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六一章 东窗事发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6-16    作者:三戒大师

“这能说明什么问题?”将那厚厚一摞小抄装在一口木箱里,王贤目光有些涣散道。

“说明不了什么,”熊概的笑容有些勉强道:“这种事情常见的很,应该是哪位名师在某次文会上公开估题,然后一传十十传百的结果吧?”

“什么样的名师如此自信?”王贤幽幽道:“就敢笃定这场必考这三道四书题?”王贤是考过乡试的,知道会试的考试的内容和乡试别无二致,都是考三场,第一场考七篇八股文,其中三道四书题,四道经义题。第二场考五经一道、并试诏、判、表、诰各一道,第三场则是策论题。但因为阅卷时间和判卷难度的缘故,事实上考官只注重第一场的三道四书题,至于另外四道经义题,以及第二第三场的考题,只要不犯大谬误就好了。

读书人的功夫八成以上下在《四书》上,就是因为其余的都是走过场,只有那三道四书题,才是关键。

不过按照常理说,考题千变万化,能出的题目何止上万道?就算有名师估题,最少也得估出几十上百篇,也不一定能蒙对一篇。然而这位高手却只给三篇,那简直不是托大,而是儿戏了。可偏生还那么多人相信他,还就真只找枪手写了这三篇入场,让人不得不佩服那位高手,能把学生忽悠成二傻子。

“这个”熊概也觉着太不可思议,想来想去也想不出头绪,打个哈哈笑道:“莫非有半仙能掐会算,猜到考题了?”

“也有可能。”王贤笑笑道:“不过那些算卦的不都是说,科举是国家神器,自有神光庇护,推算不出题目么?”

“哈哈,想不到大人也信这个……”熊概忍俊不禁道,这年代人都挺迷信算卦的,每逢科举之年,妄想算出考题的大有人在,但再厉害的半仙儿也没这个本事,只好用这个说法搪塞,久而久之,竟传遍大江南北,成了众所周知的说法。

“我是不信的。”王贤却突然冷下脸道:“事出反常必有妖孽,等着出考题再看吧。”

“是”熊概见王贤突然变脸,也不禁打了个寒噤,小声问道:“莫非大人认为……有人泄题?”说后头几个字时,他喉头剧烈的抖动着,十分艰难才完成。

“等出考题再说吧。”王贤显然不会在这时候下结论,只是淡淡回了一句,便不再说这件事。

会试和乡试一样,都是九天三场,三天一场。一般第一天用来进场,第三天出贡院,真正用来应试的,主要还是第二天。不过往年因为搜检都是走过场,所以举子们通常第一天下午就全都入场就坐,然后便能发考题了。

至于会试的考题,自然是由主考大人出题,这也是梁主考为何提前半个月就被关进贡院的原因就是让他安静的开动脑筋出题,当然也为了隔绝和外界的联系,以免泄露考题。

此刻本次春闱的考题,便安静的躺在至公堂的一口木箱子里,箱子上贴满了封条,四周围又有锦衣卫看守,应该是万无一失的。

这次会试因为碰到王贤这个变态的搜检官,以至于到了黄昏时分,所有举子才都入了贡院,领了考卷,进到那一个个好似蜂巢似的考号内坐下,此刻虽然孔孔露头伸足,都在向外张望,整个贡院内却一片鸦雀无声,单等至公堂上的主考大人颁发考题。

不过等待的过程中,举子们自然将王贤这个耽误他们宝贵答题时间的恶人,问候了一百遍啊一百遍。

这时候已经完成搜检任务的王贤和熊概,却没有回住处歇息,而是与举子们一样,望着至公堂方向,静等主考大人颁发考题。

此时天色已经微暗,至公堂上的梁主考也不敢再耽误,先在铜盆里洗净了手,又向锦衣卫拱卫中的考题深深一躬,才在纪纲的监督下上前,小心翼翼撕开封条,又从怀中摸出钥匙,打开了楠木匣子,将静静躺在里头的会试考题取

在堂下,负责刻印考题的人员也凝神提笔,单等主考大人颁布考题。

“第一题,子曰,管仲之器小哉……”其实题目就是梁潜出的,此刻的做作不过是走个形势,展开黄绫,他装模作样的宣读了第一题。

主考大人一宣布,负责抄写的人员马上将考题写出,然后由工匠现场刻板,须臾而成,火速印刷考题……本来很从容的事情,却让王贤搅合的,不得不加紧赶工。紧赶慢赶,终于在天黑前印刷出来,将带着油墨香味的考题,分发给贡院中的考生。

王贤和熊概虽然不是举子,但想要份考题看看,还是没问题的,而且肯定比举子们拿到的还要早。

当新鲜出炉的考卷送到王贤手里时,他只扫了一眼,就递到熊概手里。熊概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彻底惊呆了,原来那考卷上的三道题,与白日里搜出来的那百余份只有三道题的小抄的题目只字不差,只是顺序发生了变化,从‘一二三,变成了‘一三二,,仅此而已

熊概呆了好一会儿,待回过神来,已经是汗如浆下,浑身颤抖,结结巴巴道:“怎……怎么会这样?”

“还能怎样,考题被提前泄露了”王贤咬牙道。他此刻脑海中划过一道闪电,将之前想不通的地方照得透亮

“不,不可能吧……”熊概仿佛置身于尸山血海,惊恐道:“怎么会这样呢?”他也想替主考大人开脱,但事实在这儿摆着,铁证如山,叫人无从分辩。他分明看到一场科场大案就要案发

王贤摇摇头,尽管他已经猜了个七七八八,但显然还不到发表高见的时候

“大人,我们该怎么办?”熊概茫然看向王贤。

“立即上报主考大人,由他老人家定夺。”王贤一副公事公办的神情道。

“那就闹大了,这场科举肯定要延后,”熊概大摇其头道:“到时候不知多少人乌纱落地,不知多少人的人头落地?”说着说着,他的思路渐渐清晰起来,嘴巴也不结巴了,死死盯着王贤道:“大人,我们只负责搜检,至于搜检出什么内容,就我们的职责了”很显然,他希望王贤不要声张,让考试继续下去。

“没记错的话,元节兄是御史啊,竟说出这种话?”王贤的语气中不乏讥讽道。

“大人。”熊概被说得老脸通红道:“我们把这件事张扬出去,立即就将引起朝野震动,也立时就会牵扯大局,这是血海般的于系,不可不慎啊”

“那依你的意思,咱们就装聋作哑,当作什么都不知道的?”王贤面无表情的看着他道,语气中的凛然之意已经很明显了。

“那大人的意思是……”熊概一个激灵,这才想起王贤本来的身份,那可是北镇抚司的镇抚使,锦衣卫特务头子,自己跟他说这个,不是老寿星吃砒霜,嫌命长了么?

“该怎么办怎么办。”王贤倒没有跟他算账的意思,只是冷冷道:“既然有人泄露考题,自然要立即禀报主考大人,请主考大人定夺了。”

“是是。”熊概听出王贤语气中的缓转之意,忙不迭点头道:“方才下官是被吓住了,确实应该立即禀报主考大人”

“还愣着于什么?”王贤迈步向至公堂走去,熊概只好紧紧跟上。

至公堂上,王贤和熊概请主考大人屏退左右,然后呈上了搜到的物证。梁潜先是不明所以,但看到那间坎肩上写的字后,一下就呆若木鸡,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脑海中只有四个漆黑的大字‘东窗事发,

按规矩,官员自从被点为主考起,便必须立即入贡院禁闭,再不能踏出贡院一步。其余人等也是只进不出,别说人,就是一片纸,一个字都不许流出贡院,为的就是防止考题泄露,毁掉朝廷的抡才大典。

赣党虽然势力强大,但在歪门邪道上并不在行,所以哪怕梁潜担任本次会试主考官,也没法子向外传递消息。但如果他在入考场之前,就把自己要出的题目告诉外人,就另当别论了。事实上,赣党也正是采用的这种方法,因为会试是一国抡才大典,虽然规格上比不了殿试,但殿试并不黜落考生,所以真正的抡才大典其实还是会试,殿试不过是确定取中者的最终名次而已。

是以担任会试主考官的条件很苛刻,首先要是翰林出身的文学名臣,其次品级要高,再就是从未受过朝廷处分……别小看这第三条,宦海浮沉十几年的官员,哪个没遭受过处分?再扣除掉已经担任过主考官的官员,那么真正具备担任会试主考资格的官员,其实两个巴掌都能数的过来,而且十有八九是江西

过年时,大学士胡广便趁着同乡相聚,将这些有希望担任春闱主考的人物请到家里,让他们每人想了三道四书题。虽然没有明说什么,但大伙都心知肚明,要是其中哪位有幸被点为主考,这就是他所出的三道四书题

梁潜便幸运或者说不幸的,被点为了本次会试的主考他自然也遵守承诺,将自己过年时所出的三道四书题,直接当成考题,只是调整了下顺序而已……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