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四二章 赛萝卜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5-23    作者:三戒大师

北镇抚司东院中。

已经数日没回家的镇抚使王贤,按惯例巡视着一个个单间,单间里分别住着李春以下的一于锦衣卫军官。这些人从那天被王贤软禁以来,到现在就没捞着踏出房门一步。

那单间其实是给最低级的锦衣力士、校尉居住,虽然条件要远好过寻常军队的大通铺,但也仅能容纳一床一桌一椅,比贡院的号房大不了许多。这些天来,李春等人吃喝拉撒全在这狭小的空间中,冬天又不能通风,里头的气味可想而知,反正王贤是不敢踏足的。这位在诏狱中尚能从容自若的镇抚使大人,此刻却皱着眉头做掩鼻状,隔着窗棂看着满头乱发、官袍肮脏的李春李副镇抚,轻叹道:“李大人看起来瘦了一些。”

“瘦点好,精神。”李春盘腿坐在床上,一边捉着身上的虱子,一边面无表情道。双方到如今这个地步,已是不死不休,也没什么好虚与委蛇的了。只是李副镇抚万万想不到,王贤居然不按套路出牌……不是应该不管暗中斗成什么样,面上都要客客气气的么?官场上明争暗斗的多了去了,遭到上下挤兑的官员也远不止他一个,怎么姓王的二话不说,就先拿枪威胁上司,转眼又把下属统统抓起来?这京城重地、天子脚下,还有没有王法了?

王贤自然听出李春满腹的幽怨,捂着鼻子呵呵一笑道:“还是要多吃点的,这样的日子还长着呢。”

“那都是人吃的饭么”他不提吃饭不要紧,一提就把李春满肚子邪火点起来了:“天天清水炖萝卜下糙米饭连盐都不放,就是诏狱里的犯人吃的也比这好”一气之下,竟没顾得上王贤话语里的言外之意。

“这话就昧良心了。”王贤不敢苟同道:“诏狱里的犯人能米饭敞开了吃?他们吃的米饭里掺了多少沙子?他们能捞着顿顿吃萝卜了?萝卜可是赛人参啊”

虽然镇抚大人说得一本正经,门口的守卫却忍不住要笑喷了。大人实在太损了,这得多大仇啊,把人整成这样还说风凉话……

“赛人参”李春却气得七窍生烟,从床上一下蹦起来骂道:“这么好你怎么不吃”

“谁说我不吃来着?”王贤笑道:“萝卜青菜保平安,我就是常吃才能平平安安,李副镇抚不吃,才会不平安。”

“平平安安?你就得意吧”李春闻言不怒反笑起来:“就凭你这阵子于得那些事儿,我看你能平安到几时?”说着便反守为攻起来:“你上任参见第一天,就拿火铳指着大都督又擅自将诏狱中的太子党改换牢房,还敢私自囚禁下属这些事哪件都是犯忌讳的,你却两天之内于了个遍,就这样你还想平平安安?做梦去吧”

“李副镇抚这是怎么了?”王贤用看怪物的眼神瞅着李春。

“萝卜吃多了,太燥。”身后的二黑捧哏道:“大人果然没说错,赛人参啊”

“那先把萝卜停停吧。”王贤了然道。

李春一听连萝卜都不给吃了,登时又压不住火道:“不用你停,本官从今天开始绝食,你有种就把我饿死”

“消消气,本来这趟是要跟你说件事儿的,这么大火气怎么说?”王贤叹口气道。

“什么事儿?”李春一愣道。

“没什么,”王贤微微笑道:“就是你夫人前日送来一枚碧玉西瓜。”

“碧玉西……”李春先是一愣,旋即又像被蝎子蛰到一样,一脸惊恐道:“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王贤依旧那副不咸不淡的样子道:“就是有个犯官的妻子到衙门投状喊冤,案子涉及到李副镇抚,本官便派人去你家询问了一下,结果回头尊夫人便将那玩意儿送到了衙门。”

“你……你……”李春终于忍不住道:“你要给齐大柱翻案?”

“我还没说,李副镇抚就知道了。”王贤咯咯冷笑道:“看来果然是有隐情啊。”

“没有”李春瞪圆两眼道。

“那碧玉西瓜哪里来的?”王贤笑道:“莫非李副镇抚祖上也是宫里的?

“这不需要跟你解释”李春闷声道。

“那你就等着跟皇上解释吧。”王贤飒然一笑。

“你想用这个案子整我,可打错算盘了”李春色厉内荏道:“这个案子是钦案,钦案懂么?皇上定下的案子,谁碰谁死”

“哦。”王贤应一声道:“案子已经送到御前了,倒要看看圣意如何。”

“不用看,皇上肯定雷霆震怒了”李春歇斯底里的笑道:“看你嚣张到几时,说不定今天旨意就下来”

“有可能。”王贤点点头,突然做侧耳倾听状道:“我怎么听着有人赶过来了。”话音刚落,就见帅辉急匆匆跑进院中,气喘吁吁道:“大人,有旨意,令北镇抚司重审齐大柱杀人一案”

“哦。”王贤又点下头,对面色惨白的李春道:“李副镇抚能掐会算啊。”说着微微一笑道:“再算算这案子会是个什么结局吧。”说完大笑一声,转身离开,不管那失魂落魄的李副镇抚……

单间里,李春一屁股坐在滴下,满脸震惊的喃喃道:”怎么可能?皇上明明是我们这边的,怎么可能……”说着神经质的尖叫起来:“他一定是骗人的,对,是骗人的这个狡诈之徒,竟敢假传圣旨,这是欺君之罪啊哈哈哈哈又一条死罪哈哈哈”

夜枭般的声音在院中回荡,其它单间的大小武官全都听得无比凄然,其实这帮养尊处优的家伙,早就被折磨的无法忍受了,之所以能一直坚持着不松口,无非是存着个大都督一定能翻盘的念头,现在却听说圣旨让王贤重审水车巷的案子,这下对他们的打击实在是毁灭性的……他们都是北镇抚司的老人,又怎能不知当初闹得沸沸扬扬的那个案子,早就超脱了刑事的范畴,变成了锦衣卫和三法司的斗争,最后皇上坚定的袒护了锦衣卫,沉重打击了三法司的重臣

可以说,这个案子就是皇帝对锦衣卫,或者说对纪都督无保留支持的标志。如今皇上宁肯不要面子,也要重审此案,此种的意味无需细品,就足以⊥人不寒而栗……

也许纪都督不会有事,但叫他们这些虾兵蟹将,该当如何坚持下去?

不说愁云惨淡的东院众官员,单说王贤到大堂设香案领旨。送走了传旨的中官后,他也松了口气。看来这次自己又赌对了他知道皇帝要用自己修理纪纲,这差事说难难于上青天,说简单又十分简单。关键看有没有皇帝撑腰,只要有皇帝支持,他就光脚的不怕的穿鞋的。就凭纪纲这些年作下的烂事儿,自己完全可以以守代攻,让他疲于应付。

但关键是要皇帝态度鲜明的支持,如果没有皇帝的支持,就凭自己的小胳膊细腿,怎么可能斗得过纪纲?这一点王贤从一开始就很清楚,他相信皇帝也很清楚——既然把自己放到虎狼窝里,就得为自己保驾护航,不然自己就得喂狼。

这次齐大柱的案子,就是王贤对皇帝的一次试探,如果是自己一厢情愿,那自己也就别折腾了,赶紧想法子自保才是正办。但现在皇帝下旨重审,其意昭然若揭,自己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至于那罚掉的微薄俸禄,对他这个财主来说,只能说是象征性的惩罚。

同样的消息传到不同人耳中,感受也截然不同。尽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当得到确定消息后,纪纲还是如坠冰窟。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纪都督,将自己书房中心爱的摆设,砸了个稀巴烂。又抽出剑来,将桌案上厚厚的文牍砍得纸片飞扬尤不解恨,他还想杀人,想要冲到宫里当面质问朱棣一番,为何如此绝情无义我为你充当鹰犬十几年,黑锅背了一摞又一摞,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竟如此待我

庄敬本来想由着他发泄,但见他火气越来越大,只好让人把纪纲拦下,好劝歹劝,才让他坐下喝杯茶消消火。纪纲接过茶盅,喝了一口,如迟暮老人般搁在桌上,满面颓然道:“灰心……”

“是啊,这些年来,东翁为他遮风挡雨,背尽了恶名,他却如此冷血,实在让人寒心。”庄敬挥挥手,让众人退下,自己站在下首道:“这也正验证了学生之前的推测,皇上想要卸磨杀驴了。”

听到刂磨杀驴,四个字,纪纲两眼突突一跳,心头便被浓浓的恐惧所笼罩。所谓‘无知者无畏,,他对朱棣实在是太了解了,深知那位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恐怖。这也是他一直不敢正面回应庄夫子的怂恿的原因。如有可能,他实在不想跟皇帝为敌……

“既然见弃于皇上,我明日就上本请辞,回山东老家种地去,”纪纲颓然道:“想皇上向来优待功臣,应该会留我一条老命吧。”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