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五一章 好诗好诗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6-01    作者:三戒大师

话音一落,满场哗然,在座男女齐刷刷望向那个不速之客,只见他身材高大健美,笑容和煦却有一股雍容气度。虽然在座也有男子比他要英俊,但那些阅人无数、眼光毒辣的青楼红牌,却目光落在他身上就移不开了……她们从他的气度神态上,感受到了人上人的气息,而且绝对是运交华盖、如日中升的那种。

虽说姐儿爱俏,但姐儿更爱有权势的男人,何况王贤的健壮身材一看就不是文弱书生能比的。以至于姐儿们光顾着朝他眉目传情,把自己的男伴都给忘了。王贤也微微笑着来者不拒,一时间二楼豪华的厅堂中眉眼与媚笑起飞,秋波共春光一色,一下就把众江西举子的风头抢尽了。胡种等人自是气不打一处来,使劲咳嗽才让那些浪蹄子回过神来,又怪声对王贤道:“你不是要回去用功么,又跟上来做什么?”

“是子玉兄怕耽误在下功课,才会这样说。”王贤淡淡笑道:“但既然尔等如此嚣张,在下也不得不拨冗教训丨一番,让你们知道天高地厚。”

“呵……”胡种等人倒吸一口气,旋即捧腹大笑起来:“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你这么有本事,就把下联对出来啊”

“我当然能对出来。”王贤微微一笑道:“不过得有彩头才行。”

“什么彩头?”胡种问道。

“我要是对出来,这场无聊的游戏到此结束。”王贤淡淡道:“所有人都赶紧回去用功读书。”说着语调不禁严厉起来道:“还有十天就是春闱了,尔等不思用功却在酒楼揽妓寻欢若是考官知道了,任你文章做得多好,都不会取的”

此话一下惊醒许多人,尤其那些看热闹的,不禁暗暗自责,是啊,万一有人乱嚼舌根,让主考给他们打上品行不端的烙印,那十年寒窗苦,不就付诸东流了么?想到这,不少人悄悄起身,想要离开此处。

却也有人好生不屑,比如说胡种他们,因为就凭他们江西举子的身份,哪怕做得再出格些,也不会有任何问题的。胡种眯眼瞄着王贤,极度不爽道:“你算哪根葱啊,轮得着你教训丨我们?”

“放肆”侍卫见其对自家大人如此不敬,就要上前掌嘴。好在王贤及时叫住道:“不要动手,和书生要用书生的方法。”

“怎么,还想打我?”胡种一看气笑了,“你知道我是谁么?”说着把头探到那个侍卫面前,叫嚣道:“你打呀,打我呀”

既然王贤不许,那侍卫自然不能动手,胡种却一阵脑残,起劲叫嚣道:“不敢打你就是龟孙子”

那侍卫被气得额头青筋直跳,却只能强直忍住。

“唉……”这时却听王贤叹口气道:“既然胡公子如此盛情邀请,你还等什么?”和纨绔要用纨绔的方法,王贤向来拎得很清。

见自家大人为自己出头,那侍卫登时眼圈一热,感激的看一眼自家大人,却坚决的摇摇头。作为亲卫,他知道自家大人的处境,实在不宜再树敌了,更不能为自己一个小小的侍卫树敌。

“这是命令”却听王贤声音变冷道:“难道你要我自己动手”

“是”那叫周敢的侍卫热血上涌,觉着为自家大人死了也值,当即反手抽了胡种一计响亮的耳光。那胡种当场就被抽懵了,捂着通红的脸颊,杀猪似的道:“你敢打我,你知道我父亲是谁么?我父亲是当今内阁首辅,你这辈子别想考中进士了”

王贤自然能看出,侍卫其实没使多大劲儿,否则这小子就不是站在这儿于嚎了,早就倒在地上抽搐了。他扬手又是一巴掌,啐一口道:“住口,把这小子给我绑起来送去应天府竟敢冒充胡阁老,胡阁老的儿子岂能这样没家教,一定是冒充的”

其余江西举子想要上前营救,才发现王贤身边站着好些个彪形大汉,当即改变策略,君子动口不动手道:“你们别乱来,他没撒谎,他就是胡阁老的二公子胡种”

“一派胡言”王贤却压根不信道:“谁再要包庇他,就跟他一起去应天府吧”江西举子们登时没了声息,唯恐惹恼了这个凶人,落得跟胡公子一样的处境。

王贤便让人将胡公子送去应天府,冷声对余下的一众江西举子道:“笔墨伺候”

江西举子们不动弹,却有几个秦淮名妓按捺不住,争相端着笔墨纸砚上前,王贤笑笑道:“哪位女史愿为在下代笔?”

“奴家不才,一手行书还过得去。”一个带着书卷气的清秀女子道。

“还未请教芳名?”王贤温柔款款道,仿佛方才那个凶神不是他一样。

“奴家张师师。”那张师师朝他福一福,提起一直中毫笔道:“请公子吩咐。”

“你写这几个字……”王贤走到她跟前,轻声吩咐道,张师师感觉耳边一阵热风吹过,麻痒麻痒的,半边身子竟像过电一样。她虽然样貌青春高雅,却也是久经沙场的红牌姑娘,此刻竟生出黄花闺女般的悸动。这让她既享受又吃惊,秋波流转的横了王贤一眼。才深吸口气、调整好心情,按照他的吩咐,写下了十个字。

“莺、啼、岸、柳、弄、春、晴、晓、月、明。”她写一个,众人便跟着念一个,十个字写完,众人又连贯起来念一遍:“莺啼岸柳弄春晴晓月明。”

“上联是什么来着?”听他有了下联,众人一时顾不上胡种,先管赌局道:“上联是

江楚雁宿沙洲浅水流,。”

“秋江楚雁宿沙洲浅水流,莺啼岸柳弄春晴晓月明。”看热闹、当公证的品评道:“对仗很是公正,而且春景对秋色,意境也很对称,好对好对。”

“且慢,我们这个上联,是个回文联”江西举子马上开言道:“可以拆成——秋江楚雁宿沙洲,雁宿沙洲浅水流。流水浅洲沙宿雁,洲沙宿雁楚江秋你们的行么?”

“你们不会自己凑凑看么?”王贤淡淡一笑道。

“哦?”马上便有名妓按照同样的方法,将下联也拆分开来,然后脆生生的念出来:“莺啼岸柳弄春晴,柳弄春晴晓月明。明月晓晴春弄柳,晴春弄柳岸啼莺”

这下江西举子彻底无话可说,其余人则忍不住点头称赞,王翰那些人更是欢声雷动他们果然没看错,王贤就是那个能替他们解围的人如此难对的对子都能对上来,有他在对方肯定输定了若不是此刻在楼上不方便,他们就要把王贤高高抛起了。

“我们走,”江西举子却士气大受打击,又想着赶紧把胡种捞出来,自然萌生退意,只是还不忘嘴硬道:“你们别得意太早,这事儿不会这么算了”说着又有些胆怯的望向王贤道:“你敢留下姓名么?”

“有何不敢?”王贤朗声一笑道:“本人王贤字仲德,冤有头、债有主,你们可记清楚了”

“记住了,你等着吧,有你后悔的一天”江西举子丢下恨恨的一句,灰溜溜下楼去了。

二楼上,那些各省的举子面面相觑,跟着离去也不是,不跟着也不是,有几个京城人士好像知道王贤的身份,更是踯躅着不知该不该上前巴结一下。那些名妓却顾不上那许多,她们的消息可比书呆子们灵通多了,要是不知道最近炙手可热,敢跟纪纲对着于的北镇抚司镇抚是哪位,她们也就枉称交际花了。她们可不管王贤是不是跟纪纲不对付,她们只知道这是个大靠山,只要抱上他的大腿,往后在京城就再没人敢欺负了。

是以几个自以为头牌的名妓呼啦一下把王贤围住,极力邀请他去自己那里做客。可王贤现在的身份,哪能在皇帝眼前宿娼?赶忙坚决推辞。那些红牌姑娘唯恐事与愿违,也不敢惹恼他,只好退而求其次,请他赠诗一首。这要求王贤再推辞的话,就说不过去了。

“唉,那就赶鸭子上架,胡乱弄一首吧。”王贤看着四面八方的美女,嗅着扑鼻的脂粉香气道:“劳烦师师姑娘继续了。”

“乐意至极。”那张师师心下得意极了,自己有这份差事,便能给对方留下最深的印象,根本不用去争。

“好。”王贤看看眼前穿着绿色裙子的美女,轻咳一声道:“听好了——前面一棵杨柳树”

‘噗,本来听了他的下联,对他惊为天人的一屋子人,是怀着无限敬仰的心情在等他的大作,当即就都凌乱了。连最没节操的妓女,都不知该怎么夸赞几句,给王贤找回点面子了。

王贤却毫无所觉,看一眼身后的美女,朝她微微一笑道:“第二句是——后面一棵杨柳树”

场中彻底鸦雀无声,就连最迷信王贤的王翰,也忍不住满头大汗,心说仲德老弟这玩笑开大了,弄不好会成为京城笑柄的,便想去拉他回来。却被王贤抽开手道:“第三句是——左边一棵杨柳树。”

“我知道了,最后一句一定是‘右边一棵杨柳树,”这下好些人终于忍不住,带着调戏的语气道。心说这都什么玩意儿啊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