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八四章 汉王大丈夫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7-03    作者:三戒大师

张辅一进汉王寝宫,便闻到一股熟悉的气味,那是血腥味和药味混合而来,他在战场上闻惯了的气味。当他穿过重重帷幔,更是意外的看到了,之前据说昏迷不醒的汉王殿下,此刻居然赤着肌肉虬结的上身,大刀金马的端坐在椅子上。

再看那朱高煦面如金纸,满头都是豆大的汗珠,左半边身子缠着的厚厚纱布,都已经殷红一片。更加触目惊心的是,他的肩头还插着一根指头粗的短木棍,张辅自然知道,那是剪短了的箭杆,看其粗细,应该是硬弩所发射,吃这一箭射中,就是野猪猛虎也要翻倒,怪不得说汉王当场就昏过去了。

汉王身边是张辅推荐的那名叫陈金外科大夫,还有太医院蒋院正和一名太医,三人正在小心的为汉王解开之前的临时包扎,要为其处理伤口,染血的布条扔了一地,沉重的呼吸声此起彼伏……

再外围,便是太子、赵王、汉王妃和汉王世子朱瞻壑,正焦急的注视着汉王的情形,丝毫没察觉张辅进来,倒是朱高煦看到了他,朝张辅惨然一笑,就要开口。张辅微微摇头,示意他不要说话,不然牵动创口会十分痛苦。

这时另外三人也发觉了张辅,前三位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又是眼下这种情形,彼此间自然没那么多客套。朱瞻壑却恭恭敬敬向张辅行了个礼,与在人前的张狂判若两人。他轻声向英国公解释道:“我父皇一回京就醒了,然后执意要坐起来,太医不同意,但伯父家的陈大夫却答应了。”

“伤在肩上,能坐起来处理当然好。”张辅轻声说到。他和汉王都是身经百战的将军,自然知道这时候能坐起来,可以大大减少失血,而且也方便医生操作。不过话虽如此,受了这么重的伤,有几个能坐得住的?”=

“换了我可坐不住。”朱高燧在一旁咋舌道。

几人简单说了几句,怕分散医生的注意力,便都住了嘴。众人目不转睛的盯着太医把汉王身上的包扎解下来,只见汉王的伤处在左肩,因为之前用了最好的金疮药,伤口已经止血,但那狰狞的伤口已经高高隆起、肿得有馒头大小,箭头还在里头无法拔出。

这时候,陈金和那两个太医却为箭头的种类起来争执,因为箭头深刻入骨,创口已经肿的像馒头,仅靠观察无从轻易分辨出到底是哪一类,只能靠经验了

“以在下之拙见,此箭长二尺九寸左右,杆为杨木制,羽以大雁羽制,漆成黑色,军中所制鱼叉箭正是这种形制。”那名专精刀箭创伤的冯太医,拿着剪下来的箭尾道:“而看汉王的伤口,此箭应该是有前曲尖钩的,所以应是鱼叉箭无疑。”

“不对,鱼叉箭的创口不是这样的。”陈金却断然道:“看汉王的创口,应是六棱锐角形的箭头所创。”

“请问军中哪种六棱锐角箭上有前曲倒勾?”见自己被这么于脆的否认,冯太医脸上挂不住道。

“为什么非得是军中的箭?”陈金淡淡道:“江湖人所造的箭种多了,我还知道一种前元的皇帝随侍兔叉箭,就是这种样式。”

“哈,元朝都亡了快一个甲子,哪里跑出什么皇帝随侍……兔叉箭?”冯太医不屑道:“一定是鱼叉箭”

“是兔叉箭。”陈金寸步不让道。

“是鱼叉箭”

见两人竟在汉王面前争起来了,几位贵人的脸色都不好看,太医院高院正更是吓出一头汗,忙拦住道:“太放肆了,肃静”两人这才住了口。

这下倒是肃静了,可弄不清楚是什么箭,就没法动手下刀。要是一般人当然可以割开看看再说了,可这是汉王殿下的万金贵体,谁敢乱来?

“割”这时候汉王说话了,虽然声音不大,但措辞彪悍至极,配上他狰狞的表情,还是很震撼的:“割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王爷。”

“二弟。”

“二哥。”汉王妃、太子、赵王,都对汉王的彪悍很不适应。

还是张辅开口问道:“陈金,你敢保证是兔叉箭?”

“我敢以人头担保。”陈金点点头,沉声道。

“你呢?”张辅又看向那个太医。

“这……”冯太医可不想随便拿自己脑袋开玩笑。

“那就闪一边去”张辅登时面色一沉。

被脚下万古枯的英国公一瞪眼,那冯太医吓得浑身筛糠,赶忙灰溜溜闪到

“去吧。”张辅再不理会他,对陈金道:“记住你的话。”显然要是出错,陈金就要以死恕罪了。

陈金面色平静的点点头,打开随身的药箱,取出一个精致的药瓶,奉给朱瞻壑道:“请世子为王爷用草乌散。”

“草乌散,是什么东西?”汉王妃韦氏奇怪问道。

“是一种麻醉药,可让王爷感觉不到痛苦。”陈金解释道。

“本王不用这个。”朱高煦却傲然道:“关云长可以刮骨疗伤,孤岂能让古人笑话?”

陈金登时这个汗啊,关羽那时候不是没有这条件么,现在有麻药于嘛死撑着?忙解释道:“王爷容禀,因这箭有倒刺,治疗时难免疼痛难忍,王爷的手臂一旦颤抖,我便无法下手。”

“休要聒噪,孤王不动弹便是。”朱高煦咬牙道,“来吧”

“王爷,人都是血肉之躯,岂能忍受得了?”陈金苦劝道。

“是啊,二弟别逞强了。”太子也从旁劝道:“有草乌散还是要用的。”

“大哥有所不知,”朱高煦冷声道:“有人服了这草乌散后,会一直手脚麻痹,我可不想像你这样。”

太子好心赚了驴肝肺,却也不生气,笑笑没有说话。

“二哥,你要担心草乌散不用,不如把你绑起来吧。”朱高燧出主意道:“绑得结实点,你一样动不了。”

“哼,我戎马一生,视死如归,这点伤算得了什么?”朱高煦对朱高燧就客气多了,“你实在不放心,给我倒碗酒,趁着酒劲下刀就是了。”

“也好。”朱高燧没上过战场不知道轻重,感觉喝了酒人晕乎乎,知觉确实会迟钝很多。便依言让人取来烈酒一碗,亲自送服。

一碗酒猛然灌下肚,朱高煦一阵酒劲上涌,喝道:“趁我酒劲未散,动手吧”

陈金看看张辅,见自家公爷无奈的点点头,便仔细洗了手,取过刚刚沸煮过的小刀,

对汉王道:“王爷,小人下刀了。”

朱高煦豪迈的点下头,左手便握住太师椅的把手,任其动手。

陈金举起寒光闪闪的小刀,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寝宫中登时针落可闻。陈金便缓慢而稳定的下刀,那锋利的刀片切入伤处,鲜血便激射而出,喷了他一身

观此状,汉王妃登时晕厥过去,好在朱瞻壑眼疾手快,一把扶住母妃,交给急忙上前的宫女,挥手示意她们将王妃扶下去歇息。

再看朱高煦虽然满头豆大的汗珠,却紧咬牙关,果然一动不动

那陈金丝毫未受影响,出手如电,在汉王的伤口上又下了数刀,鲜血登时染红了汉王的大半边身子,朱高煦痛得面色煞白、牙关紧咬,若非口中咬着一方棉巾,肯定要咬出血了。

陈金在安南处理过的伤号不下数千人,还从没见过像汉王这样强悍的人物,心下不禁钦佩不已。他两手在汉王血肉模糊的肩头上灵巧的翻动,不一会儿他捏住箭簇,对汉王道:“箭已入骨,小人要将其拔出,王爷要忍住”

朱高煦双目血红的点点头,陈金便猛一发力,猝然将箭头拔出,朱高煦登时双目圆睁,口中的棉巾都浸出了红色,右手竟然将座椅的扶手生生拧了下来然后身子一软,终于晕厥过去……朱高燧和朱瞻壑赶紧扶住他。

拔出箭头,陈金也松了口气,将那个六棱锐角形,后有四个前曲尖钩的箭头,扔到一旁的铜盘上,众人一看,果然不是军中所用的鱼叉箭那冯太医登时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陈金却没工夫理会冯太医,他将汉王肩头的淤血挤出,然后手脚麻利的清洗创口、然后覆上厚厚的药膏,再打上夹板包扎起来。这会儿汉王晕着,怎么折腾都不会动弹,他的动作自然也快了不少。

其实在军中要动手术时,哪有那么多草乌散用?都是直接打晕了事的……

待汉王悠悠转醒,见自己的身上披着披风,伤口已经处理完成。他刚想习惯性的活动下手臂,便听陈金急声道:“王爷千万别乱动,扯到伤口就不好了

朱高煦这才停下动作,自嘲的惨笑道:“看来孤还是不如关云长啊。”

“王爷已经是当世第一大丈夫了”陈金赞道:“关公那毕竟只是传说,谁知道是真是假?”

“也是。”朱高煦这才高兴起来道:“先生医术高明,看赏”

“谢王爷。”陈金忙连声称谢,又详细嘱咐了注意事项,便告退和世子下去开药方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