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二六章 诏狱

所属目录:大官人    发布时间:2014-05-09    作者:三戒大师

“镇、镇抚使大人?”狱卒吓一跳,立时困意全消,忙不迭磕头行礼。

“免礼吧,本官头天上任,要查看一下诏狱。”王贤神色淡然道,这些年下来,他已经习惯了别人给自己下跪,就像他跪皇帝时,不也没什么心理障碍

他不知道自己给这个世界带来多大改变,反正这个世界已经实实在在改变了他。

不过那狱卒并不敢做主,而是敲了敲铁门上一扇小窗,待窗户打开,他便将王贤的腰牌递了进去,里头竟是个千户伸手接着。

等闲监狱的牢头,都是皂隶一流,就算刑部天牢的牢头,也不过是不入流品的杂职官,然而这座监狱的牢头居然是一名千户,可见诏狱的级别之高

世上只有两样东西,可以作为进入北镇抚司诏狱的凭据,一样是皇帝的圣旨,一样是北镇抚司镇抚使的腰牌,就连副镇抚都不能独自进入这两扇门。何止李春,理论上讲,就连纪纲都不能单独进入此处……当然只是理论上。

王贤的象牙腰牌上,有繁复的花纹,那千户一看就知道是真货,却有些迟疑道:“李镇抚没来?”显然他也得到过一些吩咐。

“开门”王贤本来就憋着火,闻言语气森然起来:“本官要进诏狱,还需要副手批准么?”

“不需……”那千户不敢再废话,赶忙下令道:“快开门”

伴着他一声令下,沉重的牢门喀拉拉打开,便见那千户略有些紧张的单膝跪地,双手将腰牌奉给王贤道:“属下魏成,拜见镇抚使大人。”

王贤哼一声,单手接过来,挂在腰带上,沉声道:“为什么你要李春一起来?”

“属下,属下”魏成还不知道王贤在锦衣卫衙门差点一枪崩了纪纲,不然他刚才万万不会问出那句话,所以此刻仍一心替李春遮掩道:“属下只是以前不认识大人,慎重起见才会有此一问。”

“不要再有下次了,”王贤这才面色稍霁道:“开门吧。”

“是。”魏成忙擦擦额头的汗,起身吩咐道:“把内门打开”喀喇喇开门的工夫,他偷眼打量这位年轻的镇抚使大人,只见王贤那张俊朗的脸上,五官如刀削一般尖利,目光更是深沉莫测,魏千户不禁暗暗心惊,想不到这镇抚大人年纪轻轻的,官威却如此之重。在他面前,就连自己这样整日浸淫在诏狱里的绝世凶人,都大气不敢喘。

待第二道铁门打开,一股腐臭之气,便从幽暗牢房中飘散出来,顶得王贤胸中一阵烦闷。

“大人等透会儿气再进去。”魏千户忙道:“这监牢里尸气太重,身体不好的进去转一圈,就得生病。”

王贤闻言眉头皱的更紧了,他自己清楚,皇帝让自己管北镇抚司,可能有多重用意。但最主要的意图,还是让他接替朱六,看顾好牢里那些太子党……虽然说是皇帝把他们投到诏狱来的,何尝没有保护他们的意思?毕竟那可都是些才高八斗、能安邦定国的未来大臣,整个大明朝挑不出第二批来。要是不明不白在诏狱里死个七七八八,对大明朝来说,绝对是莫大的损失

想到这,他顾不上许多,踏入潮湿幽暗的牢房。狱中不知日月,只有通道石墙上的灯,在幽幽泛着黄光,弱弱的照射着一间间粗铁栅栏围起的牢房。王贤一进来,就感觉阴风飕飕,彻骨深寒,加上难闻无比的气味,到处乱窜的老鼠,若不是有正事儿在身,他是一刻不愿在此地多待。

魏千户在一旁介绍道,诏狱里关的皆是钦犯,是以都是单间关押。他竟有些自豪道:“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蹲诏狱的,大人别看他们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没进来之前,不是穷凶极恶就是达官显贵”说着冷笑一声道:“不过进来之后,就都成了跟老鼠一样的阶下囚了”

王贤点点头,一间间牢房望去,只见里头的囚犯无不衣衫褴褛、蓬头垢面,伤痕累累、目光涣散,说是状若厉鬼也不为过。他仔细辨认,也没认出谁是谁来,只好开口问道:“我有个朋友关在这里,不知是在哪间牢房?”

“不知大人的朋友是?”魏千户硬着头皮问道。心里却暗暗打鼓,要是把镇抚大人的朋友,折磨大了劲儿,那可如何是好?

“金问。”王贤报出一个名字,他早将入狱太子党的名单烂熟于胸,不过还是先一个一个的来吧,以免授人以柄……毕竟皇帝让他保护入狱大臣一事,只是出于他的猜测,朱棣是一定不会认账的。道理很简单,皇帝一旦认账,就说明他还是要把皇位传给太子,否则汉王哪怕赵王继承皇位的话,这些臣子都是死路一条。早死晚死都是死,这次岂不是多此一举?

如果皇帝不认账,纪纲就能抓着这一条,把自己说成太子党。虽然自己确实是太子党,但被人大肆泼污还是顶不住。

“金问……”听王贤道出这个名字,魏千户眼珠缩了缩,好一会儿才艰难道:“在地牢。”

“地牢?”王贤眉头紧缩起来。

“是关押大奸大恶之徒的地方。”魏千户小声道。

“……”王贤虽然想问问,金问不过是东宫属官,什么坏事儿也没于过,算得上大奸大恶么?不过这话问了也白问,他压住心头的烦躁,闷声道:“带本官下去看看。”

“是。”魏千户带着王贤几个来到牢房尽头,扳开一个机关,一道厚厚的铁门缓缓打开,果然露出一个通往地下的楼梯。虽然王贤已经被臭得快失去嗅觉了,但还是被地牢浓重的腐臭气味顶得烦闷欲吐。

魏千户倒像是习惯了,打着灯笼引王贤下了楼梯。如果说地上的牢房是人间地狱的话,那地下的牢房,就是十八层地狱了。

调整下呼吸,稍稍适应了地牢的空气,王贤便往牢房里去看,但光线太暗,只能看到个模糊的人影,边上魏千户赶忙将一盏灯笼凑近了,好让镇抚大人看清楚。不看不要紧,一看就连王贤这种见惯了死人的心狠手辣之辈,都吓了一跳……只见里头那人倚在墙边,脸上似乎被炮烙过,烫焦溃烂不能辨认,有的部分已经结痂,有的部分仍留着脓血,两眼没了眼珠、成了血洞,手臂上、腿上也严重腐烂,似乎还有蛆虫在爬。

“呕……”终于有人忍不住俯身呕吐起来,却是杀人如麻的闲云少爷。王贤也险些吐出来,但他不想在手下面前丢丑,竟硬生生将呕吐物咽了下去,好一会儿才面色惨白道:“这是谁?”

“这不是金学士。”魏千户忙解释道:“这人叫王,原先是翰林院的五经博士。”

“是青城山人啊……”王贤对这个王却有些印象,盖因他那几首剽窃来的的诗虽然喝彩一片,胡广这等文学大腕,却只封他个天下第二诗人。王贤起先以为第一诗人是解缙,后来才知道,是这个王。而且他那便宜老师魏源,十分喜爱此人的字画,称赞他是当世名儒、书法天下一绝,而且是大明诗坛盟主,与解缙等四位,并称东南五才子。

不过后来听说他受解缙的案子牵连,下了诏狱。本来只是牵强附会的一点罪名,王贤以为也就是意思意思,哪知他已经被折磨得生不如死,就等着咽气了?

王贤顾不上惊异,他赶紧让魏千户带自己去看金问,要是金学士也被折磨成那样,可如何跟皇上交代?跟太子交代?跟自己的良心交代?毕竟金学士待自己不错,自己能中举人,也是拜他所赐。

不过当他看到金问时,终于松了口气……只见金学士虽然气色委顿,衣衫褴褛,但好歹全须全尾,还有力气失声叫道:“仲德?你也被他们抓来了么?”显然他一眼就看到王贤了。

“别大呼小叫的”魏千户没吭声,习惯了对这群犯官吆五喝六的狱卒,却已经先呵斥起来:“这位是新任的北镇抚司镇抚使大人”

“你住口。”魏千户赶忙一脚将那狱卒踢到一边,然后对另外几名狱卒道:“赶紧打开牢门,给金学士换到上层,腾出最好的房间来”

“镇抚使?”金问却毫不理会自己的处境,反而吃惊的望着王贤道:“仲德,你转武职了?难道乡试落榜了?”

“乡试中了,不过皇命难违。”王贤摸摸鼻子,他知道自己转武职,让包括老师魏源在内的好些人失望了。他们似乎十分想让他中进士,当文官的……王贤不是傻子,知道他们这是在未来布局。虽然现在自己是文是武,屁影响也没有。但假以时日,一旦太子登基,自己将注定成为两朝宠臣,那么他王贤的身份就太重要了。

他要是文官,则文官集团稳压武将集团。

他要是武将,文官集团就不得不面对一个对手了……


下一篇: 上一篇: