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三七章 泼妇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5-16    作者:三戒大师

王贤雷厉风行,说于就于,马上命人将张狗子家的带来衙门。又吩咐二黑,这次由他来审理。二黑跟着王贤走南闯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何况王贤也向来尽量为兄弟们脸上贴金,是以伴着王贤的升迁,二黑已经累升至正六品锦衣卫百户了。

二黑应声笑道:“遵命,大人是不是担心泼妇难缠。”

“这个还真没想过。”王贤想一下道:“我让你审讯的意思是,诈她一下……”便如是这般的吩咐起来。

顿饭功夫,周勇禀报说,那女人带到了。王贤笑着站起身,对二黑道:“看你的了。”说着便转到屏风后面。

这还是二黑头一次问案,未免有些紧张,他整整衣襟,咳嗽一声道:“带上来”

便见几个锦衣力士,连拉带拽的将个二十多岁、颇有姿色、却一脸泼悍的女子带上堂来。这几个锦衣力士其实是王贤的亲信侍卫,去张狗子家前,就得了吩咐,让他们尽量粗暴无礼点,尽可能激怒张狗子的浑家。

其实王贤根本就是多虑了,那张狗子的老婆侯氏,本就生性泼悍,这二年跟着丈夫作威作福,早就受不得半点委屈了。昨天见丈夫被抬回家来,一条命丢了七七八八,到现在还昏死着呢,一颗心里憋满了怒火。她本就打算今天来北镇抚司衙门闹一场,给丈夫讨个说法的

谁知还没出门,两个凶巴巴的锦衣力士便冲到她家里,说她丈夫被镇抚大人开除了,让她去衙门把他的东西收拾回来。侯氏一听就毛了,她嫁给张狗子十年,就这二年过了点吃香喝辣、人前威风的好日子,这都是拜她丈夫在锦衣卫的官职所赐。这要是被打回原形,那又得回到过去那种苦哈哈让人瞧不起的鬼日子

所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侯氏是打死也不想回到从前了,一时间热血沸腾、战意盎然,她要去北镇抚司大闹一场,李春要是不收回成命,她就把他那些丑事全抖搂出来

所以当她被带到堂上,看到一张陌生的黑脸膛时,根本理都不理,扯着嗓子叫道:“李春呢,叫他出来见老娘”

“嚷什么嚷?”见自己这一百八十多斤直接被无视,二黑郁闷道:“这是什么地方?你敢大喊大叫”

“什么地方?不就是个流氓窝子么”侯氏本来就满肚子火气,既然这个不长眼的黑皮非要往上凑,她也不跟他客气了:“你让李春那个老流氓给老娘出来,我他八辈祖宗,吃我们家的拿我们家的,连老娘都给他睡了,现在吃于抹净想把我男人扫地出门门都没有”

她在那里气势汹汹的喝骂李春,王贤在屏风后都听得耳膜生疼,不过过滤掉那些污言秽语,他还是听到好些有用的东西……心下不禁一阵暗喜,那刘氏提供的消息果然有用,这侯氏确实知道很多事情

之前他还担心,那些人在忽悠刘氏前来告状的同时,会给侯氏封口,但现在看来,他们显然没想到他会在第一时间就找上侯氏,结果被他抢了先……

事实上,王贤的人带着侯氏前脚刚离开张家,后脚庄敬便提了药来探望张狗子,却看见一众锦衣力士裹挟着侯氏扬长而去。庄夫子惊得张大了嘴,手里的药包也掉在地上……

他庄敬号称小诸葛,自然不会算不到侯氏这个漏洞,只是想明白时已经是半夜,便打算今天亲自去探望张狗子一趟,对侯氏面授机宜。他是打算在侯氏身上设个套,让王贤往里钻的,为保证万无一失,他甚至不放心让手下传话,而是要亲自登门。

谁承想小诸葛今日却失算了两次,一个是万万想不到,那严郎中的老婆居然那么心急,昨天晚上让人传话给她,今日她就跑去北镇抚司衙门告状。这让以为她怎么也得过两天才会去告状,时间还很充裕的庄夫子,一下有些措手不及。

不过当时庄敬也没真慌张,因为在他看来此案错综复杂,且年代久远,王贤就算接了状子,也得几天才能理出头绪,更不可能一下及联想到侯氏身上。不过担心夜长梦多,他还是让人买了治内伤的药,上午就去张狗子家探访。谁知那王贤竟得了刘氏的提醒,一上来就把侯氏带走,让庄敬彻底的慌了神。

“不行,不能由着他搞下去。”其实庄敬不认为一个侯氏能改变得了什么,但一想到对手是那个总能化不可能为可能的王贤,他就难以淡定下来。他赶忙上马,回锦衣卫衙门报告去了。

所谓阴谋,百密难免一疏,如果被人抓到漏洞,很可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话分两头,说回北镇抚司衙门。王贤就是要让侯氏产生天要塌了的感觉,激发出她鱼死网破的念头来,这样才会吐出他想要的东西。

现在看来,用不着再添柴了,侯氏的熊熊怒火,已经把她的理智全烧光了,她跳着脚、舞着手,唾沫星子喷了二黑满头满脸,把李春接受张狗子贿赂、还睡了她的丑事儿,一桩桩都吆喝出来。

二黑一边用手背挡着脸,一边暗暗哀鸣,终于明白大人为何要让自己顶班了,原来是预见到会有泼妇撒泼的场景。不过那李春还真是奇葩呢,这女人这么彪悍,竟然还有性趣……

侯氏翻来覆去,骂得都是那几样,二黑听着没啥新鲜玩意儿了,才趁着她换气的功夫,咳嗽一声道:“你这妇人好生无礼,竟敢这般辱骂我们镇抚大人。”说着一瞪牛眼道:“你可知道污蔑朝廷命官是要骑木驴游街的?”

屏风后头王贤险些笑喷了,还骑木驴游街,亏这小子能想得出来……

但那侯氏显然是信了,登时面色煞白,旋即却尖声叫道:“不信叫李春出来和老娘对峙,看他敢说个不字,老娘就把他只有一个蛋蛋的秘密讲出来”

二黑翻翻白眼,心说你已经讲出来了好么。赶忙板着脸道:“我们镇抚大人是不会见你的,你就死了这份心吧。”说着一招手道:“来人,把这个污蔑朝廷命官的女人抓起来关到诏狱去”

“凭什么抓我?不抓李春凭什么抓我?”侯氏可是听张狗子讲过诏狱里有多恐怖,在她看来,这是李春恼羞成怒,要杀人灭口了。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满地撒泼道:“李春拿了我家那么多好处,现在想杀人灭口了,门都没有,老娘就是死,也要拖着你一起”

“还敢污蔑我家镇抚。”二黑的脸愈发黑了,呵斥道:“你要是没有证据,就等着被剁碎了喂狗吧”

“老娘怎么没有证据”侯氏怒瞪着二黑,胸脯剧烈起伏道:“你扒下李春的裤子来看看,他是不是只有一个蛋”

“掌嘴”二黑哼一声,两个力士便要上前扇侯氏耳光,侯氏尖叫道:“谁敢动我,我就让李春跟我一起下诏狱”

“哼”二黑等得就是她这句,两个力士马上抡圆了胳膊,同时

两巴掌扇在侯氏的左右面颊上,登时打得她鼻血长流、牙齿都松脱了。

侯氏眼冒金星,五内俱焚,阴森森的咯咯笑起来:“姓李的,老娘知道了,你是要杀人灭口了。先把我丈夫打个离死不远,再把老娘丢到牢里去弄死”说着抬起头来,吐出和着血的后槽牙道:“既然你不想让我夫妇活了,那你也陪老娘一起死吧”

“说什么呢。”二黑摆摆手道:“押下去、押下去”

“我要检举揭发”侯氏使劲挣扎着抵抗两个锦衣力士道。“我要检举揭发”

“你要揭发谁?”二黑明知故问道。

“就是你们镇抚使李春”侯氏冷冷道:“他不仁我不义,我要把他当年如何受贿、又如何包庇我丈夫,枉杀了好人的事儿,统统讲出来”

“侯氏,说话是要负责的”二黑咳嗽一声,竟有些紧张。

侯氏却以为他害怕了,得意笑道:“害怕了就把李春叫出来,给老娘道歉

“放屁”二黑却又拉下脸道:“你污蔑镇抚大人”

“好,这可是你们逼老娘的”侯氏一脸狰狞道:“下面我说的话,你找人给我记下来。”

二黑点点头,一旁便有书记官,闻言提起笔来。二黑道:“你讲吧。”

“当年我家里的还不是正式的锦衣卫,而是一个靠着打听消息混饭吃的狗腿子密探。看着那些作威作福的锦衣卫,他是日也想、夜也想,也想当上正式的锦衣卫。”侯氏已经被滔天的恨意冲昏了头脑,竟把心中的秘密一股脑倒出来:“锦衣卫都把他们这些密探当成狗,所谓于多少年就能加入,都是哄他们出力的。正常的路子走不通,我丈夫又听说,有人给李春送了多少金银珠宝,就穿上了你们这身皮。但是我婆婆家里穷得叮当响,钱都他吃喝嫖赌败光了,凭什么去行贿啊”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