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六五章 酷刑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6-18    作者:三戒大师

钱盖这个应天府同知,终究还是阻挡不住有王命旗牌在手,以蛮横家丁开路的王贤,放开去路,任其长驱直入贡院。

贡院中,已经是乱成一团,梁潜带领十八房考官拼命阻止纪纲的人进行搜检,却被死死挡在考巷之外,根本不听他这个主考的号令。然而兵卒不买他这个大主考的账,举子们却奉为仙音……他们今天已经窝囊透了、也憋火透了,自打隋唐开科取士以来,就没有那一科的举子,遭受他们这种几次三番的折辱!在龙门内一个个脱光了衣服被非礼搜检还不够,在号舍坐下来又要重新搜检!真以为我们举人是随便捏的软柿子么?

举人们本来就已经超出忍耐的极限,这下又有了大主考为他们撑腰,哪里还会任人摆弄?一个个冲出号舍,挡在考巷门口,不许搜检的士兵入内。他们可不是普通的读书人,而是见官不跪、刑不加身的举人老爷,哪怕凶横如纪纲,也不敢放任手下行凶。

不过这点小事还难不倒纪纲,短暂的错愕后,他命手下选出二百精壮之士,赤手空拳冲入考巷,一头头横冲直撞的蛮牛一样。手无缚鸡之力的举子们哪里能阻挡,转眼便七零八散,被官差冲进了考巷。然后两名官差押一名举子,将其控制住拉到一旁,眼看着后续跟进的搜检兵丁,将考生的考具打翻在地、被褥扯了一地……满眼血泪的考生们,这才知道原来和纪纲这厮一比,王贤王大人是何等的斯文有礼。

不过闹归闹,举子们心里还是不怕的,毕竟经过白日里的搜检,绝大多数人已经是清白的了。坦然的看着那些兵士锱铢必较的搜检,举子们此刻竟对之前恨之入骨的王贤,涌起了丝丝感jī之情……原来王贤王大人是爱护咱们啊,不然这下大伙非得吃不了兜着走不可。

有了先例,后面举子的反抗便弱了很多,反正他们现在是清白的,要再查一遍就再查一遍吧,反正横竖少不了块肉。

但让人奇怪的是,搜检并非按照考巷顺序依次进行的,倒像是在抽查,查完一排考巷,便直奔相隔好几排的下一排考巷。而且在同一条考巷内也不是每个考生都仔细搜查,大部分都只是做做样子,只有几个运气糟糕的举子才会遭到细查。更不幸的是,几乎每个被细查的举子,都被查出了还有夹带!

那些被查出有夹带的举子,自然大声喊冤,然而他们无不遭到粗暴的对待,被强行拖出考巷,押往至公堂审问。

梁主考等人已是无计可施,只能眼睁睁看着一个个举子被押出考巷,正绝望之际,忽听得龙门处一片喧腾嘈杂,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大帮手持刀枪棍棒、身穿着各色家丁服饰的壮汉冲了进来。

“这是要干甚?”同考官们吓得腿都软了,心说完了完了,好好一冇场抡才大典,成了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戏台子,皇上肯定饶不了俺们……梁潜却心中腾起一阵希望,待看见走在队伍前头的,正是他派出去求援的王贤。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不禁大喜过望。

这时候,贡院里的兵丁也发现了这群不速之客,呼啦一下从四面八方涌过来,挡住了王贤和那群家丁的去路。

“何人胆敢擅闯贡院,不知道这是死罪么?”锦衣卫兵丁大声喝道。

“我们是主考大人请来的,”帅辉针锋相对道:“主考大人调不动你们,只好把我们叫来了!”

“退出去!”

“你们让开!”双方火药味十足,场面一触即发。

“都让开,他们是本官的人!”梁潜大喝一声,连推带搡的分开众人,纪纲的手下只好停下动手。

“主考大人,下官回来迟了,”王贤快步上前,朝梁潜抱拳道:“援军已经带到,全凭主考吩咐!”

“好好!”梁潜顾不上客套,马上下令道:“先派人封冇锁考巷,阻止他们搜检下去。还有纪纲已经带走了几十名举子,快去把他们营救出来!”

“是。”王贤应声道:“麻烦主考大人封冇锁考巷,下官这就去救人!”

“好,我们分头行动!”梁潜沉声应道。

至公堂上,几十名举子被关押在东厢房冇中,其中竟有于谦、王翰等十几个浙江举子,还有胡种等几十名江西举子,平时两帮人互相看不服对方,此刻却大有同病相怜之意。

愣了好一会儿,有人察觉出怪异之处道:“不对呀,怎么被抓来的,除了江西的就是浙江冇的,还有别处的么?”

“……”厢房冇中一阵沉默、无人应声,举子们再迟钝,也意识到他们被针对了。

打破沉默的是于谦,他虽然在这些人里最年少,却是最沉稳有智慧的一个,“对方既然把我们弄到这里,就是想从我们嘴里套出什么来,不管你们知道什么,最好都烂在肚子里,当心祸从口出。”

“我们知道什么啊?我是被冤枉的!”有举子大声道。

“是,我也是被冤枉的!我根本就不知道,那张纸片是从哪来的,反正不是我的!”

“是啊,我分明看见他们把一本袖珍书塞到我的考篮里,就硬说我是在作弊。”

“就是就是,这分明是栽赃陷害!”举子们越说越委屈,群情jī奋起来。

“吵什么吵!都住嘴!”厢房门被猛地开,几名锦衣卫打着灯笼,护送一名锦衣军官进来,不是那许应先又是哪个。

许应先这一声喝,让厢房里的众举子一下消停不少,但也有不惧他的。胡种胡少爷打小就没遭过这种委屈,他还觉着自己是在江西呢。便大声叫嚷道:“你知道我是谁么?你们敢栽赃陷害我,就不怕我爹收拾你们?!”

“吆喝,”许应先虽然在王贤面前丑态百出,那是因为恶人自有恶人磨,对付胡种这种草包大少,他还是毫无问题的。“失敬失敬,不知公子贵姓,你爹又是哪位?”

“哼哼。”胡种却分不出好赖话,以为对方心虚了,得意洋洋道:“你洗耳恭听好了,我叫胡种,家父乃当朝内阁首辅胡公,你们若是赔礼道歉放了我们,本公子还可以考虑不追究你们!”这家伙虽然草包,但也还算仗义,竟没忘了一屋子难兄难弟。当然也可能只是心存显摆而已……

“原来是胡阁老的公子,失敬失敬,”许应先装模作样一番,待胡种一句‘好说好说’才说了一半,他突然冷下脸道:“抓的就是你小子,带走!”

“什么……”胡种登时呆愣在当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两个锦衣力士拖了出去,直到进了隔壁间,他才反应过来,杀猪似的嚎起来:“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我爹不会放过你们的!”

“行了闭嘴吧,生了你这样坑爹的玩意儿,你爹都自身难保了,还顾得上你?”许应先抽他一个大嘴巴道:“还不如实交代,你爹给你的考题,你都给了哪些人?”

胡种登时便被问懵了,他这样从来都是被逢迎的公子哥,那禁得起锦衣卫的诈唬,一下就说漏嘴道:“你,你怎么知道……”下一刻才醒悟过来,忙改口道:“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看来胡公子需要帮你回忆一下啊。”许冇应先狞笑起来道:“锦衣卫的七十二样酷刑听说过吧?不知道你这样细皮嫩肉的公子哥,能禁受住几样呢?”身后坦胸露着丛丛黑毛的锦衣力士也跟着狂笑起来,“看他这熊样,一样都受不了!”

“你们不能对我用刑,我是举人!”胡种吓得魂不附体道:“我是举人,锦衣卫也不能用刑!”

“是啊,你是举人,身上若是带了伤,我们确实不好交代,可你也太小看我们锦衣卫了吧?让你身上没伤的刑法也有个十几样。”许应先狞笑道:“比如说‘倒挂金钟’,把你大头朝下吊起来,全身血往脑门子上涌,不一会儿你的脑袋就像要涨破一样,那滋味,啧啧,怎叫一个销魂……”

“大人,这法子不妥,不出盏茶功夫,这小子就晕过去了。”胡种被吓得汗如浆下,又听有锦衣力士小声提醒道。“不如换‘枪挑青龙’吧。”

“好主意!”胡种眼前一亮,怪笑起来道:“好叫胡公子知道,这枪挑青龙,是用这个!”他手里亮出一根又粗又硬的猪鬃,“扎公子的马眼呢!”

“啊!”胡种啊得一声,直接被吓昏过去,但很快,又在彻骨的剧痛中醒过来,不似人声的嚎叫响彻贡院上空,“救命啊救命!”

“这才哪跟哪?”许应先冷笑起来道:“待你那话儿失去知觉之后,还有十几样更酷烈的刑法等着你呢。别说你个草包公子,就是神仙金刚至此,也要乖乖开口!”说着下令道:“再来!”

“慢慢!”胡公子吓坏了,忙尖叫道:“别用刑,别用刑,你们让我说什么我都说!”(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