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七七章 选择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6-27    作者:三戒大师

车上只剩两个年轻人,这马车的隔音效果很好,王贤一把车门关上,便隔断了外头嘈杂的市井声,车厢里静得能听到两人的呼吸声。

好在两人都不是那种婆婆妈妈之辈,很快便调整好心情,于谦先开口了。

“银铃,我让你失望了。”

“如果真对你失望了,”银铃那张清丽的俏脸上,却没有丝毫责怪之色:“我今天也不会背着爹娘来这里。”

于谦闻言愕然抬头,便看到了银铃泪眼中化不开的情意,不禁有些迷糊道:“你不怪我不听二哥的话?”

“因为我知道你为何非要冒险进贡院,”银铃大大方方从袖中掏出罗帕,在水盆中浸湿拧于,然后抬手贴近于谦的脸上。于谦伸手想要接过来,却听银铃柔声道:“别动。”于谦整个人便僵在那里,任由银铃在自己的脸上轻柔的擦拭着,耳边听着她柔情似水的声音:“你真傻,真的,为了我这个小县城里出来的乡下妹子值得么?”

“当然值得。”于谦一阵心情激荡,他满以为自己科场失意必然紧接着情场失意,这次是鸡飞蛋打、一败涂地了。谁成想一直在他和太孙间左右为难的银铃,竟在这时选择了自己,怎能不让于谦大喜过望,一扫阴霾他激动的举手抓住银铃冰凉的小手,银铃只下意识的挣扎了一下,就任由他按住了。牵住了梦里才能牵着的小手,于谦愈加激动的语无伦次道:“打三年前的上元节第一次见到你,我心里就只有你一个人,这三年来,虽然家里一直阻挠,我却没有动摇过,我早就暗中发誓这辈子,娶不到你我就出家当和尚去,为了不去当和尚,我这次当然我冒险了”

“傻样……”银铃虽然大方泼辣,但终究是知道羞臊的大姑娘,让于谦按一下小手,已经让她筋骨酥软、羞难自禁了,忙抽出手来,用青葱般的手指戳于谦的脑门一下道:“就你把我个乡下妞当成宝。”

“嘿嘿,你可不要妄自菲薄。”于谦彻底恢复了活力,甚至比进考场前还要活泼,咧嘴笑起来道:“你可是太孙殿下都觊觎的美人啊”

“以后这种话别瞎说,太孙是因为我哥,才对我爱屋及乌的。”银铃脸一红,又有些不放心的问道:“你不会以为,我跟他有什么吧?”

“怎么会呢?”于谦把头摇成拨浪鼓道:“我家银铃是多自爱的姑娘”

见情郎如此信任自己,银铃也放下一桩心事,却又提起另一桩心事,郁闷道:“谁是你家的?你说了算么?”

“这……”于谦登时泄气道:“这还真不好办。”他当初和老爹夸下海口,说什么中进士后才娶妻。其实父子俩都心知肚明,这是他娶银铃的条件。现在自己牛皮吹破,达成不了,老爹肯定不会由着自己心意的。

“怎么说我哥现在既是举人,又是四品高官,我家的门第还入不了你家的法眼么?”银铃对于老爷子,那是满腹的意见。要不是那老倌当初瞧不起王家,她和于谦哪有这么多波折。

“嘿,此一时彼一时了。”于谦苦笑道:“二哥现在是朝廷大员,论门第比我家还高,可我爹要是答应,那不成了前倨后恭、趋炎附势,要被杭州人笑话死的。”

“面子,面子就这么重要……”银铃一阵气闷。

“现在关口不光是我爹那边。”于谦可不想银铃对未来公爹那么大意见,忙把话题一转道:“还有你爹娘这边,他们对我严防死守,已经给太孙殿下看家开了……”

“那又不是一天两天了。”银铃嘟囔道:“你早怎么不操心?”

“我原本的打算是,趁着自己进士及第,带着自己一班新科同年,直接到你家里提亲,那时候全京城都是新科进士最大,王老爹王老娘也不能把我撵出来。”于谦这小子,已经设计好中进士后的每一步,只可惜出了这档子事,一切都成了泡影。

“可你现在没中进士,去我家里我爹娘肯定把你撵出来,”银铃伤神的支颐道:“也别指望我哥,我哥能保持中立,暗中为咱们创造机会,对你已经很够意思了……”说着幽幽一叹道:“其实我最担心的,还是太孙会因为这件事,对我哥心生芥蒂,那我这做妹妹的,就太狼心狗肺了……”

“是,二哥对我胜似亲兄弟,我们绝对不能害他。”于谦也不知道,王贤为何对自己那么好,但他知道以德报德。

刚刚迸发出的火热气氛,一下被严峻的现实浇熄,马车里重归凝重。

一对情人儿相对苦思,无言良久,银铃突然抬起头,一抓住着于谦的手腕道:“我们私奔吧这样就没二哥什么事儿了”

“噗……”于谦不是没想过这种可能,可毕竟读了十几年圣贤书,还于不出这种节操尽碎的事儿来。只是没想到银铃竟也这样想,他一面心里比吃了蜜还高兴,一面又得赶紧打消银铃这个念头道:“那样绝对不行,且不说咱们两家从此没法抬头见人,单说咱俩亡命江湖还好说,可咱们将来的孩子怎么办?

“你想的可够长远的……”银铃一脑门子黑线,郁闷的摆摆手道:“我也就随口一说,动脑筋我一向不在行的。”

“还有个办法,就是解铃还须系铃人。”于谦开动脑筋道。

“有话直说。”银铃白他一眼。

“是是是。”于谦忙解释道:“我们的婚事最大的障碍,其实不是两家的父母,而是那位太孙殿下,如果他能放手,我们的婚事就好办了。”

“太孙殿下……”银铃心中浮现出那个总是讨好自己的小黑子,其实她对朱瞻基一点恶感都没有,而且以朱瞻基那么高贵无比的身份,却从来都是想方设法讨好她,换成哪个女子都要感激不尽,幸福的投入太孙殿下的怀抱了。只可惜‘人生若只如初见,,银铃心里已经有了一个于谦,虽然后来在老娘的魔音贯脑下,她也想尝试着把于谦赶出自己的脑海,可于谦一来京城,她一颗芳心便全都系在他身上,为他喜为他忧,为他茶饭不思。这次于谦的表现,更是让她知道在他心里,自己是比什么都重要的,也让她下定决心,遵从自己的内心选择于谦。

她对自然太孙是满心愧疚,更知道他的脾气,恐怕不会那么轻易放弃……

“这件事你就不要操心了,一切交给我就好。”于谦很男人道:“放心,天大的难关,也挡不住我娶你的决心。”

“你就知道吹牛……”银铃白他一眼,心说实在不行,只能自己偷偷去求求天香庵的那位了,那毕竟是太孙的姨奶奶啊。拿定主意,她推于谦一把道:“快下去吧,在车里待这么久,让人笑话。”

于谦也知道不妥,起身洒然一笑道:“总之一切都交给我来搞定,你什么都不用做,就等着当我的新娘子就好”他的目光相当坚定,他的话也掷地有声,只是配上那副乞丐似的尊容,看起来颇为搞笑。

“傻样。”银铃千娇百媚的白他一眼,然后一脚把他踢下车去。

“哎呦”于谦猛地推开车门,结果把偷听的王贤和灵霄撞了个正着。两人忙抱头闪到一边,王贤尴尬的笑两声道:“哈哈,今天的天气真不错。小谦你出来了?看来有好消息哦?”

于谦羞臊道:“二哥,你为老不尊,竟然偷听。”

“第一我还很年轻,第二我才没偷听……到呢。”王贤郁闷道:“这辆车是北镇抚司特制的,隔音效果太过分了。”

“是啊是啊,怎么都听不到。”灵霄可惜的看着地上的糖葫芦,末了才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道:“我们什么都没听到。”

“那二哥怎么知道?”于谦好奇道。

“只要不是瞎子,就能看你这嘴巴都快咧到耳朵根了。”王贤翻翻白眼道:“不过银铃也真是的,给你擦脸就擦脸呗,只擦一半算怎么回事儿?”

“是啊是啊,就跟个阴阳脸似的。”灵霄很赞同道。

“我先去洗澡了……”于谦登时满脸通红的掩面进了澡堂。

“嘿嘿。”望着他狼狈的背影,王贤和灵霄默契的击掌庆贺,灵霄得意洋洋道:“谁叫他害得我们撞了头。”

“就知道你们在作弄他。”这时候,银铃也下了车,嗔怪灵霄道:“怎么说他也是你哥,你别一口一个小谦谦的。”

“怎么了,我叫小贤贤嫂子都不介意,叫声小谦谦,你就不乐意了?”灵霄促狭笑道:“还真是胳膊肘儿往外拐呢。”

“瞎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银铃羞得满脸通红,和灵霄闹成一团。不过她很快就安静下来,怯生生望着自己的二哥,只见他正一脸宠溺的望着自己

“哥,对不起。”银铃低垂着头道:“我太任性了……”

“你任性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怎么今天才想起道歉。”王贤却爽朗的笑起来。

“太孙那边你没法交代……”银铃愈发愧疚道。

“这有什么,强扭的瓜不甜,婚姻大事么,就讲个你情我愿,既然你还是决定跟于谦混,二哥我自然要支持了。”王贤摇头笑道:“还能让你白叫了十几年哥哥?”

“哥……”银铃终于忍不住泪水奔涌,扑在王贤怀里抽泣起来。

“好了好了,别哭了,这么大姑娘了,让人看着多不好意思。”王贤忙用眼神示意灵霄把银铃拉开,笑道:“赶紧上车吧,他们马上就要洗完澡出来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