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四零章 班子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5-21    作者:三戒大师

无论如何,王贤的刑科之行出乎想象的顺利,半个时辰,就谈妥了所有的事情,不到中午便出宫回衙了。

回到衙门,刚在侍卫的伺候下换上便服,坐在饭桌边,就见二黑笑嘻嘻的走进来,朝他挤眼坏笑。二黑是负责在后院照料那班思案情,的镇抚司官员。

“怎样,他们什么反应?”王贤拿起筷子,示意二黑也坐下,边吃边说。

“不出大人所料啊。”二黑嘿嘿笑道:“那帮家伙没一个老实写供状的,都在那要么打拳要么打盹,消遣时间呢。最绝是有人在玩五姑娘,还真是淫棍中的淫棍呢……”

“正吃饭呢,你讲这个。”王贤皱皱眉头,说着却忍俊不禁道:“不过可以对症下药,估计这位会比别人交代的早些。”

“但是不用刑的话,恐怕这些家伙都能死撑一阵子。”二黑端起饭碗扒几口道:“大人,拖延下去对我们很不利啊。”

“用刑?你当那陈委员是摆设?”王贤瞥他一眼,细嚼慢咽道。

“但这么些人被软禁着,也不是个事儿啊。”二黑愁眉苦脸道:“纪纲肯定会拿这个说事儿的。”

“我本来也没打算把他们怎样。”王贤却不以为然的笑笑道:“关起他们来的目的,不过为了行事方便罢了。”

“大人要如何做?”二黑这才明白,自家大人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登时一脸兴奋的问道。

“其实也没啥新鲜的。你想,咱们在县里时,衙门里全都是盘根错节的猾吏悍役占据着,把个朝廷除授的官老爷们,欺压的不得施展。就算想同流合污‘共天下,,人家都不带他一起来。”王贤笑道:“跟咱们现在的情形,像不像?”

“让大人这一说,还真像。”二黑闻言笑道:“可不正是么,李春那帮子人就是盘根错节的坐地户,大人这个掌印镇抚,却是个孤零零的外来户。”

“那天下的州县老爷们,难道就没有作为了么?”王贤高深莫测的笑道:“其实不然,我看大部分县令,也不用费劲的清洗那些胥吏衙役,还是能把权把子抓在自己手里的。”

“那是,他们当然有应对之策,”二黑也是从公门里出来的,闻言恍然道:“秘诀就是用自己人架空那些胥吏。”

“就是这个道理,”王贤颔首笑道:“在州县,大老爷们都是用师爷、长随各管一摊,来夺胥吏的权。本官可比州县老爷方便多了,你们都是正经的锦衣卫军官,都用不着我给开工钱。”

“噗……”二黑这个汗啊,大人您就这点出息啊。

“这样能省很多麻烦。”王贤自顾自道:“我已经想好了,要扩大签押房的规模,增加签押房的职权。将签押房分为内外两房,吴为担任总领班,兼内房稿签。”所谓内房稿签,就是后世的机要秘书,处在这个位置上,要知晓文件律例、明白笔墨款式、公事的轻重缓急、大人的心态喜恶等只是基本条件,更重要的是既忠心又有能力。忠心自不必说,能力也必须过硬,因为差事繁多,什么事情该委托给谁般,什么事情批转给哪个部门,都需要他来统筹安排。还有办案顺序、各方应酬、乃至陋规诸色统统都需要了若指掌,除了吴为,王贤真想不出还有别的人选。

“此外,内签押房还得用上九人。一个‘发审,、两个‘用印,、两个‘值堂,、还有‘号件,、书禀,各两人。”王贤显然早有盘算,又将这些人的职权,不紧不慢的说道。“‘发审,是负责上宪札饬札行、别衙文移解行等分别办理核稿送签等事务的。‘用印,自不消说,至于‘值堂,是负责本官坐堂之前,先把所审讯各项案件全搞熟了,在本官问案时,则耳听目明,凡讯答证词、前后过程,全都记在肚子里。以防问讯的人有意遗漏证词或作曲笔。,

“至于‘号件,,是将所有饬行、札谕、申牒、关移分类立账,保存整理备查的。”王贤喝口水接着道:“至于书禀就是秉笔了,一应告示、书信、公文等,都有他来抄写誊正……”

二黑听王贤如数家珍,不禁张大了嘴,这仅内签押房就用八九个人,大人还真是排场啊

“这些内签押房的人,都是替本官处理事务的。”王贤却还有更惊人的在后头呢:“还有外签押房,是负责具体办差的专务,规模要更大。比如办抓捕差事的专务,负责刑讯的专务、负责诏狱的专务……除了这些正事外,但凡衙门要紧的事儿,诸如仓库、马号之类,也要有专务盯着。这些专务都直接向我负责,并以我的名义监管各部门的运行和命令执行。”顿一下道:“总之一句话,北镇抚司所有的差事,都要有自己人管起”

“那李春那些人不肯交权怎么办?”二黑不禁问道。

王贤瞥他一眼,二黑缩缩脖子恍然道:“问得真傻,把他们关起来,不就是为了收权么?”

“嗯。”王贤点点头道:“所以要抓紧把内外签押房组建起来,尽快让专务们熟悉自己的部门,务必做到事无巨细,一目了然。”说着冷笑一声道:“为此,多关他们一天是一天……”

“是。”二黑不禁苦笑,李春这帮家伙落在大人手里,还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呢。说完这事儿,他又回到水车巷的案子上,问道:“大人为何不许抄了李春家?难道不怕夜长梦多,那碧玉西瓜被纪纲抢先一步转移走?”

王贤闻言却淡淡笑道:“李春怎么说也是本官的副手,正五品副镇抚,搜查他家实在不好交代。”这也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光想着避免纪纲下令乱抓人了,便喊出那套‘不见驾帖佥签不得抓捕,的口号,结果也让自己束手束脚,没法来硬的。

没法来硬的就来软的,只见他微微一笑道:“不过不要紧,你等着瞧好了,我保准李春家的乖乖把那碧玉西瓜交出来。”说完任凭二黑如何追问,也不肯再多言语。

二黑难以置信,他知道纪纲的人一直盯着镇抚司衙门呢,能抢在他们前头把张狗子老婆骗到镇抚司来,就已经极不容易了,人家怎么可能让你故技重施,再骗到李春老婆头上呢?

不过出于对王贤一贯的信任,他仍抱着不小的希望,一直等着那边传回消息。结果到了黄昏时分,手下一脸见鬼的表情向他禀报说,那李春的老婆林氏,竟抱着个包袱来到衙门口,向镇抚大人投案自首。哦对了,和她同来的还有吴为和闲云……

“怪不得一直没见到他俩。”二黑按捺不住,丢下手头的活儿,一蹦而起,往二堂奔去,正好和吴为迎面碰上。他兴奋的拉着吴为的胳膊道:“李春家的真把碧玉西瓜交出来了?”

“嗯呢。”吴为点点头,有些得意道:“哥哥这大半天就于这个去了。”

“她怎么就承认家里有这玩意儿?”二黑不可思议道:“纪纲的人没警告她么?”

“怎么没警告她?我们和那庄敬是前后脚,我们到时他刚走。”吴为淡淡道:“庄敬嘱咐她说,千万不要相信我们的话,更不要上我们的当,一切有纪都督做主。”

“那她还……”

“庄敬不说这个话还好,一说可把林氏吓坏了。”吴为得意道:“我和闲云一说她丈夫犯事儿了,林氏立马深信不疑。然后我又按照大人吩咐,说那碧玉西瓜其实有两个,李春昧下一枚,只献给纪纲一枚,这件事已经被侯氏捅破了。”

“然后呢?”

“当时林氏虽然不吭声,却险些吓晕过去,她知道就算过去这一关,以纪纲冷酷的性格,也饶不了她丈夫。”吴为淡淡道:“我又告诉她,大人慈悲为怀,鉴于侯氏检举有功,保证不追究侯氏的责任,还保护其人身安全。这次也是看在她一个无辜妇道人家的份上,大人才让我来先礼后兵,希望她主动交出碧玉西瓜,不要等镇抚司抄家,那样她就是李春的同谋了。”

“这招狠,林氏肯定吓坏了……”二黑这个汗啊,心说大人还真是兵不厌诈,连个妇人也骗,明明是自缚手脚,不好抄李春家好吧“她就这么乖乖交出来了?”

“没那么容易,她还是抱着侥幸,指望纪纲的人来救她。”吴为摇摇头道:“但当我下令手下作势要搜查时,她也没见着援兵到来,便彻底崩溃了。”说着竟有些唏嘘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她怕自己也被抓到诏狱来,便求我不要动手,自己抱着那碧玉西瓜来检举李春了。”

“嘿……”二黑虽然觉着,这样诈唬一个妇道人家,有些胜之不武的意思,但想到案子这下有着落了,还是高兴坏了。“找到碧玉西瓜,便可证明张狗子和李春间确有不可告人的交易也能证明侯氏所说不是虚言,张家确实有传家宝的”

“嗯。”吴为点点头道:“可以说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是啊,”二黑轻叹一声道:“不知今夜挂的是什么风……”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