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七五章 重考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6-26    作者:三戒大师

二月十九日,是会试重考的日子。在此前两日,在贡院关了九天的举子们,终于被放了出去。这九天来,为了防止他们串联闹事,官兵不许他们离开考巷,且只有拉屎撒尿才能离开号舍。他们就是在那广不容席的号舍中待了整整九天,出来的时候一个个蓬头垢面、身形佝偻,两眼无神,跟逃荒几千里的灾民差不多。

比起身体上的磨难,更难捱的是精神上的折磨,他们被关在贡院中,不知道外头的情形,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大难临头……毕竟好多举子都是买过考题的,就算没买考题的也大都带着小抄,虽然被王贤王大人网开一面了,但现在王大人好像都摊上事儿了,也不知他们会不会被反攻倒算。

这九天,真是举人们生命中最难捱的九天,当他们终于获释,并得知翌日重新考试时,举子们才放下心来。呼吸着贡院外自由的空气,举子们一个个泪流满面,颇有劫后余生之感,只是想到后日还要再进贡院,又要在里面待九天,所有人的脸色都不好看了。但听说浙江和江西的五十名举子还没有获释,铁定要缺席本科会试时,举子们的心情一下好了很多不是因为看到有比他们更倒霉的,而是那些倒霉的举子,可是来自文教水平最强的两个省,五十名举子起码能取中三十名,而且都是高名次。现在这些人捞不着参加会试,对其余的举子来说,不啻于最大的利好。尽管这种想法十分之猥琐……

带着满身疲惫和几分窃喜,举子们返回各自住处,也顾不上和家里人说几句话,便赶紧洗个澡,冲掉浑身的臭气,又狼吞虎咽的大吃一顿,然后强打精神,吩咐家人按照新的要求准备考具和被褥吃食,他们则倒头就睡……

昏睡了一天一夜,甚至两天一夜,年轻的举子们才恢复了元气,至于年长者依然头昏脑胀、腰酸背疼,但时间不等人,都得强撑着爬起来准备再赴考场了。

去之前,他们都得仔细检查家人准备的物品,是否符合紧急宣布的要求。那变态的要求,乃是出自重考的主考官杨士奇。接到任命他为重考主考官的旨意后,杨士奇面圣听训丨朱棣对他说,这次就任命了你这一个主考。是成是败、是贪赃枉法还是公平取士,全在你一念之间。能不能洗刷江西人的名声全看你了,要是再出了岔子,你也不用来见朕了。,

杨士奇深知自己责任重大,不仅肩负着朝廷的重担,还背负着江西同乡的生死存亡。皇上让自己接胡广的班,就是在给他们江西官员一个自救的机会,把这次会试圆满完成,为未来的会试树立一个规矩,那考题的事情就一笔勾销。要是自己再出了岔子,那新账旧账一起算,赣党的末日也就到了……

杨士奇是公认的大才,他冷眼旁观了梁潜主持的会试,知道考生已经作弊惯了,不搜检是不成的,但像王贤那样却又有辱斯文,最好的解决办法,无异于震慑。何谓震慑,就是要让对方相信你会严查,绝对能查出他的夹带,而且一旦查出的后果十分严重

为了达到这一目的,杨士奇制定了详细的入场物品规定,并下发给考生人手一册。册子上规定,考生所穿的衣物,不论是帽子,还是衫、袍、褂,都必须是单层的,皮衣去面子,毡衣去掉里子,裤子不论绸、布、皮、毡都只许是单层,袜子用单层的,鞋用薄底的。

对考试用品的规定,也有详细的变态规定。譬如坐垫用单层毡片,考袋也不能有里子,砚台不能太厚,毛笔的笔管必须空心,装水的容器用陶瓷,用于烤火的木炭只准两寸长,烛台要求是用锡做的,并且只能是单盘的,烛台的柱子必须空心通底。糕点等食物都要切开,就连装这些用品的篮子,也要编成玲珑格眼,底面如一,以便搜检……

这些变态的规定,足足写满了一本小册子,光看看就让人毛骨悚然,可经过了上一场的折磨,举子们的脾气早就磨光了,哪个敢不遵守?这下可苦了他们的家人,两天不到的时间,都在捣鼓这些变态玩意儿,唯恐坏了自家老爷的大事儿……不过杨士奇这手也确实绝,直接让那些举子打消了作弊的念头。开玩笑了,对物品规定如此龟毛之考官,搜检时还不知会如何变态,估计连菊花都不会放过。一念至此,哪个还敢往枪口上撞?

到了十九日凌晨,举子们重聚贡院前街。在杨主考的有力震慑下,加上举子们也心有余悸,这次入场十分有秩序,待到天亮时,已经进去千余人,看这样子中午就能全部入场。

天亮之后,举子们才有些骚动,因为他们看到了王贤。

其实王贤也不想露面,他担心举子们会狠狠的鄙视自己。但不露面不行,因为皇帝把维护贡院外秩序的任务交给他了。之前天黑,他又不站在火把前,举子们都没看到他,现在天亮了,他也就无所遁形了……

此刻,朝阳还未露出头来,东方天际却被染成一片夺目的金色。那金光正在王贤的身后,为他的身体轮廓,打上了一层绚丽的光晕,也掩盖了王贤心虚的表情。

由不得他不心虚,因为他的对立面,是大坪上两千多名举子,这些家伙可都在他的威逼下宽衣解带,连内裤都没保住。王贤仍记得那一张张羞愤难当的脸,还有那些言之凿凿的‘日后必讨回公道,,此刻在贡院外相见,自己又不再是考官,他们虽然不敢上来围殴自己,但一人一口吐沫,哪怕一人一个白眼,都足以⊥他成为朝野间的笑柄。

“大人,要不咱们先撤吧。”吴为也意识到王贤的麻烦,忙小声提议道。

“咳咳……”临阵退缩不是王贤的风格,他咳嗽一声,摆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准备迎接两千举子的唾骂。

“是上次搜检的王大人”消息在举子们中间传递,涟漪般散开,听到这话的人,都不由自主的转向了王贤。

‘要来了,看到越来越多的举子看向自己,王贤心中暗暗呻吟,杀人不过头点地,要来就来吧,不过拜托给个痛快成不?

果然,须臾之间,两千双眼睛全都落在王贤身上,让他无可遁形……

“哈哈,这小子明知道自己得罪了举子,还望他们眼前凑,简直是自取其辱。”纪纲这次还是总监官,他站在棘围东南角的瞭望塔上,对贡院门外大坪上的场景一览无余,自然把王贤的窘境看的清清楚楚。

“是啊,”庄敬也幸灾乐祸道:“看他今日之后,还怎么有脸见人。”

“这真是有心栽花花不成,无心插柳柳成荫。”纪纲得意洋洋道:“想不到这帮举子帮本座……”话没说完,却硬生生吞了下去,因为他眼睁睁看着大坪上的场景变了……他竟看到那两千举子向王贤作揖,虽然参差不齐,但绝对是大多数人的行为。

“四十三过眼关,本座是不是开始老花眼了?”纪纲难以置信的问庄敬:“我怎么看到那些举子在拜王贤?”

“东,东翁,您没眼花,他们确实在拜王贤”庄敬艰难的咽口吐沫道:“大白天的活见鬼了……”

“那个谁,快去问问是怎么回事儿”纪纲快要抓狂了,这个王贤是玉皇大帝的私生子还是怎着?还王霸之气一放,小弟纷纷纳头便拜了么?

不一会儿,去打探消息的人回来了,禀报说是那些举子是在向王贤道歉,说才知道大人当初严格搜检是为他们好,他们还不知好歹的跟大人对抗,甚至口出不敬,实在是以怨报德,不当人子云云……

“这样都行?”纪纲郁闷的快要吐血了,抓狂道:“这些举子也太善变了

庄夫子却暗暗叹口气,心说东翁啊,不是你不明白,是这世界变化太快。您光记着王贤的变态搜检了,却忘了他那两次网开一面,让绝大多数举子逃过一劫。尤其是经历了纪纲在贡院的变态搜检,举子们就更明白,原来王贤严厉搜检,是为了保护他们来着……

听着那些举子把自己比喻成严父,王贤身上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不过见举子们并不记恨自己,反而对自己不胜感激起来,王贤还是很开心的。毕竟让读书人骂的滋味,就连当今皇上都承受不了,忍不住要杀人封口。

“大人,是不是该说点什么。”吴为小声提醒道。

“也好。”王贤向众举子挥挥手,轻声应下,然后提高声调道:“诸位专心考试,祝大家金榜题名”

“…”听王贤说得如此俗套,吴为这个汗啊,大人,您那些华丽的辞藻哪里去了?

“承大人吉言。”举子们再次行礼,大坪上才恢复了秩序。

“大人,这发言也太普通了吧?”待举子们注意力转移,吴为无奈道:“多好的机会呀。”

“是啊,作死的机会。”王贤白他一眼道:“安心做事吧,我自有分寸。

“是。”吴为神情一凛,方才他也有些飘飘然了,好在王贤一盆冷水泼下,让他恢复了清明。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