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七九 府军前卫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6-30    作者:三戒大师

对于不愿意留在京城的举子,王贤也会奉上一笔丰厚的盘缠,并写信给省里学政请求关照,如果他们回去后,又改变主意想要再来京里也可以,虽然坐监读书不太现实了,但王贤承诺为他们支付在会馆居住的费用,他做东道举办的文会,他们自然也可以参加。

这下不仅让众举人对他死心塌地,就连那些陪坐的官员和商人也都对他交口称赞,之前他们对王贤奉承,是因为他和太子太孙的关系,是因为他北镇抚司镇抚的身份,但现在更多的是因为钦佩他的为人了。

待这场宴席在热烈的气氛中结束,乡党间的感情似乎更加牢固,之后的岁月里,这帮浙江官商人士,也果真愈加重视起同乡间的同舟共济、相互扶持,当然这是后话,不过王贤的名声确实经由乡党之口在同乡间传播,竟不降反升了好几个档次,几乎与方宾这样的部堂大人不分轩轾了。以他的年龄而言,不得不说这是个奇迹。

王贤和柴车是一起离开会馆,坐上王贤那低调却不简单的马车,柴车便笑起来道:“怪不得仲德能以弱冠之龄便得皇上、太子、太孙赏识,实在是比七老八十的老江湖还会做人。”

“你不如直说我是在刁买人心。”王贤打开橱柜道:“你喝灵芝蜂蜜水,还是八仙汤?”

“呵呵,车上还备着醒酒汤啊。”柴车还是第一次坐王贤的车,好奇的四下打量一番,啧啧称赞起来道:“镇抚大人还真是好享受啊,我两样都尝尝。

“你个武选司郎中跟我说这个?”王贤白他一眼:“你是包子有肉不在褶上,哪像我还得充门面。”

“嘿嘿。”柴车笑道:“那完全不一样,我要是敢招摇,信不信回头就有御史弹劾?你却不一样,那是北镇抚司该有的体面。”说着半开玩笑半认真的笑道:“我最佩服你的还是你收买人心的本事,也不知你给灌了什么迷魂汤,你搞了这么多事儿,那帮见谁咬谁的科道言官,竟然非但不弹劾你,还帮你一起对敌。”

“这可不是收买人心,是他们知道敌人的敌人是战友的道理。”王贤把两样醒酒汤都给柴车斟了一杯,又给自己斟上一杯八仙汤,苦笑道:“现在是有纪纲这座大山在前头顶着,要是这座山倒了,你看他们不调理我?”

“怎么?”柴车喝一口味道有些奇怪的八仙汤,微微皱眉道:“你对于掉纪纲有信心?”

“当然有,不然我于嘛跟他斗?”王贤一脸理所当然,但其实他心里唯一的胜算,不过是大概知道纪纲会不得好死,所以才敢跟他斗。不过对于自己会不会死在纪纲之前,他心里一点底也没有……不过对柴车这种盟友而非心腹,他自然要给吃定心丸了。

“是不是你有尚方宝剑?”柴车小声问道。

“呵呵,没有。”王贤故作神秘的一笑,虽然是否认了,柴车却觉着他是不方便说,那么应该是有了……柴郎中不由心下大定,盘算起该怎么卖王贤个好了,寻思一会儿,笑道:“对了,有个好事儿你要不要听?”

“什么好事儿?”王贤笑道。

“你猜猜?”柴郎中笑嘻嘻道

“不会是幼军终于要转正了吧?”王贤呷一口八仙汤。

“呃……”柴郎中没想到王贤一猜就中,旋即想到他是于什么的,不禁苦笑道:“得,我真不该跟你卖关子。”

“我也只是风闻,”王贤笑道:“具体的还得听老兄的消息。”

“看来我得拿点于货出来了。”柴车将八仙汤一饮而尽,呲牙裂嘴道:“皇上前日宣本兵大人见驾,命重置府军前卫,由太孙殿下的幼军充任,这也是刚刚才决定下来的,估计得过几天才能有章程。”

“是么?”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王贤还是惊喜不已道:“万万没想到,竟然是上十二卫”

由不得他不惊喜,上十二卫又称亲军上十二卫,乃是由皇帝直接掌握,负责护驾皇帝左右、护卫宫禁的侍卫禁军。其每一卫都有严格的建制,其军士也是通过精选以后经严格训练而入选的身材健壮、武艺不凡的将士,待遇自然在各军之上。

王贤所属的锦衣卫,便与府军前卫一样,同属太祖皇帝所建的亲军十二卫之一虽然永乐皇帝又加了十卫亲军,但朝野将洪武朝所建立的亲军称为上十二卫,与后来的十卫加以区别,所以上十二卫依然是大明朝二百万大军中地位最崇高的部队。

这上十二卫包括锦衣卫、旗手卫、金吾前卫、金吾后卫、羽林左卫、羽林右卫、府军卫、府军左卫、府军右卫、府军前卫、府军后卫和虎贲左卫。其中府军前卫是规模最大的一卫,共有二十五千户所,而其它旗手卫、金吾卫、羽林卫之类的上直卫,只有五个千户所。

府军前卫也是一支独特的侍卫禁军,除了守卫皇城之外,还掌管禁军兵士的选拔、训修习诸事宜。只有通过全部严格的考核,才能正式称为前卫卫士,又叫带刀官,轮番侍卫皇城。这支强大的军事力量,曾经是守卫皇城的骨于。但在洪武二十六年蓝玉案中,这支军队的军官,因为大都是蓝玉昔日的心腹部下,府军前卫也被定为谋反主力。自指挥使以下军官被屠戮殆尽,连军队也被解散,士卒统统发往辽东戍边,曾经赫一时的府军前卫,便一度消声灭迹了。

万万想不到,皇帝竟重设府军前卫来安置幼军,一下子把太孙殿下的直属部队,提高到了至高无上的地位。王贤顾不上为昔日袍泽们激动,先想到了皇帝这一举动岂不是说明,他根本没有疏远太孙,心里还是最宠爱朱瞻基的么?

王贤在那里震惊于听到的消息,柴车继续爆料道:“皇上这次可大方着呢,本兵大人也极力赞成,最后竟敲定了总带刀官四十人,官属包括指挥使五人,指挥同知十人,指挥佥事二十人,卫镇抚十人,经历五人,统辖二十五所。而且重建的府军前卫并不负责宫掖禁卫,仍直接听命太孙殿下”

“那还真是大丰收呢。”王贤不禁咋舌道:“这算什么?皇上对太孙和幼军的补偿?还是想让人打消念头?”

“应该两者都有吧。”柴车想一想,还是决定提一下那个敏感的话题,毕竟老是安全第一,是没法真正交心的:“听说有人提议将汉王的封地从云南改迁到山东青州,这一手真是高招。”

王贤闻言不动声色的点点头,虽然锦衣密探都在纪纲手中,但他现在有北镇抚司,有朱六朱九的支持,还有专门负责情报的五处,已经初步建立起一套自己的情报系统。柴车听说的消息,他前天就知道了,而且还知道那上奏的户部主事季应龙,是奉了他的老师胡广之命

这就看出胡广不愧是久经沙场的政坛老斗士了,他竟然在自己风雨飘摇之际,一改往日里八面玲珑的好好阁老形象,向汉王殿下悍然出招了这倒是很好理解,江西帮这次被纪纲折腾惨了,虽然皇上法外开恩没有株连,但是胡广乃至江西官员在皇帝心中的地位,必然一落千丈。加上上个月的解缙之死,赣党和纪纲、汉王一党之间,那真是新仇旧恨,分外眼红了

其实之前解缙的死讯传出来,江西官员便纷纷怒不可遏,想要反击纪纲和在幕后指使的汉王,但被胡广给压下了。胡广的说辞,自然是不是不报、时机不成熟云云,其实还是他怕了汉王和纪纲,横竖没伤到自己的汗毛,何必要去跟那两个疯子拼命呢?

孰料他不去惹人家,人家却主动找上门来了。汉王和纪纲既然于掉了解缙,就势必要一鼓作气铲除朝中的江西帮,让太子彻底孤立无援,这场科场弊案就是埋葬胡广的坟场,只是因为纪纲一时气昏了头,想把王贤也牵连进去,却不料画蛇添足,被王贤给搅了局,胡广也得以脱身。

这下胡广终于被彻底激怒了,当然眼下形势也到了必须要反击的地步。他要是再不反击,赣党的人心就彻底散了必须要出招,而且得立竿见影那种狠招,才能稳定住人心。

好在胡广这样轻易不出手的老狐狸,一旦出手便是打蛇打七寸,让本来在一边看热闹的汉王殿下,一下就陷入了绝地

按照皇明祖训丨皇子就封藩王后,要离开京师之国就藩的但是朱高煦和朱高燧兄弟俩都已经封亲王超过十年了,却还大摇大摆住在京城,让天下人难免生出,看来皇上真宠爱这兄弟俩,一点不把太子放在心上的念头。

时间一长,那些不正常的事情也就理所应当了,到现在朝野大多数人,都将汉王和赵王滞留京城看做理所应当,没有一点异议。但像胡广这样历经两朝的大臣,却清楚记得十年前,也就是太子受册封的同时,皇上封朱高炽为汉王,封地在云南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