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七二章 反水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6-23    作者:三戒大师

满堂人万万没想到,本应当一锤定音的人证,竟然在此刻反水,而且调转枪口指向了纪纲。

“小子敢尔?”最难以接受的自然是纪纲纪都督,他登时抛却朝廷重臣的沉稳,重重拍案道:“这世上还没有人敢欺辱本座”

人的名、树的影,这大明朝有几人能承受得起纪纲纪大人的淫威?那陈周被吓得面如土色,却仍是强撑着道:“学生不敢,学生只是实话实说……”

“我宰你了”纪纲暴跳如雷,从桌案后豁然起身,看那眼里的凶光,竟真像要杀人一样。

“纪大人息怒,纪大人息怒……”吴中和刘观赶忙将其拦住,“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纪纲也是气昏了头,这才醒悟到这是在刑部大堂上,不是在自己的锦衣卫衙门,忿然闷哼一声,黑着一张脸坐下。

安抚下纪纲,审讯继续进行,吴尚书反复盘问,那陈周都一口咬定了,自己没有买到考题。吴中又问,那你之前为何写那样的供状?

陈周惭愧垂泪道:“圣人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学生愧对圣贤教诲,然而他们以我父母的安危威胁于我,学生一时糊涂,只顾自己的父母,却忘了别人也有父母……”

这话说的很有水平,让两位部堂对他的印象大有改观,吴中又问道:“如你所说属实,你现在改口,岂不害死了父母?”

“学生当时没想到会波及这么多人,”陈周泪流满面道:“这几日案发才知道,若是我不说实话,上至阁老、主考,下至百余同年,就要家破人亡,死于非命了昨日,我父亲也从街坊口中知道了此事,回来后对我严加盘问,待知道学生在诬陷同年后,他们羞愤难当,痛骂我一夜,说他们不要我这样的孝道。如果要用这么多人的性命,换他们苟活下去,他们宁肯现在就去死,也不要给祖宗抹黑。是我答应了他们,今天上堂说实话,他们才没有自尽……”

一番话说得吴中和刘观唏嘘不已,很是钦佩两位深明大义的老人,纪纲却气炸了肺道:“一派胡言,一派胡言对这种怙恶不悛之辈,必须要动刑,三木之下看他还敢不敢鬼话连篇”

“纪大人少安毋躁。”吴中此刻心中的天平,已经悄然向陈周这边倾斜。其实他和李观在私下碰头时已经商量过了,虽然这两位北方官员,平素十分看不惯江西帮把持朝堂、沆瀣一气的样子,但大家毕竟同朝为官多年,更不能给纪纲助纣为虐,还是要可能的减少株连的。

当然两位大人也没必要为江西帮顶缸,就算要施以援手,也是在不妨害到己身的大前提下。之前两人也觉着希望渺茫,但现在看到纪纲这边的重点证人突然反水,案件有峰回路转的趋势,吴尚书自然要顺水推舟了。“这陈周毕竟是举人身份,还动不得刑。”

“那就立即剥夺他的出身”纪纲瞪眼道:“休要推脱什么需要知会礼部,这件事你个刑部尚书就办得到”他也是气大了劲儿,见吴中言语间颇有倾向,竟当堂咆哮起来。

“纪大人少安毋躁。”吴尚书虽然一直小心不想得罪纪纲,但他怎么说也是堂堂二品尚书见纪纲如此不给面子,吴尚书也动了真火,把脸一沉道:“奉旨问案的是下官,下官自有分寸。”

“黄公公看到了吧?这些文官就是官官相护、沆瀣一气”纪纲怒归怒,却没失去心机,马上给吴中扣上一顶大帽子,对黄道:“若是让他们继续审下去,可想而知这案子是什么结局还请你将他们如何颠倒黑白如实禀报皇上,让皇上圣断”

“纪大人息怒……”黄和赵王不清不楚,心里自然是偏向纪纲的,可永乐皇帝是那么好糊弄的么?他也不敢太过分了。“我自然会如实禀报皇上。”

见黄和纪纲站在一边,本不想得罪人的李观,也只好开口支持吴中道:“本官也会如实禀报皇上的。”

这话好像是在附和黄,但以他和吴中的关系,谁都知道他这是在唱对台戏。

“诸位大人都请稍安,既然分歧太大,那不妨先把季严的案子放在一边。”吴中也是被纪纲气坏了。自从太祖皇帝废宰相、尊尚书。六部尚书和都御史便是文官的领袖,虽然后来皇帝设内阁,群臣对首辅以宰相视之,但永乐年间的内阁,毕竟无法跟几十年后相比,六部尚书和都御史这七卿,才是朝堂列班时站在文官前列,真正位高权重的文官领袖。纪纲却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让吴尚书动了真火,再不给纪纲留情面道:“咱们还是先说说贡院里发生的事情吧”

纪纲一听自然更加火大,死死盯着吴中,阴森森道:“看来吴尚书是要和本座死磕到底了”

“纪大人何出此言?”吴中面无表情道:“既然是科场弊案,难道下官不能只能问科场外,不能问科场内?”

这话让纪纲哑口无言,险些憋到内伤。此时此刻,纪都督心中烦闷要死,他万万没想到,本来是自己精心布下的必杀之局,怎么就变成了现在这种拖泥带水,甚至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局面了?

按说这个案子,纪都督难得站在正义一方,就算为取证钓了回鱼,也是合情合理,没人能挑出不是来。怎么会从发动那天起,就像是一脚踩进个泥坑里,反而把自己弄了一裤子泥汤,不是屎也是屎了?

“纪大人,您是总监官,请问龙门搜检的时候,可算彻底?”见纪纲没法反对,吴中便发问道。

“不算彻底。”纪纲闷声道。他当然不能说王贤搜检彻底了,不然他再次搜检的动机就要成疑了。

“不算彻底?“吴中眉头一皱道:“为何据下官了解,这次搜检极端严苛,甚至可以说是世上最严的一次也不为过”

“我承认,对一部分考生来说,搜检是挺严格。”纪纲道:“但他有区别对待,对浙江和江西的举子网开一面。”

“这样说有何证据?”吴中道。

“本座有眼线在搜检官兵中。”纪纲道:“是他禀报我的。”

“此人何在?”吴中问道。

“就在外面等候传唤。”纪纲道。

“传”

不一会,那名密探便被传上堂来,向吴中交代自己如何听王贤说,要对浙江和江西的举子网开一面。在龙门搜检时,又是如何放过浙江和江西举子的。待其说完之后,吴中命请王贤上堂。

王贤虽然被皇帝放了出来,但不是说他就是没事儿人,还得随时接受对质。是以今天开堂他也在,只不过一开始问的与他无关,便被吴中请在耳房休息,待衙役来请,才施施然上堂。

王贤的身份虽然不如在场人显赫,但也是天子近臣,吴中命人搬了椅子,客气的请他就坐,这才问起那密探告发之事。

“大人想知道真假很是简单,”王贤淡淡道:“这不是对一两个举子放水,而是对浙江和江西的数百名举子大放水,必须要所有参与搜检的官员、兵士一起合作才能做到。”说着笑笑道:“大人不妨传唤下其他人,看看是不是也得过我的吩咐,若是他们都这样说,我有口莫辩。若是只有个别人说,大人青天高悬,必然为下官做主。”

“嗯。”吴中心说,王贤和纪纲都是特务头子,可前者毕竟是读书人,这话听起来就让人舒服多了,便看看另外三人道:“几位大人意下如何?”

“有道理。”李观点头道。

“咱家只听不说。”黄也不想惹一身骚。

“哼”就连纪纲也反驳不得,不过他还是有点信心的,因为那日案发之后,他便亲自召集搜检的官兵训丨话,命他们统一口径,就说‘因为搜检官是浙江人,副搜检是江西人,所以被要求对浙江人和江西人网开一面。,

只是经过那陈周的突然反水,纪都督的信心也不是那么强烈……

果然,当那日担任搜检任务的官兵被一一传上堂来,竟都矢口否认王贤曾说过那样的话,对此吴中和李观深信不疑。因为他们原先就不相信,王贤会那样丧心病狂,要求别的省的考生要脱光搜查,对浙江和江西的考生却包庇纵容,他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年轻人,根本没道理这样做的。

纪纲的一张脸,都要涨成猪腰子了,如果说之前那陈周反水,他还理直气壮,只是生气而已。但这一回他确实是诬陷人家王贤,结果被当场啪啪地打脸……相信今日之后,他堂堂纪都督,定要成为京城朝野的笑柄了。

到现在这会儿,纪纲自然已经醒悟,这好好的必胜之局之所以变成这样,皆因为自己一时脑残,想把王贤扯进来一起解决的缘故。纪纲同时还惊觉到一点,王贤之所以能做到这些事,必然是已经将北镇抚司彻底收服……

此时此刻,他终于意识到,王贤根本不是什么跳梁小丑,而是他命里的克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