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七一章 倒戈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6-22    作者:三戒大师

后世有城管钓鱼执法,今世有纪都督钓鱼取证。

当初纪纲之所以要找陈周出面买考题,而不是直接用锦衣卫的人去钓鱼,是因为那季严行事也很小心,手里的考题并不是有钱就卖,而是要甄选买家的,只有同样要参加今科会试的举人才行。季严这样做倒也很有道理,因为这些人买了考题是用来考进士的,如果让旁人知道他们买到了考题,就算考中进士也会被人瞧不起,而且还会有伴随终生的后患。就算是不会走漏风声的好友,那也是竞争对手,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个人抢名额,所以真正要参加会试的举人,在得到考题后,是不会向任何人透露的。

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纪纲竟找了个真正的举人去套题,而且陈周和季严之前也有过几面之缘,虽说不上有多少交情,但至少是熟识的。加上胡种对季严太过小心颇有微词,嫌他有钱不赚。季严只好放松审查,把考题卖给了不算太熟悉的陈周,结果就中了计……

这些事情,梁潜原先一概不知,不过这几日,一直有人暗中为他传递消息,他这才总算是了解到,到底是谁坑了自己。梁主考恨不得扒了胡种那小王八蛋的皮,不过这会儿,他自然还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只能眼看着纪纲在那里翻云覆雨。

“吴大人请看,这是那陈周的供词。”庄敬又拿出一份供状,让人转呈给吴中道:“上面将交易的时间地点经过交代的清清楚楚。”至于那季严,则是从贡院里直接被收监的,但因为当时王贤带人闹场,纪纲的手下仅来得及审问胡种,并没有顾得上他,之后刑部和都察院接手了这个案子,将其羁押在刑部大牢,是以纪纲也没有他的口供。不过这无甚大碍,因为在这样全国最高的法堂上,任你胆大半天也要先被吓破半个胆。到时候只要让陈周和他当堂一对质,这小子必然乖乖招供。

闲言少叙归正传,下一刻,吴尚书将那陈周和季严传唤到大堂上。

须臾,两名举人被带上堂来,只见两人外形截然相反,一个身材高瘦,一个矮小敦实,不过两人的神情倒是如出一辙,都是一样的魂不守舍。

“堂下何人?”毕竟两人还是举人,吴尚书没拍惊堂木,言语也算客气。

“学生陈周,拜见诸位大人。”那高瘦的举子叫陈周,案发后,他并未被抓到牢里,而是在家等候传唤,但气色看上去比那季严还差,似乎这几天也很难熬。

“学生季严,拜见诸位大人。”矮壮的自然是季严,他操一口带着吉水口音的官话,一听就知道是胡阁老的同乡。

“季严,你可知罪?”吴尚书眯起双目,用他那多年练成的,能降妖除魔的目光冷冷注视着季严道。

“学生,”季严咽口吐沫道:“不知何罪之有……”

“呵呵,你可要想清楚,哪怕最后罪名一样,但主动交代和被迫承认,在量刑上是天差地别的。”吴中冷笑道:“本官再问你一遍,到底知不知道?”

季严登时额头见汗,但沉默一会儿,仍是强自摇头道:“确实不知道……

“那这个人你认不认识?”吴尚书一指那陈周道。

季严转过头去看着那陈周,面色越来越苍白,脸上的汗水也越来越多,内心的惊惧显然越积越重。他的反应让在在场众大人都暗暗不屑,心说还以为这小子要顽抗呢,原来是嘴硬而已。但梁潜的心却坠到谷底了,只要这季严一招,再加上胡种和陈周的口供,就算自己不开口,也足够被定成死罪了……

“说”吴尚书终于拿起惊堂木,重重一拍案道。

“我说,我说……”季严被吓得一哆嗦,好一会儿才定下神道:“原先见过几次,但他叫陈周还是头次听说。”

“荒谬,你卖考题给他,难道不问他的名字么?”庄夫子插嘴骂道。他感觉有些不对劲,季严的考题都卖给了同年,怎么可能不知道他们的名字呢?

“我卖考题?”季严却瞪大眼道:“大人何出此言?学生一个区区小举人,哪有那样的神通?况且,就算我能弄到考题,也会尽力保密,保证自己能考个前几名,不比赚多少钱都划算?”

“你不说也没有用”庄敬骂道:“陈周已经把你们之间的勾当全交代了,你不开口只能死的更难看”说着转向那陈周道:“把你从他那里买试题的经过,原原本本说给他听”

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到陈周身上,季严更是汗如浆下,一看就是到了崩溃的边缘。片刻的死寂后,那陈周终于开口了,“学生没有从他那里买过试题……

“听到了么,他没有从你那买过试……”庄敬一脸得意的重复着陈举人的话,说到最后才戛然而止,难以置信的转过头去,死死盯着陈周。

纪纲等人同样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盯着陈周,嘴巴里能塞进去个蛋……至于什么蛋,却跟个人嘴巴的大小有关系。

季严和梁潜的脸上,却浮现出难以抑制的狂喜——季严这种小年青也就罢了,就连四老五十、修身养性到了风不动,的程度的梁潜,都无法克制自己情绪了,可见这陈周倒戈,有多么的令人意想不到,有多么的令人喜出望外

其实梁潜和季严都是在硬扛着罢了,前者硬扛着,是因为他深知以永乐皇帝的暴戾,自己的罪名一旦定下,想留个全尸都不可能,而且极可能祸及家人,所以他必须要撑到最后……所谓不见棺材不掉泪,他是撞了南墙也不能回头

至于后者,可没有梁潜那么强的意志,他能撑着不松口,一是一直被关在刑部牢中,没享受过锦衣卫的大刑伺候;二是审讯毕竟才刚开始,他的意志还没完全崩溃;还有最重要,也是最隐秘的一点,就是在开审前一天,给他送饭的狱卒突然开口说,上头说了,明天你只要矢口否认,就可以逢凶化吉。梁潜当时正是彷徨无助到极点的时候,陡然听到这种话,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但再想问时,那狱卒已经走远了。

昨天一晚上,季举人就没合眼,满脑子都是那狱卒和他说过的话,他回忆起,那狱卒竟然从没来送过饭,那就是说对方是专门冲自己来的。季举人一点也不笨,相反还很聪明,当然事关生死,也由不得他不聪明。想来想去,季举人确定那狱卒不是为了害自己的,因为这个案子自己招认了,那就是死路一条,别人根本没必要再画蛇添足,所以那狱卒一定不是在害自己……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季举人才决定嘴硬到底,不然刚才就被吴尚书和庄夫子连番诈唬给吓秃噜了……

但那陈周开口前,季严还是险些被吓晕了,因为他很清楚,只要陈周招认了,吴尚书就有充分的理由,剥夺自己的举人出身,三木之下,自己必招无疑

这就好比断头台上,刽子手已经举起刀来了,却突然有人大喊‘刀下留人,,虽然最后留不留还两说,但对脑袋已经搁在砧板上的人来说,却会激发出他们无穷的希望和力量

“你再说一遍?”庄敬回过神来,毒蛇般盯着那陈周的眼,一字一顿,冷得掉渣道。

“学生没有从他那里买考题,”陈周被盯得满头大汗,嘴上却越说越顺溜道:“当时纪大人的手下以高堂的安危威逼学生,去找季兄买考题,但季兄只是很错愕的看着学生,把我骂了一顿,批评我不想着刻苦用功,尽想着歪门邪道把我灰溜溜的骂了回来。”顿一下道:“回来后,学生怕纪大人的手下会伤害我父母,便从历年程墨上胡乱找个三题糊弄交了差……”

“你胡说”这下连纪纲也坐不住了,拍案道:“你给本座的考题,明明就是今科的三题我已经作为证物呈给皇上了,就算本座眼瞎,若有出入皇上会看不出么?”

“我写的那三题,一道是‘生财有大道,、一道是‘百姓足、孰与不足,,还有一道是‘责难于君谓之恭,,与会试的题目完全不同。”陈周一边说着,脸上却满脸发白,显然吓得不轻,但在主审和陪审眼中,却只是他慑于纪纲淫威的正常反应而已……在吴尚书和刘总宪心里,已然信了这季举人的说辞。这一方面是因为纪纲往日的名声太坏,让人对他的话总是难以相信。另一方面则是谁也无法相信,一个文弱书生居然敢冒激怒纪纲的危险,在这刑部大堂之上撒谎

两位部堂宁肯以为,这季举人是读书人的良心发现,或是别的什么原因,让他决定说实话了……

但纪纲知道,这季严分明他妈的瞎扯淡季严弄到的考题,自己在考前就看了,等试题开出来一对照,自然是一模一样纪都督虽然是学校肄业的,但也不至于不识字,连题目一不一样都能看错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