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四八章 戛然而止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5-30    作者:三戒大师

见王镇抚势如破竹、攻无不克固然过瘾,但对堂下的观众来说,美中不足的是,审讯从开始到现在,一直是王镇抚在唱独角戏。而众人期待中江南四大讼师之一的庄夫子,与年轻的主审官针锋相对、斗智斗勇的场面,竟一直没有出现

现在眼看着大局已定,庄敬竟还立在月台上,没有要进去讲话的意思,这让观众们暗道可惜,似乎是没机会再一睹当年讼王的风采了。

看热闹的急,当事人自然更急,庄敬也万没料到会是这么个局面。到这会儿,他自然看明白王贤的玩法了,原来那兰草儿告状只是个幌子,他压根就不是要审问张狗子是否杀人,他的目标是张春,他要查的是北镇抚司是否造假

庄敬心里这个恨啊,王贤这厮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和自己斗,他先是虚晃一枪用一番言语震慑住自己,然后就把自个晾在一边。王贤在堂上越威风,他在堂下就越像个笑话……他何尝不知,如今本方都把希望寄托在自己身上,可自己被王贤拿话吃得死死的,只要王贤一刻不审问张狗子,他就一刻也没有开口的机会,只能活活憋到内伤。

大堂上,王贤已经全盘掌握主动,这首先得感谢吕郎中的夫人刘氏,是这个女人两年间默默的追查,才让他手里有足够的牌出。再就得感谢老爹的指点,制定了这套你打你的、我打我的的策略,才能轻易废掉对方的最强手,将堂审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李副镇抚,你还有什么话好说?”王贤目光炯炯的看向李春。

“我无话可说,我什么都不知道。”李春摇头道。

“这么说,你对李狗子的举动毫不知情了?”王贤冷声问道。

“确实不知情,”李春摇摇头道:“狗儿是我最疼爱的侄儿,我还指望他将来传我李家香火呢,我是万万不会把他往火坑里推的。”

“铁证如山,你还敢狡辩”王贤双目如电道。

“我说了,确实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李春依旧摇头道。

“把他给本官弄醒”王贤能容许张狗子装晕,却不能容许李狗儿装晕,不然这个案子怎么审下去?

纪纲还来不及阻拦,朱九爷便蹿步上前,在李狗儿的肩井穴上重重一拿。肩井是人体大穴,一旦被拿,全身如万剑穿刺,李狗儿哪里还能忍得住,当即痛得哇哇大叫起来。

“你再晕啊。”朱九爷的铁掌在李狗子背后游走,冷笑连连道。

“不敢了,不敢了”李狗儿吓坏了,赶忙大声求饶。

“那就招吧”朱九爷哼一声,依然立在他身后。

“你为什么要伪造证物?”王贤沉声问道:“又为何要掩盖张铁匠的死因

“我,我就是……”李狗儿心里是害怕,但有纪纲、李春、庄夫子在场,他还是有恃无恐的。刚才装晕的时候,叔父的话他都听到了,便一横心,竟把责任一股脑揽下道:“看我叔父为这个案子焦头烂额,心里十分难受我叔父待我如同亲爹,亲爹有事,我这个儿子当然要想办法帮帮他了便自作主张找到张铁匠,让他打造一把匕首,作为证物让我叔父交差后来又怕张铁匠走漏风声,便把他灭口了”

李狗儿此言一出,堂上堂下又是一片哗然,一直黑着脸、闭着眼的纪纲,两眼终于睁开一条缝,露出激赏的目光。那边的李春更是已经眼里含泪,心里默叫好儿子,……

对李狗儿这个举动,王贤也颇有些意外,但此刻扩大战果才是正办,他沉声追问:“这么说,所谓的凶器是你伪造的了?”

“是……”李狗儿咬牙切齿道。

“那所谓的赃物……”王贤问道。

“也是我弄出来的。”既然已经背了一口黑锅,李狗儿也不介意再背一口了,“我按照张狗子报失的单子买齐了样数,装在包袱里买到齐家午后的大槐树下,然后再引着同僚把东西找出来”

“……”听李狗儿在那信口胡扯,王贤忍不住眉头微皱,他这次第二个的目标,是想把李春搞掉,但要是李狗儿把责任全担下来,李春不过是个失察之罪,又有纪纲保着,还真动不得他。

现在看来,除非是用刑,否则撬不开这李狗儿的嘴,但纪纲在一旁虎视眈眈,用刑就别想了……王贤意识到自己的安排出现了不应有的失误,自己不应该把李狗儿弄到大堂上,这不给他叔侄串供的机会么

哎,还是小觑了这帮家伙。王贤本以为自己当着张狗子的面审问李春,一定会有突破……他觉着就算李春把责任推到李狗儿身上,李狗儿的心理一定起变化,不会这么痛快的替他担下一切。没料到李狗儿还就是担下了……

哎,毕竟还是大姑娘坐轿头一回,这种瞬息万变的庭审还真是一点失误都不能有。这次竟出现这种失误,回头肯定要被老爹骂了……王贤不禁暗暗郁闷。这下子,局面又转变了,不从张狗子那边下手,是动不到李春了。

月台上的庄夫子,终于笑了。

接下来的审问中,李春自然不会辜负侄儿的好意,一口咬定作伪之事自己并不知情。而那张言之也承认,既然证据作伪,那大理寺的判决就不作数了。但这并不能证明齐大柱无罪,同样也不能证明张狗子有罪。如果王贤想继续审下去,势必要从张狗子身上寻找突破口了,与江南四大讼师之一的庄夫子的对决,似乎不可避免了。

然而就在众人吊足了胃口,等着欣赏这场火星四溅的表演时,王贤却以天色已晚为由宣布退堂,决定择日再审……这会儿已经过了午时,这个说法合情合理,但在众人看来,难免有怕了庄夫子的意思。还是那句话,躲得过初一,还能躲得过十五?

“不要紧,我的耐心是很足的,咱们慢慢玩就是。”纪纲倒没什么意见,站起身来目光冰冷的看着王贤道:“看看最后到底谁把谁玩死。”

“下官奉陪到底就是。”王贤起身微笑道。

“我们走”纪纲一挥衣袖,带着庄敬并一于徒子徒孙离去了。至于李春,在案子没有查清之前,自然不能离去。其实纪纲硬要带他走也不是没可能,但纪纲恼他私藏了一个碧玉西瓜,有意惩戒他一下,加上王贤实在难缠,纪都督也有点怵头和他纠缠,所以提都没提这茬。

一转眼,纪纲的人和旁听的百姓都走了个于于净净,大堂上下只剩下自己人,二黑周勇等人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评价这场略显虎头蛇尾的审案。

“都散了吧,该吃饭吃饭,该回家回家。”王贤却没事儿人似的起身,转身回到后衙。

后衙饭厅中,桌上摆满了饭菜,桌边坐着难得没有抠脚丫的王兴业,正笑呵呵的看着自己儿子。

方才正是看到了老爹在暗中的信号,王贤才断然终止了庭审。虽然听从了父亲的判断,但说实在的,以王贤争强好胜的性格,这种几乎是认怂的举动,实在是太让他憋屈了。

王贤叫了声爹,便坐在桌边吃饭,却只吃米饭忘记了夹菜,显然还没从方才的庭审中走出来。王兴业见他还有些缓不过劲儿来,用时常抠脚的大手使劲拍了儿子两下,痛得王贤呲牙咧嘴。

“小子,别没精打采的,你做得已经很不错了”王兴业安慰他道:“大姑娘上轿头一回,能几乎一直掌控着局面,已经很不容易了。”

“可惜最后还是崩了。”王贤叹口气道。

“那不叫崩了。”王兴业摇头道:“你当审案那么容易?那都是水磨功夫,一个案子一波三折,审上个三五七回实在太正常不过”说着正色道:“你能在局面被动前及时喊停,这一点最让为父满意。”

“其实审下去的话,未必会被动。”王贤心有不甘道。

“一定会被动的。”王兴业却断然道:“当初为何定计T你的,我打我的,,就是为了避开庄敬的锋芒。你没有见识过讼师的颠倒黑白、辩才无碍,庄敬这样成名已久的名讼师更是厉害到极点。”顿一下,他为儿子解释道:“你手里确实有些像样的证据,但那个坊间传闻的碧玉西瓜也好,侯氏的证词也罢,都不是直接的证据,那庄敬可以轻易的圆过去。这些好牌一旦打出去没效果,就成了废牌,再也没有用处了。”

“那父亲有何高见?”王贤打起精神道。

“这个时候就该用拖字诀。一来先停下来,先消化一下战果。”王兴业笑道:“你不是已经证明大理寺的判案有误了么?那就奏请皇上把严郎中调回来,协助你断案。那严郎中是此道高手,比你爹我强多了,让他和庄夫子慢慢磨去吧。”见儿子的脸色有些不好看,王兴业忙又笑道:“而且只要案子一天没结,你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把李春晾在那里,自己该于什么于什么……”说着呵呵一笑道:“就是刑部尚书,也不是每天都在审案,所以赶紧吃饭,吃完饭好好睡一觉,然后起来该于嘛于嘛去”

“是,父亲。”王贤点点头,对父亲的话深以为然。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