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七零章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6-21    作者:三戒大师

王贤玩的这一手,叫‘先上船、后补票,。趁着自己新官上任,皇帝不会马上撤掉他,短时间内对他的容忍度比较高,把该办的事儿一鼓作气都办好,然后再收敛爪牙,慢慢消化成果。

他亲自将审理结果整理出来写成奏章,一份上呈皇上,一份关白纪纲,也算是回击了纪纲对自己无中生有、清除异己的污蔑。不过王贤知道,这些陈年旧案顶多能再恶化一下皇帝对纪纲的感观,基本不会影响到纪纲的地位……不过话说回来,积羽沉舟、积毁销骨,只要自己不间断的给纪纲抹黑,相信总有一天能让纪都督在皇帝心里的形象,比那猛张飞还要黑。

其实纪纲说的也没错,对王贤来说,这些案子的真正意义,还真就是排除异己、培植亲信,把那些纪纲的徒子徒孙扫到垃圾堆里去,自己的人才好完全接收北镇抚司。这种事情每个当官的上台都要做,只是程度不同,水平有高有低罢了。不过像王贤这样一上来就彻底大清洗的,还真是不多见,也幸亏纪纲那帮徒子徒孙的屁股都不于净,才给了王贤擎正义大旗、行清洗之事的机会。

无论如何、言而总之,完成大清洗的北镇抚司彻底清静下来,一应内外事务由王贤所设的内签押房和五个处室分工负责,而各处室所用之人皆是年富力强、忠心耿耿之辈,虽称不上多出色,但无不兢兢业业、都是很称职的。尽管目下要是开展什么大行动,可能就要露了怯,但仅是衙门日常事务,开展一点小打小闹的行动,还是绰绰有余的。

王贤自然知道一口吃不了个胖子的道理,他对自己能在这么短时间内虎口夺食,把北镇抚司控制在手中,已经十分知足了,再不能贪得无厌、搅风搅雨。他给各处室制定了严格的演练计划,命其加紧练内功,争取能早日派上大用

这边北镇抚司风平浪静,那边朝廷却因为科场舞弊案闹得不亦乐乎,连皇帝都因此推迟了北上的行程,纪都督自然更是焦头烂额,根本顾不上王贤这头,才让他顺顺利利的把被镇抚司握在手中……

第一场会审是在刑部大堂举行,刑部尚书吴中主审,左都御史刘观陪审,因为涉案的都是朝廷命官,而且还是高官,在尚未定罪之前,皇帝也没有剥夺他们的官身,所以无论受审的还是举告的,都是坐着说话的,主审官也是客客气气,不愿意把被告当成犯人看待。所以场面看上去不像是会审,倒向是在部议似的。

先传上堂的是主考梁潜,梁潜一口咬定自己没有泄露考题,至于考题是如何泄露的,他也是很想知道。又传唤了副主考和几名同考官,以及负责保护监视他们的官兵,都证明主考大人这些日子和他们形影不离,根本没机会向外传递考题。副主考还专门就贡院对主考的监视,向主审官做了介绍,以此说明梁潜从接到主考任命起,就一直处在严密的监视下,根本不可能瞒着守卫向外传递消息。

主审官倒也认这个解释,又问作为举告方的纪都督有何异议,纪纲对江西佬那一套了若指掌,当即就指出,考题是在梁潜被任命为主考之前泄露的。

“这真是荒谬,”梁潜冷笑道:“我还没当主考时,哪里来的考题?”书生的特点是心思细密,虽然缺少急智,在贡院中的表现比较跌份,但距离案发已经有几天时间了,足够梁主考想清楚利害,把能遇到的问题和该答的话都统统考虑到位。

“这看似荒谬,但对你们江西帮来说,却并非不可能”说话的是庄夫子,他今日也以锦衣卫参议的身份陪同纪纲过堂,其实于的还是讼师的活。“从洪武朝到现在,你们江西人基本垄断了三鼎甲和庶吉士的人选,以至于现在朝中文学之臣尽说赣语,高官显贵皆籍江西。加之担任会试主考的条件十分苛刻,符合条件的人选不会太多,且十有八九是你们江西的官员,你们完全可以提前约定好考题。”顿一下,庄敬沉声道:“这也并非臆测,今年正月初二,你与杨士奇、胡俨、金幼孜等七人齐聚的胡阁老家中,大门紧闭、斥退奴仆,不知在密议何事?”

“这……”梁潜早知道锦衣卫的厉害,但真被查到自己身上,才感受到那种跗骨之蛆般的可怕:“过年期间同乡聚会,互道一声新年好,这有什么不可以的?”

“过年聚会需要大门紧闭么?需要把从旁伺候的下人都撵走么?”庄敬冷笑道。

“大门紧闭是不想有人打扰,斥退下人是为了说话随便,谁知道里头有没有你们锦衣卫的密探。”好在梁潜早想好了说辞,面不改色道:“当时我们还想商量着如何营救同乡解学士,当然不能让你们知道”

“解缙被关在牢里五年,也不见你们营救。”庄敬不屑道:“这种说辞实在站不住脚”

“我们是想等皇上消气,过年时听说皇上有开释解缙的意思,我们这才激动的聚在一起商议如何营救。”梁潜双目含泪道:“谁承想尔等锦衣卫丧心病狂、欺君罔上,居然把他害死了……”

“咳咳……”虽然谁都知道解缙之死应该是纪纲下的手,但谁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出自皇帝的授意。堂上的吴尚书不得不打住这话题道:“今天问的是科场案,不要偏题太远。”

双方应下,不再说这件事。

“纪大人,你认为梁大人在入贡院前,提前泄露考题,可有直接的证据?”吴中把问题扯回案子上。

“当然有。”纪纲冷笑一声道:“本座在今年二月初三,便经人介绍,从胡广胡阁老的公子胡种手中,花费两千两银子,买到了一份考题”说着从袖中掏出一张纸,让人递给吴中道:“这件事,是本座命一名叫陈周的举人,与一个跟胡种过从甚密的举子叫季严的进行交易,两人交割银两的日期可以在万通钱庄查到,乃是开考前三天”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