贤闻言笑道:“汉王殿下遇刺,皇上雷霆震怒,不多抓几个人,如何能平息圣怒?”

“话虽如此,可抓的人也实在太多了,”杨彦耐着性子道:“很多人根本不可能是刺客,却被官府抓去便音信全无。京冇城百姓不堪其扰,生恐什么时候,家里人就让官府带走了,长此以往,怕是要出乱子的。”

“我的杨科长,”王贤无奈苦笑道:“这时候顾不上百姓,要先顾皇上呐!”这种话一般的读书人是说不出来的,但王贤说着毫无障碍。他正色道:“如果换成令公子险些被人杀死,请问科长的心情会如何?”

“那当然是很愤怒了。”杨彦道:“可我也知道冤有头债有主,并不会波及无辜的。”

“问题是冤家藏起来了,一时找不到。”王贤两手一摊道:“只能这样漫天撒网。”

“找不到应该想办法找,而不是波及无辜。”杨彦道。

“那是我们寻常人的反应。但皇上是天子,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王贤沉声道:“现在皇上把这个案子交给我们这些臣子来办,我们只能尽量让皇上消气,若是皇上不满意,要亲自过问此案,那就不是抓人,而是杀人了!”(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