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六六章 铁拳生风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6-19    作者:三戒大师

“那就说吧!”许应先又做了个要针扎胡种下体的动作,竟吓得他当场****了……

“我说我说……”胡公子这才从大脑缺氧的状态中缓过劲儿来,无比郁闷道:“我他冇妈说什么啊?”他发现自己真是流年不利,前几天刚被送到应天府大牢住了一宿,今天又受此千古酷刑,怎一个悲剧了得?

“说你父亲是如何把试题给你,又通过你的手转卖的……”许应先阴声道。

“这……”

“说不说?!”

“我说……”胡种虽然明知道自己被栽赃,还是把之前赶的事情交代了出来……

当王贤率众冲进至公堂,胡公子已经把该说不该说的都交代了,并在供状上按了手印。听到外头的嘈杂声,许应先带人出去,便见手下在和王贤的人对峙,他挥一挥手中的供状,得意的冷笑道:“镇抚大人来晚一步,胡阁老的儿子已经什么都招了。”

“屈打成招而已。”王贤见状也不着急了,哂笑一声道:“你们也就这点本事。”

“这点本事就足够把你们送进诏狱了!”许应先一脸幸灾乐祸道:“镇抚大人还是赶紧想想如何向皇上交代,为何搜检那般严格,还是有这么多浙江和江西的举子夹带入场了吧。”

“栽赃陷害而已。”王贤依然一脸淡定道:“这件事你们做的一点不高明,皇上神目如炬,定会一眼看穿你们这点小伎俩的。”

“随你怎么说。”许应先撇撇嘴道:“看看皇上到时候会信谁的。”

“哼……”王贤哼一声不再与他斗嘴。

这一夜剩下的时间,便在双方的对峙中度过了,王贤虽然有心营救于谦等人,但也不能就这么跟纪纲的人火并。同样道理,纪纲的人也不敢再有什么动作,不然真jī怒了王贤这个二愣子,双方杀个血流成河,皇帝震怒下来谁也逃不了。

就这么对峙着任斗转星移,终于捱过了漫漫长夜,天亮之后,宫门一开,应天同知钱盖赶紧在第一时间,将应天贡院中发生的情况禀明了永乐皇帝。朱棣自然震怒无比,立即就下了诏谕——命英国公张辅率五千兵卒封冇锁了应天贡院,将自主考梁潜之下的十八房考官并一应考务官员全部锁拿,押进狱神庙待勘。王贤和纪纲则被着令停止办差,立即进宫对质。

这让王贤心下稍松,看来皇帝对自己还有几分信任,不至于只听纪纲的一面之词……但钱盖身为大主考,皇上竟不给他个当面解释的机会,这实在是个不祥的信号,看来皇帝已经把泄露考题的罪过,算在他头上了。在精明至极的永乐皇帝面前,自己想要替钱盖扳回来,实在是千难万难。

一路上胡思乱想来到了北苑,在仪天殿外等候召见时,王贤看到了内阁首辅胡广、左都御史刘观和刑部尚书吴中,不禁又松了口冇气,看来皇上要让都察院和刑部来审理这个案子了。虽然两位部堂大人肯定秉公审理,但不可能跟纪纲沆瀣一气是一定的。

“仲德,纪大人……”昔日里风流倜傥的胡阁老,那张保养得宜的脸上写满焦虑,朝王贤和纪纲打了声招呼。

两个不同的称呼,一下就分出了远近亲疏,显然胡阁老已经了解到贡院中都发生了什么,至少谁是敌、谁是友已经分明了。

纪纲哼一声没有理会胡广,王贤朝胡广拱拱手,歉疚道:“下官晚了一步,让令公子遭罪了。”

“仲德言重了,老朽疏于管教,犬子这些年着实骄纵了些,前日还在酒楼冲撞了仲德,”胡广一脸愧疚道:“仲德却不计前嫌营救于他,这份胸怀和恩情,让老朽无地自容,铭感五内。”

“过去的事情就不要说了,”王贤摇摇头,并不避讳旁人道:“令公子这下有些麻烦了,但那份搜出来的小抄,确实不是他带进场的。”他这不光是为胡种撇清,更是为自己这个搜检官撇清责任。

“果然。”胡广闻言神情一松,才敢撂几句硬话道:“犬子虽然不成器,但作奸犯科的事情是不会做的!”确认了儿子没有被抓住把柄,胡广终于拿出当朝首辅的气势来……虽然永乐朝的首辅,就是皇帝的大秘书,完全没有后世首辅的宰相风范。“既然有人要栽赃陷害、屈打成招,本官也只好奉陪到底了,就不信这朗朗乾坤,昭昭日月,就能任人颠倒黑白!”

这话是朝纪纲下战书了,纪都督却根本不理会,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心里却暗恨不已……这王贤昨夜来的实在太快,以至于他还没来得及审问其他举子,只得了胡种一份口冇供,实在是不保险。这时候纪都督已然是后悔了,要是当初冷静一点,不把王贤牵扯进这个案子里,今日的局面必然一切尽在掌握。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卖,现如今也只能尽力而为了。

几位大人在仪天殿外候了盏茶功夫,便见一个穿着侯爵服色的高大身影从殿内出来,不是阳武侯薛禄又是哪个?只见薛侯爷从殿中出来时还是小心翼翼,但一看到纪纲就变的杀气腾腾,两人冷冷对视须臾,纪纲才哼一声道:“侯爷管得好闲事!”

“老冇子就爱狗拿耗子,尤其拿你这只耗子。”薛禄咧嘴笑道:“怎么,被老冇子坏了好事,心里憋屈吧?”

“哼,你不用装,你敢深夜着急家丁冲击贡院,我就不信皇上能饶了你!”纪纲冷声道。

“哈哈,皇上是骂了我一顿,还罚我一年俸,说本来要给我晋升公爵的,这下也免了。”薛禄明明被罚惨了,却一脸得意道:“但把你鼻子气歪一次,值了!”

“你……”纪纲真让薛禄给气歪了鼻子,怒道:“你这厮果然脑壳坏掉了!”

“那还不是拜你所赐!”薛禄瞪起一双牛眼,要吃人一样盯着纪纲。

“我看你得再开次瓢了!”纪纲毕竟是读书人出身,薛禄斗嘴皮子可赢不了他。

“我先给你开了瓢!”薛禄气炸了肺,突然抡起拳头照着纪纲的面门便是一拳,这出其不意的一拳竟带着烈烈风声,让人毫不怀疑,若是砸在纪纲脑袋上,能直接将其变成个烂西瓜。而且这么近的距离,纪纲甚至都没有反应时间!

然而纪都督当初拉住朱棣的战马投军,底气就是一身无人能敌武艺,要不当初也不可能给武艺高超的薛禄开了瓢。虽然薛禄的偷袭猝不及防,纪纲还是硬生生一个铁板桥避了过去。不过薛侯爷这蓄谋已久的一击,也不是全然没有收效,铁拳堪堪擦着纪纲的鼻尖划过,纪都督只觉鼻头一痛,接着便鼻血长流。

薛禄尤不解恨,还要继续动手,却被吴中和刘观几个死死拦住:“侯爷息怒,这是在哪里啊就动手!”薛禄也知道自己打纪纲一拳还不要紧,再打的话,怕是要惹皇上生气了。

“都快住手!”这时候,仪天殿的管事牌子黄偐快步出来,一脸怒气道:“要打到皇上面前打去!”

一句话吓得薛禄一缩头,脚底抹油就跑掉了。看着他飞快消失的身影,王贤不禁咽口吐沫,这老侯果然不是个简单角色,他一出大殿便主动挑衅纪纲,就是想让纪纲把自己骂冇得怒不可遏,好趁机揍他一顿,挽回面子加解恨。所谓言行粗豪不过是他的保护色和通行证罢了……

黄偐赶紧让人给纪都督止住鼻血,见纪纲的官服前襟上都有血迹,黄偐道:“纪都督还是回去换身官服再来见驾吧。”

“不用了。”纪纲就是要让皇帝看看,薛禄那厮有多嚣张,怎么肯替薛禄消灭罪证。瓮声瓮气的拒绝了黄偐的好意,便仰着头进了大殿……不仰头不行啊,鼻血会流出来的。

仪天殿内,朱棣端坐在龙椅上,听凭纪纲、胡广等人跪拜。待平身后,皇帝看到纪纲鼻子上塞着棉球,胸前还有血迹,不禁惊奇道:“纪爱卿,是谁把你伤成这样的?”

“皇上,是薛禄那厮……”纪纲一脸委屈道:“他也不知发了什么疯,昨夜派兵冲击贡院不说,今天见面二话不说,又打了微臣。”说着朝皇帝使劲磕头道:“求皇上给微臣做主!”

“行了,你也别哭丧了,”朱棣却不为所动道:“当初你把他脑袋打裂了,朕都没追究你,今天他不过给你打出鼻血来,让朕怎么追究他?”

“皇上……”虽然说起来好像还是自己占便宜,纪纲心下却丝丝发寒,有一种圣眷渐逝的恐惧。

“好了好了,他下次再敢打你,朕肯定替你做主。”看着纪纲那一脸幽怨,朱棣叹了口气,安抚他一声道:“起来说正事吧。”

“是。”纪纲心里这才好受点,起身在右首位立定。

朱棣看看几位臣下,面色渐渐阴沉下来道:“朕今天早晨才知道,原来朕的抡才大典,已经变成了全武行。好么,大明开国以来最刺冇jī的一次科举,便拜朕的好大臣所赐,我真要好好谢谢你们!”

“皇上息怒,臣等知罪!”大臣们只好再次跪下。

“刘观吴中你俩起来,让他们仨跪着回话,”朱棣哼一声道:“跟朕好生说道说道,这到底演的是哪一出!”(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