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六零章 发现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6-15    作者:三戒大师

但最震惊的还是王贤,他本以为纪纲是要在搜检之事上做文章的,这才无论如何都要严加搜检,不让纪纲有把柄抓。按说在自己坚持严搜的前提下,纪纲应该知道他已经没有可乘之机了,这时候把自己逐出考场,事后再狠狠参上一本,绝对是个不错的结果了。

可纪纲竟突然枪头一转保住了自己,实在不知这厮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反正绝对不会为自己好是一定的,那么就是不满足于把自己逐出贡院,还有更高的追求?难道还想把自己一棒子打死?如果有机会,他相信纪都督肯定一百个愿意。

王贤在那里思绪蹁跹,那边梁主考也已经就坡下驴,哼一声道:“既然纪大人开口,本官不能不给你个面子……”

“还不快谢过主考大人?”纪纲瞪一眼王贤道。

“多谢主考。”王贤头一次感觉脑子不够使的,不过他知道这下还是自己继续搜检,而且不用妥协。只好见好就收,先敷衍道谢道:“多谢总监大人。

“唉,还有你这样的顽固之辈。”梁潜冷眼看看王贤,拂袖道:“事后本官会如实禀报皇上的。”

“下官悉听尊便。”王贤恢复了淡定的表情。

尽管最后在王贤的固执己见下,依然采取了全身搜检,不过为了照顾主考大人的面子,搜检的要求还是退了一步,允许举子自行更衣……也就是再给他们一次销毁罪证的机会。

举子们见主考、总监都同意搜身了,也彻底没了咒念,除非他们想要罢考,否则只能乖乖宽衣解带接受检查。但要是罢考的话,事情就彻底闹大了,虽然最后肯定会法不责众,但杀鸡儆猴也是难免的。不然考生遇到点不快就罢考,朝廷肯定不会任由这股风气蔓延开的。

谁也不想当那个被宰的猴子,再说又不是当众光腚,而是在议察厅中宽衣,总还有个遮掩,难堪一下就过去了,是以最终也没有闹将起来。又眼看着天色不早,只好暂且压下怒气,先进贡院再说。当然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完,会试之后他们肯定要大闹一场,不让那姓王的搜检官吃不了兜着走绝不罢休

搜检终于按王贤的意思进行下去,所有举子都被请进议察厅脱光光了检查,而那些负责搜检的官兵因为两次法外开恩,已经少了很多捞油水的机会,这下要不是再擦亮眼睛,就彻底失去发财的可能了。是以他们搜查的极其细致,甚至超出了王贤制定的规章要求,别说,还真让他们时不时就查出几个夹带作弊的举子。所谓再一再二不再三,王贤已经两次给他们机会了,他们却还执迷不悟,自然也不会再通融。直接叉出贡院了事。

看着搜检终于步入正轨,众举子纵然满心不甘,也只好依次入议察厅宽衣解带,王贤终于松了口气,但他的心神很快就被那个担忧所占据……纪纲非要把自己留在贡院中,留在搜检处于什么?这个问题得不到解答,就远不到警报解除的时刻。

不知不觉到了午饭时间,搜检暂停,举子们纷纷从考箱中取出茶水、点心、肉脯之类的吃食果腹,贡院的官差和兵丁自然有伙房送饭食,而像王贤这样的高官,自然可以到至公堂吃宴席,但他没有去凑热闹,而是在龙门内和兵丁们吃一样的饭食……

王贤正坐在台阶上沉思间,便见冒着腾腾热气的一口大海碗送到面前。

王贤一边伸手去接,一边抬头,发现是自己的副手熊概,不禁有些意外道:“元节没去至公堂吃饭?”

“搜检官大人在这里和士兵同甘共苦,下官这个副手只好奉陪了。”熊概苦笑道。

“我也不是要跟他们同甘共苦,我是在想事儿,”王贤坦诚笑道:“你不用陪着。”

“萝卜粉丝炖肉,白米饭管够,这饭食其实很好很好的。”熊概有些感慨的笑道:“其实下官出身贫寒,中举之前一年吃不上两回肉,衣裳是补丁摞补丁。那时就想着能中个举人,能天天吃上肉。”

王贤知道他所言非虚,读书是个花大钱的营生,三代才出一个读书人一点不假,许多原本家资殷实的人家,往往就是因为一供读书十几年,变得赤贫的

“所以我很感谢科举,”熊御史动情道:“没有科举,我这样的穷娃子,是不可能有今天的。”说着他定定看向王贤道:“但就像大人所言,这些年来我大明的科举已经被权贵把持,奸邪当道。若是再不整治,恐怕像我这样贫寒出身的士子,恐怕再无出头之日了。”顿一下,他生出一种一吐心声的痛快道:“所以大人今天的举动,下官是打心眼里支持的”他算是江西帮的人,在主考大人和王贤发生冲突的前提下,能说出这种话来,已经是极大的不易了。

王贤有些意外的看一眼熊概,没想到他竟然是自己的支持者,自嘲的笑笑道:“我这是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索性光棍点,为普天下诚实的读书人做点好事吧。”

“大人何出此言?”熊概奇怪道:“怎么听起来好像有人要害你似的?”

“呵呵,我随口一说……”王贤摇摇头,岔开话题道:“上午搜检的结果如何?”

“上午搜了一千五百名举子,搜出夹带者一百一十名。”熊概苦笑道:“这还是大人宽容他们两次的结果,可见怀挟其风之烈,已经到了何等耸人听闻的地步。”说着详细汇报道:“这些考生的夹带都十分隐蔽,他们有的藏在衣服之中,有的藏在考试用品中,还有的藏在内裤里。所藏文字也是让人叹为观止,有用薄纸微写的纸球,有袖珍本的‘章句,,皆是小纸细书,抄节甚备,价值不菲。还有写在绢质内衣上的,字全部用米粒般大小的小楷书写成,一件内衣上便有数万字……”

王贤也听得叹为观止,既然想不出头绪,便让熊概将那些作弊的玩意儿拿过来开开眼。熊概便让人将一口木箱搬来,打开给王贤看。

王贤一看,箱子里果然琳琅满目,若非亲眼所见,真想象不到国人在作弊上所下的功夫,所花费的智慧,竟然高到这种程度。他一样样拿起来看,先啧啧称奇的看那些袖珍书,然后再看那些作弊坎肩、写字裤衩之类的,发现用后世的眼光看,袖珍书就是考试的参考书,而那些纸球,,作弊坎肩上的文字,则是一些文章……王贤知道这是考生在赌今年的考题,他们应该是有名师指点,帮他们猜测今年的考题,然后将可能性比较大的题目请高手作文,抄写在纸球或者坎肩上。只要能猜对了题,被取中的可能性便极大。

因为要在天黑前完成搜检,午饭的时间很短暂,王贤还在端着饭碗看那些证物时,继续搜检的哨声吹响了。本来稍微还算安静的搜检处再次喧闹起来,王贤也将那些证物装回箱子里,坐在太师椅上注视着开始搜检的人群。那些负责搜检的官兵,见王贤对他们搜出来的证物很感兴趣,自然讨好似的将下午搜出的证物全送到王贤面前。

看着眼前的箱子越堆越多,王贤有些哭笑不得。不忍拂了手下的好意,便信手拿起刚搜出来的一条内裤看起来,神情不禁一滞。倒不是那内裤气味太浓他不敢闻,而是这上面的三篇文章,他感觉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在哪里呢?王贤不动声色的将之前熊概拿来的箱子打开,在里头找了一会儿,翻出一个纸球,缓缓展开后打眼一看,不禁倒吸一口冷气……他的记性果然没出问题,这三篇和那三篇的题目完全一样,只是顺寻稍有不同。

王贤的眉头越拧越紧,赶紧收起心神,将搜到的文字逐一检查,又从中找到了整整二十份题目一样的小抄……虽然所作文章各不相同,但三道题目却只字不差。不过这也说明不了什么,顶多说明这些考生都是在一个高手那里猜的题,而且那高手十分笃定,就给了他们三道题,一道都不多给。但王贤却隐隐感觉不妙,好像有什么天大的麻烦隐藏其间似的。

实在坐卧不宁,他又去那些考生主动丢弃的小抄堆中寻找起来。见他举动反常,熊概忍不住凑过来道:“大人找什么?”

“我随便翻翻看看……”王贤状若无所谓的笑笑,又压低声音道:“帮我找相同题目的小抄。”说着递给熊概一份他找出的小抄。熊概扫了一眼,面色一变道:“怎么,出什么事了么?”

“还不好说,先把该找的找到再说。”王贤吩咐一句,便继续埋头寻找。熊概也缄口不语,开始帮他在一大堆小抄中寻找起来。待到田快黑时,他们悚然发现,竟有五十多份三道题目一模一样的小抄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