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三零章 快刀斩乱麻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5-12    作者:三戒大师

时至此刻,在李春等人心目中,王贤已经和绝世凶人划等号了。

得罪了纪纲丢官,得罪了王贤要命,这道选择题如此容易,就连李春都在犹豫再三后,选择了在奏章上署名。心说大不了回头去求求庄夫子,请他在老祖宗面前美言几句,也就过去了。

看着奏章上密密麻麻的名字,王贤嘴角挂起一丝轻笑,这就是投名状,虽然不能让这帮家伙投靠自己,却能让纪纲恶心他们……因为这份奏章根本不是寄往通政司的,而是送往锦衣卫衙门。下午时分,就会摆在纪都督的案头,要不要交给皇帝,全由纪纲自己看着办。

揭过这一页,王贤看着已经噤若寒蝉的众部下道:“我听说有一段词,单说北镇抚司的诸位大能,说是‘四大金刚八大锤,十大凶神十神通,十六小鬼最难缠。,说是这四十八位神神鬼鬼把持了北镇抚司。”说着如数家珍道:“据说四大金刚八大锤是抓人的,不管到了什么人家,先拿钱财,给钱少了,就把人家砸个稀烂,不给钱的,连人一起打了。八大锤还管着打杀威棒,犯人拿到衙门,打成什么样,全看钱多钱少。给的钱多,当天就能下地,给的钱少,得养上一两个月,若是不给钱的,直接打死打残也不在话下。十大凶神是行刑的,什么炮烙、刷肠,滚砧板,你要是拿不出钱,就等着在活地狱里埋怨爹娘为嘛把你生出来吧。至于十大神通则是教你如何翻供的,即使是全输的官司,经他们运作就可全赢。什么做假证、改口供,经他们之手便可天衣无缝至于十六小鬼则是诏狱里的十六个狱霸,有道是阎王好过、小鬼难缠。他们治人,什么法子都使得出来。那些钦犯不把这些小鬼伺候好了,管保天天生不如死这四十八路神神鬼鬼,都是京城本地人,父辈上的交情,又结拜成亲上加亲的于系,把个北镇抚司经营成铁板一块,谁也斗不过他们哪怕是镇抚使,也只能和他们商量着来。”

“说不得,本官这个外来户,更得好好巴结着这些神神鬼鬼。”一番话道尽了北镇抚司的魑魅魍魉。王贤说完目光冷冷扫过众人道:“不知道诸位是哪尊神哪只鬼呢?”

众军官的头低得更低了,他们十有八九就在其列,万万想不到王贤已经摸得底透了。但心下还是大定,暗道你小子知道就好,惹恼了我们,北镇抚司就等着瘫痪,你就等着状况百出,让皇上厌弃吧

“不过本官就是不信邪”孰料王贤却咯咯一笑,亮出森白的牙齿道:“山西的神神鬼鬼岂是个小小的北镇抚司可比,还不是被本官杀得于于净净”他剑眉一挑道:“不服的尽管来,看看是本官的刀快,还是你们的脖子硬”说着一挥手道:“都滚蛋吧”

众军官只好怏怏退下,心说人家都是打一个巴掌给一个甜枣,这姓王的倒好,光死命抽巴掌了,竟是一点甜头都不给

就连朱六爷都有点担心,待众人退下,轻声道:“锦衣卫差事繁重,老弟单枪匹马,最后差事还不落在这帮人头上?他们要是存心给老弟使坏,老弟就难看了。”

“呵呵。”王贤却狞笑一声道:“那就把这帮孙子全都于掉”

“那北镇抚司的差事谁来做?”朱六爷不信道。

“老兄,我可不是单枪匹马”王贤笑起来道:“我手里的军官比他们强之百倍”

“啊?”朱六爷目瞪口呆,他想不到王贤竟打的是彻底清洗的主意。“且不说人事权不在你手里,单说这种全面换血,太容易惹祸上身了”

“北镇抚司已经烂透了”王贤却面容坚定道:“这帮恶棍已经一个个贼人成精、狼心狗肺,早就把北镇抚司把诏狱当成自家的营生了。所以老哥你才会有心无力,倒也不全是纪纲在作祟。”说着自嘲一笑道:“我自问本事远比不上老哥,如何能降服这些妖魔鬼怪?只能另起炉灶,就不信蒸不熟北镇抚司这锅馒头”

“果然是”朱六爷咽口吐沫道:“后生可畏啊”他终于明白王贤为何要在锦衣卫衙门发飙了。其实当时换成任何一人也只能先忍下再说,毕竟你日后还要在锦衣卫的队伍里混,和龙头老大撕破脸的话,日后就等着被各种打压收拾吧。

但王贤偏偏就撕了纪纲的脸,还掏出枪来逼着他,让双方彻彻底底没有一点缓转的余地,只能楚河汉界、两军对垒,厮杀个你死我活了

当时他还觉着王贤是少年心性,不知天高地厚,现在才知道,原来这小子存了让北镇抚司自立门户的心思。而且不得不承认,他眼光毒辣的很,只是听自己介绍了几次,就抓到了问题的要害——驾帖。理论上,只要严格执行驾帖拿人,杜绝私设公堂,就能斩断纪纲伸向北镇抚司的手。

而王贤和纪纲势成水火,也让北镇抚司和锦衣卫的联系降到最低。还是理论上,纪纲管不到王贤的手下。他的一切命令都应该下达给王贤,哪怕是副镇抚使,也需要王贤转达命令才行。当然若那‘四大金刚八大锤,十大凶神十神通,之流仍盘踞北镇抚司衙门,王贤是绝对摆脱不了掣肘的,更遑论独立。

结果这个疯子竟要另起炉灶,把所有异己全都清除……这真是一部二十一史,不知从何说起。朱六爷看了一辈子戏文,都没见过这样疯狂的一出。但推敲起来,却又发现王贤一步步合情合理,似乎也没有别的路可走了……

难不成要向纪纲低头?以双方势成水火的关系,你再委屈也求不到全。只能让人家仗着上司的权威,一点点的点兑,一步步的进逼,直到退无可退、身无立锥之地。还不如借机斩断锦衣卫衙门和北镇抚司千丝万缕的联系,把权力收回来,和纪纲来一场硬碰硬呢

这些门门道道,仅是想想就足以⊥人血脉贲张,朱六爷不禁暗暗感叹,年轻就是好啊,可以这样轻狂不计后果……

送走了朱六爷,王贤再次来到诏狱,但这次的目标不是那些太子党官员,而是其它犯人。诏狱里恶臭熏天、肮脏不堪,除了犯人没办法,连看守都不愿意在里面多待,然而王贤却在里头待了一天一夜。他仔细盘问了许多犯人,耐心听他们陈述冤情,然后一一记录下来,认真比对卷宗盘查。

卷宗是王贤提前让吴为拿到手的,上面是北镇抚司已经断完的案子,如果犯人喊冤,王贤让他们指出卷宗上的不实之处,将来查对之后坐实罪名,就是他大清洗的证据。是以这个活王贤做的极细,好在他手下周勇等人,都是公门出身,做这个并不外行,为王贤分担了很大一块。

等到天亮,王贤才从人间地狱似的诏狱出来,所有人都使劲呼气,想让外面清冽的空气,把胸中憋了一宿的浊气换掉。王贤命人将诏狱看好,回到重兵把守的档案库,对在那里整理卷宗的吴为道:“不愧是国家级选手,确实比我爹那帮人水平高多了。”

“呵呵……”吴为笑笑道:“确实有水平,冤案也能做得天衣无缝,文书一应居前,一点都看不出破绽,想整治他们根本没门。

“没门有窗户,”王贤冷却笑道:“冤狱就是冤狱,不可能天衣无缝。而且他们作假的手段,已经变成白纸黑字,留在这些卷宗上,犯人看了一目了然,把作假的地方全都指出来”说着傲然一笑道:“海底捞针咱们没那本事,按图索骥还是不成问题的。”

“是啊,谁也想不到大人能先把卷宗扣了,又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到诏狱中寻访冤狱。”吴为钦佩道:“这样一来,魑魅魍魉们只能现行了。”

“哈哈哈。”王贤朗声笑起来道:“多行不义必自毙罢了”

当天点卯,李春等人一个不落,都早早就等在堂下,见王贤还没来,众人便小声说起话来。

“原来李狗儿三个只是被打昏了,根本没有生命危险。”有人叹气道。

“弄了半天,昨天王镇抚是诈唬咱们呢。”这话引起更多叹气声:“可笑咱们这些自诩老手的,都被糊弄了,傻乎乎在奏章上联名。现在那奏章,就摆在老祖宗案头呢。”

“老祖宗肯定很生气吧?”目前为止,这还是众人最担心的问题。

“老祖宗倒没发作,只是冷笑连连,说了几声很好。”消息灵通人士道:“也不知是说咱们还是说王镇抚。”

众人倒宁愿纪纲发作,发作出来也就完了,这样憋在心里,肯定把大伙记恨上了。

正在议论纷纷之际,突然有人低声喊了句,镇抚来了,登时满堂皆寂,针落可闻……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