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五九章 争执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6-14    作者:三戒大师

“这怎么可以?”举子们登时炸了锅,竟然要脱光光接受检查?这不是斯文扫地的问题了,而是赤裸裸的亵渎啊

“不脱也得脱,这是王八的屁股——规定”兵士们没好气的训丨斥起来。

“抗议,王大人,我们严重抗议”举子们激动的冲出议察厅,朝立在龙门前的王贤大声抗议起来:“你这是在亵渎读书人的尊严”

“本官是在维护抡才大典的尊严”王贤冷声道:“何况正是因为要脱衣搜查,才建了这些议察厅,否则何须多此一举”

举子们当然知道蒙元乃至国初,举子确实要脱光衣服接受检查的,但那毕竟是老黄历了,自从太祖皇帝下旨宽待举人后,他们早就淡忘了这种耻辱。现在王贤又要回到几十年前的老路上去,让他们如何能接受?何况很多人的内衣裤里,还藏着东西呢……

“不行,”举子们坚决不同意道:“我们是举人,唐虞辟门,三代贡士,未尝有此轻辱者”

“搜检是定规,”王贤针锋相对道:“就算搜检了九成九,有半成没有搜检,也不能说明你们未曾夹带”

“王大人,你把我们举人看成什么人了?”举子们针锋相对,闹将起来。若他们现在还是生员,也就任其摆布了,但他们已经是举人了,自打中举以来,到哪里不是被捧着敬着,就连大宗师、布政使召见时,也是客客气气,以礼相待,何曾被这样羞辱过?

“本官并非有意折辱诸位,实在是挟带之风太过猖狂,若不加以重手整治,堵住侥幸之门,诚实正直之人何以上进?”王贤冷声相激道:“有道是身正不怕影子斜,如果你们都是清白的,为何不能忍一时侮辱,证明给本官看”顿一下道:“如果所有人的身上都没藏片纸只字,本官自然当面向你们请罪,事后任凭弹劾”

“……”王贤这番话分量还是很重的,至少对尚算年轻皮薄的举子们来说,是有很大触动的。对那些没在身上藏字的举子来说,他们之所以抵触抵触搜身,是觉着那些丘八在趁机折辱自己,但王贤此刻如此的郑重其事,表示绝非是故意折辱,只是为了打击不法分子,为守法的举子扫清障碍。说起来王大人也是为了他们好啊……毕竟对那些不屑作弊的,还有已经把作弊的东西交出来的举子来说,其实最恨的还是那些作弊的……何况王贤还说出‘当面请罪,事后任凭弹劾,之类的话,让举子们感觉好受了不少,至少面子上过得去了。

不过那些身上才藏着小抄的举子,一见风头不对,赶忙拼命大声鼓噪,叫嚷着要去主考大人那里告状。

不用他们去告状,已经引来了纪纲。

这时候,第二批一百名举子已经在石坊外候着了,甬道中的前一百名举子却迟迟没出来,还传出那么大的聒噪争吵声,早就让别处的官员侧目,议论纷纷,不知道里头发生了什么。王贤要严加搜检一事,只迫于无奈禀报了梁主考,然而主考大人此刻在至公堂,负责入场的纪纲纪总监却混不知情。见搜检处迟迟不肯放人,他眉头一皱,决定亲自过去看看。

紧闭的龙门缓缓打开,纪纲在几名徒子徒孙的陪同下,出现在王贤和众举子面前。

众举子虽然不知道纪纲乃何人,但见连搜检官王大人也向他行礼,口称‘总监大人,,便知道来了能管住王贤的了。那些身上藏了东西的举子,就像见到救星一样,忙七嘴八舌道:“总监大人,我们要告状,王搜检无端肆意凌辱考生”

纪纲本就是为了寻王贤的错处来的,闻言心下暗喜,面上不动声色道:“休得聒噪,本官自会问个明白。”说着冷冷望向王贤道:“王大人,为何迟迟不肯放人入考场?”

“搜检尚未完成。”王贤淡淡道。

“为何如此拖拉”纪纲训丨斥道:“照你这个速度,天黑也没法入场”

“举子不肯配合。”王贤还是不咸不淡道。

“为何不肯配合?”纪纲逼视着他道。

“因为他要我们脱衣接受搜检”不待王贤开口,便有举子聒噪起来道:“士可杀不可辱,我们绝不答应”这话引起不少响应的,就连一些没有夹带,但脑壳里满是书生意气的家伙,也跟着大声附和起来:“就是就是,士可杀不可辱”

见本来已经要掌控住的局面,因为纪纲的到来重新失控,王贤的面色变得铁青,紧抿着嘴一言不发。

纪纲则任由举子们聒噪,他第一次觉着原来嘈杂怒骂声也有如此悦耳的时候。而那些举子见总监官一来就毫不留情的训丨斥王搜检,对他们却颇有纵容之意,哪有不愈演愈烈的道理?一时间讨伐声大起,传遍贡院前后,也惊动了至公堂上的主考大人并各位考官,纷纷过来查看。

待人越聚越多,直到连主考大人都来了,纪纲才冷笑着开口,一字一顿道:“王大人,众怒不可犯,祖训丨不可违,你还是好自为之吧”这话说得又重又狠,任谁也不得不低下头颅。纪纲等这一刻好久好久了,十几年来,还从没有人敢像这个王贤一样羞辱于他,每次一想到自己在大堂之上,被王贤用火铳指着,他就如万蚁噬骨,五内俱焚,不把王贤踩个稀巴烂,再挫骨扬灰,他寝食难安

纪都督却不会去想,到底是谁先把谁逼到墙角的,王贤不过是无奈反击而已。当然在纪都督这种权势滔天的人物眼中,他折辱别人是天经地义,别人反击他就该千刀万剐了

说完掷地有声的一句话,他冷冷看着王贤,就像在打量自己的猎物,这才只是个开始……

这时候梁主考也过来了,见状就知道王贤昨天并未向纪纲请示。心下也颇为不满,认为这小子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变得太狂妄了。但他毕竟把王贤当成读书人,心理上要比跟纪纲近多了。所以在了解了情况后,没有跟着一起训斥王贤,而是劝说道:“王大人认真搜检是对的,但是太祖皇帝的圣训丨也不能违,读书人的体面还是要留的,至于搜身就免了吧。”

王贤却丝毫不为所动,指着筐子里堆满的各色小抄道:“主考大人,总监大人看到了么,还没搜查,便主动交出了这么多这就是对太祖皇帝信任的回报?这就是读书人的体面?”

“这……”梁主考看着那筐子里的各色小抄,不禁咽了口吐沫,他万万没想到,夹带作弊已经到了如此猖獗的地步。昨天王贤说时,他还不以为然呢,现在看来,人家王贤还是口下留情了呢。

怎么说这些举子先犯错在先,王贤要严加搜检也说得过去,这让梁主考替举子们说话的底气弱了不少,以商量的口气对王贤道:“我看这样吧,棉袍外衣可以严加搜检,至于内衣,还是算了吧。总得给读书人留点体面。”

王贤却执拗道:“若是恰好把小抄藏在内衣里怎么办?”

“这……”梁主考登时无语,这种到底是于情还是于理的问题,本来就分不出个对错,碰上王贤这个一根筋,就更加说不清了。

“梁大人,你还跟他废话什么?”那厢间,见梁主考和王贤客客气气讲道理,纪纲终于不耐烦道:“直接下令不就完了”他这个总监官虽然本身的品级权势都比梁潜高多了,但在贡院内,还是要以主考为尊的。

“这样啊,”梁主考沉吟起来,拿不准主意道:“纪大人意下如何?”

“当然是命他遵令了”纪纲不耐烦道:“主考大人的命令他岂敢不遵

梁主考本质上是个书生,并非胡广那种宦海搏杀的老斗士,闻言竟没了主意,依着纪纲的意思道:“王大人还是照办吧”

“除非主考大人把下官解职逐出考场”王贤却不为所动道:“否则这搜检之事就只能这么办”如果能被逐出考场,也算是个可以接受的下场,顶多被皇帝训丨斥罚俸,却能保住镇抚司的差事。

“你”梁主考没想到王贤竟敢抗命,不禁拉下脸道:“王大人,你眼里还有我这个主考官么?莫非以为我治不了你?”

“大人有权将下官解职并逐出考场。”王贤淡淡道:“大比结束后还可以弹劾下官。”

见王贤一副鱼死网破的架势,梁主考也动了真火,怒道:“好好,我就把你逐出去”

“主考息怒……”旁边的官员赶忙劝起来,尽管他们和王贤的交情不深,但知道他是太子殿下的心腹,就这么看着他被赶出去也不说点什么,将来不好相见。

纪纲在一旁冷眼看着,见梁潜真要把王贤撵出去,才开口道:“梁主考息怒,不妨给下官个面子,且放他一马吧。”

此言一出,满场皆惊,心说这纪都督脑子坏掉了么?怎么又变成王贤这边的人了?梁主考也气炸了肺,好你个纪纲,把老子推出来,你却装好人,让我里外不是人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