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四一章 庄夫子的野望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5-22    作者:三戒大师

当见李春家的也被带走时,庄夫子感到一阵莫名其妙,怎么这王贤专门朝人家老婆下手,莫非以为女人好欺负不成?反正他不相信,把李春老婆抓进去,能有什么用处。但他回去锦衣卫衙门时,却见纪都督面色铁青的盯着桌上的一个碧玉西瓜。

“大都督怎么把这玩意儿拿出来赏玩了?”庄敬不太在意的笑道:“这节骨眼上,这玩意儿见不得光的。”

“哼”纪纲闷哼一声,他在北镇抚司满是眼线,王贤那边有什么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的眼睛。“庄夫子想不到吧,李春那王八蛋,当初还昧下一个一样的”顿一下,声音中充满愤恨道:“恐怕已经被他那婆娘,交到王贤手里去了”

“啊,竟然是一对…”这太出乎庄敬的意料了,不禁跌足道:“这厮贪念害人不浅”

“李春这个王八蛋,早晚扒了他的皮”纪纲拳头攥得咯咯直响道:“竟然坏我大事”他也是万万没想到,李春竟然还藏了一个碧玉西瓜,这下算计一场,成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都督稍安。”庄敬却冷静下来道:“这个案子的结果是出于圣意的,他拿到那枚碧玉西瓜又如何?只要皇上心意不变,姓王的强出头,只能碰个满头血。”

“今日他去了刑科,”纪纲却面色不虞道:“应该是想让那些书呆子打头炮。”

“他倒是油滑……”李春闻言一愣,想不到王贤这个嚣张疯子,竟也有这种心计。“不过应该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吧,以皇上死要面子的性情,应该不会让这个案子翻过来的。”

“按说是这样的……”纪纲却信心不足起来:“但此刻本座心里却不太踏实,万一皇上同意重审怎么办?”

“呵呵,东翁……”听了纪纲的话,庄敬没有惊慌,却突然改变了称呼道:“其实当初走这步棋,也是用来试探的。”

“嗯”纪纲自然知道,庄夫子所谓的试探,必然不是试探别人。这天底下,值得纪都督试探的,除了那位高高在上的至尊皇帝,再无他人

“学生就是想看看皇帝的反应。”庄敬冷声道:“如果皇帝把案子压下去,哪怕不斥责王贤,我们都不怕,最多只能说是皇上觉着锦衣卫的权力太大了,想找个人分东翁的权。”顿一下,他目光幽幽道:“但要是皇上下旨重审……那事情就不妙了”

“嗯……”纪纲的双目中透出深深的寒意,半晌才颓然道:“夫子,你是何时生出这种感受的?”

“周新案之后,我就开始担心了,皇帝让姓王的管镇抚司,我这份担心就更浓了。”庄敬缓缓道:“虽然现在看起来,还好似杞人忧天,但千里之堤毁于一穴,盛衰存亡起于一旦,学生不得不替东翁未雨绸缪哇”

“嘿,有这么严重么?”纪纲目光一缩,于笑两声道:“皇上不想让本座管诏狱,我交出去就是了,还不能打消皇上的疑虑?”

“东翁真这样想,就等着步蒋献、毛骧的后尘吧”庄敬双目冷光森然,幽幽道:“说句不中听的,这天下别人能退而求苟安,唯独东翁不能退。盖因您替皇帝背了太多骂名,他要是不想用你了,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杀掉你这只替罪羊”

纪纲双目一突,庄夫子一语说中他的心病,让他想掩饰都没有力气,只能于笑道:“夫子不会是小题大做了吧”

庄敬却冷笑连连道:“东翁伺候当今圣上十余载,当知道他是个何等心狠手黑之徒、深谋远虑之辈如果皇上这次同意重审,就说明他已经下定决心。之前让王贤以举人出身转锦衣千户,又让他掌北镇抚司,便是皇帝提前的布局,这就像弈棋,接下来肯定还有后招,步步紧逼上来,直到把东翁将死为止

“……”纪纲默不作声,额头却现出白毛汗,难道自己最担心的情况,终究还是不可避免了么?

“东翁,忠言逆耳利于行。不能再逃避了,一旦这盘棋输了,什么都完了”庄敬却上前一步,逼视着纪纲道:“趁现在还有机会,您需要早下决心,全力准备,等待时机、放手一搏了”

“放手一搏……”纪纲的声音明显发颤道:“有希望么?”

“当然有希望了”庄敬眼中却透着兴奋之色,他所学的是帝王学,与姚广孝算是同出一门,只不过低了两辈。他一直希望有个机会,能做出姚广孝一样的事业来。为此他在纪纲身边蛰伏多年,终于等到了大于一场的机会。只听他声音因为激动而明显颤抖起来:“大都督手中十万锦衣、密探如云,这是明面上的,暗中我们操练了多年的兵马、囤积的兵甲粮秣,不都是我们的本钱么

“但在皇帝面前,这点实力实在上不得台面。”纪纲叹气道。

“我们又不是挑头的”庄敬激动道:“东翁别忘了汉王,太子稳住了位子,王贤当上了镇抚司的老大,他肯定比我们还急,要是东翁再稍加撩拨,朱高煦肯定要铤而走险的”说着把声音压低道:“山西的事情,皇上已经对汉王起了疑心,汉王更是忧心如焚,父子相疑到这种地步,东翁还愁没有机会么

“你是说……皇上北巡的时候?”纪纲轻声道。

“不错,这次皇上去北京其实是养病,怕是要住上一年半载都不会回来。”庄敬笑起来道:“只要他一离开京城,还不是东翁和汉王的天下?到时候从容准备,待时机成熟于掉太子,或是奉朱棣为太上皇,或是与其划江而治,这盘棋不久彻底活了”

“说得简单……”纪纲再叹口气道。“说起打仗来,谁是皇上的对手?”

“当年秦军无敌天下,不还是被一群草莽给灭了”庄敬大摇其头道:“如今天下看起来海内混一,但其实朱棣这些年穷兵黩武、大兴土木,已经累得天下民生凋敝、百姓苦不堪言。山东、江南的百姓又始终对皇帝离心离德,更别提已呈燎原之势的明教白莲教,这大明朝如柴薪遍地,一点就着到时候汉王把太子一杀,大旗一举,保准狼烟四起、遍地开花到时候鹿死谁手,还尚未可知呢”

“……”纪纲面色变幻许久,方叹一声道:“夫子这些话,兴许有些过了。还是先看看皇上的反应吧。”

“是。反正不急在这一时,等皇帝北巡后再做准备也来得及。”庄敬点点头,打住了话头。

接下来几日,王贤一边紧锣密鼓的筹建内外签押房,一边等着刑科那边的动静。纪纲那边似乎也消停下来,双方都等着北苑那位至尊的反应。

杨科长等人并没让王贤失望,他们要求重审水车巷杀人案的奏章,此刻已经摆在仪天殿的御案上。其实昨天朱棣就看过这份奏章了,但他委实没拿定主意,是以才一直拖到了今天。

皇帝在那里闭目苦思,一旁黄俨和王彦两个大太监,也都垂首侍立,不敢发出一点动静,唯恐影响到皇帝的思路。

“你们说,”朱棣却开口了:“刑科这道奏章,朕该不该准?”

与他那个坚决认为‘阉寺不得于政,的老爹不同,朱棣对太监还是很信任的,尤其他身边的黄俨和李严,都是跟了他十几年的老仆人,朱棣遇到难以决策的事情,倒也时常让他们帮着参详。

比起沉默寡言的王彦来,仪天殿管事牌子黄俨要更跳脱,此刻听到皇上发问,他便作答道:“依臣之见,皇上不能准。这个案子当年闹得沸沸扬扬,法司大臣借题发挥,轮番跟皇上斗法的场景臣还历历在目。当时皇上生了多少气?好容易才把那帮文官的气焰压下去,这才刚消停了两年,又有人要翻案我看给那齐大柱鸣冤是假,又想跟皇上斗法才是真”

“呵呵……”朱棣淡淡一笑,又看向王彦道:“狗儿,你怎么看?”

王彦在潜邸时的旧名叫狗儿,至于现在这个名字,是他发达之后皇帝赐的,闻言忙轻声道:“皇上要问臣兵事,臣还能说上两句,但这种法司之事,臣是一窍都不通。”

“朕看你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朱棣却冷笑一声道:“你这老狗难道看不出,这个案子早就变了味说是权力争斗还差不多。”

“既然如此,就看怎么对皇上有利了。”王彦便道:“怎么对皇上有利就怎么办。”

“呵呵呵,你这老狗大大的狡猾……”朱棣笑骂一声,又冷冷瞥一眼对黄道:“你也一样揣着明白装糊涂,当初是谁跟朕斗法,怕不是那帮法司的官员吧”

“这……”黄登时额头见汗道:“具体的事情,臣也不太清楚,还请皇上圣心独裁。”

“独裁独裁,什么都要朕独裁,我要你们这群废材作甚?”朱棣有些恼火的拂袖道:“下旨,北镇抚司镇抚使王贤无视律条、越权接状,念其初犯,罚俸一年。”

“是”黄登时来了精神,高声应道。

“另,着北镇抚司重审此案”哪知皇帝竟话锋一转,又下一道旨意。

“啊……”黄一呆愣,才知道皇帝打的什么主意。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