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六八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6-19    作者:三戒大师

双方各执一词,最终谁也没有让皇帝彻底相信,反倒把朱棣绕得稀里糊涂,终于不耐烦的将案子踢给了刑部和都察院,命其一定要重谳狱,不得姑息,……本来是要三法司会审的,但因为大理寺卿还牵扯着齐大柱的案子,没有审清之前,暂时不宜出任主审,便只好改为两大总宪会审。

按说以朱棣的性格,光派法司审理是不会放心的,他担心如今朝中的官吏们朋比结党层层纠缠,谁和谁也难以分开,刘观和吴中难免会庇护胡广和梁潜。但王贤已经把他和纪纲的矛盾,摆到皇帝眼前去了,让朱棣不得不把锦衣卫镇抚司排除在案件审理之外,最后指派自己信任的宦官黄加入审讯,这才放

这对王贤来说,已经是极大的胜利了。因为考题八成是那梁潜泄露出去的,想给他洗白的话,只能把纪纲也拖下水。而纪纲的作法也确实有很大的漏洞,被王贤紧紧抓住‘栽赃陷害,、岍丨讯逼供,两点,再加上证据不足的致命缺陷,就让他的话在皇帝眼里,显得不那么可信了。只要能让皇帝无法马上决断孰是孰非,便是给胡广和梁潜争取了时间。赣党那么大的名气,要是这样都没法应付过去,那死路一条也是理所应当的。

这正是效仿了纪纲一伙在齐大柱案上采取的策略,先将水搅混了,再给所有人身上都涂上泥巴,让所有人的话显得都不可信,最后只能是个不了了之的结局……当然能不能是这样,还得看双方角力的结果。

不过这就不是王贤该操心的了,反正通过这件事,他发现皇帝对自己还是很信任的,对纪纲说自己向浙江和江西考生网开一面的事情根本不相信……其实纪纲这是一招昏招,纪大人忘记他王贤才年方弱冠,在这个连自个都顾不过来的年纪,那些建立势力之类的事情,实在太遥远了。

而皇帝因为对这一点的怀疑,从而怀疑起了纪纲所有的话,纪大人这也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因为皇帝的信任,王贤虽然被要求随时接受刑部都察院的问话,却没有被限制人身自由,也没有被停职……本来他以为要在贡院里关上一个月,还担心北镇抚司被人乘虚而入,现在才离开三天就能返回,也算因祸得福了。

一离开北苑,王贤便马不停蹄回衙,当他来到北镇抚司衙门口时,只见守门的兵士都在向里面张望,这种场景可不常见,显然里头正在发生什么热闹事

嗯哼……,帅辉使劲咳嗽一声,那些门卫才不耐烦的回头,待看见是帅爷,还有立在他身后的镇抚大人,门卫们急忙转身行礼,却见王贤摆手示意他们不要出声,只好改为站好,脸上难掩惊讶之色,显然没想到镇抚大人能这时候回来。

“怎么回事儿?”帅辉低声问那为首的小旗道。

“昨天南镇抚司来人,要提李副镇抚他们过去……”那小旗看到王贤,便知道这风向又要转了,自然知道自己该如何表现,一脸愤怒道:“九爷和吴大人坚决不同意,他们便回去了,今天却带着好几百锦衣力士过来,说奉上峰命令,谁敢阻拦便以妨碍公务拿下”说着看看里头道:“这会儿两边已经针尖对麦芒了,眼看就要打起来了……”

话音未落,便听里头响起一声惨叫,紧接着一声怒骂,‘哎呦,你敢打我,把他抓起来,然后便是一阵乒乒乓乓,噼里啪啦,叫喊呼痛声响成一片…

“真打起来了……”小旗有些恐惧的偷眼瞧着镇抚大人,唯恐王贤以为他是个乌鸦嘴。

北镇抚司堂前大坪上,立着穿同样服饰,却泾渭分明的两帮人。

“九爷,大都督的手令你也看过了,有没有问题?”因为昨天手下来要人,碰了一鼻子灰,今日庞瑛这位南镇抚司镇抚只好亲自出面要人。

“有问题。”朱九爷垂着眼皮道。“这道手令是五天前签发的,为何现在才拿出来?”

“文移传递有个流程,这是需要时间的。”庞瑛道。

“但现在暂掌锦衣卫事宜的,是张永张大人,”朱九爷道:“按照他的命令,大都督离开期间一切照旧,有什么事待大都督回来再说。你这既然已经晚了好几天,也不差再等几天了。”

“九爷这是铁了心不给后辈一个面子了?”庞瑛拉下脸道:“本官这个南镇抚司镇抚,下的命令也不好使么?还是说我管不着你这个北镇抚司的理刑千户?”

“南镇抚司掌本卫的军纪、法纪,庞镇抚当然能管得着我这个锦衣卫千户”朱九爷一脸肃杀道:“只是老子曾经向我家镇抚大人保证,除非有人趟着我的尸体过去,否则甭想动我北镇抚司的一草一木。草木尤此,更不要说动这里面的人了”

“那只好得罪了。”庞瑛目光转冷道:“南镇抚司拿人,哪个敢反抗,以违抗军法论,”说着狞笑一声,咬着森白的牙齿道:“杀无赦”

庞瑛话音一落,他身后的副镇抚一挥手道:“去把李副镇抚等人接管过来”南镇抚司的锦衣卫官兵便要往堂后奔去,却突然见白影一闪,那些冲在前头的锦衣卫,便倒飞回来,惨叫着摔在地上。

其余人忙站住脚,定睛一看,便见一个身穿白袍,面如冠玉的年轻男子,金鸡独立在那道门前……不是闲云少爷又是哪位?只见他目光冷冽的环视着一众南镇抚司的锦衣卫,那条笔直的大长腿,与支撑脚呈一个大大的的钝角,标枪一样直指天际

这时又涌出八名各持兵器的青袍道士,气势十足的分立在他的左右,这霸气的出场,把庞瑛一伙人震得一塌糊涂……

好一会儿,庞瑛才回过神来,咂咂嘴道:“原来闲云少爷,以您的身份,掺和这种事不太合适吧?”

“废话少说,你打不打?”闲云少爷保持着他气死人不偿命的本色。

“你这样会让孙真人很难做的。”庞瑛显然还不太了解,自己跟闲云少爷根本不是一国的。

“不打就滚。”闲云缓缓收回他的长腿,虽然是高手,但金鸡独立久了也会累。

“呃……”庞瑛险些被憋出内伤,也生出火气道:“今天我们是一定要带走李春几个的。”

“这么说就是要打了?”闲云少爷不禁大喜,从山西回来还没痛痛快快打过架呢。

“呃……”庞瑛要被这二百五气死了,他身旁的副镇抚终于按捺不住道:“小子,要不是你是孙真人的孙子,老子早给你两个大耳光了”

“放心,你就是杀了我,也跟我爷爷没关系,我说到做到。”闲云很认真道:“来吧,来扇我耳光吧,如果你有本事的话。”

“小子少瞧不起人”能在锦衣卫混到千户以上的,不可能只靠着溜须拍马,至少武功得高强才行,那副镇抚被闲云一激,又见庞瑛眼中也是凶光一闪,便知道镇抚大人也有教训丨这小子的意思。便再也忍不下去,提着蒲扇般的手掌揉身上前,抡圆了就要给闲云一个大嘴巴,教教他该如何做人。

眼看那巴掌要落在脸上,闲云少爷却一动不动,直到对方的手掌和自己的脸相隔不足一尺,才倏地向后一退,同时右手如灵蛇点出,那副镇抚的巴掌便贴着他的鼻尖划过,又被闲云的指尖一点,竟略略改了方向,朝自己脸颊扇去。副镇抚忙想停住手,但手在闲云那一点之下,已经失去控制,啪地一声,结结实实扇在自己的脸上,副镇抚大人还情不自禁的惨叫了一声……

这一切都是在须臾间发生,闲云的动作更是电光火石,在旁人看来,分明就是那副镇抚一巴掌打在自己脸上,但谁都知道这不可能,不禁都被这诡异的一幕镇住了……

“哎呦,你敢打人,把他抓起来”还是那副镇抚最先回过神来,愤怒的命令手下朝闲云等人扑过去,手下锦衣卫这才赶忙冲上去。虽然知道闲云和他身后的八个道士都是武艺高强之辈,但他们仗着人多势众,北镇抚司的人又轻易不敢插手,还真不信拿不下这几个牛鼻子。

但有时候还真别不信邪,闲云和他那八个手下,可是从九龙口尸山血海下来的,相互配合已经到了化境,将一套武当山的两仪四象阵法运转的天衣无缝,虽然面对十数倍的敌人却丝毫不漏破绽,只有他们打人,没有别人打他们的份儿……只见围攻他们的锦衣卫接连不断被打飞出来落在地上,虽然没有致命伤,但一个个鼻青脸肿、头破血流是免不了的,看上去是悲惨极了……

闲云他们固然留手了,但庞瑛这边也同样留手了,不然以锦衣卫装备之精良,这么近的距离,只消一次劲弩齐射,就能将闲云他们射成刺猬,任你武功再高也白搭。

现在,庞镇抚就在紧咬着嘴唇,认真评估是否要用弩弓……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